《一抔土・雞蛋花》31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2022/12/0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第三十一章-留下來想你

這一戰打了一年多,最後幾個月,西塞關外血流成河,京畿護城河內豬羊變色。
大皇子勢頹,烏爾家為了自保開始藉調兵屯糧之便,試圖攢扣下更雄厚的軍武本錢。其他過去與松褚瓦鏗交好的朝廷官吏與商賈大戶開始綢繆自己的未來,切割原本的攀附;或籌謀著輸出更大火力值的污衊遠在天邊的二皇子松褚瓦珥。
松褚瓦珥的人脈都不在京畿,他現在人也不在京畿,所以京畿像重新洗牌,有錢有權的人都惶惶地過著日子,小老百姓倒是沒了官威官壓,便是覺得好像讓二皇子繼位皇帝也是挺不錯的選擇。
等到整個軍隊凱旋,已是江南聯姻兩年之後。
這兩年間,馬告忙壞了。
阜邑書肆基本上全權自主運作,地下的軍火庫每個月都在結算不可以低於一年的戰備存量。兵器與軍火的製作與庫存、押戒的人力調派與車馬,這些行政統籌在沒有電腦的年代極度仰仗腦力,行政流程審核時間過長會耽誤軍情,所以馬告得到皇帝的諭令,可以騎馬自由進出皇城。
還是忙不過來。
所以馬告向南老爺借才——葆澈為了國子監的備考抽不開身且對於行政流程稍嫌生疏;德馨頭腦好品行端值得信任——可是南佬只是說著自己即將告老還鄉,尊重德馨的意願,沒有說明德馨的近況。
過了不久,南嵩老爺以哀思亡女成疾,向皇帝提出告老還鄉的請求,皇帝准了,於是南佬帶著浩浩蕩蕩一行人,舉半個家遷移到東市以東好幾百哩外的郊地,那裡有一座關宅,是南老的故友,那裡,有心心念念的女兒。
南葆澈憑實力考進國子監,所以南府的宅院留著,而織造一職被留職停薪。
德馨選擇留下,因為年事已高的奶奶不適合長途跋涉,因為沒有說出口的私心想留在這裡等一歸人。
他每天一如既往,沒有人知道回到房裡的他常常夜不成眠的流著淚。
他會故意在門邊睡著,希望早上轉醒是有人抱自己回床上為自己蓋上棉被。
他會在月圓前後這幾天在雙手的無名指分別畫上「系」和「隹」兩個字,再在十五這一天站在距離衛家茶棧最近的碼頭邊,從月輪東升一直站到西落。
然後他一天天的削瘦,瘦得有一天上東市採辦,曬一刻鐘太陽便昏倒了。
馬告來探病,也帶來二十四節氣的消息,現在這封消息變成家書,書裡有老爺有小姐有蕔欏,有恩人有家人有好友,德馨露出難得的笑容。
「南府總管德馨,請問您是否有意願,至敝宅協助處理公務。」
馬告直接跳過噓寒問暖,即使眼前的人瘦得脫了相,比宣紙還白透的皮膚看得見淺粉淺紫的微細血管絲,唇色像是被降了霜的花蓓冰冷霧白的透著點嫣紅。
『哎呀,不是我邪想,我以身為你的好友為榮。』
竟然有機會瞧見這樣的面容,原來古代男子喜愛女子的病恙是這樣的感受,好希望讓嘎維也能看看,他一定千里飛馬趕回來啊。
「好…」
德馨以為是去書肆做些體力活,所以在體力調適與時間調配兩難的邊上。
「你不想去書肆,就不用去。」
盯著德馨,馬告想確認他的心意。
「所以你要我幫的忙,不在書肆?」
事過境遷,遷成繾綣,還有很多人關心,生活還是要繼續。德馨想清楚了,自己可以好好的想他,也同時好好的生活。
「在,也不在。」
馬告還沒有規劃好最適合德馨的工作場域,到底要不要讓他進入地下軍火庫,這個決定馬告還需要一點決策時間。
「但…如果是體力活,我需要一點時間準備。」
德馨想藉這次的工作,讓自己稍微再稍微的健康一點。
「不是體力活,你可能也沒有時間準備。」
馬告很少這樣越說越張緊起青筋的急切,額角微微的冒著汗珠,眉頭一點點的鎖緊。
「啊,好…你要不要先喝口水?」
德馨衷心的感謝眼前這位好友,讓自己踏出這半年來的混沌,只是眼前人似乎肩負著一團巨大的膠著,需要分攤的,只能盡人事聽天命的。
馬告接過水,一口飲下:
「明日一早,可以嗎?」
再為自已倒了一杯,飲下。
「可…以…」
看來,很膠著啊…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