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抔土・雞蛋花》27 - 黑幫少爺愛上我 (同人)

2022/11/27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第二十七章-博弈親與信

面對嘎維連日以來音訊全無,馬告開始各方查探,各方打聽,答案都一樣:
「少爺沒有說。」
「應該是江府頭七隔天,少爺出去辦事就沒有再回來了。」
「少爺當然不用向下人交代自己的行程啊,況且很多連甘老爺都不能說的機密任務。」
「少爺常這樣隔三差五不在家,最長三年,去的西塞,回來還立下了戰功,您看,御賜的額匾,不要擔心啦,他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無功而返。
三七,喪儀結束之後的第三天,江棣恩坐車轎來到阜邑書肆。
「哎呀,同在皇城外,南市和東市從市容到民情好不相仿啊。」
江棣恩最後一次和阜邑馬告說話是在馬告的父親阜邑長文公的喪禮上。
「怎麼說?」不安好心。
「你這裡,怎麼說呢?有種…附庸風雅…」
太假,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所以大家才這樣把書本捧在手心,你們,一定也用著成疊成堆的紙墨、層羅層列的冊架,隱藏著一些什麼事情。
「比不上南市熱鬧。」
熱鬧才有好生活,但是熱鬧也伴生事端。
陰陽相生,光明與黑暗相長。
「我想,嘎維就是待在你這邊太久,才會離我越來越遠。」
江棣恩沒有耐性,開場白三句結束,直接說明來由。
「嘎維成長於西北塞外,沒有人可以改變他。南市不行,東市也不行。」
眼下兩個人都對嘎維知之甚篤,所以兩個人都清楚的意識到嘎維變了,只是一個隱瞞著原因,而另一個想探究原因。
「我想你一定會知道。」
「我想見嘎維一面。」
「這麼大一個人,他去哪裡不必向我報備,你怎麼問我呢?」
好傢伙,原來你真的在找他。
「頭七之後,沒有人再見過他。」
「你也知道,江家很多事情都倚重這位人才,外派幾月幾年,是常有的事。還是說,你就是拼圖的最後一塊?」
不對,不是他。直覺。
「江少爺您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所以你抓著人,但是刑囚不出你要的答案?
不對,刑求不是你的風格,你應該沒有耐性…所以嘎維如果在你手上,真的性命堪憂!
「哈哈,阜邑執掌天資聰穎,難得有參不透的啞謎。」
「江少爺如果是讓嘎維出機密任務不方便透露也沒有關係,我甚至不需要知道他何時回來,也不需要知道他的去向,我只是想知道,他是平安的。」
如果我把靶心掛在我的身上呢?會不會剛好一舉兩得?
「天啊,你這副委屈巴巴的模樣跟個小媳婦有什麼不同呢?」
如果不是你,那也會是你們都認識的人,那便是南葆煦,只有南家小姐和我這樁婚事有關…
「換作是我,嘎維也會同樣擔心。」
繼續呀,死相!
「我就當作嘎維是因為你才變成現在這副模樣。」
死巷。
「所以您是說,您近日見過他?」
阜邑其實擅長這種順從別人邏輯的接話,越無害越有接近答案的機會。
「大約是頭七結束後不久吧,然後我也沒有再見過他了。」
面對阜邑馬告的自由還擊,江棣恩逮不到縫隙逼供線索,如此見了也是白見,挺是焦心呐。
馬告抓到棣恩的腦回運作方式,
『推測起來,所言不假。』
為了避免談判失敗,情緒和言語越接近真相越安全,然後就是各種迂迴閃避自由運用:
「您是在哪裡與他見面的呢?又說了些什麼?」
「問候一下衛赤,聊了一下他的師父。」
哎呀呀,遇上高手!果然年紀輕輕就職掌京畿唯一御賜書肆,名不虛傳。
「所以,地點是?」
兩個不存在的人,聊什麼,陰曹地府嗎?
「這個我沒有義務告訴你。」
騙人的話語,雪球會越滾越大,所以不想說就當作機密處理,你沒有資格。無論何時何事,你都沒有資格。
「那您知道他去了哪裡嗎?」
這個關鍵問題,一直被江棣恩迴避。眼看對話即將告一段落,是該直指核心了…
「嘎維有提到,想回塞北。」
我只是轉述。我很誠實。
「有說何時動身嗎?」
面對一隻狐狸,我該扮演他的天敵?還是他的獵物?
「近期應該會被我的事情耽擱著喔,畢竟紅白喜喪還沒有結束,之後我江府還有許多大事,需要藉助這個人才。」
至少我曾經真心這麼希望的。
「所以他究竟現在人在何方。」
不,都不要,我要扮演另一隻狐狸。
「我希望他身體健康,並且回心轉意。」
但是現在我覺得,即便知道最後一塊拼圖,我也不想留下他了。
「如果他不呢?」
有那麼一瞬間,馬告嗅到煙硝味。
「可能…會跟他的師傅一樣。」
試探。
「他的師傅?」
陷阱題!阜邑家和甘家很親,眾所周知。但是有多親,沒有牽扯的人,不會知道。
甘老爺殺了自己在西北的培訓師,是管家長焜吿訴阜邑馬吿的,這個年紀太輕的執掌需要知道所有密謀與手段,再佯裝不知道,
掌握越多事實就是掌握越多籌碼,
不是為了活下去這樣無聊的求生意志,僅是為了籌謀。
「啊…嘎維沒來得及跟你說真相啊。」
你要不就是真的非常聰明而且手段高明,要不就是真的如你的表相一般兩袖清風不問世事。
「什麼的真相?」
知曉越多真相就能推論越全局勢,
不是為了趨炎附勢這樣低劣的慾望,僅是為了綢繆。
「沒有的真相。小孩子,你知道的越少,你越安全。」
不對,都不對,無論如何,阜邑家族不需要與我鬥爭,我也應該如之前的避免與此家族有任何利益上的角力,即便知道嘎維就是為了與他之間我不知道的那團黏糊那塊拼圖,這個到底是不是莫須有的事情我也應該就此打住。
「多謝您的擔心,但是我已是這間書肆的執掌多年,也不小了。」
不,那是世人如鴕鳥的成見,知道越少越不安全。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魎替
魎替
我不是腐,我是性別不安。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