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劫之二──無勇148

2022/12/09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148.無勇之大秦(八十)
  蘇樂雅開開心心地穿上厚重的保暖裘衣,跟著蘇娜朵看燈會去了。
  燈會自然是晚上才舉辦,不過她們下午就出門了,來到了一家茶樓跟伊莉泰勒碰面,四個姑娘家相當惹眼,有些不懷好意的眼神落到她們身上,看到穿著華貴,後面還跟著一票護衛,就打消了念頭。
  蘇樂雅對此毫無所覺,她高興地點著菜,雙眼放光:「我早就想試試看涵冰的甜點了,聽說是鹹的呢。」
  蘇娜朵對甜點沒什麼興趣,跟伊莉聊起她們帶過來的紳霧衣服,跟大秦的很不一樣,女士的衣服裙子都是蓬起來的,裡頭還點裝個支架,一點也不方便到哪裡去。
  「看來不管在哪裡,所謂的貴族階級都很喜歡麻煩的衣著。」伊莉自我調侃道,「越是麻煩繁瑣,越能彰顯地位尊貴。」
  「可不是嘛。」蘇娜朵笑道,「尤其是女性,我們大秦殿內伺候王女的丫鬟都得盛裝打扮,頭飾花冠一樣不缺,不知情的人看到,都還會以為是什麼王公貴族呢。」
  另外一邊,蘇樂雅跟泰勒則是在討論異稟的相關話題。
  泰勒拿出她的異稟工具,偷偷在茶杯上輕輕敲了一下,本來窄小的茶杯立刻就變得更小了。
  「你可以讓它變大嗎?」
  「沒辦法。」泰勒聳肩道,「我最多只能修復跟改造,但是量體無法超出本來的範圍,也就是說,我沒辦法把它變大,頂多把它復原。」
  「那也很厲害了。」蘇樂雅一臉羨慕,「我也好想要有異稟啊,多方便,要是我的劍不小心壞掉了,就可以直接自己修了。」
  「也許妳之後就會有了。」泰勒安慰道,「我也不是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有的。」
  「那妳是碰到了異稟武器後才知道的嗎?」
  「不是。」泰勒耐心地說,「我本來就很喜歡修理跟改造東西,常常纏著父親帶點東西給我玩,我一開始什麼都不會,跟著師父學,修理改造的東西越來越多,慢慢地我就發現我有異稟了。」
  「這麼玄乎。」蘇樂雅想了想,拍了拍腰間的劍,豪氣萬千,「那我希望我的異稟是可以操縱劍氣的,世間不平之事,一劍平之!」
  蘇娜朵輕輕一笑:「是個崇大的夢想。」
  「姊姊的夢想就是嫁給昊哥哥對吧。」蘇樂雅調侃道,蘇娜朵紅著臉瞪她一眼,她立刻轉移話題,「妳們那邊是怎麼選郎君的呀?」
  「自己選呀。」伊莉說,「聽說之前都是父母長輩選,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自己選?父母不同意怎麼辦?」
  「私奔啊。」泰勒理所當然地說,看見其他人精彩的臉色,趕緊又補充說明,「我是說,看父母反對的理由啦,如果很無理的話,我又非他不可,那不就只能私奔了嘛。」
  「泰勒,慎言。」伊莉警告道,「別做壞榜樣。」
  泰勒吐了吐舌頭,不以為意道:「說說而已啦。兩位好姊妹,可別亂學。失去父母的庇護,生活很難過的。三思而後行。」
  蘇樂雅說:「我反正也沒有想要私奔的對象。」
  「妳之前不是喜歡慕容蘭,然後現在又喜歡那個吳語了嗎?」蘇娜朵逮到機會,笑著回敬。
  「唉呀,那不一樣啦。」蘇樂雅嬌嗔道,「我又不是非他們不可。」眼見話題要落到自己身上,她當機立斷,立刻對著泰勒問,「那妳們都是幾歲結婚呀?」
  「不一定呢。」伊莉想了想,「早的話十六歲,晚的話,什麼樣的年紀都有。」
  「什麼?那連五十歲的都有嗎?」蘇樂雅一臉不可思議。
  「不常見,但是有。」伊莉說,「反正女人又不一定得靠結婚才能穩固地位,自己拼博一番事業也可以的。」
  「自己拼……?」蘇樂雅心思活絡起來,興奮道,「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跟玄卿哥哥一樣,自己賺大錢?」她已經開始暢想未來遊走江湖賣藝的美好未來了。
  「恐怕不行。」蘇娜朵澆了她一頭冷水,「你我現在的身份是宰相之女,不說用來聯姻,單純以妳賺大錢這個角度去看,爹爹就容易被污衊貪污。」
  「什麼呀。」蘇樂雅立刻洩氣,悶悶不樂道,「沒人這麼無聊吧?四大家族賺的錢那麼多,也沒見有人說話。」
  「那是因為說話的人都被處理掉了。」蘇娜朵比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我們總不能學那種敗類。」
  蘇樂雅被說服了,她點頭,暫時歇了賺大錢的心思——反正她也沒學過怎麼賺錢。
  「說起來,紳霧最近跟大秦的外貿交易很奇怪呢。」伊莉說,「前陣子不知道為什麼大秦買了一整批火銃,走的卻不是大秦朝廷的官方管道,買家是一名名不見經傳的小商,哪來這麼多錢?」
  「也許人家深藏不露呢。」蘇樂雅沒想那麼多。
  「大秦境內最近有什麼地方需要演武練兵嗎?」泰勒也問。
  「除了開春大會外,倒是沒有。」蘇娜朵說,「但是開春大會主旨是花卉,跟一些其他的民生用品,表演性質居多,應該用不上才是。」
  「我總覺得不太安心,兩百支火銃啊,這可以是一隻軍火強大的私兵了。」伊莉抿了抿唇,「妳們有辦法查查背後的人是誰嗎?知道後我心裡好歹有個底。」
  「查是有辦法查,但是需要時間。」蘇娜朵溫和道,「妳先不用想太多,大秦裡面,養私兵的人很多,並不奇怪。」
  「是這樣嗎?」伊莉皺眉,咕噥道,「你們這樣不會出亂子嗎?」
  「互相牽制的情況下,大亂子是不會有的。」蘇娜朵說,「很多高官都有自己的私兵,美其名是食客,但其實是當成軍隊在養的。而且混了很多軍方的人在裡面。」
  「軍方的人?」
  「大秦軍權實際上不在陛下手裡,在國師群手上。」蘇娜朵繼續說,「所以陛下才會默許高官私自養兵。」
  蘇樂雅深深嘆了口氣,感覺話題又要往她不懂的方向大步邁進了。
  果然,伊莉跟蘇娜朵開始對國家情勢侃侃而談,連楊家最近叛逃天牛後會產生的後果、慕容家將來可能會站隊哪方都說上了。
  好無聊。
  蘇樂雅想森森了,她想,一團白色毛茸茸的小貓咪,可比人類這種算計來算計去的生物可愛多了。
  泰勒也對這種話題興致缺缺,她開始玩起樂雅的劍,當然是沒出鞘的,蘇樂雅的劍自然是上品,用料跟打造都非常用心,泰勒仔細端詳了一陣,頗覺得奇怪:「這個是什麼?」她指著劍柄上的圖騰問道。
  「喔,那是我娘家的家徽。」蘇樂雅說,「看起來像一隻眼睛,對不對?」
  「是挺像的。不過我第一次看見有人家家徽是人眼,我們紳霧大部分都是用動物的畫像。」
  「大秦也是啊,只是我娘她家裡比較特別,說以前還有出過巫女呢。」蘇樂雅說,「只不過那是因為異稟者人數還不夠多,所以才有巫女這種稱呼,現在異稟者比以前多太多了,所以巫女這種稱呼也就沒落了,但是作為象徵的眼睛還是保留了下來。這是我娘說的,不過她也是聽我外婆說的。」
  「原來如此。」泰勒把劍還給蘇樂雅,看了看自己的異稟武器,尋思道,「感覺刻個圖騰比較威武,我也去刻一個吧。」
  「刻吧。妳要刻什麼?」蘇樂雅熱情地提供選項,「豺狼虎豹獅子都很棒。」
  「聽起來妳很喜歡貓啊,這些不都是貓科嗎?」
  「是呀,我覺得他們又威武又可愛。」蘇樂雅開心道,「而且我最近也養了一隻貓喔,純白色的,我撿到牠的時候牠還在雪地裡面凍著,可憐死了,好險最後救回來了。」
  「危險不危險啊?」泰勒有點擔心,「是不是異獸的崽啊?」
  「不算是。」蘇樂雅說,「我爹叫迎生、就是異稟是判斷是否為異獸的食客看過了,牠不吃人,而且很乖。」
  「不是異獸就好,養著比較沒危險。」泰勒鬆口氣說,興致來了,「我們可以去妳府上看看貓嗎?」
  「當然呀。」
  這邊兩個妹妹談得不亦樂乎,但是另外一邊兩個姊姊的臉色卻是越談越肅穆。
  「這樣跟南宮家的交易衝突只會越演越烈,紳霧這邊已經非常不滿了。」伊莉說,「本來說好關稅就是百分之二十,怎麼又變成三十了?扣押貨物也就罷了,錢是可以再商量的,怎麼好端端的把貨物給燒了?」
  「揚我大秦國威啊。」蘇娜朵說,「本來這種灰色交易就很危險,人人都想分杯羹,看起來陛下是想把四大家族都給整治一番。」
  「那也不該是紳霧來承擔這種風險,本來貿易就是你情我願的,怎麼硬是從中橫差一腳呢?而且這些藥物大秦人本身也需要吧。怎麼搞得一副是紳霧求著大秦買的樣子呢。」
  「國情不同。」蘇娜朵客氣地說,「見笑了。」
  幾位姑娘好不容易聊完天,回到住處後居然聽說吳語被捕了,嚇得蘇樂雅呆愣在地,她還是第一次聽到自己認識的人坐牢。
  「放心吧,樂雅。」蘇娜朵說,「他很快就會出來了,我想慕容蘭不會坐視不管的。」
  事情也的確如蘇娜朵所料,這件事雷聲大雨點小,彷彿很快就過去了。
  但是蘇娜朵在翻完天璣之後,卻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火火
火火
不想廢話,總之想說的都在文裡,說透就沒意思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