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劫之二──無勇145

2022/11/25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145.無勇之大秦(七十七)
  只要對上楊全,慕容蘭那再多的成熟穩重都是屁,反正只要楊全不痛快了,他就痛快了。
  畢竟幼時的那場奪妻之辱深入骨髓,加之後來楊全本人那種完全不將人放在眼裡的囂張態度,再加上現在的楊全就跟自己過去一樣愚蠢無知的惱人模樣,慕容蘭都形成一種條件反射了。
  「他預約了哪個包廂?」
  「回少爺,是相思軒。」
  慕容蘭眼神一亮,吩咐道:「快去把那些模樣俊俏的小生打扮一下,化成女人的樣子送進去。」
  「這……?」下人有些為難,苦著一張臉,「公子,這要是楊全追究起來,小的……」
  「你管那麼多,儘管推到我頭上就是。」慕容蘭道,「那些本來要去伺候楊全的女人,一人一兩銀子,打發她們提早回家去吧。」
  「遵命。」下人得了慕容蘭的確切保證後,這才鬆了口氣下去辦事。那些本要送進相思軒的女人都是些朝廷命官的妻女,送來討楊全歡心的。現在陰錯陽差得了一兩銀子,還不用受侮辱,這些女人頓時就喜歡起慕容蘭了,對他是十分感激,徹底忘記這酒館可就是慕容家的產業。
  慕容蘭壓根就不在乎這些女人怎麼想,給錢收買人心是受南宮彥影響,他其實更在意楊全發現那些本該伺候他的女人全都變成了男人的臉色。
  肯定很精彩。
  「走,偺們找個地方看戲去。」慕容蘭興致沖沖地說,慕容芸自然是無異議跟上,只有馬凡一臉無奈。
  太幼稚了。
  相思軒中,楊全看著一眾畫著花臉搔首弄姿的小生,臉色有點黑。
  「楊家是垮了嗎?」他扭頭去問宇文長。
  「回少爺,沒垮,家主老爺還被陛下召喚進宮了。」宇文長恭敬地說。
  「那麼那群狗官拿一群男人來給我賞玩是什麼意思?」他還不至於眼瞎到認不出來是男是女,儘管他辨別女人的能力沒有慕容家那對色瞇瞇兄弟強,但是男人跟女人的骨架差那麼多,瞎子才看不出來。
  混在裡面一起進來的慕容蘭、慕容芸跟馬凡利用人多推擠的空檔,躲到屏幕偷看了。
  慕容蘭憋笑憋得渾身都在抖動。
  「這裡是慕容家開的,興許是慕容家的人在使絆子。」宇文長腦袋倒是很清楚,「我本來就反對來這種骯髒之地……」
  「公子別這麼說呀。」站在最前排的男人嫣然一笑,尖著嗓子道,「男人才最了解男人,指不定試過以後就對女人沒興趣了喲。」
  「就是就是。」一片尖細的附議聲,差點沒把楊全噁心吐。
  「蘭蘭這都是養了些什麼牛鬼蛇神啊,噁心巴拉的。」楊全一臉嫌棄,「太監似的。」
  「這不也得餬口飯吃呀。」那帶頭的說,「上面交代了,一定要伺候到爺您滿意,我們這兒,高矮胖瘦,粗曠纖細,應有盡有。不管您要聽什麼曲、看什麼戲,保證您享受。」
  「是嗎。」楊全頓了一下,「那有會使刀的嗎?」
  「……什麼?」
  「來打一架,打一架我就滿意了。」楊全說,「我也可以不追究這場鬧劇,這已經夠寬容了。」
  那帶頭的跟其他人面面相覷,他們會的可都是些床第之事,別說是楊全腰間那把彎刀,他們連廚房的菜刀都沒摸過。
  「沒想到堂堂楊家大少爺這麼容易滿足。」帶頭的甩了甩帕子,笑容滿面,「沒問題,我這就去請人————」
  「不成。」宇文長說,「就要這屋子裡的人,後面來的我們一概不認。」
  聽到這裡,那帶頭的笑意斂去,臉色有些沉:「請公子莫要為難,這裡的人都是些逼不得已出賣身體的人,別說會使刀,會使拳的可一個都沒有。」
  他們可都是一點武功都不會才被挑進來的,畢竟要是行房中一個不小心太激動,把客人給殺了,那不但他們的腦袋要搬家,就連慕容家也得要跟著倒楣,所以反而是沒有異稟沒有功夫的人才能被選進來行這種苟且之事。
  「我們來之前也沒聽說女的全都變成男的了。」宇文長冷笑道,「要怨就怨你們主子,讓你們來當砲灰。少廢話,快上來一個給少爺解悶!」
  那帶頭的深呼吸一口氣,平靜道:「只需要一人,對嗎?」
  「剛剛我說打一架,自然只需要一個人。」楊全說,「當然,你們也可以全上。」
  躲在屏風後的馬凡有些焦急,低聲問道:「不管他們嗎?」
  「幹麻要管?幾個賣肉的戲子而已,沒了就再補唄。」慕容芸說。
  馬凡悠悠看向慕容蘭,慕容蘭想起鮑里斯,又想起徐瑩,抿了抿唇,低聲問:「那你想怎麼管?先說,我是不會道歉的。」
  雖然這狀況歸根結底是他搞出來的,但是要對楊全道歉,門都沒有。
  「不然我出去?」馬凡提議道。
  「算了吧,你那小身板。」慕容芸瞥了他一眼,明顯沒有將瘦弱的馬凡瞧在眼裡,他就算再怎麼聽他人說過馬凡的功夫高,他畢竟也沒親眼見過。
  「你打算怎麼說?」慕容蘭倒不擔心馬凡的身手。
  「看看能不能糊弄過去吧。」馬凡含糊其詞道,「說第一次幫你管理產業,誤會了流程什麼的……」
  「那倒也不必。」慕容蘭奴奴嘴,「我剛都說了直接往我頭上推,這種謊很容易就被拆穿了。」
  屏風另一側,宇文長可沒有那麼好的耐心,冷酷地說:「看來就決定是你了?」
  「……是。」那帶頭的咬牙,點頭應道,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那就上來。」
  「等等。」馬凡從屏風後走出,他整理了一下儀容,對楊全拱手道,「楊公子,好久不見。」
  「欸?語語?」楊全陰沉的臉色肉眼可見地好了起來,驚奇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來幫蘭公子視察。」馬凡道,「聽聞楊公子也來此處,就跟兩位開了一個小玩笑。」
  「把所有女人換成男人,能說成是一個小玩笑?」宇文長瞇眼。
  「是。」馬凡挺直腰板,他不喜歡宇文長,本來就很難有好臉色,「蘭公子可憐那些女眷身不由己,便打發她們讓她們回去找自己的丈夫父親了,想必以行俠仗義當江湖大俠為夢想的楊公子不會介意。但若是一個人都不來,場面又有些冷清,蘭公子遂命店中模樣最俊俏的小生前來迎接伺候。」馬凡胡扯不帶喘,一本正經。
  「胡說八道。」宇文長還來不及繼續說,就被馬凡強行斷了句。
  「看起來確實相當胡來,但我想以楊公子的聰明才智,一定能看出其中關鍵。」馬凡用一雙相當誠懇的眼神望著楊全。
  「嗯。」楊全點點頭,話題突然跳出千里遠,「那你什麼時候來我家?」
  馬凡:「……」
  躲在屏風後的慕容蘭怒了,這王八楊全,還想著跟他搶人啊!聽說朝廷上也是楊家的人說要逮捕小吳,這殺千刀的混帳。
  「恐怕有所不便。」馬凡委婉地說,「在下還得替蘭公子辦事。」
  「好一條忠心耿耿的狗奴才。」宇文長冷冷地說。
  「比不上您。」馬凡一時嘴快回懟了,趕緊補救,「我是說忠心耿耿這部份,不是狗奴才。」
  糟糕,聽起來越描越黑,宇文長的臉色已經不是難看可以形容的了,他活像要生吞剮了他。
  ……算了,反正這裡是慕容蘭的地盤,對方放不出山怪打他。
  楊全倒是很高興:「長長是我的好朋友,當然很忠心。」
  馬凡看到宇文長的拳頭握得死緊,指縫中都流出一絲鮮血,不禁有些納悶,有必要氣成這樣嗎?
  不過考慮到宇文長一家的滅亡似乎有內幕,這種環境成長起來的小孩本來心思就比女人還要多,可能他的哪句話踩到了對方的雷點。
  馬凡自我反省了一下,下次還是別嘴快了。
  「慕容家開這種玩笑,簡直讓人不敢恭維。」宇文長冷冷道,「如此惡劣,究竟有沒有把楊家放在眼裡?」
  「正是替楊公子著想,才如此安排。」馬凡眼都不眨,「要是傳出去楊公子在這裡跟官員們的妻女大戰三百回合,那於楊公子的大俠形象只有百害而無一利,這才放走她們。至於這些戲子,只是蘭公子一時心血來潮,想看看楊公子在這種情況下會展現出什麼肚量。我想說在大戶人家長大的人,必定有容人之雅量,楊公子果真不愧是楊家獨子,這種事要是換成其他人恐怕早已經大開殺戒,但是楊公子非但沒有濫殺無辜,還僅僅只找一人討回面子,這等大量,實在非常人所能及。」
  宇文長:「……」這個混帳小人,以前怎麼不知道他這麼能說?
  他哪裡知道,馬凡之前安靜,一來是因為他本來就是一個慢熟的人,二來對這個世界的歸屬感不強,但隨著跟其他人相處時間增加,馬凡不知不覺中也融入了這個世界,真面目這才會時不時地跑出來溜躂。
  沒錯,其實馬凡願意的話,他能夠滔滔不絕說上三天三夜。
  曾經說到崔元嫌煩趕人的口才在此時派上了用場,楊全轉怒為喜,不無驕傲:「那是自然。」
  宇文長暗罵:你這個白痴。
  眼見事情處理得差不多了,慕容蘭這才悠悠從屏風後面現身,拿了把扇子矜持道:「你比我想像中要來得有肚量點,我本以為你會一怒之下砍了這裡所有人呢。」
  「蘭蘭說什麼呢,那豈是大俠所為。」楊全拒不承認他真動過這個念頭,反正都是些低賤之人,殺了也沒關係,慕容家斷然不會因為這幾個賣身的戲子跟楊家反目。
  「行了,都散了吧。」慕容蘭說。
  這裡的人認不得慕容家的大公子長什麼模樣,但是認得他別在腰間的美人袋跟令牌,向慕容蘭行禮後便匆匆退下了。
  屋子裡頓時只剩下五個人。
  「倒沒想到堂堂慕容家的大少爺跟二少爺,會像樑上君子躲在屏風後面偷窺。怎麼,兩位這麼好的雅興,想看我們少爺的好瞧啊?」宇文長譏諷道。
  「說什麼話,蘭公子帶芸公子視察,正巧碰上罷了。」馬凡反唇相譏,「我反倒想問你,一天到晚都給楊公子灌輸他天下第一厲害的你到底安的什麼心思。萬一碰上了個性子烈的,抱著同歸於盡的覺悟要傷害楊公子,楊公子反應不及,你是要切腹謝罪嗎?」
  「你在說什麼傻話,楊公子武功自然天下第一。」宇文長反駁道,「你敢說不是?」
  「我瞧聖克伐大典上每個選手都比他強。」馬凡仗著這裡是慕容家的地盤,又有慕容兄弟給他當後台,劈哩啪啦地說了一堆,「別說楊家身份高貴不屑參加。你自己跟那些選手比比,你又能高明到哪裡去?連人家選手都比不上,就吹得你家主子絕世無雙,怕是你眼界太窄看不到其他東西才這麼瞎扯蛋。如果你武功高強,再說你主子功夫高那才是真的沒人有話說,你功夫平平,還吹噓楊公子天下第一,你也沒那麼重的份量。我看,好歹你也得證明一下自己的功夫水準在哪,不然別人聽你說楊公子厲害,也不過以為他除了家庭背景硬以外,就是個混天二世祖,沒一點真功夫呢。」
  前面楊全聽得眉頭緊皺,滿臉不爽,聽到後面,他已經若有所思。
  宇文長心中喀噔一聲,色厲內芢地罵道:「聽你胡說八道,楊公子,別聽他的,這是他的離間計……」
  「我覺得滿有道理的。」楊全打斷他,「長長,我們不能讓人看笑話。」
  「……啊?」
  「下一次的聖克伐大典,你也出席吧。」楊全說,「我來給你特訓。」
  這樣以後變強的宇文長逢人就說他強,更有說服力了不是?
  宇文長恨恨地看著一臉若無其事的馬凡,他就不該讓這個人開口!為什麼他不能人如其名當個貨真價實的啞巴!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火火
火火
不想廢話,總之想說的都在文裡,說透就沒意思了。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