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者(上)

李英華
發佈於父母與子女的故事 個房間
2022/12/12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陪伴者(上)(k8-sWEpccORmOU-unsplash)
(一)
第一次見到阿雪是在住家公寓樓下。
那天傍晚下班,敏惠在騎樓停好摩托車,聽到一個上了年紀的老男人在一樓王先生店裏,粗聲粗氣的說話。
王先生因飲料店的生意不佳,兼差當計程車司機。店外面的路邊,停著他的黃色計程車。
「我不要載你。」王先生拉大嗓門生氣地說。
敏惠往屋裏一瞧,嚇了一跳,這位粗聲粗氣的人竟是個婦人。
這位老婦人碰了釘子,安靜下來。
這位颐指氣使的老婦人就是阿雪,後來敏惠偶然在街頭見到,瞧她一眼都不想瞧。
但是她的丈夫昌明一直說著阿雪的故事。
「阿雪以前在某大市場旁做年貨批發生意,生意做得不錯,後來收起來了。」
「為什麼生意不錯,要收起來?」敏惠好奇地問。
「不知道,可能年紀大了。」昌明試著解釋。
「她的丈夫死了,五十歲死的。」昌明又說。
「什麼病?」敏惠問。
「她說喝太多酒,病死的。她就住在我們家附近的那棟大樓,半年前才搬來的。」
(二)
昌明因公司精簡員工遭到資遣,因屬中高齡階層,要再找工作不容易,就在股票市場每天「衝進,衝出」,他說他是在「打零工」,但常常股市一陣大跌,辛苦賺到的錢就又還回去。
敏惠以前在一家頗具規模的私立幼稚園任教,因少子化被優退,也賦閒在家。
兩個小孩上了大學,雖然都有打工賺點生活費,夫婦兩人以前也是省吃儉用,小有積蓄,但敏惠看著存簿的存款有減無增,心裏難免不安。
有一天阿雪的大女兒從台北打來一通電話給昌明。
「陳先生,我是阿雪的大女兒淑英,我想拜託您一件事。」
「請問什麼事?」昌明問。
「我可不可以請你陪我母親去喝咖啡或吃飯?也可以帶她到公園走走。」淑英說。
「陪她去喝咖啡,還有吃飯?帶她到公園走路?」昌明驚訝地問。
「對啊! 她是獨居老人。我妹妹也住在台中市,離不到一公里路。」淑英又說著。
「可以叫她陪啊!」昌明說。
「我妹妹沒時間陪她,她開了一家公司很忙,我母親也不要她陪,她們合不來。」淑英解釋著。
「可以找一個歐巴桑來陪她啊!」昌明說。
「找過啊! 她不要啊!她要的是一個聽得懂她的話的人,她喜歡談政治,批評周遭不正義的事。」淑英嘆著氣說。
「她喜歡談政治?」昌明提高聲量問
「對啊!她知道你跟她屬同樣的政黨,她很喜歡和你談話,其他的人說的話都讓她生氣。」淑英說。
昌明哈哈大笑,他的朋友各種政黨都有,他只是關心國家大事,有機會就簽賭一下誰會贏,膽子小也不敢賭大的,就小贏幾千或小輸幾千,自得其樂。
「喝咖啡或吃飯的錢我的母親會買單,佔用你時間的錢,每小時付你兩百元,一天兩個小時,可以嗎?」
「我必須先問我太太的意見,才能給你答覆。」昌明說。
「不一定要每一天,她快八十歲了,醫生建議我們要多跟她說話。我住婆家,不方便每天和她講太多話。她只是要有個人聽她說說話,她現在一個朋友也沒有。」
「好吧! 但是我必須和太太先商量一下。」昌明說。
(三)
昌明和阿雪到住家附近的一家小吃店,這家店是阿雪選的,坐定後,阿雪就開始大聲講話,昌明就用手機錄了下來,回家放給他的太太敏惠看,敏惠看到影片中的阿雪,每講完一句話就大聲問著:「你聽懂嗎?」
聽了阿雪重覆講了幾句話後,敏惠求饒著說:「好了,我不要看了。」
昌明把影片按了停止。
「我受不了她說話的口氣,你怎麼受得了?」敏惠說。
「我沒有認真在聽啊! 我在吃飯。」昌明輕鬆地說。
「你錄影,她知道嗎?」敏惠問。
「她不知道,她以為我在照她右手邊牆上的價目表。」昌明說。
「這樣不是很好。」敏惠搖著頭說。
「她對3C產品一竅不通。」昌明說。
「她沒用手機嗎?」敏惠問。
「沒有,她不要讓女兒call她。她不喜歡被控制,她有自己的事在忙。 」昌明說。
「她在忙什麼?」敏惠問。
「她養貓,養一群貓。」昌明說。
「養在家裏嗎?」敏惠問。
「她養流浪貓,騎脚踏車去養。」昌明答。
「她女兒知道嗎?」敏惠問。
「可能不知道,她不要她的女兒干涉她的事。」昌明答。
(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9會員
56內容數
文學的愛好者,喜愛詩、散文和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