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都會騙我!

2022/12/1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我們家的小女兒,當選台北市的「兒童及少年諮詢代表」啦!

最終結果,算是得償所願;但是,過程中也是有些許波折的。遴選期間,小女兒在療癒裡修復了「大人都會騙我!」的創傷經驗,並且在釋放情緒的同時,擁抱了自己的內在小孩,並且轉念、再接再厲地參與並通過兒少代表的遴選。

小女兒,在今年年底剛滿十七歲。五年級的時候,她成為個人自學生,雙管齊下地在學習和生活中鍛煉自主能力;今年,更接連組建團隊,以【性別大爆炸】和【成為獨特自我】為主題,成功地向青年發展署申請到「獎勵青年自組團隊參與志工行動計畫」的獎金。
在組建團隊和舉辦活動的過程中,小女兒結識了許多來自不同縣市、在不同議題面向上著力的「兒童及少年諮詢代表(簡稱:兒少代表)」;而這些兒少代表們在參與過小女兒舉辦的活動之後,紛紛邀請她也參與兒少代表的遴選。
於是,小女兒開始關注兒少代表的相關訊息。

兒少代表的任期,是二年一任;而今年剛好是遴選的年度。

小女兒的戶籍是在台北,而我們居住在新竹,再加上「遴選通過之後,需要積極參與培訓和會議」和「相較於新竹,台北的遴選難度較高」的考量,所以小女兒報名了新竹的兒少代表遴選。
一如往常地,小女兒全心投入撰寫遴選表單,也數度要我協助,為得就是讓資料可以更完整地呈現自己。很快地,小女兒如願得到「面試」的通知,並且積極地準備面試的問答;而面試中的對答如流,讓她抱著興奮的心情,期待「通過」的通知信寄到家中。

但是,在名單公佈之前,小女兒便收到「未通過」的通知。

那是面試老師打來的電話。對話裡,老師說「恭喜妳!因為妳的經驗相當豐富,所以我們希望妳可以來擔任講師。」,小女兒收下讚美和邀請之後,便直奔主題地說出「那我是否有當選?」的提問⋯⋯這時,老師才帶著遺憾和尷尬的語氣,緩緩吐出「沒有當選」的實情。
結束通話之後,小女兒淡定地繼續做著手邊的事情。
反觀我和太太,反應都比她還大。我知道小女兒在準備階段的用心,以及「對於當選後、要做的那些事情,已有規劃」,於是為她感到可惜;太太則因著「實質上,老師認為小女兒的能力已經超越代表」而感到開心。

幾天後,我繼續鼓勵小女兒去參加「台北市兒少代表」的遴選。

小女兒,不僅沒有像往常那樣爽快地答應,更以「遴選時間可能已經過了⋯⋯」的理由來顧左右而言他。平常,她在面對「想做的事情」的時候,都是大膽進取的;這種畏畏縮縮的態度⋯⋯讓我感到奇怪。
於是,又過了幾天之後,我們再次說到這件事,而她也在搜尋之後,確認台北市兒少代表遴選的報名截止日,並且發現: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可以準備;但是,她還是裹足不前,即使心裡面的確有「擔任代表,為兒童與少年發聲的管道」的意願。
「是因為沒有選上新竹市的兒少代表嗎?覺得:別人都說『新竹市的,比較容易選上』了,都沒能選上,去台北市應該更不可能了⋯⋯是嗎?」我柔聲詢問。
「⋯⋯ ⋯⋯」小女兒紅著眼眶,不發一語;沒有給出肯定的答覆。
「不是這個原因的話,那是因為什麼?」我歪著頭思考。

「我覺得老師是騙我的!」小女兒放大了音量說道。

原來!小女兒在收到「老師發來的『擔任講師』的邀請」的時候,已經反射性地認定:這是老師的障眼法,是為了安慰她、不想讓她難過而編造的幌子;所以,她在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才會用毫無情緒起伏、輕描淡寫的方式,讓我們知道後續的進展。
「妳覺得:老師其實是覺得妳不夠好嗎?我和媽媽、妳身邊的那些兒少代表們,都覺得妳很棒、很夠資格啊!而且,老師如果真的要騙妳,也不需要用『通話』的方式來告知;或許,是因為時程需要安排,所以才會沒有馬上敲定⋯⋯為什麼妳會覺得老師是騙妳的?」我接著問,讓小女兒更深入地探究。

「大人都會騙我!」小女兒的眼睛裡充滿淚水。


在小女兒三歲的時候,她的爸爸向媽媽提出離婚,並且讓媽媽無法取得她與姐姐的監護權,即使出生之後都是媽媽在照料的;在那之後,小女兒便跟隨爸爸回到爺爺和奶奶的家,接受傳統的打罵教育⋯⋯雖然一年多之後,媽媽便將她與姐姐帶回身邊;但是,那段時間恰巧是建立認知的關鍵時期,還是讓她的腦海烙下了印痕。
「大人都會騙我啊!特別是『出去玩,他們想要回家,但是我還想繼續玩、不想回家』的時候,他們都會說『下次再帶妳來!』,但是其實就沒有下次了⋯⋯」小女兒如臨現場地說著。
「一種『他們只是為了讓你聽話』的感覺!」我覆述著。
「對!就是這種感覺。」小女兒吸了吸鼻子。
「那種『落空』的感覺真的很差⋯⋯」我明確定義了這種情緒。
「這讓我根本不敢相信他們講的話!」小女兒說出了當年沒有說出來的話。
「會有這樣的想法,也是很正常的⋯⋯真是辛苦妳了!」我摟了摟她的肩,讓她佈滿淚痕的臉頰,可以靠在我的腰間。
「嗯嗯⋯⋯」小女兒擦了擦眼淚。
「現在,在這個家裡面,我們是可以互相信任的。雖然,出去玩也還是會有彼此狀態不同的時候;但是,我們是會溝通的,對嗎?」我將近幾年的正向經驗帶入她的腦海。
「對!現在已經不一樣了!」小女兒肯定地點了點頭。

「我要報名台北市的兒少代表遴選!」隔天,小女兒主動說道。

拿掉卡在心裡面的阻礙之後,小女兒恢復了平日的勇往直前;在一番準備之後,小女兒再次順利拿到「面試」的通知。面試當天,雖然心裡面還是有忐忑,但是她有穩住自己,在面對提問的時候,也順利講出自己就任之後的方向;看到自己可以有這樣的表現,讓還不知道最終結果的她,就已經可以好好地接受讚賞⋯⋯真的很棒!

最後,小女兒如願成為第九屆台北市兒少代表。

即將在明年二月走馬上任的她,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始研究議題,希望自己可以更進一步地在二十位代表中,成為唯三可以提案的委員。
另外,新竹市兒少代表的老師,後來真的再次發出「當講師」的邀請;當時無法直接確認,是因為還需要向長官提案、獲得同意。
我相信:小女兒會在兒少代表的歷練裡,更多地精進與他人合作、對話的能力!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