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46.溝通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背負全場目光,弗雷多接近哭泣背影,他沒有使用相對障壁,那樣更只會激怒對方,想要安撫暴走的萩野霞,真的是一件要命事情。

  「......小霞,我是弗雷多,壞人已經消失,沒有事情了,妳放輕鬆......」

  弗雷多先在原地試著溫情喊話幾句,但背影依舊只是哭泣,甚至連頭都沒有轉,不過他覺得沒有變化也是好事情,至少代表自己的接近還沒有惹對方生氣。

  口中邊細聲柔語的喊著,手邊巍巍顫顫的伸出去,當弗雷多碰到萩野霞肩膀之時,對方仍是沒有任何反應,這讓他大大呼出口氣。

  就在他覺得事情很順利,如同過去暴走後成功安撫一樣之時,哭泣聲音戛然而止。

  突來一停,令弗雷多覺得自己心臟好像也停止跳動。

  背影隨著哭泣不再,身體也開始慢慢轉動了。

  先是半身,再來頭臉,最後是被隱藏在散開重重黑髮下的圓圓雙瞳,裡面依然是弗雷多最不想看到的腥紅血色,兩行血淚仍在無聲不停流落。

  腦海如遭重擊,弗雷多心臟開始重新狂跳,他知道自己要慘了。

  「小霞!小霞!我是弗雷多,真正的弗雷多,剛剛傷害妳的人不是我,妳看清楚,我不會傷害妳,絕對不會傷害妳......」

  拼命說著好話,降臨的恐怖殺意卻一點也沒有減少,令弗雷多渾身汗毛豎起,雞皮疙瘩浮現,不過他知道自己在這裡不能後退半步,後退才是真的必死無疑!

  聽著拼命的喊話,萩野霞動了。

  像一陣風般閃現到弗雷多懷中。

  「你騙人。」

  弗雷多在死亡睡眠中第一次聽到萩野霞說話!

  但還來不及思考怎麼一回事,胸口一陣劇痛傳來!

  他低頭看去,懷中的萩野霞半個手掌已經插入左胸膛,而且還在不斷深入,劇痛和重創令弗雷多忍不住嘔出小口鮮血,整個人也承受不住半跪下來。

  弗雷多能感覺到,體內的胸骨正被一點一點破壞,心臟被一個熟悉的小手完全握住!

  幾乎致死的重創讓弗雷多又是一大口鮮血嘔出,完全噴灑在前方萩野霞身上!

  這份與冰冷黑血不同的腥熱紅血,讓她感受到一絲久違溫暖,手不自覺的停了下來,雙眼之中也出現短暫迷茫。

  心臟被緊握的感覺消失,弗雷多連忙趁著這個機會,雙手搭在萩野霞肩膀,用這輩子最誠懇的語氣和感情說著。

  「小霞,相信我,我真的不會騙妳也不會傷害妳,相信......」

  胸膛幾乎被剖破,這即使在死亡睡眠裡也算的上是嚴重重傷,體內血液紊亂衝突猛烈的令弗雷多連話都說不完,隨後又是一大口血猛噴,重覆濺灑出去。

  雙腿完全跪下,視線開始模糊,如今他連支持身體的力氣都快沒有了。

  最後天旋地轉視野之中,弗雷多見到一個小手從自己胸膛裡收回,那雙圓圓大眼裡血色已消退,終於恢復成平常的白眼黑瞳,正不言不語靜靜望向他。

  隨後,弗雷多感覺像豆墮入無邊無際黑暗,意識逐漸沉寂。

  時間在無法描述的空間裡沒有意義,弗雷多覺得好像是一下子,又好像已經過去很久,直到耳邊傳來不斷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吵得他無法繼續沉寂下去。

  「醒醒!弗雷多快醒醒!」

  「再睡下去天都要亮啦!不要忘記你這麼辛苦跑來市中心要做什麼!」

  塔芭寇焦急大聲喊著,旁邊姜河銀則是面無表情的一直搧弗雷多巴掌,而且相當用力,雖然她說自己是在幫忙喚醒,但爵清和陳佳宜怎麼看都是在報仇的感覺。

  不知道喊聲有效還是掌摑有效,昏迷的弗雷多終於睜開了雙眼。

  「我......沒死?」

  雖然沒有死,但弗雷多感覺胸口仍是劇痛不已,除此之外臉也很痛,甚至都有些腫起來,這讓他覺得有些奇怪,自己臉部是什麼時候受傷?

  沒有讓他多想,塔芭寇已搶先道:「弗雷多!清醒一點!距離你起床上班時間已經接近了,再不去安全屋今天就是白來一趟!」

  這段話瞬間讓意識還有些模糊的弗雷多驚醒,他雙眼重新恢復有神,迅速挺起上半身打量四周。

  附近站了一些人,男女老少都有,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複雜,其中居然還有爵清和陳佳宜!

  不過弗雷多轉念一想,這兩個人也非常符合進入死亡睡眠條件,在這裡見到他們並不意外,而且現在的重點不是敘舊。

  他先是摸了摸胸膛,傷口已經消失感覺沒有什麼大礙,隨後站起來才發覺,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搬到上方的公園。

  「萩野霞......放過你之後,我請飛特下去一起把你搬上來,這裡剛好有個會治療能力的人,所以你才沒事情,不然以那樣的重傷,你很有可能又要再當一次假新人。」

  除了以前豬過一次之外,塔芭寇不愧是一名好隊友,適時解說讓弗雷多很快明白現在狀況。

  「謝謝。」

  弗雷多是發自內心的感謝,畢竟要是從假新人再來一次的話,不知道還要擔誤多少時間,這對他現實世界和死亡睡眠兩邊的計畫都有很大影響。

  不過人群對這聲謝大多沒有什麼反應,甚至還有一名看上去冷酷且面容姣好女性不屑哼了一聲,反倒是另一名身上刺滿神鬼的男子,他嘴邊微微噙著笑意,像是認識自己一樣。

  太多事情和問題排山倒海而來,弗雷多只好先全數排除,他果斷撥開圍住的眾人向滯洪池腹地看去,那裡滿地都是被破壞的瘡痍以及血肉痕跡,一個小小身影正坐在其中。

  「弗雷多,不如我們把萩野霞先放在這裡,直接去安全屋,不然到時候她又暴走的話,我怕大家都會出事。」塔芭寇在旁邊建議道。

  這句話雖然是塔芭寇所說,但弗雷多能感覺到四周眾人傳來的無聲壓力,顯然同樣希望不要帶上這顆不定時炸彈前往安全屋。

  緊皺眉頭,弗雷多沉思一會,最後還是搖搖頭道:「不,小霞已經冷靜下來了,只要不再受到刺激就沒事,而且妳也也說過,安全屋的賽克斯能力是愛與和平,在那裡她不會暴走。」

  他才一說完,冷酷且面容姣好女子就已站出來,不悅的道:「弗雷多,你總是拿別人的安全和意願去賭,難道不應該考慮過們的想法嗎!」

  聽著這好似對自己很熟悉口吻,看著眾人多少有些熟悉目光,再回想起塔芭寇說過他可能是假新人,弗雷多大概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你們不願意,可以說,我一樣很感謝各位,而且會馬上帶小霞離開,不再來打擾。」

  姜河銀聽了之後,反倒更加生氣,直接伸出手指著他道:「然後呢?你是不可能為了我們停下計畫,等到大事件發生的時候我們不是一樣會被捲進去!」

  其實,先前看到弗雷多被重創幾乎致死的時候,全部人就已經匯合並討論過一次。

  姜河銀當時就提議直接放任弗雷多死亡,等他變回假新人後也不要去管對方,這樣自然就不會有影響安全屋的大事件發生。

  除去年紀還小的小天傻愣愣聽不懂以外,這個提議獲得大部份人贊成,甚至連爵清和陳佳宜也都選擇支持。

  但是有三個人反對。

  塔芭寇、飛特和苦艾。

  塔芭寇先不說和兩人的交情和約定,光是萩野霞從此變成自家附近的不定時炸彈,僅僅這一點她就無法同意這個提案。

  飛特則是考慮到大事件已經好幾年沒舉辦,他們的生存空間在不斷縮小,為什麼最近會接連有危險任務,甚至出現陳佳宜半年內死亡三次的記錄,就是因為長時間沒有進行大清理,獵殺者和有名字的數量在不斷增長關係。

  最後一個,苦艾的反對沒有人知道原因。

  陳佳宜還私下將人拉到一旁詢問但也沒有結果,他嘴巴很嚴只說時間緊迫有機會再說,氣得她差點要求對方兌現在巨大水道裡的諾言,還好即時驚醒才沒有浪費機會。

  飛特是安全屋領導者之一不說,苦艾也是生存十年左右的老人,兩人加起來份量十足,最後眾人還是決定把弗雷多救回來,也因此發生這不可避免的衝突。

  反對的代表姜河銀,弗雷多與其面對面對峙,絲毫沒有因為對方人數眾多退縮。

  「不管你們願不願意,我一定會舉辦大事件,即使變成假新人再來一次,我也很確定自己會走上同一條路,所以我是真的希望能夠和安全屋的各位好好談談,這對雙方都有利。」

  「那就把變異體留在這裡,讓她靠近賽克斯很危險。」

  「不,我要帶她走。」

  「你就是一個混蛋!」

  「我不清楚過去妳是不是認識我,但妳說得沒錯,我就是一個混蛋。」

  「你!」

  雙方越講越激烈,火氣也越來越大,嚇得小天都躲到人群後面。

  「讓他帶那個變異體去安全屋吧,出事我負責,你們要消滅我這個意識體也沒關係。」

  突然,向來少有參與的苦艾出聲了。

  姜河銀驚訝的望向對方,雖然知道過去大事件的時候,他和弗雷多交情還不錯,但她實在想不通為什麼要挺這個混蛋到這種地步。

  飛特見狀也只能無聲嘆氣,終於開口道:「天就快要亮了,時間不多,先把人帶回去安全屋吧,到時候再讓賽克斯決定是否要見弗雷多。」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原創小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