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更鳥 耽美小說◆第四章 衛寧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衛國公府位在東湘州以南,東湘州是水鄉澤國,與北京州不同,氣候溫暖,不似北方產大麥,而是種植水稻。
 小知然跟著林言進入衛國公府見衛顏,知然看著衛國公,雖已過不惑之年,卻不減俊美容顏,衛顏膚白如雪,臉型略方圓,劍眉杏仁眼,鼻若懸膽,唇紅齒白,年輕時必定為翩翩美男子。
 衛顏聽著林言訴說前後遭遇,對小知然心疼不已,衛顏牽起知然的小手,輕拍著手背。
 「小師父,一路辛苦你了,好好在衛國公府住下吧,讓本侯好好照顧你,來人呀!」
 管家李驥聽聞快步上前道:「侯爺,敬請吩咐。」
 「世子現在哪?」衛顏詢問。
 「啟稟侯爺,世子在後院練劍。」管家李驥回答。
 衛顏聽後微微頷首道:「嗯,帶小師父見見世子,林言留下,我還有話要與他商談。」
 「是。」
 管家李驥答後領著小知然往後院前去。
 小知然隨著李驥進後院前,忽感劍氣陣陣,抬眼見一白衣謫仙在眼前飄然舞霜靈劍。
「好美啊!」
 原來是世子衛寧,小知然見那有如天上仙子舞劍,忍不住張大了眼及口,過去曾聽聞師父說過,天上有仙子,個個清麗脫俗,淡雅秀逸,原本只是想像,沒想到如今還真見了,小知然不禁讚嘆著。
 衛寧相貌六七分神似衛國公衛顏,只是臉型較為瘦削年輕,再加上身材頎長,白衣穿上身,宛如白蓮仙子。
 小知然不覺中看傻了眼,練完劍的衛寧,一眼瞧見站在旁邊目瞪口呆的小孩。
 「李驥,這孩子是?」
 衛寧好奇詢問,管家李驥將林言在若陽寺前後遭遇,一五一十稟告世子。
 衛寧不只人長得俊美,連聲音都帶著磁性。
 「原來是若陽寺小師父,沒想到經歷了這樣悲慘的遭遇,如果父侯要收養,那小師父也必須還俗了。」
 衛寧牽起知然小手細細瞧,見這孩子筋骨其佳,是練武奇才,動起了想收為徒的心思。
 管家李驥聞言道:「如果世子喜歡這位小師父,可請侯爺賜予。」
 衛寧聞言低頭詢問:「嗯,小師父,我想收你為徒,是否願意跟在我身邊練武呢?」
 衛寧捏捏知然背膀。
 已經看傻了眼的小知然,被衛寧美杏目瞧的忍不住點點頭。
 「太好了,等會兒我面見父侯說去。」
 衛寧再次牽起小知然的手往前廳走去。
 小知然被世子收養為徒,還俗賜姓衛,單字川,而法號知然兩字,可在衛川二十歲行冠禮後再為表字。
 衛寧是東湘州出名的美公子,十七歲,俊美外表下,其實是個武癡,完全與他的長相不符。
 各家公侯以及富豪千金,皆想嫁入衛國公府作世子夫人,可惜衛寧對這些美人沒興趣,只要衛顏提起,衛寧會用去校場練兵為由推拖離去,面對逃避終身大事的兒子,衛國公也只能作罷。
 其實衛顏另有一庶子,是衛國公二夫人所生,名為衛雲,比衛寧小一歲。衛寧自幼喪母,二娘待衛寧如親生子,衛寧也與衛雲一同侍二娘為親生母親,每日晨昏定省並不可少。
 而衛雲對練武沒有興趣,也不愛讀書,只喜歡撥著算盤算數字,衛雲也是美公子,幾分神似衛寧,但比衛寧粗曠,平日愛穿黃色衣,才十六歲,學著城裡那些仕紳,常手拿紙扇流連青樓聽聽曲兒。
 衛顏對庶子這樣行為常感到生氣,罵了很多遍,衛雲依舊不加理會,久了老子也懶得再罵兒子,反正只要沒有出什麼大事,也沒有突然帶哪個歌妓回家,作為老子的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囉!
 衛國公府後院涼亭裡,衛家兄弟倆閒嗑牙。
 「這孩子是誰?臉長得肉嘟嘟的,還挺可愛。」
 衛雲將扇子挺著衛川下巴往上抬細細瞧,衛寧見後揮掉衛雲的扇子。
 「幹甚麼?這是我新收的徒兒,叫川兒。川兒,來見見二公子。」衛寧沒好氣的說道。
 「甚麼?這是你新收的徒兒,這麼可愛的孩子,是打那兒來的?哈哈哈,大哥,你還真有趣。」
 衛雲搖頭晃腦打趣著,心想這個大哥到底在想甚麼,這樣來路不明的孩子也敢收為徒?
 衛寧看著這個神經大條的弟弟,也懶得跟他解釋太多。
 「你懂甚麼?不要只看這孩子長的可愛,實則根骨奇佳。」
 衛寧抱起川兒,讓他坐在大腿上。隨即拿塊糕餅,遞給川兒。
 「大哥,我看你還真的挺疼這個孩子。」
 衛雲一邊說著,一邊舉著茶盞,用杯蓋撇去茶面上的茶葉,吹涼後再慢慢一口一口飲下。
 「西北邊境與塞努兒連連征戰已經長達十幾年,這孩子是從那邊來的,那邊的情況不是我們位在東邊能夠想像。」
 衛寧用手帕擦去川兒嘴角上的糕餅屑。
 「大哥,我見你最近都在偷偷徵兵,這可是朝廷的忌諱啊!」
 衛雲放下茶盞,改拿一塊糕餅塞入嘴裡。
 衛寧聞言輕哼一聲,悻悻然說道:「現在朝廷已經是楊氏及呂氏掌權,故意削弱衛氏在朝廷勢力,咱們衛姓皇帝不過是個魁儡,想想自己的父侯為何不是封為郡王。」
 「大哥,所以你該不是…」
 衛雲突心神不寧,不安之感。
 衛寧低下頭不語,用帕子默默擦拭著川兒手上的糕餅屑。
    秦瑀
    秦瑀
    姓秦名瑀 字『墨冰』,筆名:秦瑀 ,外人喚我為『 秦墨冰』。意喻:『墨夜靜寂寥,玉月儼然冰』。 是一個喜愛古風、原耽、寫作、繪畫、烹調、推廣漢服、攝影的素人作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