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若曼王國 第八集-右臂⟫

2023/02/25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前期預告 : 迪莉 "嘿嘿,這次你又要變出甚麼大餐嗎?" 卡瑪爾一樣盯著地板,但這次變出的是普通的晚餐。 迪莉 "好可惜喔,我還以為會是甚麼牛排高級大餐。" 卡瑪爾 "你在這個充滿著肉食侵略者的地方想吃肉啊? " 迪莉 "不是有拉登嗎?" 卡瑪爾 "保險起見還是不要吃太多肉,再說了如果一大堆猛獸都來這,並想攻擊我們,拉登自己也擋不住好嗎。" 用餐完畢,卡瑪爾一個響指,桌椅以及餐具都消失了。 卡瑪爾揮揮手讓拉登回洞穴,準備睡覺了,明天再繼續前行,雖然也不知道往哪走。經過今天的相處,迪莉和卡瑪爾對彼此都更熟悉了一點。
-----------------------------------------------------------------------------
現在天還沒完全亮,應該是清晨四、五點。
卡瑪爾把睡眼矇矓的迪莉搖醒,催促她趕緊吃完早餐後上路。
迪莉 "哎呀,這麼早起來幹嘛啊?"
卡瑪爾 "趕路啊,不然呢? "
迪莉 "太早了吧?你看一看你的懷表,現在幾點?"
迪莉皺著眉頭代表她不願意起床。
卡瑪爾 "凌晨四點多。"
迪莉 "甚麼!?這麼早?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卡瑪爾 "我沒有在開玩笑,快點起來,我們要盡早想辦法知道我們是來做甚麼的。"
迪莉拗不過卡瑪爾,只好不情願地爬起來。
卡瑪爾一樣變出早餐讓迪莉吃,而自己早就吃完了。
迪莉 "我們等下要往哪走?"迪莉邊吃邊問。
卡瑪爾 "跟著拉登走,我相信他帶我們到對的地方。"
迪莉 "你相信牠!?"
拉登聽到迪莉似乎不太相信自己,不高興的冷哼一聲,輕輕撞了一下迪莉。
好像牠被卡瑪爾收服後就聽得懂他們說的話了。
卡瑪爾 "對啊,我覺得牠肯定能帶我們到目的地的。"
迪莉 "隨便你。"
很快二人就上路了,迪莉看著絕之境到處都是灰燼與大石頭,她想念家了。
卡瑪爾注意到了迪莉的情緒。
卡瑪爾 "你還好嗎?"
迪莉 "我想家了。"
卡瑪爾仔細地聽著迪莉說話。
迪莉 "我不知道現在我的爸媽、朋友都怎麼樣了,我很想念他們。"
說著迪莉低下了頭,不想讓卡瑪爾看見自己早已濕潤且紅的眼眶。但卡瑪爾聽到了她的啜泣聲。
卡瑪爾 "不要絕望,我們很快就會知道來這的目的,很快你就會回去的。別哭了。"卡瑪爾安慰迪莉。
聽到迪莉想念家人後,卡瑪爾心中不禁升起一絲羨慕,自己根本就沒有家人可以想念。
他們繼續趕路,走著卻好像聽見了沙沙的聲音。
卡瑪爾 "迪莉,你有聽到奇怪的聲音嗎?"
迪莉 "好像有人在我們後面?" 她揉著眼睛回答。
但是他們卻甚麼東西都沒看到。
迪莉 "好奇怪啊。"
卡瑪爾和迪莉沒有再在意這件事情,只是跟著拉登走,隨著天越來越黑,拉登又找到了一個洞穴,牠似乎對這裏非常了解。
卡瑪爾走進山洞休息,受傷的右臂卻在隱隱作痛,但卡瑪爾並沒有理會也沒有告訴迪莉,依然只是變出晚餐,和昨日一樣,有時也會教教迪莉魔法。傷口的話都只是讓拉登吐口水,隔天又早早起床趕路。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個禮拜,卡瑪爾的右手情況越來越糟,迪莉也沒有察覺到。有一天,卡瑪爾走路時因為疼痛沒有注意路上的石頭,差點被絆倒,迪莉伸手去扶,她扶住了卡瑪爾的右手,但並沒有碰到傷口。卡瑪爾卻大叫了一聲。
迪莉 "怎麼了?我碰到你傷口了?"
卡瑪爾回頭 "沒有。" 他輕輕撥開迪莉的手。
拉登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卡瑪爾。
迪莉 "那怎麼了,把手抬起來我看。"
卡瑪爾 "不需要,小傷而已。我們不要浪費時間了,趕快幫你回家吧。"
迪莉 "你甚麼時候那麼好心了?快點我看看。"
他們在這一個禮拜親近了不少,已經成為可以互相信任的夥伴了。
卡瑪爾不情願地抬起手臂,他的傷口好像感染了,也化膿了。但是除此之外,讓卡瑪爾痛成這樣,是因為有人給他抹了毒藥。
他們聽到沙沙的腳步聲不是幻聽,但是迪莉和卡瑪爾現在還不知道。
迪莉 "這麼嚴重了! 你跟我說不需要啊,我的天哪。拉登的傷都節痂了,你跟我說你沒事?"
卡瑪爾 "抱歉。"
迪莉 "你為甚麼都不說啊?"
卡瑪爾 "我覺得不需要。" 他死都不會說其實是因為他知道迪莉想回家,不想浪費時間。
拉登見狀,示意卡瑪爾小心走路,自己趕緊帶他們前往另一個山洞休息。
很快的,拉登又找到山洞,卡瑪爾護著自己的手,走進後坐下,靠在牆壁上。
迪莉 "還好前幾天你有教我魔法,現在就派得上用場了。"
迪莉讓卡瑪爾把右手放在一顆石頭上,自己對著傷口念咒語。
在卡瑪爾的傷口上發出綠色光芒,拉登在旁邊看著,默默的點點頭。卡瑪爾有點驚訝,他只教迪莉幾天,她學會的算多了。
迪莉 "是不是好點了?"
卡瑪爾 "嗯,應該吧。"
迪莉 "我們這幾天先在這裡幫你養傷吧,我感覺你很嚴重。"
卡瑪爾 "還不至於吧,只不過是傷口感染化膿而已。"
迪莉 "不,我堅持要留下養傷口。"說完還點點頭。
迪莉的決定是對的,下毒的人是趁卡瑪爾趕路時下毒的,他也會魔法。再說就算沒人襲擊他們,以卡瑪爾中毒的狀態,可能卡瑪爾再走個幾天就歸西了。
迪莉 "我繼續幫你治療傷口吧。"
卡瑪爾 "謝謝。"
迪莉 "喔對了,你現在的狀態,拉登的口水對你還有療效嗎?"
卡瑪爾 "當然還是有幫助的啊,你在想甚麼。"
迪莉 "喔好,我只是想動物的口水會不會有細菌。"
拉登瞪了迪莉一眼,像是在說"才不會哩,我伊諾卡跟普通的動物不一樣。"
時間過得很快,看看懷錶,迪莉從早上七點治療到了下午五點。畢竟只是初學者,迪利感到身體有些不適。
迪莉 "對不起,我開始有點不舒服,今天可能就只能這樣了。"她抱歉地看著卡瑪爾。目光垂下,櫻桃小嘴抿成一條直線。
卡瑪爾 "沒事,休息吧。餓了和我說。"
時間一天天過去,每天幾乎都過著相同的日子。一個月過去,卡瑪爾的傷沒有好轉,迪莉和拉登的治療並沒有作用,只不過是減緩傷口惡化的速度而已。
這一個月,卡瑪爾的傷勢太過嚴重,他逐漸無法施展魔法,這意味著他們要沒有食物吃了。
迪莉 "拉登,對不起,但你可以幫我們打獵嗎?我們已經2天沒吃東西了,快虛脫了。"
拉登把頭抬起來叫了一聲,表示願意。
迪莉 "不要受傷。"她知道在絕之境許多肉食性動物是可怕兇猛的。即使是對戰鬥力極高的拉登來說也是。
卡瑪爾的整條手臂已經沒有知覺了,甚至連說話會消耗體力。他靠在石壁上,轉動眼球,看向迪莉和拉登。
拉登緩緩走出洞穴,牠在思考要帶甚麼獵物回去。牠在洞穴附近晃了晃,躲開那些性情兇猛的野獸,聽從迪莉,不要受傷。最後牠看到了幾隻體型約40公分的動物,叫做諾貝。牠外形像兔子,脾氣也較為溫和,但牠吃肉,吃一些比自己體型還小的小昆蟲或動物。
拉登走過去,諾貝們知道自己肯定死定了。
這樣子的日子持續了幾天,迪莉感到快撐不住了,也許有食物可以吃吧,但這裡很無聊,甚麼也不能做,就只是一天一天的度過而已。而卡瑪爾感覺也快要死了,他原本都只是依靠在石壁上,也許冷的時候還會有力氣呻吟一下,讓迪莉幫他蓋上斗篷。現在他躺在地上,情況非常糟糕。
今日拉登依然出去帶些小獵物回來,但今天無論怎麼尋找都找不到任何小型動物。
"嘿,過來,拉登。"
牠耳朵豎了起來,水藍色的眸,充滿著好奇,抬起頭。拉登慢悠悠地跑了過去。
" 好男孩。"
說話的是一個男子,看起來約20歲左右吧。他皮膚黝黑,頭上頂著的是用小刀胡亂剪短的亂糟糟的黑髮。肩上披著一個摸起來粗糙但確實十分保暖的斗篷。
" 你要帶我去哪嗎?"
他拿起擺在地上的匕首,跟著伊卡諾走回山洞。
迪莉 "拉登,你回來啦?"
" 喔?" 黑皮膚男子看著眼前的男孩和女孩,下意識的小小驚呼一聲。
卡瑪爾聽到聲音,用眼角餘光瞥了一眼。
------------------------------------------------------------------------------
不好意思啊,現在才把第8集放出來,很抱歉,希望大家還喜歡囉~
---今天是喔耶耶耶(快樂)的咕嚕
睡懶覺的咕嚕z
睡懶覺的咕嚕z
國小六年級的女生,第一次嘗試認真的寫小說是寫若曼王國,起因是讀了皇家騎士後,被深深吸引住了,雖然內容完全不同) 女生~愛喝綠豆沙牛奶~喜歡吃霜淇淋~由社牛以及社恐組成的社交牛雜症患者~文章會在中午12:00會發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