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手(下)

2023/03/0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敵手(圖: from pixta )
「三個?」許美芳不信地問。
「對,一個是我們小學時候的學長,他家很窮。一個是大學生,他長得不好看。還有一個是軍官,他知道我家經濟不好,他想幫我。」莊婉青說。
許美芳露出驚訝又羨慕的表情。
「那個大學生住在這個小鎮,他叫李孟彥,建築系的,他說要蓋一棟房子給我。」莊婉青說。
「蓋一棟房子給你?」許美芳驚訝地問。
「是娃娃屋啦! 要讓我玩的娃娃屋! 」莊婉青笑著說。
「你怎麼這麼厲害,有這樣的朋友。」許美芳羨慕著說。
「人家介紹的,他們喜歡交我們學校的學生。他說男人會跟適合他的女生結婚,不會跟他喜歡的女生結婚。」
「這樣很奇怪,我不懂耶!」許美芳搖著頭說。
晚上許美芳和莊婉青同睡一張床。
「莊婉青,你們家很大喔!」許美芳說。
「這是租的,小鎮的租金較便宜,這屋子很舊了。」莊婉青回應著。
「高二你要補習嗎?我住校舍沒辦法補習。」許美芳問。
「我媽媽不讓我補習,她說女孩子讀書沒有用,只有好到夫家,娘家享受不到。她希望我能早一點工作,幫助家裏。」莊婉青嘆著氣說。
「你的母親這樣想啊?」許美芳說。
「沒辦法啊! 我們家經濟不好。」莊婉青無奈地回著。
許美芳放了心,數學很厲害的莊婉青不會把她甩在後頭。
(六)
許美芳坐在石椅上,看著莊婉青從軍營那方遠遠走來。
莊婉青頹然坐在許美芳身旁。
「李孟彥說了什麼?」許美芳關心地問。
「他說他有未婚妻了。」莊婉青緩緩地說。
「他有未婚妻?」許美芳驚訝地問。
「是啊! 他說在服役前他在一家建設公司工作,公司的經理有一個女兒,大學畢業。他們已經訂婚了。他還嫌棄我走路姿勢不好看。」莊婉青說著。
許美芳看到莊婉青流淚了。
「他以前這樣說過嗎?」許美芳問。
「沒有,他以前說我很純真,他很欣賞我的純真。」莊婉青說。
「以前說你很純真,現在說你走路姿勢不好看。」許美芳搖著頭說。
莊婉青臉色蒼白著。
「你要重考大學嗎?」許美芳問。
那是個升學主義的時代,許美芳以為李孟彥因莊婉青大學联考失利而拋棄了她。
「不要! 我不要再考大學。」莊婉青很堅決地說。
那晚許美芳要請莊婉青吃飯,莊婉青說吃不下。
許美芳提議去吃粥,吃完粥兩人去附近的公園坐。
「我不要再待在這裏了,我要回家幫忙父親的小吃店,他的身體不太好。」莊婉青說。
許美芳安靜的聽著,她的心裏有著遗憾,她沒想到莊婉青會跌一大跤,而她竟來不及將她扶起。
(七)
二十年後,許美芳參加國小六年級恩師的八十壽宴,壽宴結束後,許美芳和莊婉青漫步在餐廳外的廣場上。
「你都在忙什麼?」許美芳問。
「我在研讀佛經。」莊婉青說。
「我在電視上看到一個來賓念了幾句金剛經的句子,我非常喜歡。你知道金剛經嗎?」許美芳問。
「我讀了三個版本的金剛經,我還寫信到大陸去問不懂的地方。」莊婉青說。
「聽說金剛經很難,你讀得懂嗎?」許美芳問。
「我讀得懂。生活上遇到困難,我都靠金剛經解決。」莊婉青說。
「你很厲害耶!」許美芳驚嘆著。
她知道莊婉青已超越自己,心中對莊婉青的愧疚終於消失了。
許美芳提醒自己若有一天要離開這塵世,應通知莊婉青一聲,不能讓她撲空。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9會員
56內容數
文學的愛好者,喜愛詩、散文和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