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透,慎入]《鈴芽之旅》心得part2(鈴芽、草太、感情線)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在閱讀本文之前,非常非常非常建議先看過《鈴芽之旅》的電影後,因為本文有很多劇透。
------
主角鈴芽
鈴芽,並非以智計、武力、才藝等等見長,但是很有主見,認定一件事後就奮不顧身,勇往直前。然而獨自一人出門遠遊,沒有回家,看在大人們的眼裡就是離家出走,而且還是已讀不回、辜負親情、讓大人擔心的叛逆少女。
當然,不是說主角做什麼都是對的,然而,沒先代入主角的視角,就很難理解劇情的主軸。
試著從鈴芽的視角來看,被自己放走的大臣、算是被自己害到變成椅子的草太,怎麼說都跟自己有關;再看鈴芽有心考護理師,不論是受媽媽影響,還是本身就有助人的熱忱,都不會是置身事外的類型;再加上蚯蚓出現的時候,身邊周遭的人都看不見,鈴芽除了草太是還可以相信誰?
所以,對鈴芽而言,踏上旅途勢在必行,不論其他人有多麼不諒解,包含阿姨。
在這旅途中,鈴芽親眼見證其他地方同齡少女怎麽生活、為了撫養孩子的媽媽如何拚命,即便廢墟多處存在,但人們仍可樂觀地度日子,因為,活下來,好好地活下來,人們就是都想要好好地活下來!
所以在這個旅途中,鈴芽究竟獲得了什麼?可有什麼長進?從劇情看,被鈴芽放走的大臣變回要石、算被她害到的草太恢復人身,她負責成功了!比一般人更了解了關門師,自己也多次實際體驗,她幾乎算是半個關門師(儘管是半調子的、見習級別的)!到後來告訴常世中的小時侯自己勇敢地向前,更是重點中的重點,因為自己是可以讓自己獲得救贖的啊!
可見得,鈴芽的故事,並不像是冒險英雄的故事,刻意凸顯在旅途中完成了多麼了不起、多麼偉大的任務;也不像是文藝作品,有多麼細緻描寫其昇華、長進的故事;更不像是醫療作品,變成著重在過去失去媽媽就有了什麼心理疾病,所以在這個旅途獲得療癒……
其實,且看身為平凡高中生、近乎與你我他沒有分別的鈴芽,歷經一連串的冒險旅途後,簡簡單單地告訴過去的自己,自己的明天是看得到陽光的,也能走下去而這就是最最最最重要的重點。
------
草太,以及草太與鈴芽的關係
外在的部分,長髮飄飄,步態沉穩,不算多話,草太稱得上氣質脫俗;內在的部分,相當專注於關門大事,排序優先於個人的教師考試,而且每次行動都相當果決、奮不顧身,同時不願他人受到傷害,這就讓草太行走於人世,卻沒什麼人間煙火氣息,畢竟他承擔的是與常人截然不同的責任。
至於很多觀眾討論的感情線……說實話,比較算是純粹戀愛元素的部分,大概只有鈴芽被草太的外在氣質驚艷到、鈴芽意圖以吻叫醒草太。(應該就這樣吧,如果還有,歡迎下方留言。)
其實,整部電影中,從「責任與愧疚」這種角度切入,就完全足以說明鈴芽為什麼要跟草太踏上旅途,完全足以說明劇情是怎麼推動的。
鈴芽為什麼明明到了學校,還要跑去山中廢墟?因為,草太是因為鈴芽的指路,才確定廢墟的方向啊。
看到蚯蚓時,不管怎麼看都應該是很不祥、很不妙的存在,鈴芽為什麼不是遠離,而是跑回山中廢墟?回到廢墟後,鈴芽明明還不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要出力幫草太關門?因為,那看起來很不妙的蚯蚓是從後門竄出,而後門就是鈴芽打開的啊!
鈴芽為什麼要堅持帶草太回來包紮?因為,本來草太沒傷,是搞不清楚狀況的鈴芽到了現場,草太為了救鈴芽才受傷的啊。
草太好好一個人,為什麼被大臣盯上,弄得人形消失,意識直接附上黃色三腳椅?好不容易上岸,草太要鈴芽回家,為什麼鈴芽還是要上路跟草太一起去追大臣?因為,大臣就是鈴芽釋放的啊!
每個關門場面都很驚險,為什麼鈴芽堅持要幫草太?因為,草太的椅子型態看起來就不怎麼方便,還沒有可以使用鑰匙的手,而造成草太得用椅子型態拚命的,固然是大臣,但起因歸根究底還是鈴芽啊。而且,當時旅途中,其他地方的門被打開,鈴芽還以為是大臣開的,所以她當然會覺得是自己害的啊。
鈴芽去找草太的爺爺,為什麼會說生死不過是運氣、為什麼會說害怕的是沒有草太的世界?為什麼得知進入常世的方法後,鈴芽要排除萬難地回到原點?到了常世,鈴芽為什麼意圖替換草太,自己去當要石?因為,在東京上空,超大蚯蚓之上,親手將椅子型態的草太當要石種下去的,就是鈴芽啊!
就算那是草太自願的,鈴芽也照做了,但是她不樂意啊!
當然,要說有戀愛元素,讓鈴芽那麼願意付出,固然可以是一種說法。但是在不腦補、不回想的前提下,光是從這一連串大大小小的情節來看,鈴芽不負責的話,誰負責?鈴芽不愧疚的話,誰愧疚?她跟草太的旅途,確實可以說是培養了一些革命情感,但是就鈴芽的立場而言,不上路、不拚命,要怎麼心安?
換成草太的視角來看的話:
自己想確定廢墟的方向,鈴芽告訴了他,很好,謝謝。
看到鈴芽來到廢墟,這還得了,這麼危險的地方怎麼能讓關門師以外的人被捲入,所以著急地要鈴芽離開。然而鈴芽留下來幫忙,讓自己可以騰出手來,確實值得感謝。
就算那傷是為了鈴芽而受,但自己不可能見死不救,所以被鈴芽帶回去包紮,自己也願意感謝她的幫忙。
就算大臣是被鈴芽放出來的,害得自己變成椅子型態,但不用埋怨鈴芽,甚至大臣對自己做了什麼也不重要,真正要注意的是災害,災害是否會更失控。
東京上空,自己害怕這超大蚯蚓可能造成的死傷,所以拜託鈴芽將自己當要石種下去,否則身為關門師的自己根本無法心安!
由此可見,草太對於鈴芽,其實大多是感謝。
就算門是鈴芽開的,大臣是鈴芽釋放的,讓草太有些氣急敗壞,但是他也非常清楚,鈴芽除了看得到蚯蚓,本質上還是一般高中生,會惹禍是無心的,最多就是無知之過。因此,有幾次兇了鈴芽幾句,怒氣還是很快就收回來了。當然,也因為能力、年長、性別的差異,讓草太將大部分責任都算到自己頭上,而不算在鈴芽頭上(這個邏輯應該算很日本男性),所以有什麼重大危機,草太並不責怪鈴芽,而是強行克服擔心、害怕、焦慮,專注於解決眼前的問題。
然而,隨著鈴芽一路上的展現,都是相當果決、奮不顧身,同時不願他人受到傷害,相當純粹,沒有雜質,當然會與草太產生共鳴啊!
尤其是最後,當草太幾乎完全成為要石,快要完全不是人類的那一刻,是鈴芽把他拉了出來,這該怎麼感謝才夠啊!而與鈴芽並肩作戰,同步將要石種下,所依賴的正是極高度的共鳴啊!
總而言之,鈴芽為了自己的惹禍去負責,因為愧疚而以實際行動,只求心安;草太認為是自己的責任就絕不外推,所以感謝鈴芽的協助,面對危機時只在乎他人而不在乎自身;兩人因為都具備高度的責任感,行動上都是果決拚命,所以才能有深刻的共鳴。
這些都不需要經過腦補、回想,只需要在觀影時認真看,認真感受他們的情緒、認真注意他們的作為。至於戀情的部分,還真的算是留給觀眾的想像空間呢。
關於這部電影,還有很多部分的心得可以分享,敬請期待part3。
-------
本文作者:洗丹青
引用時請註明作者,轉載則請經過本人同意。
8會員
72內容數
對於現狀的不滿,除了宣洩情緒,還能轉換為有邏輯的思考。針對軍事的部分,我們也不必完全遷就於現實,夢想一番又何妨!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