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局 神界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七萬年前,開天闢地之初,為區分天地創生之界,凡界(亦稱人界),遂於天地間分出天、地、水三界,是為神界。
天界乃至高之界,賦予監察世間萬物之責。
地界司掌孕育蒼生的大地及生靈。
水界始因萬物離不開水,須有水與之。為最特殊的神界。
開天闢地後,天地首創爻父,是為龍,其身軀龐大形色如雲,遠看似霧似煙,有一對白色羽翼。雙眼泛出金光,四肢短粗,五爪玄色長而銳利。頭頂有一對向上彎曲的金色犄角。
爻父創生後,天地將三界交予其管理。
而後,天地再創一對雙胞胎兄妹,兄為樹,妹為花。
兄名月昔,天地讓其掌管星月,是為月神。妹名月兮,配予爻父,成為其妻子,是為母神。
爻父與月兮共生三子,長子為黑龍王,真名雲沃。次子為白龍王,真名傲雙。么女為水龍王,真名川茴。
三子誕下後不久,爻父殞滅,神魂回歸天地。
母神將天界交給長子黑龍王掌管,地界交給次子白龍王,水界交給么女水龍王。
三子被稱為天、地、水三界王神。
三千多年前,黑龍王不知何故,神魂俱亡,連帶母神也一併消亡,之後,神界大亂。
礙於天界不可一日無主,白龍王便代兄掌管天界,將地界交給真神神獸混沌代管。
天界。
所謂的天界並非外界想的那樣,它沒有精緻的宮樓雕與,也沒有奢華至美的景色,真實的天界其實是一片柔美的雲狀境界與柔霧般的光,上空還不時游移各色極光異彩,放眼望去偶有幾幢金色搭配白色的高大平房錯落其間,位於天界制高點正中央一幢最高大的平房便是王神的宮殿,菩胥殿。
岱青君與真狼到了菩胥殿外,便走向站在殿外的侍神欽淮君。
岱青君說:『欽淮君,我們有重要的事要找白龍王,可否通傳一聲?』
欽淮君先是看了岱青君,再看向真狼,不禁疑惑道:『岱青君來天界是常理,可這位…』欽淮君上下瞧了瞧真狼,接下說,『…這位神獸,怎麼會來到天界?』
真狼聽了,感覺自己受到鄙視,他語氣頗差地說:『怎麼,我是神獸我不能來天界嗎?你們天界就這麼了不起?』
岱青君連忙緩頰道:『是這樣的,此事真狼比較清楚,由他向白龍王述說會比我說的來的好。』
欽淮君不知道他們要向白龍王說什麼,他也不能細問,於是道:『既然岱青君都這麼說了,你們稍等吧。』
欽淮君說完後,還多瞧了幾眼真狼,才走進去殿內。
『天界的神侍就是這樣的嗎?狗眼看人低?』真狼越想越生氣。
『畢竟你不是天地創生的真神神獸,神界的人自然會對你多一分芥蒂。』
『呿。我乃世間第一隻自行修練成神獸的冰狼,光是這份後天努力,試問,能有幾隻靈獸做得到,況且,論品階,可比神界神侍要來的高多了。』說到此,真狼還是不解氣,繼續說,『雪丹山就出我這一隻神獸,想當初我是多麼刻苦地修練,再加上得貴人相助,才有如今神獸的地位,憑什麼我來天界就要被鄙視。』
岱青君知道欽淮君的態度傷到真狼的自尊心,只不過…。
『再這樣吵吵嚷嚷,怕是以後會禁止你出入神界。』
真狼立即閉嘴。
菩胥殿內。
一名銀白色長髮的男子正坐在案前看書,欽淮君走向男子,說:『王君,岱青君前來天界,說有重要事找您。』
傲雙抬頭看向欽淮君:『岱青君?他有幾百年沒來天界了吧。』
『這次岱青君還帶了人界真狼來找您。』
真狼?
傲雙想了想,說:『請他們進來吧。』
『是。』
欽淮君轉身走出殿外,請岱青君與真狼入殿。
入了殿內,岱青君與真狼朝傲雙拱手行禮:『王君。』
傲雙點了點頭,說:『你們找我有何要事?』
岱青君與真狼彼此看了看,考慮由誰說比較合適,最後還是由岱青君開口。
『王君,人界近日發生一樁事,由於此事牽扯甚多,恐怕需要您來處理。』
『何事?』
『首先,人界出了一名擁有長生不老的女子,再來,神獸黑鳳凰干涉人類之事,竟成為一國之君掌管國家,甚至殺了上百名無辜人類,這兩件事足以讓天界插手處理。』
『長生不老?如何做到?』
岱青君看向真狼,示意他回答這個問題。
真狼接收到岱青君的眼神,馬上開口說:『此事有諸多疑點,只知是由人界中都國率先放出消息,而我也實際去調查過,此女親口承認自己有長生不老的能力。』
傲雙不帶表情,只冷冷地盯了真狼一會,才說:『此事是你先發現的?』
當真狼看到傲雙那雙如鮮血般豔紅的瞳色,心下豎起一陣寒慄,傳聞白龍王是個至冷至寒的王神,行事從來都是面無情,性格非常淡漠,無人敢靠近,今日一看,真狼心中不免想著,白龍王簡直比雪丹山的酷寒暴雪還要來的冰冷。
『是的。』
傲雙嗯了一聲,接著問:『黑鳳凰干涉人類又是怎麼回事?』
『此事我也不甚清楚,情況大致就是黑鳳凰屠盡呈國季氏血脈,接著再登上皇位掌管呈國。』說到此,真狼看了一眼岱青君,想了想,接著說,『由於兩件事時間前後相隔太近,我們便猜測,他們或許有關聯。』
傲雙眉眼微抬:『你是說,此人能長生不老是因為黑鳳凰?』
『只是猜測而已。』真狼說道。
傲雙將視線移向岱青君:『莫不是黑鳳凰又在外頭與誰生了孩子?』
傲雙冷不防丟出這句話,令岱青君的表情頓時變得晦暗難看。
真狼嘴巴微張,心道,沒想到白龍王會說出如此勁爆之語,怎麼就沒想到這個點上呢。
『…此女…出現的時機正巧與伊札族覆滅的時間一樣,都是六百年前。先是伊札族覆滅,幾日之後,換她的家族於一日之內被屠戮殆盡,當時,伊札族即便在不堪,也不致於全族被屠,而此女…全家死光卻唯獨她還活著,甚至多了長生不老的能力。』岱青君說著,眼裡漸漸染上一層紅絲,他是多麼憎恨黑鳳凰。
岱青君音量加大,語氣也跟著激動:『試問,這世上還有誰能讓普通人長生不老,他,黑鳳凰,可是擁有王神也無法抵禦的言靈,您可知他的言靈有多麼強大嗎!他現在不知道帶著何種目的意圖攪亂人界,若不即時制止,必後患無窮!』
真狼愣愣地看著岱青君,他這個態度對白龍王沒問題嗎?
眼看岱青君愈說愈激動,欽淮君立即上前一步對他說:『岱青君,請注意你的言行。』
傲雙淡淡道:『無妨。』
欽淮君看了看岱青君,才退回原來的位子。
『是什麼樣的女子,能夠讓黑鳳凰給予她長生不老?他們之間是否存在什麼交易?』
岱青君搖頭道:『…不知道。』
『撇除那名女子的長生不老,黑鳳凰此番行為確實有違法則,他貴為真神神獸,卻干涉人界之事,此事,我會親自去找他談。』
『您要如何與他談?』岱青君問道。
『在與黑鳳凰談之前,我想先弄清楚一件事,這名擁有長生不老的女子有何特別之處?』
岱青君看向真狼,要他回答。
真狼立即回道:『此女名里月見,出自中都國里家,此家族很特別,他們代代傳承國師職位,專門輔佐太氏皇族。』
『你說什麼?』向來毫無表情的傲雙,此刻竟出現了變化,他顫動著眼眸看向真狼,『再說一次那女子的名字。』
傲雙的反應,令欽淮君與岱青君感到訝異,他們從未見傲雙對什麼事有過反應,他向來都是冷漠、無感的。
不明所以的真狼這次以更清楚的方式再說一次:『此女姓里,名月見。』
語畢,傲雙突然站起身,一雙血色眼眸直直瞪著真狼。
真狼嚇得往後退,他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話,只是如實回答問題,為何會引來傲雙這樣的瞪視。
岱青君見了,趕緊向前詢問傲雙:『王君,是哪裡有問題嗎?』
傲雙不再瞪著真狼,他緩緩地移動眼眸到岱青君身上:『世上巧合的事多著,若只是偶然發生,倒也沒什麼。』傲雙說著,移步朝殿外走去,『原以為是很久遠的事,現在想來,歷歷在目。她,也有著同樣的名字,…月見。』
說完最後一字,傲雙便已到了殿外。
杵在殿內的三人這時才反應過來,他們快步走出菩胥殿。
率先意識到傲雙話里意思的欽淮君,開口問道:『王君說的,可是三千年前那件事?』
『是。』
此時,岱青君也想起三千年前那件轟動神界的事:『王君,您口中的她,莫非是當年在場的那名女孩?』
『是。她的名字…也叫月見。』
此話一出,岱青君不禁駭然:『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若非偶然呢?』傲雙看向他們三人,眼中起了一波漣漪。
『可是,她當年與黑龍王、母神一併消失,過了這麼久,您一直找不到黑龍王神識的下落,照理來說,那名女孩只是普通的神侍,更不可能重聚神識重生。』欽淮君說道。
『這個問題,或許可以問一個人。』傲雙說著,看向懸掛於天界上空的星月,『月神。當初是他將年幼的月見帶來天界交予母神撫養,或許,他知道些什麼。
3會員
63內容數
以古風奇幻當故事背景。 她串起了許多事件,卻是因執念而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