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up ▏ 后疫情时代狗吧的顶点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大批国人来 泰国 夜游,也就是近5年的事情。早期盛传颜值高的吧, 曼谷 彩虹4,baccara, 芭提雅 palace,baccara,sensation,skyfall.
夜场如战场,竞争是激烈而残酷的,因为达到顶点之后可以坐享暴利。
曼谷 芭提雅 人头攒动的巷子里,多少店起起落落,多少店消失在人潮中。
上面列举的那些吧,都是早已不符当年的盛传。可能有两个原因:1.这些吧本来就没当时写攻略的人吹的那么厉害,当时写攻略的人其实根本就没深入探索,但是为了吸引眼球就开始造神了。反正那时候网上资讯少只要不是差别太离谱就行。2.门前冷落车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店确实是衰落了,没有谁能一直在顶点的。看看前几天被拜仁8:2的巴萨。

一直到今天,出攻略的时候还吃老本张口就推荐上面列举的吧的,不是蠢就是坏。我只想说,兄弟,川普当了四年总统了,iphone12要出了。

如今后疫情时代,小新觉得这个时代的名字会叫白胡子,哦,不对,Pin-up.
Pin-up Agogo,2019年2月份开业,一年的时间做到业界第一。Pin-up是Tantra的姊妹店,开业的时候把Tantra的优质扑萤统统调到Pin-up,再加上大力招聘,Pin-up门口一直站满了扑萤,非常显眼有牌面,相信漫步过步行街的老哥们肯定都注意到了。
Pin-up的另一个优势是门脸和内部占地面积与其它狗吧相比都非常大,大概是palace的3倍。

2020年8月14小新又走进了Pin-up.
8月,是雨季,入夜后下着小雨。小新抹好发胶换好衣服就向步行街进发。步行街冷冷清清的,和疫情前年年人数创新高的光景形成鲜明对比。正是因为游客稀少,所以目前各间店门口的保安和扑萤态度非常好。
现在进出 泰国 的任何一个店,都需要签名登记,也可以用line扫描二维码。然后测体温。
我问pin-up门口保安我多少度,他看了眼说没电了,又重新哔了我一下,32`5,也不知道准吗?
帘子后面,是另一个世界,歌舞升平,酒池肉林,完全没有外面反映的那样冷清。
当然,Pin-up是目前顶点呀,其他店大多数还是冷清的。
Pin-up中部是两个长方形钢管舞台,两个舞台之间的座位是小新的最佳位置,因为只有这里可以同时看到所有的扑萤。小新向最佳位置走去,被服务员拦住了,说是疫情控制措施,客人不能进去,只能坐周围沙发。
小新就坐在了左手边第一排沙发中央。小新最近牙周炎犯了,苦不堪言,点了杯水90铢。Pin-up饮料优惠搞了一年了,基础饮料就是90铢。
抬头望去,有很多彩色光晕飘移在扑萤周围的空气中,感觉非常梦幻。小新看了一会,发现原来是店家用透明塑料布给两个舞台做了罩子,光晕是灯光打在塑料布上的效果。只是塑料布非常非常干净,小新开始完全没发现塑料布的存在。
这下,成了真正的金鱼缸了。
这时候就体现出并排俩舞台的优势了,那些单排舞台的, 比如 palace,做成金鱼缸不方便,只能扑萤戴个塑料面具。
周围的客户主要是 日本 人和欧美老头。不过来步行街的欧美老头穿着比较考究,不像啤酒吧那些汗水湿透的破烂背心裤衩拖板鞋。

感觉目前 泰国 业界对东亚审美和欧美审美还是没有吃透,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
目前最极端的例子就是新开业的rainbow5,里面扑萤都是瘦小那种,有些腿细的给人一种营养不良的病态感。小 新店 里坐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找出来一个脸特别精致的,可见管理者还是把握不好客户的需求。瘦小≠可爱。
让另一个文明的人理解我们的审美确实也强人所难。店家也需要国际旅行解禁后客户的反馈来修正。

但是,小新认为Pin-up是顶点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间店审美把控恰到好处,不刻意迎合东亚或欧美,但又能让两大阵营都觉得颜值高。这就难能可贵了,算超常发挥。

看着满满当当的扑萤,小新问服务员总数有多少。服务员面露难色,抓耳挠腮思考说有200左右。
进门左手边有个荧光小黑板,是店家的英雄榜,历史前四的账单。一二四名是同一个消费者,AMAR.第一是22万铢多,第四是17万铢多。相。当。牛。皮。不过感觉这没啥意义,不希望看到国人的名字。

泰国 狗吧的服务员有个毛病,东亚人点杯饮料坐一会不选就会过来催,看出单时间对表。外国老头坐着就没人管。选了人,东亚人服务员就过来死乞白咧软硬兼施要油水,外国老头就没那么多压力。可能觉得东亚人好说话好欺负吧。
疫情前Pin-up这间吧服务员是相当恶劣的,目前后疫情还不错,未来解禁有待观察。

小新坐了大概30分钟,台上扑萤换了3波。服务员终于老毛病犯了过来对单子上的时间。
我说我要XX2号。
「得嘞。」服务员屁颠屁颠满场去找XX2号。

其实3波在小新面前近距离舞动的扑萤,没有怦然心动的。第三波的时候小新看到一个背影,突然被闯开了心扉。得先有怦然才好心动呀!
这个背影底座大,腰臀比优秀,大长腿,个子高,偶尔转头颜值也在线。
XX2下台后就坐到门边的暗角休息,听到有人告诉她服务员找她,就去后场找服务员,从我面前走过。我静坐着欣赏表演。等待时的激动和兴奋是很美好的。
服务员指我,她笑着往回走过来,依偎在我旁边,双手合十表示感谢,和我确认要买一杯ladydrink吗?
我点头,说上个厕所先。

开门见山狗吧三连,叫什么?从哪里来?待多久?
她叫咂咂,家在 曼谷 附近。

咂咂:「你第一次来这吗?」
小新:「来过,没见过你。」
咂咂:「我才来这上班10天。」

新:「你多少岁?」
咂:「你猜?」
新:「23?」
咂:「26。」

OH MY GOD.揽住咂咂,手做想做的事,发现咂咂前峰不伟岸但是颜值太对我胃口了,明眸皓齿,巧笑嫣然,落落 大方 。有点黄金时代港星的意思。只好啄一下。
Barfine1500,Lt4000.
ST2000,咂咂说1500铢就可以。

我不急着表态,就聊天开玩笑互动,享受美好时光。

疫情前不少扑萤喝ladydrink龙舌兰一口干,其它的饮料也是争分夺秒。疫情后虽然喝得快的技能没丢,但是绝对不会催你,更不会自己跑回台上。
现在是妥妥的买方市场呀!

正你侬我侬的,服务员又过来指了指空掉的ladydrink,那意思就是要么续杯要么pay barfine要么滚。
咂咂也深情地看着我。

-「我明天要去 曼谷 办事,不能带你出场。」
-「你几点去 曼谷 呀?」
-「睡醒去。你想跟我去 曼谷 吗?」
-「你在 曼谷 待几天?」
-「一天就回来。」

咂咂认真思考要不要去 曼谷
我说下次我带你。



说实话,小新已经很久没在狗吧遇到怦然心动相处愉快的扑萤了,抽空要去带她出来。
这几天时常想起咂咂来,有点担心。怎么说呢,狗吧里面的事,大多是逢场作戏,有多少是真的呢。浅尝辄止还好,如若真的沦陷,大概率是耗财虐心。并且就算是两情相悦,你能给对方什么呢? 曼谷芭提雅 吸收了全 泰国 的精华扑萤,汇聚来来往往的游客,人是喜新厌旧会变的,修成正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吧。痛并快乐着。共勉。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泰国小新
泰国小新
泰国第一手风俗资讯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