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與契》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史詩魔幻,我方飾演吸血鬼奧狄維斯。接文者可選擇文內現有角色或自創,賣家 / 拍賣官 / 競投方 /“拍賣品”等任意身份皆可,西方奇幻背景角色為佳。如欲接戲請附人設。


——以下正文——


一棟鋼構玻璃排窗與哥德式浮雕完美結合的宏偉建築物前,鑄金拱門向外大敞,眾位衣著齊整筆挺、站姿端方規矩的侍應們一字排開。正對前方的環形石版路上陸續駛來各色或奢華、或張揚的貴族馬車,從中走下諸多知名家族出身的人物,神情倨傲地被面帶得體微笑的侍應有序上前迎入拱門內。


“看來舉辦此次拍賣的賣方頗有野心,竟能看見不少久不露面的本家大人物盛裝出席。”建築物高層的某扇花窗後,迤邐一身象牙白綢緞蓬裙的貌美女子輕柔調笑道,塗滿鮮豔指甲油的纖纖指尖從容搖蕩紅酒杯,裡頭的殷紅液體隱隱逸散腥甜香氣。


“那是當然,碧翠絲。有膽量搞來珍稀品項進行高價競拍的家伙想必來頭不小,受邀出席的各大領地家族肯定存有打探或交好心思。父親讓你我前來,不也是這麼認為的?” 落坐女子身旁高背座椅、身著刺繡燕尾服的男子冷聲回應,稜角分明的臉龐微抬,鋼銳銀眸毫無波瀾投去一瞥:“血飲再不喝就要凝滯了,等候廳周圍我已佈下禁制魔法,不用裝模作樣。”


“誰知道呢,科萊葉。或許有其他世襲貴族的強勢老傢伙到場,防止窺伺的禁制魔法豈不形同虛設。即使四下無人,該有的禮儀不能少。”掩脣嬌笑、遮去悄然顯露的鋒利犬齒,碧翠絲不疾不徐將手裡的血飲一口抿盡,豐潤脣瓣染上豔紅。


科萊葉正要開口,忽然眉峰一挑,起身往窗外看去:“有沒有老狐狸現身尚不知曉,倒是有隻凶戾的小黑雁(Brent)聞風而至,有趣。”


“哦,難道是他?敢於出席這種場合,確實有趣。”碧翠絲起了興致,一同回首透過玻璃眺望。


夜空下,一輛飾有展翅黑雁族徽、啞光車身交織繁複卷草金紋的機械馬車自遠方滑翔而來,伴隨高速運行的低沉轟鳴聲平穩降落,裝束明顯是領頭的侍應長畢恭畢敬出列相迎。車門自動開啟,一隻戴著高檔麂皮手套的指掌從中探出,優雅搭上侍應長為他架出的胳膊。


*


冰藍雙眸淡漠壓抑,奧狄維斯跨出馬車的同時不經意朝建築物高層瞟了眼,而後移開視線。


感應到的魔法波動算得上陌生,貌似是兩位其他貴族旁支的成年吸血鬼正在觀望,暫且不知是敵是友。必須提防。


就算相隔禁制魔法、無從判斷兩人的神情,他很清楚那兩位吸血鬼……不,是得知他現身拍賣會時,在場所有吸血鬼貴族們的想法。


奧狄維斯,考洛布崙忒(Colbrent)主家尚未成年的繼任者,稚嫩的黑雁崽子。年紀輕輕坐上家主位置,不到百年間親手血洗了數十族企圖反叛本家的附屬旁支和盟約城邦,與多數吸血鬼擅長攻擊性魔法相異,其念力操控干預思想、侵略他人精神腦波的手法更是凶名赫赫。


其餘本家成員們心思各異、蠢蠢欲動,各方貴族或忌憚、或覬覦,裡外試圖聯手併吞本家勢力。眼下分明正處腹背受敵的局面,仍選擇親自出席這場貴族雲集的拍賣會,便是一種表態。


考洛布崙忒的家主之位只屬於他。不懼任何陰謀詭計,古老家族積累數千年的龐大財富和權勢,始終牢牢掌握在他的手裡。


為了證明自身,今日拍賣會上免不了與他族的狡猾老傢伙們周旋,甚至得幾番高調出手競拍。


想到即將面臨的煩瑣應對,奧狄維斯的冰藍眼瞳深處劃過一抹猩紅,眼神更陰鬱幾分。搭在侍應長臂彎上的指節不住用上蠻力、以至於響起模糊的骨裂聲,毫不在意侍應長瞬間痛出冷汗卻一聲不坑的隱忍神情。


步下馬車站直身體,看似十五、六歲的年少體型在一衆成年吸血鬼之間顯得嬌小,周遭也無人敢表露輕視。揚起下頷示意侍應長帶路,面無表情直視前方邁入拍賣場建築拱門。


侍應長放下受傷的胳膊、忍痛朝投來擔憂視線的其餘侍應暗地搖首示意別上前,轉身盡職盡責引領奧狄維斯抵達專屬於他的頂樓私人包廂。取來拍賣品編製圖錄隨意翻閱幾頁後棄置一旁,奧狄維斯面向正對拍賣臺、可將會場情形一覽無餘的單向巨型視窗牆,入坐紅絨靠椅內支起腿,包裹皮革下的蒼白指尖輕輕扣擊鑲有碩大寶石的扶手。


拍賣會即將開始,被他高價競拍的“珍品”,條件必須入得了他的眼。相信主辦方的幕後人物不至於愚蠢到敢得罪在場所有貴族,那麼,會是哪種“好貨色”?


圖源 精美高清桌布app

圖源 精美高清桌布app


3會員
27內容數
以茶為引,道他方逸聞。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