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36~幸福是...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即刪除

「小宇,你老婆最近都在幹嘛?」婆婆語氣不是很好的問著。

函宇帶著不是很在乎的回應:「忙什麼?我哪知...怎麼了嗎?」

「你老婆很奇怪,她說話都變得很不像以前的那個舒華...」婆婆又問著。

「噢,媽,你也覺得喔。」函宇有感而發的說。

「怎麼?你也這麼認為?」婆婆似乎發現函宇知道些什麼。

「不只是奇怪而已,最近老跟我不對盤,我不想跟他吵,所以盡量...不要跟他說話..」函宇回應。

「那怎麼行?你都沒有關心關心,萬一...萬一...她外面有男人呢?」婆婆擔心的說著。

此時函宇突然大笑,並回應:「媽,你在胡說什麼?都幾歲了?是誰不喜歡小姑娘,會喜歡老女人的?哈哈哈,媽,你好好笑喔...」

婆婆拍了函宇的肩膀,說:「我跟你說真的。」

函宇看著媽媽認真的眼神,便不好再笑下去,說:「喔,那媽...你又為什麼覺得舒華外面有男人?」

「我昨天說了他幾句,她竟然跟我說他要搬出去...」婆婆這樣說著。

函宇不等媽媽說完,便回應:「哎呀....媽,她之前也因為廁所太少不方便,已經跟我鬧了好幾次,說要搬出去,媽...你太多心了拉...」

「是這樣嗎?」婆婆仍是不信問道。

「對拉,他就一直吵著說要搬出去,什麼不方便拉,什麼東東拉,哎呀...我懶得理她,媽,你不用理她,她過一陣子沒戲唱,就好了...」函宇一副不在意的回道。

「小宇,我看你還是稍微注意一下舒華,我覺得她不是開玩笑的。我是擔心....她遇上詐騙集團,她這麼好騙,萬一隨便騙了他兩句,他就以為他在外面可以自己獨立....哎呀,反正你就多關心關心她,萬一她真的遇上詐騙,我們...」婆婆說著擔心。

「好拉好拉,我知道拉,我會問問看的,看他在哪上班,做什麼工作,媽,你不用擔心。」函宇看母親擔心的樣子,也不好再說什麼,便說了讓母親安心的話。

心中也有小小的疑問,外遇,這是絕不可能,詐騙,這倒是不無可能,這個沒有什麼社會經驗的女人,一定很好騙,舒華....不會....在外面惹了一屁股的帳吧?

不久前...她還找我說要離婚,該不會是遇上感情詐騙,以為給了對方錢,對方....就會來接他去過幸福快樂的日子吧?

這個笨女人....


這倒反而像舒華會做的事,或許....真的是被詐騙了,才會對我說要離婚,以為跟我離了婚,去跟別的男人過上更好的日子,真是有夠笨,這個笨女人....

函宇這般的想著,這突然....腦海中又浮現微微的樣子....

突然想打給她,又下意識地撥了電話給微微...

微微手機響著,微微瞄了一眼,是函宇....

這個男人,在她當舒華的時候,對他是不理不睬,現在....她回來了...

微微倒想知道函宇又想跟他說什麼,之前...可都是他老婆接的電話,有意思....

「哈囉~」微微開心的開了場白。

「哎喲,心情不錯喔,.....」函宇說著。

「對啊,剛回來。」微微故意告知。

「去哪?又出去玩喔?真好...」函宇羨慕的口吻說著。

「對啊,我才剛回國,你真會算時間。」微微刻意要讓函宇知道。

「是喔,我這麼厲害,都能算出你玩回來的時間,那...我有沒有禮物?」函宇抬槓的問道。

「喔,禮物...有啊,...」微微吊胃口的說道。

「是唷。」函宇回應的開心。

「不過...不是給你的,是要給你老婆的...」微微逗著他說著。

「蛤,是喲,我沒有喔...」函宇覺得失望的說道。

「對唷。」微微回應。

「我好傷心,你都沒有想到我...」函宇繼續聊天。

「你...找我做啥?」微微問到正題。

「沒..沒事就不能找你喔......只是突然想到要打給你,你連出國都沒想找我,實在齁.....」函宇若有感慨的說道。

「這次很臨時,都是KK臨時決定,然後...就出發拉....」微微邊說著,心裡卻是開心,終於...不用當舒華了,不用當你的老婆了,當你老婆真可憐,你都只會找別的女人聊天,不會找自己老婆聊天,也難怪舒華想跟我換。

「是喔,這麼好...有這種說走就走的時間。說走就走的衝動,真羨慕你...」韓語抓著話題繼續聊著。

「對啊,出去玩心情真的好好喔...」微微繼續說著,心裡也不斷地ㄇㄇ...我要是舒華,我也想要快點離開你。

「這次...只有你跟KK去喔,沒有別人了喔?」函宇又問道。

「對啊,要約別人還要時間配合來配合去,太麻煩了,弄到最後反而都無法出去,約人太麻煩了..」微微說著。

「也是拉,大家都要上班,還要排假,哪像你....小富婆一個,想出門就出門..」函宇又不免虧他一次。

「哪有啊,我也是很認真上班。」微微說道。

「欸,最近有沒有空請我吃飯啊?」函宇又問。

「可以啊,帶你老婆一塊啊,請客..哪有什麼問題。」微微阿莎力的回應。

「好喔,你安排。」函宇開心地回答。

「咦?你老婆不在家?」微微問道。

「喔,對啊,聽說原來的小鋪子不開了,老闆另外叫他做別的工作,我很擔心...想說他是不是被騙了?」函宇說著舒華的事情。

微微聽了很是納悶,那家糖果小舖明明就是舒華開的,哪來的老闆?又哪來的另外的工作?便問道:「那你有問他?還是去他店裡了解一下?」

函宇這時回應:「我哪有時間,是我媽跟我說的,她最近都忙到很晚才回家,有時候我睡了他都還沒回來...」

「蛤?那你沒有問?你還睡得著喔?萬一他在外面有什麼危險...」微微不可思議的問道。

「怎麼會?他又不是你,誰會對歐巴桑下手?只不過...我比較怕他遇上詐騙集團,被騙了一堆錢,惹了負債。」函宇又有些擔心的說著。

「那你更應該去他工作的地方看看,他怎麼..到現在還沒回來?你都不會擔心喔?」微微又再一次提醒著函宇。

「喔,會啊,可是他還沒回來...」函宇敷衍的應付。

「那你現在應該不是跟我聊天,而是該打電話問她人在哪裡才對,我們要聊有的是時間,你先打給她,看他是否安好,是否安全,先掛了...」微微對於函宇的做法很是不認同,便掛了電話。

同時下一步,打給了舒華,她跟舒華有了一層別人不知道的關係..

舒華才一接起了電話,微微不等舒華說話,便問:「你把糖果小舖收了?」

「喔,對啊,你怎麼知道?」舒華問道。

「你老公跟我說的呀,那你現在在幹嘛?」微微又問道。

「我老公可真是熱衷跟你聊天啊...」舒華回應道。

「現在可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現在有什麼打算?」微微好奇的問。

「我自己有打算。」舒華並不想多說什麼。

「喔,那KK你有什麼打算?」微微故意提起。

「沒有什麼打算。」舒華語氣平淡且無波瀾。

「你要拋棄他了喔?」微微問道。

「你在胡說什麼?我何來拋棄?現在江微微是你...」舒華回應。

「什麼?我可跟他沒什麼,去的這5天,他可是很可憐的都睡沙發。」微微故意說道。

「你讓他睡沙發?」舒華聽到有些心疼的說著。

「是啊,不然要睡哪?欸,他只訂一間房誒....要我跟他睡一張大床,也不是不可以,不過...他就自己去睡沙發,不關我的事喔」微微一副事不關己的回應。

見話筒另一端又沒了聲音,微微不禁又說了:「我可...沒有碰他喔。」

舒華依舊陷入沈思,並沒有回應話筒另一端的微微。

微微忍不住又問:「欸欸,說話,有人嗎?」

「要說什麼?」舒華回應。

「我知道...你還對KK有留戀,那...要不要我去跟他說?」微微倒是說得輕鬆。

「說什麼?說..我們靈魂交換?不覺得讓人很混亂嗎?」舒華問。

「讓KK知道,讓他去決定嘛,也許...他也覺得我不是他所認識的微微,我們...本來就不一樣啊...」微微說著。~待續~

81會員
833內容數
以青春為由,寫出不成熟感情的喜怒哀樂微小說故事。故事內容純屬虛構,歡迎對號入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