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國闡述台灣身分認同(1):體制 & 法理篇

2024/02/11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近十年,筆者的人生總共有三次來回於德國和台灣兩地長居,最近的一次約1年前。和之前的經驗相比,明顯感覺到台灣的能見度提高了很多。原因不外乎:與中國在地緣政治的牽扯(烏俄戰爭、裴洛西訪台)、先進的半導體產業,還有更早之前武漢肺炎的防疫措施等等。

從青年旅館遇到的廚師室友、筆者的德國同事和上司、到甚至是一些在物理所南亞碩士生,無一不知道台灣。這次2024總統大選投完票回德國,再沒有任何引導的狀況下,已經有2-3位的德國同事主動問筆者,台灣選舉的結果怎麼解讀?

以往多數外國人可能最多知道有台灣這個地方,現在還知道他對世界的影響力。世界對於台灣的認識,已經不再像以前一片空白。

德國 REWE 超市賣的詭異珍珠奶茶......

德國 REWE 超市賣的詭異珍珠奶茶......

而當國外的媒體已經能將台灣報導的如此詳細,甚至連在德國的 REWE 超市都能看到珍珠奶茶在架上時,我們要如何更進一步向世界介紹台灣呢?尤其,最敏感的問題是:我們和中國(人)的關係究竟是什麼呢?

即使沒有德國人或中國人的當面詰問,海外留學生的共同經驗,就是在面對大學、銀行、公家機關時,需要解釋或謹慎確認,自己的國籍是否又因為護照上的 Republic of China 被填錯的時候,這樣的自我懷疑也會不斷出現。

台灣和中國的差異,難道只有所謂的政治制度(自由中國)嗎?台灣人和中國人的界限能這麼被簡單地定義嗎?台灣人和中國人真的是同文同種?台灣保有傳統中華文化嗎?台灣人是華人圈只是的一個子群嗎

看看換日線一堆相關文章,除了閃避這個話題之外,最後都沒有明確的結論,就知道這有多複雜。其實,筆者也陷入長達數年的思考。直到在這幾個月,才開始慢慢有一個結論,一個不是只有吃吃喝喝、自由民主好棒棒的結論。

本系列文章會從:體制、法理、歷史、語言、文化、血緣等六個面向,來處理和中國分離的議題。不少論點是從書本或論文提取而出的觀點,礙於篇幅關係無法詳述,但會盡量附上來源給有興趣的人參考。

大家如果能在德國人面前提到幾項,其實會比吃吃喝喝自由民主來的更有說服力。從認知戰方面,向周邊的德國人澄清並擴散這些觀念,也多少減低未來中國侵略台灣的合理性。

體制:自由民主不足以形容台灣

如果有德國人問,台灣和中國的差別究竟是什麼?直覺性回答『自由民主』是一個很糟糕的答案。原因有以下三個:

其一,如同前述,台灣的國際能見度已經達到一定高度。沒聽過台灣,或把台灣和泰國搞混的德國人雖然有,但已經愈來愈罕見了。這些國際新聞媒體都報過的事情為什麼還要浪費彼此的時間複述一次?以往用『自由民主』或『吃吃喝喝』,隨意敷衍地帶過台灣的身分認同,是很快就會被看破手腳的

高雄這次好險還是有八仙過海,本來以為會掉一席的(筆者親自攝影)。

高雄這次好險還是有八仙過海,本來以為會掉一席的(筆者親自攝影)。

其二,在歐洲,尤其像是德國這樣的大國,早就是民主化、法治化比台灣還要成熟的國家了。自由民主就是世界人類的普世價值,對他們而言不足為奇,更不是台灣人獨有的什麼珍奇寶貝。再說到多元包容,德國同婚不只早就合法化了,甚至身分證也承認第三性別的存在。加上台灣近幾年有個嘴很賤,把失言、造謠、煽動仇恨當樂趣的民粹型政治人物,還有一群很嗨的受眾,實在很難說台灣社會真的有達到多元包容。(相關文章閱讀:只有民主自由終究無法台獨

其三,過度把『自由民主』介紹成台灣特色,很容易讓對方落入『一中框架』的思考。就筆者接觸過的德國人,普遍都是將台灣和中國的關係,套入當年『東德西德』的角度下意識覺會得台灣原本就是從中國分裂出來的(絕對不是,下文會有更細的解釋),覺得台灣/中華民國就是『自由中國』,『台灣人』就是『中國人』。

這點可以從筆者在警局報案拿過的文件,上面國籍欄寫著 Chinesisch (Taiwan);有次和要好的同學聊天,剛好有人打電話給他,他就很開心跟對方說,他正在跟一個 Chinese 講話,我當下是直接嚴肅糾正他,個人的身分認同是 Taiwaner,不是 Chinese。

這樣的錯誤認知,搭配有些德國人對中國有天會民主化的虛妄幻想,就會得出台灣的終局似乎還是要和中國統一的結論。在近幾年台海險峻的局勢下,還繼續讓外國人下意識認定台灣和中國僅是同一個民族在政治體制上的歧異,而非一個強大民族對另一個弱小民族的霸凌和侵略,個人認為這對台灣是非常不利的

從那件事情之後,筆者也深刻體認到,台灣和中國的區別,僅以『自由民主』等政治體制區分,在德國人的眼裡是非常不足的。為此,我們必須要有一套非常明確地說詞,讓德國人理解到台灣和中國,絕對不是在政治體制上的差異,而是根本性是兩個不同的國族

忙碌的投開票所。印象中法規是能拍照攝影的,但一開始告知警員要拍照時,還有年輕的警員當下說不行,反而是老的跟筆者說可以,最後選務也說沒問題。選後有些網紅在那邊造謠說選票作假,其素質之低劣,更顯見台灣的自由有多麼脆弱,而又有多少人假借自由之名破壞民主。

忙碌的投開票所。印象中法規是能拍照攝影的,但一開始告知警員要拍照時,還有年輕的警員當下說不行,反而是老的跟筆者說可以,最後選務也說沒問題。選後有些網紅在那邊造謠說選票作假,其素質之低劣,更顯見台灣的自由有多麼脆弱,而又有多少人假借自由之名破壞民主。

法理:最後一個『合法』擁有台灣主權的國家是日本

德國人基本上是不太知道台灣有被日本殖民統治過 50 年,跟同事講起來時,大家都睜大眼睛。雖然許多介紹台灣史的德文網站,都還是會提到台灣過去有受到日本殖民,但敘事的篇幅和細節普遍還是把重點放在中國/國共內戰(Chinesischer Bürgerkrieg),導致台灣在那之前和中國分離的歷史軌跡很容易被忽視。

然而,如果根據有國際法效力的《舊金山和約》台灣的主權在從日本手中脫離之後,並沒有轉交給中華民國意即,台灣和中華民國是不同的個體。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至今在台灣僅是代聯合國實行代管,並未擁有台灣的主權。甚至,蔣介石自己也在日記中清楚陳述台灣僅為中華民國『託管地』(參考資料:國史館解密 蔣介石曾言「台灣不過為我國一托管地」)。

另外,當年蔣介石代聯合國接收的地方其實還有越南,只是胡志明政治手腕較為高明,越南民族意識以比台灣還要早建立。最後透過國際折衝讓中國國民黨的勢力退出越南,所以今日越南才能毫無疑義地成為獨立國家(參考資料:【越南想想】越南二二八的啟示)。

而前段時間正夯的《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美國已經做出很明確的聲明:該文僅處理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席位代表權的問題。全文未有一字提及台灣,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也無權聲稱擁有台灣。既然不管是ROC和 PRC,都無權/非法擁有台灣,那上一個透過現代國際法(馬關條約)取得台灣主權的,是日本而非中國

有一次和一個女同事聊到這個話題時,就靈光一現,將上述的結論簡短地脫口而出,她當下整個表情是愣住的。這可能和她認知到的台灣印象有很大的差異,但她大概從此也會印象深刻。

當然,這個結論或許過於粗糙,但相比中國對世界大外宣說台灣是牠的一部份,這個論述其實更接近法理現實。這樣向外國人表述,也是個人能做,用來漸漸洗掉中國大外宣的方法之一。

然而,以上的說法要成立,只有建立在認知『中華民國佔領台灣的非法性』,才有辦法成立。中華民國即是舊中國(讀讀憲法吧),其本身的存在,是在阻礙台灣的未來。

台灣在這三十年的民主化過程雖是平和,但隱憂是,同時確定了原先違法據台的中華民國和 KMT 存在的合法性,蔡英文在2021 年國慶演說的表述即是一個例子(參考資料:蔡英文雙十演說的「中華民國台灣」72歲論,將引爆不同世代的歷史觀對決)。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29會員
35內容數
關於台灣文化,我們一直認為:『台灣保留博大精深的傳統中華文化精隨』、『只有原住民文化能代表台灣』、『台灣沒有文化』等等,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面對中國不間斷地文化統戰,許多台派並不是特別關心文化這一塊;或是就算關心了,也鮮少有人能提出『跳脫中華』的論述系統。此專題希望能拋磚引玉,提供台派一個思考自身文化窗口。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