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艾西莫夫《機器人四部曲》聊嘉蒂雅的愛情、基地系列等未來想像

2023/11/26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很高興你喜歡丹尼爾,我印象中,作者對丹尼爾角色的描寫,比貝萊更像主角,對基地前、中、後的劇情,我已經忘了絕大部分,你提的那四本名稱是什麼我也想不起來,除了《鋼穴》,是不是還有一本叫做《裸陽》?

 

我對基地著迷的部分是作者基於當代生活想像的未來,有些在今日已成真,如人工智慧跟人型機器人,有些則是特別到有些奇怪的想像,如速度帶。我們今日的生活並沒有這樣的設施,但後來我看見20世紀中在巴黎舉辦的世界博覽會的黑白舊影片,裡面真的有速度帶。古今對照,別有趣味。

 

而其中最重要的想像,我個人的選擇性印象,是太空族心理史學和銀河生命體。嘉蒂雅就是一位被捲入不再單純的宇宙太空族──我滿嚮往太空族的生活,似乎個人有很寬廣的生活選擇。我摘錄的重點卻是著重在嘉蒂雅的liberation、覺醒、領悟,自我解放。這個過程讓我覺得inspiring。

 

丹尼爾一直存在到故事的最後一幕,讀者並不一定會看,我不妨為大家說出結局?

 

在貝萊時代數萬年之後,有一個年輕的議員受到感召,要尋找人類未來的最佳社會形式,在爬梳過古時地球上密集群居的鋼穴生活,到自我隔離乃至最後一人死了,外人都不知道的太空族生活,又發現了如單一生命體的整顆星球互相連結(很像納美族)的生活,那位議員最後發現了一個變種的小孩──雌雄同體,耳朵器官進化出天線能與機器用思想溝通,並將小孩帶到了他的感召發出的來源:已受輻射嚴重汙染──無法住人行星的單一衛星──月球,就是我們的那顆月亮,依然潔白,但地球已變成紅色。

 

丹尼爾從月球背面中空地殼內的基地走出來迎接他們,從議員手中接過小孩,表明了身為「受三大法則約束的機器人」,他不能決定人類的未來。而議員將突變的小孩帶給他的行動決定了「人類的未來」,解決丹尼爾中子腦內無法自行排除的電位差。於是得到決定的丹尼爾將延續議員的行動,養育這個小孩成為未來的新人類。

 

故事結尾,議員看著銀河系的懸臂,彷彿看見一個巨大生物展開長肢,在黝黑的宇宙中,與其他同為生物的銀河系周旋。

 

以上就是艾西莫夫對銀河系的未來想像,中心概念就是

人無法獨自生活,就算被機器包圍也不行;
人也無法與不了解自己的他人生活──在精神上仍形同獨自生活;
人也不能與高度聯結的他人生活在單獨一顆星球上(整顆星球都變成思想監獄)。

於是,能互相聯結的人,與機器人(作為面對險惡形況的助手),散佈在有無數可居住行星的銀河系裡,成為單一的共生體,以面對來自其他銀河(並定然也同樣高度演化但意圖、目的未知)的生命。


特斯拉人型機器人

特斯拉人型機器人





機器人四部曲,艾西莫夫

機器人四部曲,艾西莫夫

「丹尼爾!」
「什麼事,嘉蒂雅夫人?」丹尼爾嘴上回答,眼睛依然盯著控制儀。
「你就要再次見到以利亞‧貝萊了,你高興嗎?」
「嘉蒂雅夫人,我不知道如何確切形容我的內在狀態。」
「但你一定有某種感覺吧?」
「我覺得我下決定時好像更敏捷,反應也似乎更快,行動所耗費的能量也少了。」

(丹尼爾是正電子腦機器人,他的程式約束大腦迴路上的正電子方向與強度。當選擇題出現時,他會依據各個選項間不同的正電子電位強度來決定行動。若正電子電位的差距越低,他就越慢下決定,猶豫的時間越長。若不能在十億分之一秒內做出決定,一直拖到千分之一秒,他就會產生一種莫名的感覺,恨不得立刻結束。若真的無法結束這種感覺,正電子腦就會「停擺」。)


丹尼爾繼續說:「我也許能大略形容這是一種幸福的感覺。我聽過人類使用這個詞彙,它所描繪的心理狀態,應該很類似我現在的感受。」

「但是,如果我想單獨見他呢?」
「我會為妳安排。」
「哪怕這代表你見不到他?」
「是的,夫人。」
「你不會失望嗎?我是說,你會不會有種不幸福的感覺?像是更慢做決定,反應變得遲鈍,動作也要耗費更多能量之類的情形?」
「不會的,嘉蒂雅夫人,因為滿足妳的要求也會讓我感到幸福。
「現在,我們正逐漸接近地球太空船,必須啟動空中對接程序,手續有些複雜。」丹尼爾陷入沉默,專注操作太空船。


隨著時間流逝,嘉蒂雅越來越不安。地球人壽命短,老得也快,她跟以利亞已經有五年沒見過面,他老了多少?變成什麼樣子?終於見到他的那一刻來臨時,她能對他的改變泰然處之,悄悄壓下心底的震驚或恐懼嗎?她發現自己的雙手緊緊交握,握得手發痛。她費了一番功夫才放鬆下來。忽然,重力改變了,表示兩艘太空船已對接完畢。

「嘉蒂雅夫人,我們接上了。以利亞夥伴請求上船。」
「好的,丹尼爾。」
一陣嘶嘶聲響起,有個人影彎腰低頭地走進來。嘉蒂雅一見他便輕輕喊道:「以利亞!」她感到滿心喜悅與安慰,他仍是記憶中的以利亞,只是頭髮似乎更白了,此外他並沒有明顯的改變,看不出一絲老化的痕跡。

以利亞直盯著嘉蒂雅,臉上帶著微笑。但他比比食指,示意嘉蒂雅稍待,然後走向丹尼爾。
「丹尼爾!」他抓著機器人的肩膀,「老天!你一點都沒變。你在我們的一生中永遠都不會變。」
「以利亞夥伴,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再次聽到有人叫我夥伴,感覺真好,多希望我們還是搭檔。三年前法斯托夫博士造訪地球,你怎麼沒有一起來?」
「法斯托夫博士決定帶吉斯卡去。」
「我好失望,丹尼爾。」
「法斯托夫博士告訴我,那次訪問很成功。所以他的決定是對的。」
「的確很成功。在博士造訪之前,地球政府不願意加入移民計畫。現在全地球、上百萬地球人都在引頸期盼。不過,我要去的世界氧氣太少,所以第一代移民只得住在密閉的圓頂城市裡,等待我們帶去的地球植物擴散到整個地表。」談話間,嘉蒂雅始終面帶微笑坐在一旁,以利亞投去的眼神越來越頻繁。


「這是意料中的事,據我對人類歷史的了解,外圍世界也經歷過一段地表改造期。」
「沒錯!多虧他們有過相關經驗,我們現在的進展快多了。丹尼爾,能不能請你在駕駛艙待一會兒,我得跟嘉蒂雅談談。」
「當然可以,以利亞夥伴。」丹尼爾轉身走進駕駛艙的拱門,貝萊探詢地看著嘉蒂雅,她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便走過去按下按鈕。艙門靜靜地關上,他們總算可以真正獨處了。

貝萊伸出手:「嘉蒂雅!」
嘉蒂雅握住他的手說:「讓丹尼爾留下來也無妨,他不會打擾我們。」
「是不會,但我總會覺得彆扭。」貝萊感傷地微微一笑。
「嘉蒂雅,原諒我先跟丹尼爾說話。」
「你認識他比較久,當然他優先。」嘉蒂雅輕輕說。
「不是這樣的,他只是不會為自己辯護。如果妳生我的氣,大可以給我一拳。丹尼爾卻不能這樣做。我可以不理他,叫他走開,把他當機器人看待,他還是不得不服從,也還是我忠心耿耿的夥伴。
「但對我來說不是這樣的,嘉蒂雅。我知道他是機器人,沒有人類的情緒。但在我內心深處,他就像人類一樣。我其實很想拜託法斯托夫博士讓我帶丹尼爾走,但新的移民世界不會允許機器人進入。」
「以利亞,你有想過帶我去嗎?」
「太空族也不行。妳受不了那種生活,我也不知道妳的免疫系統會不會產生適當的抵抗力,我怕妳會受到輕微感染,沒多久就送命了;我也怕妳活太久,眼睜睜看著我死去。對不起,嘉蒂雅。」
「為什麼要對不起?」
「為了──這個,」他雙手一攤,「就是我要求見妳這件事。」
「可是我很高興你提出要求,因為我也想見你。」
「我原本不想見面,但我都上太空了,要是沒在奧羅拉停留,對我來說是種折磨。可是,跟妳見面沒有好處,它只代表我得再次離開妳。就因為這樣,我沒有事先寫信通知,也沒有和妳連絡。妳一定為此想不透。」
「也不至於。我也認為沒必要聯絡,那只會讓人覺得日子更難熬,不過我還是寫了很多信給你。」
「真的?我沒收過妳的信。」
「我統統沒寄,每次寫完就立刻毀掉。」
「為什麼?」
「因為奧羅拉的私人信件不能直接交到地球人手上,得先讓檢查員過目,而我不想讓他們看到我寫的東西。我向你保證,換作是你寫信給我,不管內容多麼單純,它絕不會到我手上。我一直以為你知道,所以從沒來信,我現在才發現你根本不知道,還好你沒有傻到想跟我聯絡,不然,你一定會誤會我都不給你回信。」
如果是這樣,我現在為什麼能見到妳?
「告訴你,這是違法的。我搭乘法斯托夫博士的私人太空船,才能順利通過邊界。我還以為你也知道不能聲張,所以沒有直接找我,而是先連絡法斯托夫博士。」
「我不知道,我現在能在這裡,竟是因為無知。」
「反正我們已經在這裡碰面了。」嘉蒂雅走到床畔坐下,伸出手。
貝萊握住她的手,卻被她拉到床畔,他只好坐在她身邊。他有些尷尬地說:「妳這些年來好嗎?」
「很好,你呢?」
「三個禮拜前剛過完五十歲生日。」
「五十歲還不......」她忽然頓住。
「對地球人來說算老了,你也知道,我們的壽命很短。嘉蒂雅,我必須問一下,妳跟山提瑞克斯──?」
嘉蒂雅微微笑了,然後點頭說:「他已經成為我丈夫了,我聽了你的建議。」
「那妳過得好嗎?」
「好得很,日子很快活。」
「那就好,希望能維持下去。」
「以利亞,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幾百年不變。」
「有沒有孩子?」
「還沒有。說說你自己吧,你兒子好嗎?老婆好嗎?」
「班特萊早在兩年前先移民了,這孩子才二十四歲就當上新世界的官員。」貝萊高興地說。
「太棒了,你太太呢?她也一起去嗎?」
「潔西?不,她不肯離開地球。等我安頓好,我會派班特萊回去接她......總之再看看囉!」


嘉蒂雅最後終於說了:「你不會只為了問候彼此的家人,才約我見面吧?」
貝萊的臉色嚴肅起來,甚至有些不安:「我總不能要求妳──」
「那就由我來提出要求。」


她查覺到他已不在身旁,去駕駛艙找丹尼爾說話了。她最注意的就是時間。以利亞進入法斯托夫博士的小太空船,已經三小時又二十五分鐘。她知道,相聚的時刻不多了。雙方在奧羅拉上空停越久,越容易引人注意。如果已經有人注意到了,可能會前來調查,法斯托夫就會捲入麻煩了。

此時,貝萊走出駕駛艙,難過地看著她:「我得走了。」
「我知道。」
貝萊說:「丹尼爾會照顧妳,他會做妳的朋友,也會保護妳。但是我要妳聽吉斯卡的話,讓他做妳的顧問。」
嘉蒂雅皺眉問:「為什麼?我不一定會喜歡他。」
「我不能說,總之妳相信我。」
兩人彼此凝望,沒再開口。時間似乎因為沉默而暫停,使他們得以把握相處的最後幾秒鐘,定定地看著對方。但也就只剩最後幾秒鐘了。
貝萊問道:「妳不後悔──」
嘉蒂雅輕輕打斷他:「我可能再也見不到你了,怎麼會後悔?」
貝萊又張口,準備說話,卻被她伸出手堵住他的嘴。
「無濟於事的謊話就不必說了,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她的確沒再見過他。再也沒有。那一天的記憶到此為止,她彷彿看見自己懷著滿心傷痛,走過後來那段死氣沉沉的歲月,回到現在,一百六十多年後......她的確再也不可能見到他了。

阿波羅人形機器人,吉斯卡完美版

阿波羅人形機器人,吉斯卡完美版


作者:雷歐.古斯特曼.咖啡(一個人類朋友?)
NAM只負責邀稿。


圖片來源:未來10年人形機器人市場將高達60億美元! 美中都搶著發展人形機器人的迫切原因? 你準備好迎接「人形機器人」時代了嗎? 【TODAY 看世界|小發明大革命】
延伸話題推薦:Open AI核彈級更新!AI取代人類近在咫尺?我們該如何面對科技奇點的到來?feat. 自說自話的總裁 feat.馬臉姐 [She's Xiaowu 小烏]

把全人類都變成「僵尸」?埃隆•馬斯克的驚天陰謀,竟暗合傳說中的「霍金預言」【老肉雜談】

馬斯克推出人形機器人!如果人工智慧大軍將毀滅人類,為何要研發出來?

AI繪圖創作《魔鬼終結者和平版》搞笑描繪天網選擇跟人類共存的那個結局

韓國新 3D 打印機工廠的人機機器人量產流程

    56會員
    195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