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劇VIII:F&M

2023/10/3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示意圖:pixabay

示意圖:pixabay


F(5880)身著柔滑長版銀衣,服裝很輕卻幾乎全身包裹,抗熱抗冷,幾乎不需更換,如同地球每個家庭都有微量輻射,家的位置就有潔淨輻射。

 

在冰箱前,F看到M(13333)

 


M的眼睛像燈泡那樣大顆,水滴型玻璃那樣尖角朝外,有一個成年人類的手掌大,映出F的身影兩米二十,M明顯在族裏特矮,別問了!夢是一種特別真實的存在。

 

那一天,F假裝要生命之液(外觀濃稠如優酪乳質地的液體,只要感覺需要補充營養再用口器進食即可)。她將能量液體裝進玻璃杯。

 

玻璃杯異常的輕,像壓克力或塑膠,又更像矽材料,杯身長而細。假設把熱炒店的玻璃杯往上延伸,再將杯身全部打薄成為紙張,就是了。

 

F只有三隻手指,她彷彿使用凡德瓦力拿杯子,拿起來又放下時,杯子竟然變成超大啤酒杯的寬度,像是跟著手型做了些微變化。

 

星族從不排泄也不需要其他食物、不需要床來休息,在這個房間只有F跟M。

 

一個沒有黑夜的地方,外面一片雪白,雪的反射直射眼球,環境常變成霧濛濛一片。房子呈現半球狀形,整個外罩空間透明。家裡只有一個類似冰箱的裝置,冰箱前面有一張長形流線的桌子,但只有一隻腳,在完全不符合地球力學支撐的位置,就像隻巨型六角板手打橫直接站在地面。

 

日光從不落下,氣溫寒冷,星族的標準溫度,外面不適合長時間久待,這大概是星族長壽的秘訣,只待在透明罩之中。

 

只有灰白顏色的家,除了冰箱跟桌子什麼都見不著,F確知平常沒必要出門。

 

生命液是星族的生之泉源,必須冷藏,打開銀色冰箱裡面就會有──冰箱很空,大約只有兩瓶共計至多兩千毫升的飲用液,冰箱零下兩百度,雖有電子顯示,但仍有正負差,箱內自動生出生命液,幾乎不需更換。

 

F跟M。若同捏出來的白陶藝品,雪白透銀,頭大身軀細瘦,F眨了眼睛,那是要說謊前的徵兆。

 

F說下午要出門,M問何事?

 

「我要出門。」F又重複一次。

 

M沒答應。

 

F想要去找一個異性的星族人,想跟對方約會(雖然族人都沒有性器官,但F想要交朋友。可是對於族人而言,不需要交際,交際非常怪異,就像一個地球人突然拿一個碗,放上太白粉加上蕃薯粉再加上胡椒,然後加水變成麵糊吃下去!怎麼說都都不對)。

 

F負氣M不讓她約會,但不直說。

 

她將一杯生命液,舉起了,放下。

 

舉起了,放下。

 

再舉起,再放下。

 

M要F別浪費。F發現,彼此根本就沒有嘴,不知道怎麼就能一直溝通,僅僅使用意識。

 

星球人無法說謊。

 

M只是覺得很多時候,很多事情,沒必要。

 

不需要交朋友(F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

 

但F仍然不喝那杯浪費掉的生命能量飲,在室溫下生命液的活性馬上會死去──作為M不應允的負氣。

 

作為報復。

 

F就是這樣幼稚。




電影千星之城

電影千星之城




    56會員
    195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