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版"讓美國再次偉大"政策說帖盡現美國綏靖式外交政策底牌-精選報告解碼#17

2023/11/28閱讀時間約 16 分鐘

前言:這篇十月中由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發表在《外交事務》的長文非常值得詳細介紹,因為本文非常完整的呈現了拜登政府的政策主張,是不管贊成或是反對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都需要細讀的政策文件。在各位讀者去細讀本智庫所摘出的精華內容前,這邊先做幾點提醒:(1) 這篇文章的副標題是談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但是第一部份都在談內政上要如何重建美國的國力,這證明了在美中台戰情室Podcast中反覆強調的,拜登政府的真正焦點是內政。

 (2) 這也讓蘇利文成為首位大談美國國內的經濟政策的國家安全顧問,這不尋常之處在經濟學人的Podcast和同期《外交事務》另一篇討論美國外交政策新內涵的文章中都有點出來。(3) 這篇文章所談到的政策內容表面上面面俱到,但讀完本文就可看出對拜登來說在印太甚至全球應對中共的擴張並沒有急迫性,中共的問題是在文章的最後一部分才提。這文章本身好像是一個承平時期的治理世界宏圖,雖然蘇利文自己在文中反覆強調說國際大環境已經改變了。

  (4)因為美中在經濟上高度互賴,所以除了少數幾項和國家安全有關的敏感科技,美國需要有耐心的和中共以外交手段打交道,這樣的政策各位可以自己判斷是否還能被稱為強硬。(5) 拜登、蘇利文和其他內閣中的部長都口口聲聲要反擊中共的不公平貿易行為以保護美國的工人,但是還是套一句在美中台戰情室Podcast本文常問的一句話”貿易代表戴琦怎麼不見了”? 就能充分顯示出拜登對此只是嘴上說說。

 

一、外交政策需要以強本為基礎

  這篇名為《美國國力的根源:面對變動世界中的外交政策》的長文有幾個重點:(1) 後冷戰時代已經結束了,現在是戰略性競爭更激烈的時代,這種競爭和國際政治的各個面向都有關,不是只和軍事相關。(2) 之前美國在軍事上沒有對手,把心力都放在非國家實體和流氓國家上面,沒有專注於改善自己的戰略地位和為一個對手會設法複製美國軍事優勢的時代做好準備。官員還都認為有共同危機發生的時候,各國會聚攏在一起應對。

  (3)基於第二點出現的結果就是美國一些關鍵的實力萎縮了,而且川普當選後把盟友關係看成美國給的福利,他的所作所為破壞了盟友關係讓中俄額手稱慶。(4)這些都是拜登上台所面臨的挑戰,而他的外交政策精髓就是為美國的實力奠定一個新的基礎,這樣美國才能做好最周全的準備以能維護自己利益、價值和推進公益的方式塑造新時代。(5)美國的未來係於兩件事情:(A)是否能在地緣政治競爭中維持核心優勢 (B) 是否能號召全世界面對從氣候變遷、全球衛生、糧食安全到包容性經濟成長的跨國挑戰。

  (6) 要做到(5)的兩個目標需要根本上改變美國看待國力的方式,拜登政府認為國際實力需要以強健的國內經濟為後盾,而強健的國內經濟不只是看規模或是效率,還要看是否能造福所有的美國人還有不受到有危險性的對外依賴牽制。(7)美國的實力還依靠它的盟邦,但這些有的已經歷時70年多年的盟友關係需要升級、充電來應對今天的挑戰。

  在二次大戰結束後的,美國採行了大膽公共投資的政策,包括在研發還有策略性領域上。這樣的政策奠定了美國成功的基礎,但是隨者時間推進,美國偏離了這個政策方向:美國政府採行的貿易與稅收政策對於美國的工人和地球環境都缺乏足夠的重視。在”歷史終結論”大行其道的年代,很多觀察家斷言地緣政治的對立會讓位給經濟整合,新加入國際經濟體系的國家會調整其政策以符合國際規範。

  但這種樂觀想法的結果是美國經濟發展出讓人憂心的弱點:在表面繁榮下,很多社區都崩解了。美國在關鍵製造業的領域讓出領先優勢,沒有在基礎建設上進行必要的投資,中產階級因而受害。對此拜登總統把投資於國內創新和工業實力當作優先事項,這就是所謂的”拜登經濟學”。這些公共投資不是要去在市場上扶植出贏家、輸家或是去終結全球化,而是要誘發而不是取代私部門的投資,還提升了美國創造包容性經濟成長、強化韌性和保護國家安全的能力。

  拜登政府已經立法通過了數十年來最廣泛的公共投資案,包括跨黨派支持的基建投資與就業法案(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and Jobs Act)、晶片與科技法案(CHIPS and Science Act)還有通膨抑制法(Inflation Reduction Act)。拜登政府還在推動在人工智慧、量子計算、生物科技、清潔能源和半導體方面的突破同時也靠和盟邦攜手,以新的出口管制和投資規定來保護美國的優勢和安全。這些政策的確發揮了效果,和2019年相比,在半導體和清潔能源生產方面的投資增長了20倍。目前估計未來十年在這些領域的公私部門的投資總額會達到3.5兆美元。和2021年底相比,製造業相關的營建支出也翻倍了。

  最近數十年,美國在關鍵礦產上變得高度依賴難以預測的海外市場,其中很多都是被中共宰制。這就是為何拜登政府正和盟邦、夥伴一起致力於在關鍵領域打造強韌、持久的供應鏈,包括半導體、醫藥與生物科技、關鍵礦物和電池,如此一來美國就不會受到價格或是供應發生波動之害。我們的方法包含了對國家安全所有面向都很重要的礦物,因為我們充分理解通訊、能源和計算領域和傳統的國防工業部門一樣至關緊要。

   雖然美國的軍事實力還是世界最強,其工業基礎因為一些沒去處理的弱點而受創,不少國防工業領域變得弱很多。現在拜登政府正在重建這些領域,從偷資潛艦的工業基礎到生產更多彈藥都在做,還在對手擴大其軍火庫時增強美國核武的嚇阻力(當然也對未來的限武協商保持開放態度如果對手願意的話)。我們也正和最有創新能力的實驗室與企業合作以確保美國的傳統武器能運用到最新的科技。

 

二、外交上積極進行各種更新、鞏固盟邦的作為

 

  在外交上,拜登政府進行了對歷時以久盟邦關係的”更新”來應對在互相依賴時代的競爭。具體的作為有:(1) 集結了一個全球性國家聯盟來支援烏克蘭。(2)北約納入了芬蘭,之後還會有瑞典加入,北約還調整了在東界的部屬。(3)美國和歐盟在經濟、能源、科技和國家安全上的合作也急速加深。

  在亞洲也類似,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6648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趙君朔政經智庫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7.4K會員
182內容數
這是每一個老闆與高階經理人,都會需要的國際政經分析師特助。訂閱本專題,將會幫助你即時掌握世界最重要的趨勢變動,建立真正客觀、全面的國際觀, 培養對於關鍵議題的深度洞察與分析能力。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