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超銀河別傳}《談情說愛》

2023/12/17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南天超銀河別傳}《談情說愛》


無論是裝傻或真不懂,髑孤炩總認為自己的絕色小寶貝就是變幻莫測。他更不解,為何滐兒總是強硬使用通則、法則、最終方案之類的奇妙玩意,強行限制自身。

自從三重月色回復漫漶域至高神的位置,最可怕的事件方纔解決,總該無所事事、享用無盡的一小片剪吧?況且,對於滐兒最重要的迷路夢、夜冥,以及讓他每天開心設想菜單動力的雙生黑貓貓精靈,都在天險星團Alpha Prime的髑孤本家公爵府渡假欸。就算是擔心黑到骨髓的白書生,又何必每晚凌空橫渡、去一趟星團另一端的Delta Cluster,把可惡的阿弦接來這兒不就好啦!

可能是太久沒發揮面無表情的可愛戲弄,自己又是滐兒最喜歡的戲弄對象,他每問一次,靈秀害羞的小寶貝就編纂一次合理過度的說詞。

「阿炩大哥哥竟然任由阿弦使喚,幫忙制住滐兒。」

早在事發後的瞬間,自己就下了最高指令、塞入神核:「只有滐兒纔能支配黑月刀王髑孤炩。」

這樣還不成?!還缺了甚麼?!

「嗯⋯⋯阿炩在這裡,滐兒比較放心。」

就這麼警惕自己?!

「每晚都做好多很累的動作,滐兒偶爾清靜一下。」

自從白書生大發火事件之後,為了不讓滐兒累著,他連液態化的月繩也⋯⋯每晚做個半時辰而已啊!自己這清純模樣已經被淫色師結社嘲笑為「比入門者還可憐」耶!

好吧,要清靜是吧!髑孤炩先將十三夜份的貓貓美食準備好,特地為療養的夜冥做了最挑食的滐兒也願意捧場的餐盒,嚴峻勒令十三黑星刀尊好生護衛公爵府,自己一定要搞清楚狀況!

出門之前,迷路夢淘氣地乜他幾眼,充滿好意地提點。

「阿炩的不知道,是滐兒哥哥最喜歡的特質呢。」

司徒夜冥約莫是「不忍了,教誨一下笨蛋」模式發動。那雙看透寰宇、冷嘲又情義深刻的夜星眼眸正視他好久,久到讓髑孤炩有點膽寒——性情與滐兒頗為類似的小夜冥,向來對大哥哥柔聲勸說的小夜冥,對自己惱怒?!自己真的如此傻?!

看到「上得了龍床,下得去盛宴」的邪氣俊俏大哥哥嚇壞的模樣,司徒夜冥瞬間不忍心。

「罷了,就去探聽吧,反正也是意料之內。等阿炩知悉滐哥哥的心情時,你一定快樂得又壞掉一次。」


首先,滐兒的路線就是花費髑孤炩所有腦洞都無法理解的模式。從第一夜至今的第十二夜,每晚去一趟髑孤裏世家的公爵府,與得意到不裝可憐的阿弦磨蹭一番。看著阿弦把花髓液喝完,以美貌夫君親吻文弱小妻子的模樣,好生照拂。

好吧,算是意料之中,畢竟這傢伙把自己搞到超級重殘,沒力氣腹黑了吧?

回返天險星團Alpha Prime之前,每一回都是貌似漫無目的、但必然是奧妙詭譎的座標。TELL的難度之高,他不得不賄賂無數眼球怪髑孤赫連,每算一次TELL,自己就教這個超級鬼靈精「如何與舉世無雙、最萌美孩暨睿智親王殿下司徒諦觀當好朋友」的一道訣竅。

第一夜,滐兒到了無量天闕,喝了高級醇美的五種酒。之後,「因龍姊姊」與紫凰尊共享美酒之後的⋯⋯微微恍惚的滐兒。這對雙生姊弟不但是剋Alpha的Delta,而且兩者都是破天級,加起來攻略他心疼不已的小寶貝,當然累極了!

髑孤炩使用專業全景記錄儀,把時空絲化綿延拍得活靈活現。嘖,龍神與紫凰以大姊姊與爹爹之名,儼然要榨乾自己珍惜呵護的小寶貝呢⋯⋯想到這點,髑孤炩就忍不住哭泣藍色月雨。

第二夜,與諦觀夜聊。政務他一竅不通,只能享受美聲。聽著清脆語氣的諦觀講話很舒服,偶爾少言的滐兒也會發聲,每一抹音流都是淪肌浹髓的至樂啊!

第三夜,滐兒在中午纔得歸返。這回他一點都不驚訝,想必就是在王都星的帝王寢殿被「血夜后君」 、自家姊姊,使用自己委屈封藏的漂亮道具,整晚都以至高破天Omega的能耐,姦淫他小心翼翼取悅的玉雪小寶貝。最恐怖的是,大姊當真威武,竟把貓化的Lilith帶到床上,馴服後讓滐兒撫摸金色長毛,惹得貓控神皇陛下甜美歡笑。

第四夜,橫越順位向量,在107代的西宇極樂院待一時辰,與一位任性嬌縱的魔導師喝茶,那位的話速與魔導力完全不輸給諦觀妹妹呢!最後一句是「要答允女友的予取予求,要會講甜言蜜語⋯⋯」見到澄澈血幻雙眸寫著好可愛的迷惘「做不到,怎麼辦?」髑孤炩真想用力抱著小寶貝,趕緊瞬移回本家。

第五晚與第六晚,總算是個舒心的地域。如果都在野馬弟弟的迦南領域騎馬月舞,髑孤炩還挺放心。

只有一句話讓他憂慮。

「爹爹希望我再交個女友,要細緻入微,甚麼都會做。可是滐兒不想,已經有這樣的⋯⋯」

從第七晚到第十一晚,滐兒預先就說過,必須與妹妹到東宙探訪,過上五天春花綻放的慶典。身為九公主的駙馬,滐兒被東宙使者裝扮成美到極點的劍仙,髑孤炩差一點點就忍不住把仙子滐兒擄回自己的地窖,極盡囚禁求索、緊縛歡好之能事——即使代價就是被蒼蘭訣大卸八塊,還可能挖出腦髓呢。


從東宙回來時,第十二夜的滐兒帶回三種花兒做成的環扣、以麒麟草神的禮物做出翠綠軟嫩的活繩。哎呀,這些精美道具的質感與顏色簡直極品,每一樣都與滐兒的透明體膚、窄纖身形搭配極了!

「阿炩,禮物,送你的。」

竟然是送給自己——那就表示,接下來的夜晚,大哥哥能夠以這些漂亮道具來侍奉美如幻境的小寶貝?!

滐兒略為抱歉地注視阿炩。明知這些夜晚都讓這甜蜜的壞東西擔心不已,尾隨自己東奔西跑,但要找到適合這個淫色技藝超卓、也適合自己的冬至贈禮,真是比預料更艱難的任務呢。

見著黑月刀王開心到哭,滐兒更不忍,正要往前迎向黑公爵——清涼修長的黑貓氛圍環繞滐兒,從後方緊緊抱住,反剪纖長柔軟的雙手,將星火百合質地與形狀的美妙手銬從事微調,輕輕環住天地間唯一適合的雙腕。

「這是滐兒到處環轉TELL這麼多天、獨一無二的禮物組件呢。大哥哥不能更喜歡啦!可是⋯⋯」

誠實地告知心愛的孩子,從第一晚至今的困惑時,髑孤炩見著淡粉色的紅暈從尖耳端緩緩冒出,情動的三重信息素逐漸增幅,激起自己的白火鶴花蕊竄升。

「嗯,由於遷怒阿炩,不知如何彌補你。先去找爹爹與姊姊商量,就被留下喝酒,然後⋯⋯姊姊讓我帶一瓶「深紅超新星」當跨年禮物,酒引是我的⋯」

髑孤炩摟著羞窘難言的最心疼小寶貝,將滐兒攔腰抱起,舔去那雙鮮紅超新星滴落的晶瑩雨露。

「所以,嗯,諦觀跟我聊了一晚。倘若她繁忙於替我處理朝政,難免忽略情人,那時候就讓對方提出要求——可是,雖然得答應你予取予求,滐兒非常受不了鍛鐵、口枷,還有⋯⋯」

眼見小寶貝又哭得講不出最害怕的東西,髑孤炩飛快接住話題。

「除了滐兒送的禮物,我們甚麼都不用,好不好?」

所以,這種壯烈犧牲的態度是由於那位靈筄系魔導師勸告?要答允女友的予取予求--總是認真看待情愛關係的小寶貝,還真的認為必須答允?!這也順遂得太可怕,之後要慢慢教滐兒什麼是關鍵字、合意、邊玩邊調整,還有停損點!

「之後啊,夜姊姊折騰我12時辰,雖然很累但很盡興,還忍不住擼貓——阿炩,Lilith如果一直保持這樣,真的很漂亮,對我又伶俐乖巧,對姊姊也不太兇。我猜啊,祂最多是找你洩憤、磨爪撕咬吧?如果夢兒與小黑貓們不能長住,我還是想要有貓貓。阿弦體弱又過敏,又不擅長做貓食,我看就抱來你的公爵府,當作我們一起照顧的貓貓呢。」

髑孤炩一個字都不敢接,佯裝為滐兒按摩,頗為驚嚇——找機會以無止盡的最高濃度木天蓼、五象限第一名的貓神美食、手做貓城堡等精品,哀求迷路夢與黑貓貓雙精靈王永久住在Alpha Prime吧。

縱使「我們一起照顧的貓貓」讓他感覺被愛,心花怒放,可是……身為怕痛的淫色師,他一點都不敢迎接動輒把自己抓滿血痕的Lilith,視為滐兒與自己的愛貓啊啊啊!

「後來,隔夜我去找長期通訊的極樂院小公子,先處理下次超神會議的提案。他還是不願意繼任下一回的轉輪聖王,好傲嬌啊。後來提及禮物,他好像誤解了,説什麼alpha就要對女朋友百依百順⋯⋯列出好多勸告,可能因為我是破天alpha吧?加上正式記載的后君就是蒼蘭妹妹與血夜姊姊。可是,別說不可能每一樣要求都百依百順,滐兒最不擅長講⋯⋯甜言蜜語⋯⋯」

不能讓又落淚的小寶貝這麼難受,他正要抱著滐兒到寢室,接下來的告知,倒是非常意料之外。

「在前往東宙之前,去了騎士王夫那兒玩疾馳兜風。我講了爹開的玩笑,可是拜爾說,無微不至的女朋友就是阿炩嘛!他說,如果爹要求他當個家庭主夫,可是萬萬不能,非得私奔,把我載走到一切的盡頭。可是,現在很好。我們可以時而奔馳,時而回來阿炩照顧貓貓與夜冥的房屋——因為有你在,滐兒喜歡的房屋。噢,過幾天,野馬弟弟要來找滐兒與滐兒的「女朋友」一起渡假呢!」


髑孤炩的確又一次快樂到壞掉喏!正要抱著小寶貝上床,盡情服侍歡愛,想到迷路夢與夜冥饒有深意的評論,不禁認定,自己真是個過於聰明的傻子。

他輕咬小寶貝的耳垂,享受散發出的清潤薄荷與橙花香味,以剛好的清涼體溫安撫燃燒的松香氛圍。自從來到天險星團、成為髑孤公爵,這回真是最棒的一次冬至呢!

「那麼,大哥哥想要的禮物已經充分得到。現在可以讓我慢慢打開最可愛體貼的禮物盒嗎?」


raw-image




7會員
85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