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間】第一章 古廟結界 adgj736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raw-image


吧躂吧躂吧躂⋯⋯ 一陣急促的跑步聲在寧靜的山裡,顯得格外明顯,一個白衣少年急促的向樹林子跑去,他一邊跑還不時的回頭看,心裡碎唸著,「可惡!一早就遇到瘋子! 」


  距離少年三丈之遠,有一個獨眼、血噴大口、身長七尺的噁心山妖,邊追著少年邊用戲虐的口氣對少年說 :「小子,你看得到我呀!我很嚇人吧!怕不怕呀!嘿嘿嘿!」


  少年邊跑邊喊著:「你別過來!再過來你會後悔的!」


  少年沒嚇唬他,少年天生靈力強大,ㄧ般小妖小怪,他一拳就可解決,但少年不想跟這山妖面對面,因爲這山妖長得太猥褻,少年想到有次他一拳擊倒一隻蛤蟆怪,結果搞得整隻手黏呼呼的,好幾天都洗不掉,所以少年面對這種噁心的妖怪,心裡有些疙瘩,只要能躲就躲,不想正面衝突。


  少年繼續往樹林的方向跑去,噁心的山妖仍緊追在後,山妖追了一會兒後,心裡唸叨著,「這小子看起來瘦瘦弱弱的,還跑的挺快的!」山妖於是躍上一棵巨樹,他從高處看到了白衣少年,得意的大叫著:「孩子,你跑的太慢了哦,我看到你囉!嘿嘿嘿!」


  少年聽到無奈又生氣,心裡想,「真倒霉!是要追多久啊!」這時,路旁突出現一個小妖精,是隻可愛的松鼠精,松鼠精叫著白衣少年:「大人!大人!」


  少年轉頭看到松鼠精,驚喜的說:「小栗子!」


  松鼠精有張鼓鼓的臉跟兩顆可愛的小門牙,但卻一臉正經的對白衣少年說:「大人,請您跟著我!」


  少年看著這個小可愛的反差萌樣,忍不住笑了出來,但馬上又意識到自己正在逃命,於是趕緊跟上小栗子。


  小栗子一邊帶領著少年往林子深處跑,ㄧ邊說:「大人,小栗子靈力低微,沒辦法幫大人對付獨眼山妖,只能帶您往好躲藏的地方去。」


  樹林越來越茂密,由於小栗子的幫忙,獨眼山妖追丟了少年。少年終於鬆了一口氣:「小栗子,謝謝你。」


  松鼠精眼露感激神情:「大人,這點小事,哪比得上您對小栗子的救命之恩!小栗子這再去引開獨眼山妖,大人您一切小心!」


  少年點點頭:「好,謝謝你小栗子!你也要小心!」


  白衣少年繼續在樹林裡走著,突見樹林中有一座古廟,廟門上匾額寫著「若水寺」


  少年皺著眉,心裡正訥悶著,若水寺?這樹林何時有這座廟?但隨即被獨眼山妖的聲音打斷了思緒:「嘿嘿!我找到你囉! 小子!」 聽到獨眼山妖的聲音,少年一驚,他沒得選擇,只好往古廟內衝了進去。


  獨眼山妖見狀也往古廟方向追去,但一靠近古廟獨眼山妖隨即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彈飛。山妖爬了起來,望了望古廟四週,發現古廟的四週佈滿了強大的結界,獨眼山妖也感覺到廟內似乎有股極強的氣場,心想,「這廟內可能有高等靈力,我看我還是別冒險好了。」


  獨眼山妖在廟外大聲地對廟內的白衣少年說:「小子,今天本大爺玩累了,放你一馬!」隨後「碰」 的一聲!化為一陣黑煙離去。


  少年聽到獨眼山妖離去,鬆了一口氣。這時他才仔細看了看廟內的情況,一進入眼簾的有三個大殿,雖然看起來陳舊,但仍可看出曾經是座富麗堂皇的廟宇。少年往中殿走去,殿的正前方,供著一座大古佛像,材質像是木雕的,古佛像沒有太多的裝飾,但相貎很莊嚴。古佛的正前方有一個披著紅色布簾的供桌,供桌上有一只香爐,其他什麼都沒有。


  白衣少年看了看廟內的四週,心裡想,「這廟應該荒廢了很久了。」少年走至佛像前方,合掌恭敬的拜了拜:「佛菩薩,您好!我叫蔚庸,剛不小心誤闖此地,打擾到您,請您見諒!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拜完後,蔚庸聽到外面有聲響,以為獨眼山妖又追了進來,情急之下掀開紅色布簾往供桌下面躲藏,供桌下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見。


  躲了一會後,蔚庸發現外面靜悄悄的,心想,應該不是獨眼山妖!蔚庸正要從供桌下爬出來確認一下,此時感覺到供桌下還有別的東西。他用手摸了摸四週,此時不慎扯掉了一繩狀的物品,蔚庸一驚,趕緊爬出了供桌外。蔚庸心裡有點忐忑:「裡面會是什麼東西?」


  他想看看供桌下的狀況,於是,慢慢地掀開紅布簾讓光線照進供桌下,映入眼簾的是一條畫滿紅色符咒的粗繩,粗繩被扯掉在地上,粗繩內還有一只金色的甕。


  蔚庸心想,這該不會是骨灰罈吧!蔚庸ㄧ臉無奈趕緊對著金甕合掌:「對不起,對不起,打擾了!您繼續睡,別醒!」


  蔚庸這時看了看掉在地上的繩子,拿起來好奇的研究著繩上的紅色符咒,心裡納悶著,這是什麼符咒?我從未見過,是要來鎮壓什麼東西的嗎?


  就當此時,紅色的符咒從粗繩浮了上來,符咒變成一條紅色細繩,往少年的左手腕環繞,最後變成一條紅色手環繫在少年的手腕上。


  「這是什麼鬼東西啊?」蔚庸驚恐的想扯掉手環,卻怎麼也扯不下來。


  蔚庸在廟內東翻西翻,急著想找工具來剪掉這回紅手環,突然,他感覺到背後有人,回頭一看,一位慈祥的老和尚正笑笑的看著他。


  蔚庸嚇了一跳,傻在原地不動。老和尚看了一下蔚庸手腕上的紅色手環:「孩子,是你解開了"御靈符"?」


  蔚庸滿臉疑,什麼"御靈符"? 他回過神馬上對老和尚說:「師父,對不起!對不起!我不小心扯掉了這繩索,我馬上再繫回去。」


  老和尚對蔚庸笑了笑:「繫回去也沒用了,你能解開這御靈符咒,一切都是因緣!貧僧法號淨塵,孩子,你叫什麼名子?」


  蔚庸滿臉歉意,雙手合十:「師父,在下蔚庸,方才是為了躲一山妖,誤闖神廟,我真的不是故意弄壞這繩子的,真的很抱歉!」


  蔚庸仍鞠著恭,未聽見老和尚回應,他抬起頭,小心翼翼的問:「師父,我⋯ 我闖大禍了嗎?」老和尚這時仍並未看著蔚庸,而是盯著供桌下的大金甕,蔚庸也隨著老和尚看向大金甕。


  此時,供桌下的大金甕開始震動,甕身開始產生許多的裂痕,裂痕中有金光竄出,突然間,一陣強光從甕口射出,金甕剎時碎裂成許多碎片,蔚庸及老和尚用衣袖擋住了飛射過來的碎片。


  待蔚庸回神,他見老和尚盯著已剩三分之一的金甕,然後老和尚看了看左邊又看了看右邊,這時,兩人的後方,突然有冷冷的聲音傳來:「我在這!」


  老和尚跟蔚庸聽到聲音,回頭一看,見到一個眉如墨畫,俊美高瘦之黑衣男子,他手持著ㄧ把黑色的寶劍,此劍名叫「穢龍」,劍鞘上有龍紋,龍眼處還鑲了顆赤血金剛石。


  黑衣男子:「淨塵禪師,好久不見!」


  淨塵禪師看到男子沒有驚訝的表情,反而一副很欣慰的看著黑衣男子:「墨雲九,因緣終於成熟!」


  淨塵禪師這時指著身旁的蔚庸:「此人,蔚庸,就是你未來要護衛之人。」


  墨雲九看到了蔚庸手上的紅繩:「怎麼是個男的?」


  淨塵禪師笑了笑,對墨雲九說:「一切因緣自有安排!」


  蔚庸認真的聽著他們的對話,但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墨雲九慢慢走到蔚庸面前,從頭到腳仔細的打量了蔚庸一番:「你是藍靈?」


  蔚庸疑惑的說:「誰是藍靈?我叫蔚庸!」


  墨雲九看著淨塵禪師:「沒搞錯人嗎?還有,我們阿修羅界的,只知殺人,不會保護人,請教禪師,我要怎麼幫他?」


  「阿修羅界!?」蔚庸驚訝的看著墨雲九。


  淨塵禪師慈祥的對墨雲九說:「墨雲九!你需陪伴在他身邊協助他,雖然你只剩一半的靈力,但在凡間你仍是眾人之上。別忘了你是怎麼會被困在金甕裡,過了這麼多年了,好勝衝動的脾氣該改一改了!既然結界已解除,你別忘了當年自己的承諾。」


  墨雲九顯得有些不耐煩,舉起手示意淨塵禪師別說了:「知道了!該出現的時候,我會出現的。」語畢,墨雲九瞬間消失不見!


  淨塵禪師此時拍了拍蔚庸的肩:「蔚庸,今天之事莫與他人提起,你我會再相遇的。」還等不及蔚庸開口,老和尚跟古廟瞬間消失在樹林間。


  蔚庸站在一片寧靜的樹林中,林間的鳥兒正悠閒的鳴叫著, 徐徐輕風拂過,像是什麼事都未曾發生過。蔚庸坐在原地想著剛剛發生所有的事,他覺得好不真實,他想著,這一定是在做夢!他下意識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唉呀!疼!這是真的,不是夢!」


  蔚庸又看到左手腕上繫著紅手環,他用力拉扯手環,但不管怎麼用力,手都快扯出條血痕了,就是扯不掉。「齁!今天是什麼鬼日子,遇到一堆奇奇怪怪的人!累死我了!」蔚庸帶著疲累與滿頭的疑惑,快步的往回家的方向離去。


0會員
6內容數
想把腦海中浮現的人物, 故事分享給有緣人,歡迎來到到徐徐的奇幻宇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