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間】第二章 多揣的童年 adgj736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raw-image


數日後.....


  清晨的陽光從翠綠的葉縫中透出,柔和的灑落在蔚庸清秀的臉龐,蔚庸緩緩起身,看著窗外的陽光,他笑了笑,這笑容像四月的春風輕拂,清新又溫暖。


  廚房內的爐灶生起裊裊白煙,一位氣質優雅的婦人跟著下人們正忙著準備早膳。這位氣質婦人是蔚庸的叔母。叔母對ㄚ環說:「去請少爺過來吃早膳!」


  ㄚ環:「是,夫人。」


  ㄚ環來到蔚庸房門外:「少爺!夫人請您梳洗完,過去一起用早膳!」


  蔚庸回:「好的,妳跟叔母說,我很快就會過去!」


  蔚庸梳洗著,水面上映出個皮膚白皙、明眸唇紅的少年郎。梳洗完畢,整理好髮暨,換上水藍色的襯衣,白色交領外衣,繫上藍底銀白花的束腰,

一位翩翩公子走出了房門!完全跟前幾日在林子裡被山妖追趕的狼狽少年迥異。


  蔚庸到了膳廳,坐了下來。蔚庸的叔父關心的看著蔚庸:「庸兒,近日見你氣色有點差,是生病了嗎?」蔚庸摸了摸自己的臉:「叔父,我沒事,可能這些時日沒睡好,您別擔心。」蔚庸心裡滴咕著,昨天被嚇了一整天,氣色當然差⋯


  叔父仍關心的對蔚庸說:「可是為伴讀之事而煩心?南靖王府喜求賢才棟梁,能被選上為世子的伴讀,機會不易,能親近王府,才有更上一層樓的機會。」


  蔚庸:「叔父,庸兒知道您用心良苦,我到王府定會認真學習, 不辜負您的期望。」


  叔母端來最後一道菜後,坐到蔚庸的身旁,給蔚庸夾了菜,並溫柔的看著蔚庸:「 庸兒,多吃點!這些都是你愛吃的。」 蔚庸點點頭,微笑地吃著早膳。


  十年前...


  蔚庸的童年很坎苛,父母早逝,當時小蔚庸才四歲,在往後的五年,他已記不清住過多少地方,受過多少人情冷暖。小蔚庸自有記憶來,他所看到的世界跟一般人不同,他常會對著空無一物處自言自語,所有人都認為他是個奇怪或不祥的孩子,沒有同齡的孩子敢接近他,但他也不寂寞,因為會有許多小精小怪的朋友會來找他玩他,加上他有與生俱來的正向個性,遇到傷心難過的事,也很快就能釋懷。但小蔚庸心裡仍期待有個能長久居住的「家」,直到十年前這對老夫婦出現⋯ 


  他們是蔚庸的遠房親戚,在一次偶然機會中聽了其他親戚提到了蔚庸,老夫婦聽到小蔚庸的的身世,萬分不捨。老夫婦膝下無子,於是他們起了收養蔚庸的念頭。


  他們派人打聽到了小蔚庸當時的住所,蔚庸當時住在一個表舅家,表舅是個沒什麼主見的人,家裡大大小小都由表舅媽主導,表舅媽是個財奴,對暫住的蔚庸總是冷言冷語,不時跟蔚庸的表舅發牢騷。


  這天,表舅媽又對著表舅碎唸著:「這孩子也住了大半年了,你去看看他還有什麼親人,趕快把他送走。」


  表舅無奈的表情:「妳又來了!他娘留下的玉珮不是讓妳拿去賣了嗎?那可值不少銀子。」


  表舅媽仍理直氣壯的說:「我說你啊,一個玉珮能撐多久?你看看你,就只能掙那點錢,哪能多養一個孩子啊!你都不知道我持家很辛苦的,況且,這孩子怪理怪氣的,成天往山裡跑,我是擔心他影響我們家阿雄。」說完,表舅媽假哭著。


  表舅嘆了一口氣:「知道了!我會去打聽還有哪些親戚可以收養他。」


  小蔚庸剛好在門口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他沒有太多的情緒,小小年紀的他,已經歷了無數次這樣的事情。他默默的走回了房間,看著睡到流口水的阿雄,總是能每天無憂無慮的,小蔚庸略顯哀傷的看著阿雄:「真羨慕你!」


  一個月後⋯


  老夫妻來到了蔚庸的表舅家門口,叩叩叩!「誰啊?」表舅媽來應門。


  蔚庸的伯父道:「夫人您好,在下蔚寒,今天來是為了蔚庸。」


  表舅媽不太耐煩的開了門,上下瞧了瞧著這對老夫婦:「你們是為蔚庸來的?」


  這時蔚庸的表舅也走了出來,蔚寒跟表舅,表舅媽表明了來意後,表舅媽難掩心中的喜悅,像是中了頭彩般的燦笑著,心裡想,今兒個竟有人主動要來收養蔚庸,真是太好了,這孩子也花了我不少錢,演個戲撈點錢回來。


  於是表舅媽馬上一副很不捨的樣子,滿臉憂傷的對著這對夫妻說:「哎喲!庸兒要離開,我可真捨不得!我一直待他如親生,什麼都給他最好的,您就這麼帶他走,我會很難過的...... 」


  所有人都看得出表舅媽在演戲,她還想擠出點眼淚,但沒成功,場面頓時有些尷尬。


  這時,蔚庸的叔母看著瘦弱的小蔚庸,雙手搭著小蔚庸的肩上,溫柔的說:「孩子,你願意跟我們回去嗎?」


  小蔚庸用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靜靜地看著所有人,然後低下頭,怯怯地說:「想!」


  老夫婦聽到後,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蔚寒隨即對著還在演的表舅媽說道:「這孩子願意跟著我們回去,您就成全了吧!」並從身上拿出一袋銀子,交給了表舅媽並客氣的道:「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了! 」


  表舅媽裝著一副驚訝狀:「哎哊! 您這是做什麼啊?」蔚寒看了一下蔚夫人,蔚夫人點點頭,示意要叔父勸他們收下。蔚寒於是誠懇的對表舅媽說:「我跟內人年輕時有做了些買賣,搌了點錢,謝謝你們這段時間對這孩子的照顧,您就收下吧!」


  表舅媽一副勉為其難的收下了銀子:「那、那就貪財了!」表舅媽惦了惦銀袋的重量,心裡頭竊喜「還挺沉的,發財了!」表舅媽對蔚寒說:「蔚老爺,我跟您說啊,這孩子不愛說話,還老愛往山裡跑,街坊鄰居老是閒言閒語的,我是教不了他,以後就有勞您費心了!」


  蔚寒笑了笑:「我們會的,請您放心!」


  蔚夫人溫柔的看著小蔚庸,輕聲的說:「孩子,來這兒!我們回家吧!」


  阿雄躲在房門旁偷看著,小蔚庸回頭看了阿雄一眼,兩個孩子都沒有什麼表情,似乎是無聲的道別,然後小蔚庸就跟著老夫婦離去。


  他們走後,阿雄跑到母親的身邊問道:「娘,蔚庸不會回來了嗎?」


  表舅媽盯著銀子,笑咪咪的說:「當然不會啊!傻孩子,他如果繼續待在這兒會把你帶壞的。」


  「才不會!」阿雄頂了一句,然後難過的跑回房間。


咔噠咔噠咔噠⋯ 


  蔚家的馬車在京城中的一座大宅院前停了下來,大門上的匾額寫著「丞相府」。


  府內的庸人聽到馬車聲,都紛紛跑出來迎接,老夫婦及小蔚庸緩緩地下了馬車,蔚庸抬頭看到了大門上的三個大宇「丞相府」,由於他年紀尚小,對丞相這個官職沒有概念,只覺得這家的大門好高好大。


  府內的傭人們開心的排列在門口:「老爺、夫人您回來啦!」


  面對這樣的排場,蔚庸有點膽怯,呆呆的站在原地。蔚寒見狀,把手搭著蔚庸的肩上,然後對著家僕們說:「這位,以後就是你們的少爺了!」僕人們此起彼落開心的叫著:「少爺好!」「少爺好!」府中的ㄚ環也在一旁竊竊的笑著:「少爺長得好俊秀啊!」ㄚ環們爭相說著以後要照顧少爺,蔚庸被這突來的熱情害羞的紅了臉,這下,ㄚ環們又騷動了:「你們看,少爺的笑容好可愛呀!.....」


  這一夜,蔚庸睡不著,他坐在窗邊,望著天上繁星點點,對著這突來的幸褔,仍揣著些許的不安。星光映入了小蔚庸的雙眼,溫潤且閃耀~


0會員
6內容數
想把腦海中浮現的人物, 故事分享給有緣人,歡迎來到到徐徐的奇幻宇宙!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