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8. 放晴了嗎-7

2024/01/1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我撇見了洗滌槽上,一個朝南面移動的物體。

raw-image


我忽然有種像是走在【七里村】的冬夜裡,一陣寒風直撲而來,讓我完全地僵直,動彈不得,只能期待這一切很快就會結束。我瞇縫著眼睛,皺起了眉頭。


《我警覺到可能會被襲擊的跡象》


它沿著壁緣快速前進!


經過了洗滌槽!!

raw-image


它停了下來?


我眨了眨眼。我看見了,我看見了記憶裡那座雜草叢生的墳上,伸出了一隻長滿短毛的腳了。


原來,我的對手並不是牆外那些黑暗的影子,蕭牆之內,已有勁敵,而且有越來越強大的趨勢,似乎無法壓制了。


《我這才知道敵人存在任何的地方》


我幾乎忘了牠們的存在,在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喚醒《林女士》的『家中一簇清香茶,潔淨生活與和諧』之後。

raw-image


看來,一朝被蛇咬,連草繩都能怕十年。我得保持冷靜。我握緊了《林女士》的雙手,避免有太大的動作。觀釁待變,才是對付危機最好的方式。這也是人類本能的自然反應。


《我選擇了不要反抗》


牠們是微紅色的昆蟲,一種永遠不用擔心少子化問題的族群。牠應該要為自己的種族感到自豪。或許,還能和地球同年同月同日消失。


一陣不安的寒意迅速籠罩了我的全身,伴隨著噁心的反胃感。


《我產生了厭惡的情緒》


天啊!


牠們回來了!!


我心驚了一下,當牠轉身的時候。

raw-image


人類的【不經一事,不長一智】失敗了。我開始感到像是踏在了薄冰上,而不是沉入了湖裡。


更糟糕的是,我們的視線重疊了!!


《我感到事情並沒有變好》


“妹妹,妳在看什麼?” ,她的眼睛隨著我的視線望去。


我用力地吸了一口氣,這才發現自己停止了呼吸。我的脈搏開始捶打了起來。


“裝~裝~~裝~~~” ,我急促的呼吸影響了說話的流暢度與發音的精準度,讓身體進入了逃跑模式。


《我有時侯沒辦法說清楚》

raw-image
raw-image


牠動了!!

不是要飛起來吧!!!


“啊~” ,我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只持續了不到一秒鐘,戰況勝負已分。牠向我迎面飛來,面無懼色。很顯然,這是我的眼睛告訴我的。


《我又一次遭遇到相同的事情》

raw-image


我跌坐在地上!


我的腎上腺素不受控制,紊亂的噴發!!


我的心臟擊出了撤退的戰鼓聲!!!


《我終於徹底的崩潰了》

raw-image


我不假思索地往後轉了身,奔向樓梯口。更令人害怕的是,我起身的時候還踩滑了一跤,成了動畫片【湯姆和傑利】裡忽然遇到《斯派克》的《湯姆》,只能像隻四腳貓咪似的竄逃。


《我選擇了逃走並躲藏起來》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媽呀!蟑~螂!伊娜!蟑螂啦!” ,我鼓起勇氣大聲喊道。我站在樓梯口提醒了《林女士》,借刀殺人的意味濃厚。


《我如果能再說清楚些》


我喘息著,上氣不接下氣地。我的左手不斷地撫慰著我的胸口。我畏縮著,讓身子靠在樓梯扶手上。我的目光嚴密地防守在一樓的地板。

raw-image


“緊價呦?緊價呦?緊價呦?” ,《虎妹》驚慌不已的跳躍著。噢不對,也許是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我暗自思索著,不是說鳥類喜歡吃昆蟲嗎?也許考慮以後解除牠的限時令,至少,我在家裡的時候。


只是,不知何時,《林女士》已經舉起了自己腳上的鞋子。她正掘地三尺,搜索著牠的蹤跡。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動作與毫不猶豫的神情再次印證了剛剛向我許下的承諾,讓我感到了安定與受到了珍惜。


“媽媽來~妳先上樓!” ,她竭力主張道,這回比【母奶理論】有說服力多了。一陣安心的感覺傳遍了我的全身。

raw-image


我輕吐了一口。


《也許,或許,我就不會這麼糟糕了》


“媽媽,小心點哦!” ,我對著樓梯間囑咐道,單純是習慣性的體貼。恐懼催促了我的步子,壓抑住燃起的罪惡感。


“哇~牠是吃什麼長大的呀?也太大隻了吧?異形嗎?真是變態!” ,我皺著眉碎語, “都是大變態!真是討厭!” ,我聯想到了某個人。


《我積累著以為氣球都不會爆炸》


我快步衝上樓去,拋下了三只單純生物的戰爭,我的母親,昆蟲,和號稱智商不低的虎皮鸚鵡。不過,現在我有點懷疑牠們種族智力的最大值。


“啪!” ,樓下傳來了一聲巨響,像是我的膽怯把摯愛的母親關在天堂門外了。我最痛的苦,卻是她輕易能為我化解的事。


《我那天是第一次看見阿美族的太陽》


我打了一個冷顫,胃部一陣的翻攪,當那黏稠屍體的影子在我腦海中癱軟的時候。它掉落的一片翅膀,帶走了我複雜思緒產生的內疚感。

raw-image


我希望《林女士》不要摻入過多的私人恩怨,能得過且過就行了,畢竟牠拋磚引玉,冒了這麼大的風險。好吧,至少這次牠不會有痛苦了,不用再跛腳走出大門口。


《我看見了她爆炸性的燃燒》


“咦?為什麼會討厭呢?不都是昆蟲嗎?” ,我想起了【七里村】裡最常見到的【台灣青銅金龜】,並向自己提了一個問題。是不是就像地球上的蟑螂一樣,每個人都存在著設計好的缺陷?只是,是對誰呢?


《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會被討厭》


“啊!好噁哦!我要吐了!我在想什麼呀!會不會爬上來呀!聽說只要有一隻,就表示牠們一家子都住進來了~OMG!一家子是能有多少呀!呃?三隻?六隻?一群?Oh My God!養青蛙會有用嗎?” ,當我搖著頭,想要把我的思緒飄向的方向搖出腦海的時候,我想到了別的事。


《我也不明白群體效應帶來的社會認同感》

raw-image


“難道是我們打掃得還不夠乾淨嗎?也沒吃零食呀?真是奇怪了!” ,我起了疑心,準備踏上二樓的地板。


《我質疑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一場膽戰心驚剛剛平息,眼前延伸過來的幽影又掀起了我內心的波濤。黑暗警告了我,那隻不安份的【地球活化石】正伺機而動,就在某個角落裡,隨時準備突擊我!


《我無法擺脫如影隨形的黑暗》


我吞咽了一下!


我放慢了步子。


我的視線梭巡著整個四周。


這不僅僅讓我感到了某種程度的害怕,也讓我的胃部的肌肉緊繃了起來,還讓我的脈搏再次在血管裡捶打了起來。


《我還是畏頭畏尾的一朵黑雲》

4會員
141內容數
我喜歡使用譬喻的小說寫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