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06 極地之旅 Day05 寒冷初體驗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20220506 Day06

一早四點五十起床收拾行李,吃個簡易早餐,就匆匆忙忙的 Check out,接著搭飯店的接駁車到機場。有了前幾次加拿大國內線安檢塞到爆的經驗,這次提早非常多時間出門,就是想說不要飛機又丟下我飛走了。這次一開始超順利的,Check in 時沒甚麼人,一下子就好了。Check in 時我都佩服起我自己了,行李剛好 50.2 磅,完全裝好裝滿。出國時也是剛好 23 公斤,每次都完全不浪費可託運的重量。哈哈!其實是行李箱握把上自備磅秤,現在航空公司對行李超重抓這麼嚴,有個秤在行李箱上就安心多了。

我們在北極所有吃的、喝的都得從渥太華帶去,一來比較便宜,再者也避免去了極地還要和在地人搶資源,所以極地導遊後來又推了近十大箱的物品需要掛託運,於是大家又重新掛行李。當然,超重費是導遊他們付,要去極地的必需品付超重費不是問題,問題是一個人超重太多就不收了。超重分成兩級,51-70磅是一級,71-100磅是一級,一個人不可以超過 100 磅的託運行李。所以當場在依每個人目前的重量進行分配,要盡量分配到每一個人就是 100 磅。

raw-image

*渥太華機場國內線*那些紙箱就是我們要帶去極圈的民生物資*

*小補充:加拿大北方航空是專營加拿大北邊偏遠地區的航空公司,於 2019 年併購了第一航空,只是很神奇的,併購後居然是用第一航空的人形商標,而不是用自己原來的商標*


就在看起來一切順利的時候,最後還是人算不如天算。我們一行人連同極地導遊都順利 Check in 了,反而是這次的主辦票務了出問題。簡單的說就是用里程換票,結果航空公司說沒收到這個通知。就看他們一直在接洽,一直到我們已經無法再等了,只好我們先去過安檢。萬一真的來不及,也總是要有人先到登機口和櫃檯說一聲,要不然前幾天的憾事一定會重演。結果還真的發生了,我們都已經上飛機了他們兩位還沒過安檢。幸好總共有九位還沒上飛機,所以飛機願意等一下。最後有驚無險的全部都完成登機。

raw-image

*一大早的機場,斜射光線總是那麼的迷人*


raw-image

*機尾登機*加拿大北方航空在 2019 年併購了加拿大第一航空,這就是人形商標*


這班是 737-400 型的老飛機了,好啦!加拿大北方航空全是這種老飛機。而且至少把機艙的一半拿來當貨艙,只剩下20排左右的座位。

raw-image

*737-400 機艙內*看起來一切正常,但是其實只有一半是載客用,另一半是貨艙*


順利起飛後,已經熱到快要中暑了。為什麼會中暑?因為我們飛極地的路線是從渥太華幾乎直線的一路往北飛六小時,第一段航程會從 8 度上下的地方飛到零下 13 度的地方,第二段是從零下13 度飛到零下 20度。加上有超重的問題,所以厚重衣服都穿上身,甚至準備了一雙耐零下 100 度的雪靴要在下一個機場穿上。可想而知在機艙內會有多不舒服了。飛機上的冷氣也不可能開零度,哈哈!不過起碼證明了昨天買的裝備是有效的。

raw-image

*在飛機上快熱死的樣子*雪衣塞在前坐底下,腳上穿的是雪褲,只差防風層沒穿上而已了*


飛機餐很有意思,濃稠的牛奶燕麥、火腿、起司、一個小可頌,就整個很西式。我到底在講什麼啦!我現在就是在西方啊?

raw-image

*飛機餐*一整個就是很西式*


後面三排是 YMCA 活動的團體,大概就十多歲吧?整路真的是青春無敵啊!就是有夠吵的吵.......我發現歪果仁對小孩子吵鬧的寬容度真的很高耶!大概飛了一個多小時後,地面就開始出現愈來愈多的白色,直到後來就是全白的了,雖然還可以清楚的看出河川的樣貌,但是河川也是全白的就是了。可以看到有些海面已經溶冰了,深藍色的海水間雜在白色的海冰之間,真的是很奇幻的景色。幸好我們的主辦很厲害,所有的團員都做在窗邊,可以好好的拍照。

raw-image

*起飛後地面就愈來愈白了,進入冰天雪地的世界*

raw-image

*底下的就是開始融化的海冰*高緯度的天空真的是藍到誇張*


飛行三個多小時後降落在 IQALUIT,這是加拿大 Nunavut 領地的首府。我們會在這邊轉機繼續北上。下機前我準備好 VR 要來拍低溫初體驗。在這邊已經將雪衣穿上了,只是雪靴、手套和帽子沒戴而已。從離開飛機後,我就把 VR 拿在手上,從機艙到候機室只有短短不到一百公尺的距離,接近候機室時雙手已經在發抖了,進了候機室發現耳朵沒什麼感覺。出艙門第一個感想就是好冷、好冷、好冷,風很大更助長低溫的威力。突然想起了澎湖的冬天。現在溫度是零下13度,但是強風才是最恐怖的。

raw-image

*這些是等著搭我們搭過來的班機飛回渥太華的人們*遠方就是機場跑道邊的小山丘*


這雖然是 Nunavut 的首府,但是個只有 6 個登機門而已小機場。一個小時後我們又要搭上更小的飛機繼續向北飛。本來沒有人想要出關,想說只有一小時,且對加拿大國內線安檢的繁複緩慢心有餘悸,結果才發現這邊根本不是這樣。原來這裡是個分界點,往北飛的話,通通沒有安檢,往南飛的班機才會有安檢。因此我們就走出來看了一下,想說回程時再到市區去走走。剛剛說這是個小機場,有多小呢?小到我們飛機油不夠還無法加油,所以等會飛到一半還要中途降落加油再繼續飛。

raw-image

*左邊的登機門是往南飛的,有著堅實的安檢措施,還有門禁呢!*反觀右邊,就像沒王法一樣*

raw-image

*別懷疑,走進去就是這樣了,沒有安檢站,直達登機門*這就是飛往 Pond Inlet 的五號登機門*



Part II 第二段航程

這班是 ATR42-500,也就是42人座的。比飛澎湖的 ATR-72 還要少了 30 人座。上機一看,和剛剛的 737-400 類似客貨兩用,這架飛機大概拆掉了右側前五排的座椅改成貨艙,所以又少了 10個座位。

raw-image

*這就是我們搭的 ATR42-500 型,比台灣飛離島的 ATR72 還要小*


這次的飛機餐就更冷了,不過我喜歡。三明治裡面是夾生火腿薄片,非常地香。餐盒裡有附一罐優格,飛機也才兩個廁所,居然敢發優格,不怕大家肚子痛嗎?我隔壁做一位小姐,一上機就睡覺,還將他的飛機餐送我,說他想睡覺不吃了。本來還在高興可以吃兩份,結果到了中途加油時就好懊悔喔!

raw-image

*就是小小的點心,不過很好吃*可以注意到,我已經穿上雪褲最外層了,熱爆*


可能是飛機很老舊吧?窗戶已經磨花到無法拍照了,真的很可惜啊!

raw-image

*Iqaluit 機場*窗戶真的磨損的很厲害*


雖然窗戶磨損的很厲害,而且很髒,不過當然還是會照拍不誤。中途落地加油的地方叫做 Sanirajak,正式的名字叫 Hall Beach。可別以為這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來的地方。這裡可是 1957 年建造長程預警雷達( Distant Early Warning)的位置喔!感覺飛機也不是常常在這邊加油,艙門打開時有看到加拿大人跑去艙門口拍照,看得我也好想去拍喔!無奈旁邊的那位小姐睡的一塌糊塗,而且是把整個頭都包住的那種睡法,也不好意思把她叫醒。只好看著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這樣流逝。從機艙的窗戶向外看,沒看到住家,但是有看到一些人和小朋友。只有看到氣象站、雷達站一些建物和一條跑道。

raw-image

*中途加油的 Hall Beach*


落地時簡直就像是撞下去的,有夠粗魯的降落。這次降落後我就知道我誤會這架飛機了。原來窗戶不是因為很老才有刮傷的,而是這邊都是泥土跑道,所以起降都會將窗戶噴的都是泥巴。因為 Iqaluit 跑道還是水泥的,無法想像到泥土跑道的狀況,才會誤會是飛機太老舊。

raw-image

*機窗上噴了滿滿的泥巴*後方的小屋就是Hall Beach 機場周邊的聚落*


加油結束重新飛行,想不到飛機加油人也可以加油,居然開始發放小點心,真是太感人了,或許是因為路途遙遠吧?不過沒想到 Canadian North 這麼大方,不像 Canada Air,飛機這麼大,連個餐飲也不提供。這段航程總共飛行約 3 小時。

raw-image

*還算不錯吃的小點心,而且很大方的還會來問要不要再來一份*


Part III 終於進入北極圈

從台灣起算,歷經了五段航程,台灣桃園-加拿大溫哥華;溫哥華-多倫多;多倫多-渥太華;渥太華-Iqaluit;Iqaluit-Pond Inlet,歷經七個機場,台灣桃園、加拿大溫哥華、多倫多、渥太華、Iqaluit、Pond Inlet,加上一個中途降落加油的 Hall Beach,終於踏上了巴芬灣的入口,Pond Inlet。

Pond Inlet 是加拿大北方原住民 Inuit 人的村落,人口大約只有近兩千人,每年只有大約六月底到八月底或九月初看不到雪,海面則是從12月開始結冰,六月底會溶冰解封。機場當然十分簡易,不過由於路途遙遠且機票昂貴,前來接機的親友塞滿整個機場。

raw-image

*有夠小的機場,這就是整個機場的建物了*窗戶上一樣是滿滿的泥巴*


raw-image

*這就是 Pond Inlet 機場的外觀*


raw-image

*這就是 Pond Inlet 機場,停機坪上還有一架有雪橇的飛機*



不過這裡畢竟是雪地,雪上摩托車才是這個季節交通的主力,來接親友的多半是騎雪上摩托車、多功能越野車來的,汽車也有,但算是少數了。

raw-image

*這個季節,雪上摩托車和多功能越野車才是交通的主力*


這邊行李領取的方式很像光正號從七美到高雄港,還比不上七美機場領行李的樣子。行李從飛機取出後就直接載到機場外的空地,自己去拉自己的行李,沒有人核對,看到就自己拿走即可。

raw-image

*就一輛貨車開到機場外的空地,工作人員只管把行李搬出車子,其他就全自助的了*


海冰冰緣宿營的老闆弄了一台車來接我們去民宿。要來這邊旅行的話,行程的安排很像去七美或是去南方四島旅行一樣。就是因為天氣的不確定性,唯一的對外聯繫只有飛機,只要起霧、風雪過大就無法飛行。所以真正行程前後的時間都要多留個幾天,以免行程銜接不上。

raw-image

*Pond Inlet 市區初見面*


到了民宿之後大家都累了,就在附近走走晃晃拍一些照片,畢竟第一次進入極圈,真的滿興奮的。但在地導遊一再強調今天是週五,晚上(雖然日不落)千萬不可以上街,街上非常地混亂且危險。那時還在想說會不會像是一般導遊那種恐嚇觀光客的說法?結果大約晚上七、八點就在民宿內聽到外面有人哭喊大鬧的聲音。原來週五晚上當地居民就會開始喝酒,當然喝了酒就什麼事情都會發生了。所以他們才要我們週五晚千萬不可以出門。於是我們打算隔天早上再出去晃晃,順道去這邊唯二的超市補點貨。其實要補什麼貨也根本沒有概念,畢竟是第一次在極圈中宿營,完全不知道該多帶點什麼,什麼又不需要帶。

民宿在海邊,只是現在海面都結冰了,所以看不出來是海面了。對面就是 Bylot 島,也就是 Sirmilik 國家公園的所在地。這邊的緯度已經是北緯 72°42'08.0" 了。地理上的北極地區的定義就是北極圈以北,北極圈是 66°34',所以已經深入北極圈 6 度了。6 度有多遠?大約有 660 公里左右,已經從台北到日本九州了。

raw-image

*民宿外的海冰以及海對面的山*飛越的渡鴉是此行的遺憾,想說渡鴉這麼多,到時候再拍就好了,然後就沒有再見到了*


raw-image

*突然覺得民宿外的陽光有種偽極光的感覺*


這邊的雪橇犬是直接養在海冰上的,據說他們可以感覺到冰層的厚度。因此在海冰開始融化時,就需要用雪橇犬拉雪橇,可以避開冰層比較薄的地方。不過在這邊可是不可以直接近距離的拍狗喔!極地的導遊告知,你明明看四周都沒有人,但只要鏡頭對著這些狗狗,就會突然有人跳出來說這是他的狗,要和你收費。所以一直告誡我們不可以近距離的去拍狗。我想會不會是這邊的狗還保有相當的野性,我們這種陌生人貿然接近,其實是有危險的,所以編出這個理由來要我們不要接近。為什麼說狗狗野性很重呢?這邊哪有餵什麼飼料啦!就是丟隻打獵打到的海豹給他們吃,在地人也是說吃生肉才能保持狗狗的野性。

raw-image

*狗狗就這樣養在沒有遮蔽處的冰天雪地中,這些狗也真是厲害*


極地的第一天就在民宿四周閒晃中收尾。滿心期待隔天開始的極地海冰宿營。







17會員
31內容數
自從進入中山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之後就開始接觸潛水。和蘇焉老師學習潛水很辛苦的,但是也真的充實且快樂。畢業後一直從事著潛水教學、海洋生態調查、水中攝錄影等。這邊也會把散落在各地的舊文章重新整理轉貼過來,歡迎大家一起來看看生態潛水人眼中的海底世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