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蘭幽
發佈於雲璃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商人重利,需懂得審視時度,如今她的立場尷尬艱難,如同他所說,除了傍著蘇家,她根本沒其他倚仗。

如若蘇家也將她當成棄子,只會使得周婉瑩在周家立場更加卑微無用。

她可不是傻子,相反的,她那第一才女之譽,也絕非浪得虛名,什麼時候該做什麼樣的抉擇才對自己有利,甚至不影響自身名譽,才是她最擅長的。

她恨蘇颽正、討厭蘇凜軒、嫌惡蘇家,這些是一回事,但為了自己的將來,她也不是不能低頭。

多少世家宗族貴女也不得不向命運低頭?她也不是其中最悲慘的。

至少,現在的她在蘇家以待嫁姬的身份試親,往後順理成章嫁入蘇家,還能搏取更多對她有利的美名。

她的名聲,終究是保了下來。

雖然屈辱噁心,但至少外人無從知曉。

想明白後,心中再多不甘不願,也都相較願意忍受這般羞辱。

「請...公爹您...將公爹的...巨肉棒...插進...兒媳...流淫水...的...騷...穴...」

上官燕雙眼緊閉、淚水不斷,哀傷中透著忍辱順從。

她模樣生的嬌媚動人,這般眼中帶淚又溫順無依的模樣,徹底讓蘇颽正慾念充斥全身。

蘇颽正雙手捧著她的臉,雙唇覆上,伸舌與她的交疊纏繞吸允。

「嗯...嗯...吁...唔...嗯...」

這吻熱烈深入,蘇颽正的下身也勃發膨大,伴隨著吻,下身更是在她穴口用力摩擦起來。

小穴上的花蒂被蹭的酥癢,穴口微開,蜜液也越流越多,甚至還滴在了蘇颽正的巨大上。

這無疑是對男子的鼓舞與邀請,蘇颽正在磨蹭她身下同時,聽見蜜液被他帶著滑動在小穴上的淫蕩之聲,一手扣在她後腦,讓她與自己更加深這吻外,另一手則撐開了她的花瓣小穴,試圖讓她的穴口撐大些,讓他能順利將他的巨物插入她體內。

如此,原先還在穴口磨蹭的巨物,輕易在他的一挺之下,進入了上官燕身子。

「唔...!嗯!嗯嗯...嗯...唔...嗚...嗚...嗯...」

身下突然進入的溫熱巨大讓上官燕感到疼。

緊接著,蘇颽正邊吸允她的唇、邊在她體內大力進出。

「嗯嗯嗯!嗯...嗚...嗚...嗯...」

「唔...嗯...嗯...」

蘇颽正被那嗚咽聲激的渾身更加來勁,將她右腿抬起,傾身更加激烈進出深處。

「嗚嗚...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右腿被蘇颽正扳起,將之彎曲,按在他腰間。啪啪聲不停響起,上官燕的身子也越來越適應了他,流出的淫水也越來越多。

停止吸允她的小嘴,離開她唇瓣之時,上官燕大口喘息,卻又因蘇颽正的激烈而呻吟連連。

「哈啊...哈啊...啊...啊...啊...啊...」

「真是好聽的嬌喘,兒媳這般喘息,令公爹真是身心愉悅。」

「啊...啊...啊...」

「再叫大聲點。」

話說完,動作也更加劇烈。

「啊!啊!啊!啊!啊!啊!」

「乖兒媳,好好叫喊公爹。」

「啊!啊...公...爹...啊...啊...啊啊啊!」

「乖兒媳,被公爹的肉棒肏的爽不爽?」

「啊!啊!爽...啊...啊!」

「好好回話,爽不爽?嗯?」

「啊...被...公爹...的...肉棒...操的...很爽...啊...啊...」

「是肏,乖兒媳。」

「啊...被...公爹...的肉棒...肏的...很...啊!啊!啊...很爽...啊!」

「真乖,把舌伸出來。」

上官燕伴隨著呻吟伸出了舌,眼神迷亂。

蘇颽正湊上,吸允起她的舌。

「啊!啊!啊!啊啊!啊!」

此時的上官燕已失了神,一切只能隨著身子本能而動。

蘇颽正吸著她的舌,解下了對她束縛的扣環,兩手抱著她的腰,讓她雙腿夾在他腰際,整個人癱在他懷裡,只能被動嬌喘吟哦。

「啊...啊...啊啊...啊...啊啊...」

蘇颽正抱著上官燕在廂房內隨意走動,每走一步,都讓上官燕的小穴被巨物完整深入填滿。

「嗯啊!」

每一步導致的進出,都惹得上官燕嬌喊。

蘇颽正隨意走著,停止吸允舌後,又親暱吻著她耳廓說道。

「兒媳真乖,有心想做好還是很不錯的。做為獎賞,就讓妳看看育女苑內,苑女們的及笄禮吧!」

上官燕麻木的靠在他身上,眼中早失了神采光輝。

只餘被動清淺的吟哦聲,配合蘇颽正的淫慾不絕。

蘇颽正對上官燕這番溫順配合感到滿意,在她體內加快傾瀉出慾望後,將她放在了榻上,從一旁箱子中挑出一套輕紗披於身,又蒙起雙眼後,將她同剛才一般抱起,巨大再次進入她體內,帶著她打開一處暗門,悠悠走遠。


酉時一到,育女苑外頭便迎來了許多前來觀禮的看客。

除了被青樓妓院訂下的姑娘,被安排在了白帳帷幕與屏風後頭,其餘未能被雀屏中選的姑娘,依照序次排排站立,最靠近看客的娧紅們,時不時還得忍受來自男子們的騷擾卻無從反抗。

此刻育女苑大廳擠滿了人,全為一睹苑女及笄禮的風采。

雲璃跟著紅袖坐在屏風後頭,面對著紅袖選出的幾個姑娘,其他青樓與妓院的嬤嬤也是如此。

「吉──時──到──」

報禮者一出聲,原先還騷動著的也全安靜了下來。

「及──笄──禮──起──」

所有參禮的苑女整了整,一一挺胸站直。

「祭──天──」

屏風後,一名被另一青樓訂走的姑娘緩緩踏出步子,接過育女苑一名嬤嬤手中的香,走至育女苑舞台上,對著門口恭敬一拜,台下參禮的苑女們也隨即轉身,跟著一同向門口一拜。

而後,參禮的苑女們轉回身繼續面向舞台,台上姑娘將香插入香爐中,後又盈盈一拜,從香爐旁雙手恭敬端起一碗酒,淺酌一口後,餘下的倒在了一個玉盤,又將空酒碗放回原處。

而後,那姑娘退了幾步,訂走她的青樓嬤嬤走上台,後頭跟著另一名手捧紅色緞面錦盒的小ㄚ頭,上頭還放著一枚玉簪。

「繡春園真是好大手筆!」

「是啊!那玉簪成色可不差呀!」

「你不知道,繡春園已經連續幾年從育女苑挑了每年魁首。」

「確實,這些年,繡春園年輕嬌美的俏姑娘著實不在少數。」

「居然是這樣!看來要找時間好好去繡春園瞧瞧...」

繡春園的嬤嬤臉上帶笑,站在參禮苑女魁首前,待那姑娘彎腰對自己行禮,便將緞面錦盒內的玉簪拿起,替那姑娘梳髮挽髮後,插上那枚玉簪。

接著,台下所有人也動了起來,參禮苑女也一致彎腰行禮,被青樓妓院訂下的,便由各家嬤嬤挽髮簪髮、沒被選中的便由育女苑的嬤嬤簪髮。

紅袖也在此時起身開始為挑選出來的苑女挽髮簪髮,雲璃則替紅袖拿著事前備好的香木簪,跟在紅袖身旁,方便紅袖取簪。

紅袖選了八名姑娘,待第八名姑娘簪完後,她便帶著第八名姑娘也上了台。

而此時陸陸續續,不同間青樓妓院也各自帶著選好並簪好髮的姑娘上台。

奇特的是,也有不少看客到場中拿起簪子,替一些苑女梳髮挽髮簪髮。

而不少沒被男子選上簪髮的苑女,則會從一盤枯枝中選出一枝,自己整好髮後,由育女苑內的嬤嬤簪髮。

「唷!今年這番亮相,還真是各有千秋呀!」

「繡春園近年雖年年包辦魁首,可添香閣挑的人我總還是最喜歡。」

「添香閣歷史悠久,自有她們挑選之法。」

「現任這位紅袖姑娘還真是一如既往美艷動人。」

「可不是?那可是花大價錢也買不到!」

「我倒喜愛另外幾間姑娘,更加柔媚些。添香閣的姑娘,沒點墨水銀兩還真高攀不起。」

「哈哈哈!兄臺,那你一定要去繡春園!那裏可沒那麼多規矩講究。」

雲璃看著聽著,陷入沉思。

育女苑的及笄禮由報禮者喊話,從祭天儀式開始便都是苑女們獨自依照訓練默契進行。

在預先選出的當年魁首進行祭天敬地儀式後,再來就是最重要的及笄簪髮禮。

簪髮禮的同時,所有青樓妓院也會將當年她們選出認為最好的苑女,在簪完髮後帶上舞台,此為亮相。

此目的是希望吸引中意者,未來前來相對應的青樓妓院。

而只要不是已經賣給青樓妓院的苑女,現場看客也能依照自身意願,花錢買簪,為中意的苑女簪髮。

簪髮乃是及笄禮中最重要的環節,使用甚麼材質的簪、簪的樣式皆會被現場所有人攀比。

雲璃在紅袖簪完未來添香閣的姑娘後,便默默站在屏風後頭,靜靜看著這一切。

手指捲起一小搓披散的髮,心中酸澀、眼眶濕潤。



趕了好多章,希望大家看得高興xd

接下來又要出國了!

這次出國可能很難在趕著寫文

還請大家擔待

    22會員
    161內容數
    謝謝支持與追隨蘭幽的小幽靈們😆 在蘭幽的小幽靈俱樂部 歡迎大家一起玩鬧一起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