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影週記】(2024.02.17):《我的好朋友黑漆漆》、《女鬼橋2:怨鬼樓》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觀影週記】系列文顧名思義,主要是會紀錄筆者在每週所觀影並有感而發的電影,以簡短文字的形式書寫心得,其中新舊片都會有。

本週電影重點,包括有:夢工廠的話首部 Netflix 原創電影《我的好朋友黑漆漆》、改編自台灣校園靈異傳說的恐怖片續集《女鬼橋2:怨鬼樓》。


raw-image

《我的好朋友黑漆漆》(Orion and the Dark,2024)

作為夢工廠動畫的首部 Netflix 原創電影,《我的好朋友黑漆漆》可以說是一個中規中矩的起頭。其概念和設定明明都很有趣,但不知為什麼卻是把故事說得相當無聊,以至於體感時間比實際只有一小時半的片長還要冗長。儘管最後結局揭曉的謎底再搭配利落的剪接手法,有成功讓本片對親子主題的描繪得以昇華而稍微拉回一點分數,但也是僅此而已。

比較有意思的是,後來查了一下才知道,《黑漆漆》的編劇竟是曾寫過《王牌冤家》、《蘭花賊》的查理考夫曼(Charlie Kaufman),讓人不禁懷疑該劇本是否在轉換成動畫的過程中出現了水土不服的情況,而負責配音「黑漆漆」的男星保羅華特豪澤英語(Paul Walter Hauser)總是以宏亮的嗓子卻也顯得用力過猛又變化不大的詮釋方式,以及個性極度胆小又行為超雷的主人公「奧利恩」其不夠討喜的設定,在我看來都是本片的敗筆。


raw-image

《女鬼橋2:怨鬼樓》(The Bridge Curse: Ritual,2023)

《女鬼橋》系列作為恐怖片一直以來最恐怖的地方,那就是它真的一點都不恐怖這件事情。而第二集《怨鬼樓》更是變本加厲,選擇大玩特效。利申特效其實並沒有什麼不好,但若因特效的動畫感太重而影響該帶來的真實感時,那無疑是導致它驚嚇程度再度被減弱的原因之一。

於是乎,《女鬼橋》系列意外地衍生出另一個賣點,那就是各種峰迴路轉的劇情轉折,一索性打造成一個走懸疑路線的校園靈異傳說題材作品(但還好不似中國的,最起碼這系列裡所塑造的鬼都並非以幻覺來收尾),彷彿編劇對著觀眾們說:「看!我又騙到你了吧~」最後將一切事情說得太白,有種自以為是的燒腦,並散發著莫名的優越感。就純個人的想法,這不但沒有在從中獲得樂趣,更像是被人擺了一道而感到不爽。

當然我也明白它的難處,相較於第一集,《怨鬼樓》所需要承載的任務實在是太多了,它既是續集又是前傳,還得描寫全新加入的主要角色、刻畫人物之間的情感,形成相互對應的新舊劇情等等,而在綜合以上因素的前提之下,《怨鬼樓》最終成品,姑且算是不過不失,至少整體敘事清晰、節奏流暢,但還是有不少值得加強的地方。不過正因如此,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怨鬼樓》中 AR 遊戲的高概念,儘管甚是有趣,但融入情節的手法卻不夠精妙,以至於未能發揮到極致,而顯得綁手綁腳。

但如果你跟我一樣,明明看完第一集沒有很喜歡,卻還是因為王渝萱擔綱主演而衝著來的話,那麼看完這部片應該也不至於會生悶氣啦。


延伸閱讀

【非影評】2024 第一部賀歲片:《盜月者》有驚喜!

【觀影週記】(2024.02.03):《那夜,金曲不朽》、《哆啦A夢:大雄與天空的理想鄉》

【獎電影】2024 香港金像獎入圍名單:《白日之下》獲 16 項提名最多;《富都青年》寫下歷史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字,除了追踪按讚分享留言交流之外,也歡迎到下方以贊助的方式來支持我繼續寫作更新。


27會員
67內容數
希望可以通過文字的方式把自己喜歡和好電影推薦給大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