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你別來-25

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又是下著綿綿細雨的一天,陽蘭去世已經滿半年了,每個月的十三號陽曜德都會過來向他報告近況,今天也不例外。

「媽,我最近幫幾個公司做了網頁,口碑不錯哦!只不過一個人有點忙不過來,最近在考慮要找一些工作夥伴。」提到夥伴這個字,陽曜德突然想到什麼,露出憔悴的笑容,「還有,很抱歉那時候沒和你說實話,其實我和熊海斳已經分手了……」陽曜德頓了頓,接著說道:「我對不起他,實在沒有臉和他繼續在一起……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有小P陪我,不用怕我孤單。住在隔壁棟的約翰是好人,我參加了他們的晨跑社團……」陽曜德在墓碑前有一句沒一句的說了一個小時,最後終於輕輕地嘆了口氣:「媽,我該回去了,還有些臭蟲沒處理完,下個月再來看你。」




陽曜德抖落身上的雨珠,依依不捨的看著陽蘭的墓碑,又嘆氣,最後原路搭車回家。

「小P我回來了。」陽曜德沖了個熱水澡,然後一邊嚼著他最後的存糧,一邊檢查著各個伺服器的狀況——他的房間擺滿了主機,是和他合作的公司網站資料的存放地點,接手的網站越來越多了,陽曜德最近在考慮成立一個工作室,因為一些公司的會員資料系統出錯只有一個人核對實在忙不過來啊……還是乾脆加入其他人的工作室呢?




陽曜德瀏覽著徵才訊息,發現有家網路公司的條件不錯,如果自己帶著這些客戶過去,那應該薪水價碼應該很好談吧?他們公司頗具規模,一定有優秀的美工人員,省得自己買網頁素材又多花錢……資料移轉的事還得安排一下。陽曜德寄信給他們的主管,很快的就得到答覆,對方大概介紹了一下他們公司的詳細狀況,十分符合陽曜德的要求,於是他決定明天就過去他們公司詳談。




「唔。」只有兩片起司果然吃不飽。陽曜德拍拍自己空蕩蕩的肚皮,決定出去買點東西吃。他換好衣服,拿起鑰匙,正準備穿鞋,此時,大門居然開了。

陽曜德以為是倪浩凡,抬頭一看,竟然是一直避不見面的熊海斳!他愣住,在他反應過來之前眼淚就先落了下來:「對不起……可以不要打臉嗎?」

熊海斳同樣錯愕,他沒料到竟然會在這種情況下遇見陽曜德……他是什麼時候住進自己家的?陽曜德抱著頭,蹲在地上哭得泣不成聲,熊海斳嘆氣,知道他還在介意之前的事,但商業間諜其實一直存在於業界當中,事情可大可小,更何況陽曜德把所有資料都摧毀了,使海棠的業務受到很大的干擾,這樣功過相抵的結果讓熊海斳早就原諒他了。




那時候熊海斳會發這麼大脾氣純粹是因為太衝動,現在回想起來還真覺得有點丟臉!他走上前揉了揉陽曜德的頭髮,和善的問道:「吃飯了沒?」陽曜德好不容易才止住眼淚,搖頭,垂著眼瞼,不敢迎向熊海斳的目光。

「那我們去『唐朝荔枝』吃飯?」陽曜德點頭。熊海斳牽著他的手,熟門熟路的走到餐館,陽曜德訝異的看著熊海斳熟稔的和老闆點餐:「熊先生,好久不見!今天的特餐是三杯田雞燴飯,要來兩份嗎?」

熊海斳臉部肌肉微微抽動,但他還是笑著回應老闆:「好,那就來兩份。」接著轉頭用中文向陽曜德抱怨道:「這些老外老愛煮一些不三不四的中國菜……」

「……」陽曜德不敢說其實他還蠻愛吃這間餐館的東西,雖然口味有點怪異,但已經是這附近最好吃的餐館了。陽曜德很想問熊海斳怎麼會和老闆這麼熟悉?不過從他毫無猶豫的走到餐館以及擁有房子鑰匙的這兩點看來,他以前或許和倪浩凡是室友吧?




「走!買東西!」吃完飯,陽曜德被熊海斳拖去超市,買了一堆生鮮蔬果,陽曜德非常自覺的提著購物袋,小媳婦似的跟在熊海斳後頭走著。

「嘖!」當熊海斳打開空空如也的冰箱時,譴責的看了陽曜德一眼,陽曜德知道自己吃得不健康,羞愧的低下了頭:「我、我有按時吃飯。」

「這也叫飯?」熊海斳厭惡的把冰箱裡皺巴巴的檸檬丟棄,然後捲起袖子,命令道:「抹布。」陽曜德非常乖巧的協助熊海斳把冰箱清理了一番、將食材冰存,然後主動替他收拾行李。




熊海斳整理完冰箱後就先去洗澡,陽曜德抽空進入原先預計要留給陽蘭使用的房間。雖然這間房間最後一直沒有用到,但陽曜德還是習慣天天將房間打掃乾淨,就怕他母親突然想過來看看,卻沒有房間睡。

「媽……」陽曜德說不清自己的情緒是興奮還是緊張,他揉著自己的衣角,對著空氣說道:「呃、那個……」還是讓熊海斳睡自己的房間?可是他房間堆滿了主機,一定會被嫌棄的吧!陽曜德猶豫了會兒,知道時間不夠他整理另一間空房給熊海斳使用,只能徵求陽蘭的同意了:「熊哥……我是說海斳來了,我讓他先睡這間房間哦?」




窗外突然一陣風吹過,樹葉沙沙作響,陽曜德就當作是他母親同意了,他雙手合十的朝著窗戶拜了拜,接著拿起乾淨的浴巾,候在浴室門外。

「熊、熊哥,床單我給你換好了。」陽曜德指著開著的房門,「然後…然後……喏。」他把浴巾塞給熊海斳,然後扭捏的站在一旁,就怕熊海斳不高興。

「謝謝。」兩地的時差讓熊海斳很疲倦,本來以為自己要睡在灰塵堆裡,但沒想到居然有個乾淨的床可以使用,對陽曜德的愛戀因為他這樣貼心的舉動好像又燃燒起來……兩人在異地重新開始,似乎不錯?

「晚安。」熊海斳親暱的在陽曜德額上落下一吻,接著轉身入房,沒看到他既錯愕又害羞的表情。




熊海斳這樣到底是什麼意思?只是習慣性的對人溫柔嗎?陽曜德在認知到自己喜歡熊海斳之後對他的一舉一動都十分的在意,他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像個情竇初開的小女生一樣,但內心總是忍不住越想越多。想到熊海斳拖著那麼大的行李箱,最近應該會在這裡住一陣子,陽曜德就不可抑制的感到喜悅。只是突如其來多出一個室友讓他感到手足無措——他當然很高興有人陪他,然而他想到熊海斳後來還是會離開,心中就難過的說不出口。與其這樣,倒不如一剛開始就自己獨居!

額上還殘留著熊海斳嘴唇的熱度,陽曜德覺得臉很燙,他看著掛在窗前的風衣,想到上次自己竟然拿著風衣自慰!臉上又更燙了……這樣不行!整個腦子都在想熊海斳,越想越混亂,他明天還要去面試呢!得早點睡!他輕輕地走到廚房,在櫥櫃裡找到了安眠藥;陽曜德怕藥效太強會害他睡過頭,於是他將藥片折一半,搭配冰冷的水吞下後,哆嗦著回到房間。




熊海斳的床伴很多,陽曜德非常清楚,畢竟兩人第一次碰面就是在聲色場所;陽曜德永遠不會忘記在那種混亂的情況下熊海斳的男根依舊一柱擎天,想必見過非常多大場面。他對自己……應該只是玩玩?陽曜德想到這點就覺得十分鬱悶。他想陪在熊海斳身邊,可是熊海斳身邊圍繞著非常多漂亮的女人,陽曜德不願將自己的身價貶低為受熊海斳包養的對象,他貪婪的想獨自佔有熊海斳身邊的地位,但他曉得自己不配。




熊海斳見到他的時候沒有責罵他,陽曜德明白他已經原諒自己了,只是陽曜德無法越過自己心中的那道檻;他總是會想起那時候在醫院熊海斳目眥盡裂掐著他的模樣,他從來沒有見過熊海斳這麼生氣,他知道自己深深地傷害了熊海斳,已經不配再擁有他的情感了。想到這點陽曜德的心就很痛,他為什麼會讓自己陷入這種困境呢?




牆的另一邊就是熊海斳,自己可以待在他附近,這樣就夠了。陽曜德輕輕的嘆口氣,對於自己這種渺小卑微的願望感到悲哀。自己到底是什麼時候喜歡上熊海斳的?陽曜德搞不懂。是因為他一直很溫柔的舉動嗎?注意到自己的口味、喜好等等……自己是因此被他打動的嗎?回憶過去的往事,陽曜德覺得胸口熱熱的,好像有什麼填補了他內心的空缺;他從來沒談過戀愛,只知道他不討厭這種感覺。陽曜德決定將這種甜蜜的心情埋藏在內心的最深處,等到自己獨自一人的時候再拿出來細細回味。




藥效逐漸發揮,頭開始暈眩,陽曜德順應身體的反應,閉上眼睛,讓大腦停止思考。或許是因為藥效的關係,身體完全放鬆了,陽曜德深刻的感受到肌膚蹭在床單上的觸覺,酥酥麻麻的,十分的舒服;厚重溫暖的棉被擁抱著他,帶來令人愜意的溫度,有種隱約的快感不斷的從體內湧出,陽曜德下意識的呻吟著,將自己交給這種難以言喻的舒適感受。




天旋地轉,陽曜德終於忍不住睜開眼,房間在晃動著……藥效太強了!陽曜德皺眉,想抵抗這種暈眩又酥麻的感受,但是渾身無力,後穴還不斷傳來著的摩擦快感,極像尿意的感覺陽曜德無法思考,他嗚咽了聲,忍不住釋放了出來。

……自己竟然尿床嗎?腹部一陣溼黏感讓陽曜德終於清醒了。這什麼藥啊!他皺著眉頭想起身,但腰上傳來一個力道,不讓他移動,「你爽過了,換熊哥爽。」

「……?」陽曜德困惑的轉頭,看見一臉邪氣的熊海斳正裸著上身,抓著他的腰!




這是怎麼回事!陽曜德錯愕的縮了縮後庭,確認裡頭有東西,但他這舉動引來熊海斳一陣罵:「幾個月沒見,屁股變得這麼騷!」他啪的一掌打在陽曜德的臀部上,激得他又是一縮。熊海斳下半身毫不留情的衝撞著,一邊質問道:「你有找其他男人捅你屁股嗎?」

「啊哈、嗚……」陽曜德抓著床單,好不容易才釐清目前的狀況:熊海斳夜襲他,而且看來還吃醋了!「才、才沒有!」找其他對象什麼的……陽曜德不是沒想過,只是他從來沒想到要找男人!

「那你屁股怎麼那麼翹?」如果不是常常抬高,不會鍛鍊到這裡的肌肉吧?熊海斳發現自己想獨占陽曜德的心絲毫沒有減少,甚至還因為這幾個月的分離而變得更加強烈。

「嗯、啊……」陽曜德被逼得淚都出來了,熊海斳見狀,便減緩速度,溫吞的抽插著;陽曜德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氣,他忍著即將衝出口的呻吟,斷斷續續的回答道:「我有…我有……嗚、運動……」




「哦。」熊海斳停下動作,將陽曜德翻了個身,愛憐的撫著他的臉:「你是為了我鍛鍊體力嗎?」

什麼跟什麼?才剛睡醒又被操得意識混沌的陽曜德聽不懂問題,但他下意識的知道不能做出否定回答,於是模糊的「嗯」了聲,熊海斳非常開心,猛地抱住了陽曜德,將臉埋在他的頸窩,用鼻子蹭著,可憐兮兮的說道:「我很想你。」

「……」陽曜德身體一顫,竟然又達到高潮,熊海斳感覺兩人腹部間一陣溼黏,笑了,他一邊揉著陽曜德白皙的臀部,一邊低啞的說道:「你有用我的風衣自慰嗎?」

那麼羞恥的事被熊海斳一針見血的揭發,陽曜德整個臉紅到脖子去,他惱羞成怒的反駁道:「誰、誰跟你一樣變態!」

「那為什麼風衣上有你的味道?」

「屁咧!」陽曜德的臉比煮熟的蝦子還要紅,腦門一熱,想也不想的說道:「我明明就沒沾……!」話說到一半,陽曜德就住口了,他嗚咽著遮住臉,發覺自己竟然被套話!

「呵。」熊海斳知道陽曜德也在思念他,開心的不能自已,他企圖拿開陽曜德遮著臉的手,煽情道:「我常常用你的枕頭自慰,每次都射在上面。」

「你!」陽曜德憋了半天,最後擠出一句:「變態!」他掙扎著要跑,卻忘記兩人仍然處於結合的姿勢,熊海斳輕輕向前一頂,陽曜德就一陣痙攣,熊海斳吻上他的唇,陽曜德一下就淪陷了。




大腦熱得快要融化,陽曜德無法思考,熊海斳身上夾雜著清爽的沐浴露味道以及淡淡的菸味,形成他獨特的男人魅力;陽曜德一直渴求著熊海斳的溫度,如今他真的得到了,他貪婪的索取著熊海斳的吻,兩人難分難捨的糾纏在一起,熊海斳微微挑眉,沒料到向來矜持的陽曜德今天會這麼熱情?小別勝新婚,看來真的沒錯啊……身上所有敏感的部位都被熊海斳刺激著,陽曜德忘我的呻吟著,雖然快被熊海斳吻得窒息,但是陽曜德心中的孤寂被熊海斳的熱情給驅離了,炙熱的溫度一點一點的滲透全身,讓他覺得很幸福。




粗壯的男根不斷的在妖冶的穴口進出,陽曜德深刻的感受到上頭突出的青筋怎麼摩擦過他每一吋嫩肉,帶給他無盡的快感。這形狀,這溫度……他閉著眼都能認出來。久旱逢甘霖,陽曜德的身體強烈索取著熊海斳給予的一切,每當熊海斳離開的時候那飢渴的小嘴就會極力挽留,依依不捨的收縮著,發出「啵」的吸吮聲,當熊海斳插入時,小穴又會淫蕩的敞開,邀請著男人侵犯;熊海斳甚至不須用力,穴口就會主動的將雄偉的傢伙給吞進去,緊緊糾纏著不放。




熊海斳每一次都能頂到身體裡的敏感處,陽曜德不禁發出舒服的嘆息:「好棒……」

「你喜歡我幹你嗎?」熊海斳咬著陽曜德的耳朵呢喃,陽曜德受不了的發出嗚咽,用緊抱熊海斳的動作表達他的感受,熊海斳低沉的笑了,一邊啃咬著陽曜德潔白的頸子,一邊情色的說道:「這麼會吸,好想把你幹到懷孕。」

「嗚……」陽曜德羞恥的將臉埋在熊海斳的頸窩裡,陽曜德這種害羞的模樣讓熊海斳心中一陣暖流。他從來沒有那麼強烈想擁有一個人的欲望,眼前這個瘦弱的身軀即使疑似背叛過他,但熊海斳還是放不下對他的情感——況且實際上什麼也沒找到不是嗎?

「噗咕、噗咕……」結合的部位發出黏膩的聲響,黏稠的體液隨著熊海斳的動作溢出,在兩人連結的地方形成淫靡的泡沫,陽曜德抓花了他的肩,顫抖著再度達到高潮。大腦所能控制只有呻吟和射精這兩項動作,平常陽曜德很討厭熊海斳射在他體內,但今晚,體內滾燙的精液讓他覺得很滿足;兩人不知疲累的做了整個晚上,孤單寂寞的心因為互相依偎的體溫而消失殆盡……有人陪伴,真好。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