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番外〉火車

2024/02/2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raw-image



容若從梳妝檯下取出一琺瑯材質的小圓罐,裡頭盛著色澤極豔的唇脂。「女王,這是昨晚南朝送來的胭脂。」她又從腰封裡拿出一封信箋。「慕蓉暖來信。」

經過二十年,凝香樓從音樂欣賞與美食經營,逐漸發展出自有品牌。琴藝精湛外貌 又各有特色的琴師們理所當然地引發仕女吹捧模仿的熱潮,就像是蘇期本世界的藝人一樣,idol同款最容易吸引粉絲購買率……一開始人們只是關注表演者的服裝與配飾,慕蓉暖看準商機,先是再次捧紅凝香六藝(凝香樓最知名的六位琴師),接著順水推舟與繡坊談成合作,後來產業鏈慢慢成熟,逐步拓展到美妝產品。

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已卸任的凝香樓店主慕蓉暖並沒有隱居山林不問世事,反而將全副心力放在美妝產品研發上,她的眼光毒辣,挑選的原料成分皆為上品,使用後用戶反饋極佳,每次推出都掀起媲美洛陽紙貴的熱潮。加上日遙君王娶了凝香樓漠北分店的慕容夜青,看在師徒情份上,總得勻幾份送進王城裡,又讓凝香樓的胭脂品牌鍍了一層皇家等級尊貴的金。

蘇期自問與慕蓉暖並沒有太大交情,認真說起來,反倒是納蘭真還欠著慕蓉暖當年那罐解藥的人情……但對方似乎看在與慕容夜焚那幾年的師徒情誼,只要有新產品,也會發一份往狼族送來。

信箋上的漢字一如既往端秀,語氣得體,讀來每每令人如沐春風。

慕蓉暖大致描述了這款新胭脂的研發概念,並希望蘇期用後會喜歡。

胭脂的名稱叫做「月逢」,出處是蘇期很喜歡的一首詩:雲想衣裳花想容,落花拂槛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

這個世界沒有楊貴妃,但讚揚她美貌的詩句卻留存了下來,對此,已經吐槽故事作者無數次的蘇期表示:呵呵。

以指腹沾染些許胭脂,點於唇中,輕輕按開,暈染出有如桃花的色澤。

納蘭真看著蘇期,心念一動,拿起梳妝台上的毫筆去沾了胭脂,在她眼尾點了點,那點微紅像極了情動之時被欺負得狠了,眼角分泌生理性淚水……看起來既惹人憐愛,又令人忍不住想耽溺其中。

「如此桃花妝,更襯女王風姿綽約,引人入勝。」

雖然已經經過二十年了,蘇期不用想就知道這男人在想些什麼……她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哈士奇搖著尾巴,樂得飛飛。「我的女王,待會兒是否願意與我一同去趟沙漠邊城?我有點想念那裡的冰糖葫蘆,興許還能趕上凝香樓表演的時間。

「你又搶我台詞。」蘇期無奈。從最初相識到現在基本算是老夫老妻狀態,很多時候,納蘭真甚至無須動用讀心意能就能「感知」蘇期心中所想。「你怎麼知道我昨天才想過要不要去吃冰糖葫蘆啊?」

狼族的生活很愜意,硝煙未起的和睦年代沒有爾虞我詐勾心鬥角,蘇期總感覺每天都像是不用工作的週末時光;但她覺得自己「在其位得謀其政」,掛名狼族女王總得對七十二屯有些貢獻,所以一開始滿腦子總想讓北方民族的糧食生產更加穩定,自從南朝那場混亂過後,老嬤嬤與紅芍將離跟隨歐陽子瞻先一步回到王屯,老嬤嬤一輩子都在鄉下庄子操勞,耕種經驗必須是相當豐富,加上蘇期和親時那箱工書提供知識輔助,狼族農藝技術出現了幾乎跨時代的大幅進步。

大約五年後,狼族物產豐饒並已經足以量產,外銷南朝的比例節節升高;同時,因應貿易需求,狼族與南朝的交通也開始改革。可惜蘇期是個純粹的文科生,什麼物理知識都不了解,只能盡量用語言描述腳踏車輪軸的模樣,還有蒸汽機的概念……結果狼族工匠的技藝再次刷新了蘇期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他們用狼族產量過剩到後來完全停止開採的煤礦,純靠腦洞大開摸索出了齒輪,憑藉兩位君王無可撼動的無上權力與爆棚的民心所向……在官道上硬生生築了一條軌道,最後他們弄出了一個接近改良式火車的東西。

現在的故事線明明已經脫離了原先作者設定的情節,但基本世界觀與邏輯架構仍然依循某種強悍的規則,似乎只要身為男主的納蘭真想達成某種目標,整個世界都會傾盡全力為他達成。

震驚的現代人蘇期只能表示:這不科學!

6會員
263內容數
蘇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卻也知道眼前的世界與她概念裡的世界不同。(穿越與穿書都是老套,難道現在流行無前情題要、簡單粗暴的魂穿......?)。於是她開始了不斷在心中吐嘈作者的不歸路。甜寵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