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息遊戲遇到敵國O上將怎麼辦?可是很香1》連續版試閱04

  墓園籠罩在夕色下,深黑、墨綠、鐵灰、透明……造型材質皆不同的墓碑沿步道靜靜展開,有些前方放置著花朵布偶,有些空無一物,也有些蹲著低語的男女。

  顧玫卿在入口處的自動販賣機買一束白玫瑰,穿過墓碑群走向園區西側,在清一色暗或淺色調的墓碑中,找到由紅石打造的豔麗方碑。

  方碑外圍圍繞一圈水晶玫瑰藤,中央只簡單刻著三行字:杜嫣,西元2678~2740年,花園的女主人。

  顧玫卿彎腰將花束放到墓碑前,碰觸碑上的刻字,字體閃過一輪銀光,啟動碑頂的立體投影鏡頭,放出一名和他樣貌相似,但更加柔美的長髮婦人。

  顧玫卿仰望由光線建構的婦人.胸口一縮低聲道:「母親,一陣子不見了,妳在那邊過得好嗎?」

  「……」

  「第三軍團新增兵員後的首次邊境巡航結束了,我們處理了兩個走私團、一個製毒衛星、一個販賣獸人的非法賭場,並解除西方邊境軍第六、第七軍團的武裝。」

  「……」

  「因為帶著新兵,所以花了比預定多一點時間,不過整體來說,逮捕和剿滅工作都進行得很順利。」

  顧玫卿停頓幾秒,看著在夕陽下溫柔微笑的母親,右手握拳道:「我有件事一直沒跟妳說。」

  「……」

  「兩年前,我交了一個……朋友,或者說網友,他是……」顧玫卿拉長語尾,嘴唇開張數次,卻始終沒吐出接續的話語。

  在顧玫卿欲言又止時,一名少女從後方的走道經過,瞧見他的背影時一楞,接著倒抽一口氣跑過去。

  「先生!站在那邊的先生,!」

  少女揮著手激動的呼叫,繞過一大排墓碑,奔到對方面前喘著氣問:「請問……請問是顧玫卿顧上將嗎?」

  顧玫卿稍稍抬起眼睫,摘下墨鏡蹙眉問:「就算戴墨鏡,也能一眼認出來嗎?」

  「我是看背影……給您造成麻煩了嗎?」少女縮著肩膀問。

  「要看妳的目的。」

  「目的?我沒有什麼目的,就是看見您……呃、啊,該怎麼說?」

  少女慌張地抓頭,支支吾吾好一會,才挺直腰肢向顧玫卿道:「我是今年的考生,志願是首都大學的宇宙探索系!」

  「那是個不錯的系。」顧玫卿點頭。

  他擔任過幾次探索隊的護衛,記憶中最不要命但收穫也最豐的,幾乎都是首都大學出身的隊伍。

  「是最棒的!」

  少女握拳強調,再摸頭乾笑道:「但是我上個月分化成Omega了。」

  顧玫卿愣了半秒,沉下聲音問:「家人要你改變志願?」

  「叔叔和阿姨都要我改──我爸媽過世了。」

  少女放下手,仰望顧玫卿雙手叉腰笑道:「不過我反而覺得我更該讀這個系!畢竟Omega能控制的機械數是三性別中最高的,這在探索工作上可是大大的優勢!再說宇宙最強的機甲駕駛員是Omega,那麼走得最遠的宇宙探索家也有可能是Omega啊!」

  顧玫卿隔了兩三秒才意識到「宇宙最強的機甲駕駛員」是指自己,耳尖微微轉紅道:「妳謬讚了,世上還有很多比我優秀的駕駛員。」

  「不,您就是最強的,聯邦最強宇宙最強!」

  少女高聲強調,雙眼明亮又熾熱道:「不,不只是強,還帥氣、高尚又獨立!您清楚告訴全宇宙, Omega自己就能打出一片天,一點也不需要Alpha照顧!」

  顧玫卿垂在身側的手指顫動一下,淺灰眼瞳浮現幾分痛苦,嘴唇先是抿直再微張開,看似要說話,卻始終沒出聲。

  而少女完全沒捕捉到顧玫卿細微的神色變化,依舊熱切地道:「您是Omega的典範,我以和您同性別為榮!我……」

  「叮叮咚!叮叮咚!」

  鈴聲打斷少女的發言,出聲的是顧玫卿左腕上的腕式個人處理器,淺灰色的環形處理器上下震動,告知主人有通話請求。

  顧玫卿瞄了處理器一眼,轉向少女道:「如果沒有其他事……」

  「我明白我明白!我這就離開,不打擾您處理軍務!」

  少女用力點頭,九十度鞠躬後轉身奔向墓園出口。

  顧玫卿抬起手腕,輕點個人處理器一下叫出來電者身分,在看見熟悉的名字後抬起睫羽,迅速接通通話問:「張莉?找我什麼事?」

  「敘舊──很想這麼說,但完全不是,我是來通風報信的。」

  第三軍團的退役軍醫──張莉.卡特苦笑,再收起笑意沉聲道:「你的垃圾老爸和軟爛異母弟弟在我工作的醫院鬧事。」

  顧玫卿目光一寒快步向墓園外走去問:「有人受傷嗎?」

  「有警察在,很難,不過麻煩的是那小鬼和你爸把你的名字搬出來,然後這次處理的員警顯然不認識這兩位,所以……你懂得。」

  「我馬上過去。」

  顧玫卿穿過墓園的鐵柵門,站在人行道上舉手招車,一輛無人計程車感應到他,由對面馬路迴轉後駛過來。

  他迅速開門上車,向駕駛程式報出張莉所在的醫院後,板著臉聽前部屬說明前因後果。

  三天前,顧玫卿十九歲的的異母Alpha弟弟顧華賜在夜店為了一名Omega舞者和其他客人起衝突,雙方大打一架後雙雙斷腿送醫。

  而在住院時,顧華賜看上照顧自己的護理師,對對方從言語騷擾到毛手毛腳,最終惹怒了護理師的伴侶兼主治醫師。

  「警察大概一個小時前過來醫院,要跟你弟確認夜店鬥毆的細節,當時小花──他纏上的護理師──正巧和伴侶一起來病房檢查傷口,結果你弟管不住自己的手……結果你應該能想像」

  張莉在無線耳機中嘆氣,顧玫卿戴著耳機下計程車,快速穿過醫院的自動門,來到查詢病人病房的電腦前,找出弟弟的房號後掉頭往電梯去。

  病房在三樓,顧玫卿一出電梯門,就看見不少人聚在走廊中段探頭探腦、攝影錄音,心頭一緊加快腳步往前走。

4會員
44內容數
M.貓子的沙龍,基本上拿來放小說、工商宣傳和不定期掉落的碎碎念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