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橋殘月派) - 過氣球星 極短篇小說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每逢週二、週五發表的短篇文藝/冒險故事)


「你想害死我們嗎?」這是妻子最後的一句說話。一覺醒來,印象中好像作了很多夢,四周都是「白色」的,不是我熟悉的環境,再看清楚周遭環繞的醫療器材,「我在醫院!」


想下床,左腿下肢空盪盪的,我嚇了一跳。一位護士驚呼:「為你好,你不要隨便亂動。」她很快步出門外,隱約聽聞她的美聲:「醫生,他醒了。」這個護士的說話不知怎的,那聲音就是很好聽。


數天前滂沱大雨的夜,和妻子參加了「職業籃球」年度晚會後駕車回家,妻子抱怨:「你已經兩個月沒有出賽了,那是正常嗎?」「腳患仍未完全康復,沒出賽也是正常啊!」「我是因你的名氣才嫁給你的,我的同事每天把你的傳聞當話題,都說你的球員生涯快完蛋了,幾乎把我氣瘋!」


「結婚的時候我問妳究竟要從商抑或當球員,我在兩邊都吃得開,又是妳逼我選擇球員生涯的,偶有受傷停賽休養沒甚麼好奇怪的。」「同事們都說你未老先衰,看來你嗑藥是真的。」這種沒根據的惡毒謠言點起了我的怒火:「就連妳也不相信我!」猛踩下油門,汽車像子彈般,只聽見「你想害死我們嗎?」


原來我在 ICU 病房昏迷了三天,剛跨過鬼門關,他們為我動了手術,醫生說:「左腿少了下肢,才可以保存你的性命,我們會替你裝上義肢,你的命運看來沒得選擇。」


「我........還可以當籃球員嗎?」「當然不可以!」「我的妻子呢?」「整輛汽車損毀得很嚴重,她卻奇跡地只有少許擦傷。」「她有探望我麼?」「她只陪著妳渡過第一天,之後......好像.......頭也不回出院了。」


我問醫生:「我有『慢性疲勞症候群』,現在不能當球員了,還需要吃這症狀的藥麼?裝了義肢之後,真的可以行走自如麼?」醫生看了我一眼:「當然要繼續服藥,裝了義肢後,只可以日常生活的步行,不宜遠足之類的長途行走。」


有朋友告訴我看見妻子和另一位有名球員進進出出,後來律師事務所有人送來一些離婚文件,職業籃球協會亦帶來一些終止合約、又有一大堆的甚麼保險文件,員警的交通調查筆錄..........好像不停地簽名.........我曾跟很多球迷簽名,當然,都跟文件上所簽的樣式完全不一樣。


康復之後,台北於我來說,不堪回首的哀傷之都,執拾輕裝,到了另一端的高雄。


靠著不多的保險金,還可以暫時節約地渡日,看來人真的需要工作去稍為填補那虛空的時光與心靈,奇怪在百貨公司內賣行李箱的「散戶」貼出了招人廣告,看了很久,一位妹子問我:「有甚麼可以幫到你?」「妳們招人嗎?」「是啊!」「怎樣求職面試?」妹子把我上下打量:「用身份證登記就可以了。」作完了例行填表後:「明天十一時,準時在這裡。」


第一天上班,妹子對我說:「我要到洗手間,應該不會有太多人,你隨機應變吧!」她走了不久,一位穿得頗時尚的紅衣女士上門,指指點點要看這個那個,又要爬高蹲低的換這換那,我幾乎想趕她走:「不做妳生意。」但還是忍住了,畢竟對方是一位好看的女士,我心想:「用猥褻的目光瞟走她,如何?第一天上班,日後更苦的還多著呢,還是算了吧。」到最後她真的沒意圖去買。我還得笑臉哈腰:「謝謝您的光臨。」


不多久又來了一位阿嬤,嘮叨了半天,換了八個不同款式的,我心想:「是否會繼續胡鬧,看上十一個,破紅衣女士的記錄?」她卻突然說:「我就要這個。」


這位曾經薄有名氣的球星昔日在球場上橫衝直撞,今天站上一個小時就會感到「腿部疲累」,加上左腳是義肢,管他的,沒人的時候就坐著,妹子也沒有對我不滿。


第三天下午,紅衣女士又來了,直衝我而來:「填了這些正式表格」,又有甚麼勞保的,工作上的明細協議書等等........「您不是來看行李箱?」她笑一笑:「我是艾薇,是這裡的老闆,你的表現還算不錯,正式聘請你。」「還要簽這麼多文件?」「你是球星啊,我也不知道你會做多久,只是想保障我們公司。」「妳認得我?」艾薇卻好像另有所指:「我只認得帥氣的球員。」


高雄有些人還是把我認出來,有些人甚至坦白地索取我的簽名。


這行李箱散戶的生意根本是半死不活,艾薇常常到來查究銷售情況,之後又一臉憂悒,我問她:「生意不好嗎?」「不算好,我們還有幾個分銷點,生意都是馬馬虎虎。」「我也看出來,我曾經也從商,妳接受建議嗎?」


於是在每個行李箱分銷點,多了一些海報,經修飾後,我也變得蠻帥嘛,有點嚇人的,圖中我的左腳原形畢露,沒有下肢,輕鬆地坐在飛機座位上,按著一個行李箱,海報上一句口號:「就算少了一條腿,我也想拿著 XXX 行李箱傲遊四海」。


更多人知道這個過氣球星的遭遇,更多人知道 XXX 行李箱的品牌,看來艾薇的生意愈來愈好。很多時候艾薇到來核數時多了很多時間交談,有一天她問我:「你的前妻近況可好?」我聳聳肩:「她當然好,最近才收到她的婚帖。從未見過妳的丈夫來這裡,妳有小朋友嗎?」她想了一想:「我是單身的。」我試探的問:「請不要介意,只是好奇,為甚麼不結婚?」艾薇只是嘆了一口氣:「姻緣是命定的,還未遇上。」


我乘機問她:「今夜陪我晚餐好麼?」她瞪了我一眼:「為甚麼要跟你晚餐?」「因為我對妳行李箱宣傳還有更多點子。」「例如呢?」「跟不同旅遊線的旅行社合作,他們的旅遊套餐資料可以高調地放在我們的分銷處,他們亦要購買我們的行李箱作禮品或抽獎禮物。」艾薇眼睛一亮,對我的目光也溫柔了不少。我告訴她:「我還有點子!」艾薇的眼神又充滿了期待:「還有甚麼點子?」「我想泡妳!」艾薇終於笑了:「那好吧!」


raw-image


83會員
427內容數
如果華人界中只有五個人可以舉出十大全球輕音樂團是誰,余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專於輕音樂介紹,時代進步,後轉寫一頁過小說,亦試圖以「文創實驗」形式去書寫長篇小說,意圖將長篇拆成每一篇都是獨立小品,無需知道前面的劇情,這種「文創」是方便斷斷續續觀看的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