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15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慶功宴總算結束了,杜平安扶著蕭景和步履蹣跚的上了保母車。蕭景和作為慶功宴隱藏版的主角,被那些商界大老以及製作人們灌了很多酒,杜平安身為他的助理,不免替他擋了幾杯,雖然沒像蕭景和這麼醉,但也因為酒精的影響而腦袋暈呼呼的。

「嗯……」蕭景和將全身的重量都壓在杜平安身上,他並沒有完全醉,只是趁機抱著杜平安耍賴;因為他發現每次抱著杜平安的時候他心中就會有不可言說的悸動,清醒的時候不能這樣光明正大的抱他,如果是喝醉的話可以借酒裝瘋一下;那天親吻他的感覺很好,今天再……打住打住!真的親吻杜平安的話可能會把他嚇跑,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接受同性之間的親吻,他不想讓杜平安對他感到反感。

……又來了。蕭景和喝醉之後這樣抱著他蹭,會讓杜平安興奮起來!蕭景和似乎沒意識到自己陽光健康,又擁有漂亮肌肉線條的體格在同性戀圈是十分受到歡迎的屬性,而且這樣抱著蹭的動作也已經超過了一般男性友好的肢體接觸範圍……不過這也不能怪他,自己藏得太好了,除了家人,連他高中的死黨都不知道他是同性戀。杜平安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從酒精裡面抽回一絲理智,忍住想偷摸蕭景和的衝動。

這人的胯下尺寸……光是隔著褲子看就能看出尺寸十分雄偉!杜平安不是一兩次幻想著被擁有巨根的猛男給貫穿,想被幹到射精,想被幹得小穴合不攏,噗哧噗哧的流淌出淫液……他甩甩頭,按捺住心中這可怕的想法,深呼吸了幾次,將蕭景和放置在座位上,並吩咐老劉道:「老劉,可以走了。」

保母車很快地就到了蕭景和位於A市住宅的地下停車場,蕭景和似乎在車上睡熟了,任憑杜平安和老劉兩個人將他半拖半拽的帶回家。

「剩的我來吧。」這幾個月杜平安都是跟蕭景和住,這個家甚至還是他佈置的,老劉不疑有他,點點頭,替杜平安帶上門。

「熱……」蕭景和迷迷糊糊的扯著自己的領子,杜平安看著躺在床上的蕭景和,腦子一熱,想到離職之後可能就沒機會了,不禁嚥了口口水:「我拿毛巾給你擦擦好嗎?」沒有老劉在旁邊,杜平安可以正大光明的摸上這具極具誘惑力的軀體,空氣中瀰漫著的酒味摧毀著杜平安的理智,一次就好了,就讓他……觸碰一次……

「嗯……」蕭景和發出一個模糊的鼻音,杜平安轉頭就往浴室去。唏哩嘩啦的水聲響起,遠遠超過平常準備一條熱毛巾的時間;等到杜平安濕淋淋的只圍一條浴巾,從浴室出來的時候,蕭景和一點反應也沒有。

睡熟了正好,因為接下來杜平安想做的事完全不想被當事人發現。他解開蕭景和的襯衫,用毛巾輕柔的擦拭著蕭景和的胸膛。原先蕭景和的膚色白皙,但是被一些人嘲笑說就是個沒有才華的小白臉,只有每天陪著蕭景和工作的杜平安知道,他是多麼地認真在寫歌和編舞;因為長期跳舞的關係,又加上蕭景和刻意曬黑,他身上有著精實又不誇張的肌肉,散發著健康陽光的氣息,正好是杜平安最喜歡的那種類型。

杜平安將臉貼在蕭景和的胸口感受著他熾熱的體溫……能倚靠這樣結實胸膛的機會可能只有這一次吧?杜平安用臉頰蹭了蹭蕭景和的胸口,再接著替他擦拭身體。蕭景和的手指很長,因為彈吉他的關係,他的指尖有著薄繭,杜平安想像這修長的手指玩弄自己小穴的感覺,差點就達到高潮。

「呼、呼……」剛剛和老劉一起帶蕭景和進來的時候他其實就硬了,到浴室用跳蛋自慰了一下,但還是不夠!杜平安知道他單身太久了,也不敢去酒吧約砲,今天拿酒精當作藉口,腦中的妄想已經不能靠理智和道德束縛住了。

胸肌,腹肌,向下延伸的人魚線……毛巾一路往下滑,杜平安脫掉了蕭景和的褲子。嗯,果然很大。杜平安用毛巾仔細的擦拭著蕭景和的胯間,一邊觀察著他垂涎已久的男根:顏色健康的包皮底下隱隱透出血管,杜平安幾乎可以想像勃起時那怒張青筋會是什麼模樣,在體內衝刺的時候肯定比帶顆粒的跳蛋還要舒服吧?擦著擦著,沉睡在正中的男根逐漸有甦醒跡象,杜平安吞了吞口水:是上翹的形狀,跟「史帝夫」一樣!光是看著,杜平安也跟著興奮起來了:半勃起就這麼大了,那完全勃起呢?杜平安覺得後穴的潤滑液滲了出來,體內強烈需要被貫穿的渴望叫囂著,他想也沒想,張口就含住了那逐漸硬挺起來的部位。

「啾……嘖……」強烈的男性氣息讓杜平安頭暈目眩,他沒有幫人口交過,只能用他看片的經驗吞吐著男根;舌尖一一滑過頂端的鈴口,敏感的龜頭,他收緊嘴唇,圈住了那有如雞蛋大的龜頭,本來想吞得更深,但是龜頭一頂到喉嚨他就會乾嘔,他放棄學片子中的演員那樣來個深喉,他「啾」地一下吸吮掉鈴口冒出來的液體,蕭景和似乎有點不耐煩的踢了下腿,杜平安停頓了下,確認蕭景和還是熟睡狀態,才繼續放心的親吻著柱身和囊袋。

真人果然和道具有差啊!這溫度,這氣味,不是道具能夠模擬的。杜平安迷戀地將臉埋在蕭景和的胯間深吸了口氣,丈量了下蕭景和的尺寸……和「史帝夫」不相上下,自己常常用「史帝夫」自慰,這次應該……沒問題的吧?杜平安舔舔嘴唇,丟開浴巾,跨坐在蕭景和身上。

……就要告別處男了呢?杜平安很興奮,不過剛才蕭景和掙扎了下,動作太大可能會將他弄醒,杜平安小心翼翼的扶著完全勃起的男根,對準了自己的後穴,緩緩坐下。

「嗚啊……」剛才在浴室已經用跳蛋擴張過了,但自己平常玩的小道具根本比不上蕭景和的尺寸,即使是「史帝夫」也是寂寞得發慌時才會放入,更何況「史帝夫」不燙啊!更沒有突突跳著的青筋!穴口被驀地撐開的緊繃讓杜平安知道急不得,蕭景和的龜頭比「史帝夫」大太多了!好在剛剛他放跳蛋的時候用了很多潤滑液,所以沒有感到太過疼痛;杜平安調整呼吸,放鬆自己的肌肉,慢慢的將蕭景和的龜頭給吞了進去。

「嗯……」過了龜頭那個坎,後面的柱身就容易多了。充實的感覺讓杜平安不由自主的從鼻腔發出甜膩的呻吟,原來被插入的感覺是這樣啊……就如同杜平安所想,蕭景和的尺寸正頂著他的前列腺,光是坐下,杜平安就覺得自己快射了;他輕輕動了動,酥麻的感覺從尾椎直竄頭頂,他有意延續這得來不易的快樂,便用緩慢的頻率扭著腰,兩人交合的部位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響,讓杜平安更加興奮了,他覺得自己快射的時候就停下來,等緩過勁來再繼續,順便觀察著蕭景和的反應。

蕭景和的呼吸隨著他的動作而粗重,英挺的劍眉深深皺了起來,他肯定只是覺得做了一場春夢吧?杜平安貪婪的伸手描繪著蕭景和的胸肌,心中竊喜:雖然很卑鄙,但自己再也不是沒經驗的人了呢!那初吻也……杜平安笨拙的彎下腰,吻上了蕭景和的唇,不過此時腰上突然一緊!完了,被發現了!杜平安瞪大了眼,掙扎著想跑,然而後腰被蕭景和扣著,跑不了,更何況體內還插著有如堅鐵般的男根,蕭景和一頂他就渾身發軟,又往蕭景和身上撲,杜平安雙手撐床,還沒用力,就被蕭景和反過來咬住他的唇。

「嗚!嗚?咕嗯……」那軟軟的是什麼東西?杜平安驚呆了,忘了掙扎,被蕭景和一邊吻一邊衝撞,直到眼前發黑才想起來要呼吸,「哈啊、哈……」杜平安勉強擺脫蕭景和有如蛇糾纏的吻,還沒喘兩口氣,蕭景和的大手就扣上了他的後頸,並且睜開了眼。

「……」上台演講忘詞都沒有現在這個處境尷尬!把別人當按摩棒還被發現!剛剛怎麼不趕快射完就走呢?杜平安還沒想好要怎麼解釋,蕭景和的手就將他往下壓,再度霸道的吻上他。接吻不是就碰碰嘴嗎?那滑溜溜、在自己嘴裡攪來攪去的是什麼東西!杜平安本能的想把蕭景和的舌頭給頂出去,然而兩人的舌頭互觸意外的激起令人顫慄的快感,後穴被強而有力的頻率撞擊著,次次頂到前列腺,杜平安舒服得想大叫,不過蕭景和不讓他有離開的機會,像是餓很久的人發現食物一樣,緊緊扣著杜平安,恣意的吸吮著他的舌頭,舔弄著他的口腔。

杜平安滿腦子都是「舒服得快要死了」這句話,和蕭景和做愛很舒服沒錯,但讓他呼吸啊!杜平安奮力一撐,替自己換取到呼吸的空間,不過這個舉動引來蕭景和的不滿,杜平安還沒喘夠氣,就聽到「啵」的一聲,後穴突然沒了脹滿的感覺,空蕩蕩地十分空虛,杜平安下意識的縮了縮,眼前一陣天旋地轉,蕭景和翻了個身,將他壓在床上,接著又「噗咕」一聲,猙獰的男根再度闖入。

「嗯啊……」杜平安本能的收縮著身體,緊咬入侵的兇器;蕭景和那線條完美的腰沒想到動起來這麼性感!他想逃,但身體本能地扭著腰來配合著蕭景和的衝撞,平常自慰時打死不喊出口的呻吟也盡情的放開了;蕭景和扣著他的腰,每一下都深深地插到底,直擊杜平安最脆弱的地方;蕭景和蓄滿精液的囊袋每一下都會在杜平安的臀上撞出啪啪的聲音;他抽插的動作兇猛,床舖被搖得出嘎吱作響;粗喘,抽插,呻吟,整個房間內迴盪著淫靡的樂章。

杜平安本來就忍耐許久的情慾再度被推上高潮,「快點、嗯呼……」杜平安分不出到底是小老弟不經意的被蕭景和精壯的腹肌摩擦到的快樂多一些,還是蕭景和每一次精準的頂著他前列腺的衝撞更愉悅,他只覺得眼前一陣白光,在兩人的身體之間留下黏膩的白濁。

杜平安溫暖潮濕的內壁隨著他高潮時的抽搐大力吸吮著蕭景和,蕭景和用力往前一頂,將自己埋在最深處,杜平安只覺得一股又一股的熱流在他體內最柔軟的地方炸開,炸得他又是一陣哆嗦,他頭暈了一陣才想到:這是傳說中的內射嗎?自己……終於也有被無套內射的經驗了!極度興奮的杜平安沒想到後續清理的問題,他收緊著後庭,閉上眼細細感受著蕭景和給他的熱度,蕭景和趴在他身上喘著粗氣,沒有要抽離的意思。

房間充斥著精液混合著酒味的混濁氣息,身上有著另一人的體溫,兩者加在一起讓杜平安覺得酩酊大醉,從來沒有過的高潮讓杜平安昏昏欲睡;不過此時蕭景和在他頸上狠狠咬了一口,尖銳的疼痛激醒杜平安,讓他想起他現在的處境:偷襲還被人發現,最後非常配合的做了一次是怎麼回事啊!這件事萬一讓蕭麗人——景星娛樂的老闆——知道,那他就不用玩了!想到這裡,杜平安驚出一身冷汗,他推開蕭景和,掙扎著想跑,不過逃不到兩公分,腳踝就被握住,整個人被蕭景和拖了回來。

「哎?」杜平安瞪大了眼,不可置信的轉頭看著蕭景和,蕭景和神色凝重的盯著他,杜平安尷尬得不知道該說什麼,他張張嘴,想擠點什麼來緩和氣氛,蕭景和又一口咬了上來!

「等、唔!等等!」蕭景和將杜平安制住,強迫他轉頭,並深深地糾纏著他的舌頭,杜平安被吻得說不出話來,他眼前發黑的配合著蕭景和;蕭景和非常執著親吻這件事,他發現杜平安一直推拒他,不禁惱怒起來:你是我的,怎麼能推開我!杜平安無力的揪著床單,從鼻腔漏出甜膩的呻吟。

「嗯唔……哈……」再度硬挺起來的男根毫不費力的就插入了那柔軟的穴口,這算背後式嗎?杜平安腦中第一秒反應竟然是他終於被人從後面幹了!小穴興奮地引導著蕭景和的兇器,往自己最喜歡的地方去。蕭景和發現只要自己下半身衝撞,杜平安就會發出很可愛的聲音,堵著嘴就聽不到了……他終於放過杜平安的唇,扣著他的胸口,不讓他把臉埋在枕頭裡,開始猛烈衝刺。小穴裡面有了前一次精液的潤滑,蕭景和運動起來更加通行無阻;溫暖潮濕,還主動吸吮著他的內壁,讓蕭景和本來就脆弱的理智崩裂,完全憑本能的佔有著眼前這個人,這是他的,絕對不能放手。

這力道和速度……太快了!滅頂的快感快把杜平安逼瘋,他抓著床單,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音,他可以感覺到自己興奮起來的小老弟隨著蕭景和的頻率一下一下的晃盪著,就差一點了,杜平安伸手想擼出來,不過蕭景和這時候從背後和他十指交扣,這種情侶間才有的親暱握手方式讓杜平安紅了臉,他不可置信的轉頭看著蕭景和,發現蕭景和也在凝望著他,眼神中充滿了火熱的愛意……

所以蕭景和是喜歡自己的嗎?被酒精混沌的大腦想到這點,杜平安竟然碰也沒碰,達到高潮。他沒想到自己射精的力道會這麼強烈,下巴上微微一熱,他被自己顏射了……腦中想到那些看片子的淫靡畫面和現在的處境結合,杜平安不管了!反正過年完就要離開,今天晚上想怎麼瘋狂就怎麼瘋狂吧!

蕭景和發現杜平安下巴上多了白白的東西,便好奇的伸出舌頭舔了舔,迷人的氣息充斥著他的鼻腔,他讓杜平安仰躺在床上,一邊舔一邊啃著他的肌膚,從下巴一路舔到小腹;杜平安的皮膚很白,稍微一用力就會留下痕跡,這讓蕭景和非常的有滿足感,他啃完了正面還不夠,把杜平安翻到背面又繼續啃;又酥又麻的感覺讓杜平安忍不住扭了扭腰,在蕭景和眼裡看來就是流淌著淫液的小穴一張一縮的邀請著他入侵,他扶著仍然堅挺的男根,對準了那不可思議的地方,「噗咕」一聲又插了進去。

這麼小的地方居然能容納他,蕭景和插入之後就沒動作,專注的看著兩人接合的地方,還伸手摸了摸。杜平安感受到他熾熱的目光,不禁害羞的把臉埋在枕頭裡:「你、你趕快射……」網路上是怎麼教學的?杜平安仔細回想那些「教你如何享受性愛」、「讓你的另一半離不開你」之類的教學文,調整著呼吸,努力忍著腰酸,控制身體前後動了動,蕭景和彷彿被提醒一般,一下就頂到最深處,杜平安渾身一酥,直接趴在床上:那該死的教學文沒說一下就被頂到要害怎麼辦啊!

連續高潮兩次讓杜平安有些疲憊,不過蕭景和一直用快感將他即將睡著的神智強行拉回現實,杜平安覺得他全身上下都不是他的了,彷彿是蕭景和的吉他琴弦一樣,讓他恣意撫弄;兩人身體高度的契合,蕭景和在杜平安肩胛骨上又啃出幾個牙印後,將他翻回正面,再度吻上了他的唇。

這小子是屬狗的嗎!杜平安懷疑自己在蕭景和眼裡就是根美味的肉骨頭,把他又啃又咬,正面吃過了翻背面,背面吃完了又翻回正面舔一舔,煎魚都沒翻得這麼頻繁好嗎!杜平安被蕭景和翻得頭暈,激烈的運動把前一次射進去的精液帶了出來,兩人交合的地方流淌出黏膩的聲響,杜平安抓花了蕭景和的背,蕭景和因為這樣的刺激,埋在杜平安身體裡的肉刃又大了一圈,接著一陣震顫,衝擊著大腦的溫度讓杜平安無法思考,等波動平息後杜平安才意識到蕭景和又射了一次……熱熱黏黏的精液緩緩流出,杜平安雖然感到很羞恥,但他疲憊得無暇顧及明天早上被發現會是什麼情況了,他呈現大字型的癱軟在床上,任由蕭景和對他又摸又啃又掐又咬的,意識漸漸離他遠去……




--

寫了5萬字才H到,我也很絕望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