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未知的我們07-08|空白距離之後的眷戀

閱讀時間約 13 分鐘

  看完第七與第八集之後,第一次覺得我應該把小遠出國後之前應該寫一個單元,出國回國寫一個單元。

  因為中間空白將近四五年的時空差距,出國前與回國後呈現出來了兩種完全不同的情緒表現方式。如同第七集刻意的用許多空白沒有台詞的場景,去拉開哥哥弟弟之間的界線、時間等轉換。

  接著小遠回國後,第八集呈現出來的小遠高端勾著哥哥這些行動,讓人不得不承認出國回來的小遠昇華成為:我以前只愛這個人,現在變成身旁所有有關的都愛屋及烏的去愛護。

raw-image

  一直在面對家庭裡面生活壓力的人雖然是魏謙,按照道理應該是最可以接受「變化」的一個人,殊不知魏謙面對外面所有惡劣環境,就是想要一個不變需要他呵護的家與家人。

  可是偏偏這個弟弟改變了那個主攻的位子,這使魏謙不知所措的逃避了。

  讓彼此都去找最舒服的距離是什麼?魏謙狠下心來趕走了弟弟後,他發現到自己內心更本無法面對這樣的傷痛,連碰都不太敢。

  這中間到底這兩個人發生甚麼事情?為什麼從國外回國之後小遠整個讓魏謙陌生了起來?這些都可以從處處留空白之處,探究此時此刻的他們發生甚麼事情。


房間保存程度=心態情況的轉換

  從主角的房間狀況可以一窺主角的內心世界,這是許多戲劇當中會做的手段,從當年我寫的「霍爾的移動城堡」中,可以從城堡內狀況,了解霍爾現在狀況是如何,《關於未知的我們》導演也是從房間狀況來呈現哥哥的心態如何。

  有趣的是,在出國前,我們看到比較多是小遠的內在活動,但是偏偏在小遠出國後,導演用了幾乎3/4的「小遠房間狀況」第七集來鋪陳哥哥的轉變。

  小遠出國後,至少經過一年以上哥哥完全沒有進去過弟弟的房間,為什麼會如此的逃避現實?是因為不愛了嗎?

  不,就是因為很愛,所以才不敢碰,尤其魏謙一定有很大部分的罪惡感,怕碰了是折磨自己。

  而國外的小遠發生甚麼事情?哥哥連自己房間都沒有進去這件事情,以小寶的個性一定會跟二哥說。

  所以看似幾乎都是魏家的鏡頭,幾乎沒有小遠在國外的轉變,但是實際上小遠房間的轉換,哥哥開始進入整理等等,這些都是表現著哥哥與弟弟內在世界枯竭、逃避、開啟與重新啟動與覺察自我內在...等等的同時進程。

  一點點一滴滴小遠便條紙內的告白,融解了哥哥的不安。因為這時候的哥哥其實搞不太清楚自己到底糾結甚麼?到底想要甚麼兒或失去了甚麼是一片混亂。

  • 愛著自己的弟弟沒有錯,但是我有錯,錯在我忽略了這些,讓他愛上我。
  • 錯的人是我,那麼就放小遠走....可是我的心卻很痛,痛到我不知道痛甚麼。
  • 我討厭我母親,但是我是否做了跟我母親一樣拋棄親人的事情?
  • 小遠一點一滴地告訴他愛我,那怕自己不愛他依然愛我,但是我不愛他嗎?不,我很愛他,所以我很痛苦,痛苦到我不知道這樣愛他是否害了他。

  大致上我猜測魏謙還沒有開始整理小遠房間前,就是這種心情起伏不定。

直到三胖跟魏謙說:難道你心中也有小遠?

raw-image

  魏謙無法回答,應該說他知道他有,但是分不清楚內心痛苦不已的在意是對「弟弟」情感?還是真的在意「魏之遠」這個人?而無法回答就表示他無法否認這個問題。

  此時哥哥應該就有些覺醒自己對於魏之遠有些不同的情愫存在。尤其當習慣了弟弟在身旁時候,忽然少了一個照顧自己的人,當然會很不習慣。

  開始意識到這個「心中的小遠」存在,魏謙終於打開了小遠房間的門,開始打掃整理,這也證明魏謙內心開始整理對於小遠感情存在的重要性,覺察自己這些行為下面真正的渴望是甚麼。


打掃過程=開始釐清對於弟弟(哥哥)的感覺

  整理小遠房間之前,小遠的電話總是追蹤著哥哥,但是哥哥總是愛理不理(因為不敢理會),然後通常小遠在床上痛苦思念,哥哥在家中到處地方思念著小遠就遲遲無法行動。

  所以即便通電話,也是糾結「我關心,你退卻;我思念,你不清」這種莫名其妙的彼此間隔卻又彼此被思念折磨的狀態。

  魏謙對於「被愛」這件事情一直是混亂的,因為母親對於魏謙的愛就是混亂不堪。好不容易魏謙可以接受自己是「可以去主動愛家人」,但是無法接受「家人定義以外」的人,讓自己處於被動被愛這種感情,這也是他對於小遠糾結的病症。

  連房間都不敢進去就是怕觸景傷情,怕痛怕混亂與恐懼蹦開。然而當他決定踏入了這間房間觸碰這些壞掉的東西時:弄了花草,弄了燈光,把灰塵等等打掃乾淨,都是一種面對「我去覺察我想要被愛」這件事情的實際行動。

  房間的狀況也是呈現某個人內在的心態,如我心情煩躁的時候也喜歡打掃房間,而魏謙知道自己恐女卻從來不曾去處理,但是他無法割捨弟弟的離開終於打破營壘。

  某部分來說,這種渴望甚至已經勝過對於母親帶給他的創傷,也是代表魏謙面對「獲得等於遺棄的習得無助」,所以第七集這個漫長「空白空景」就是讓魏謙釐清內在的過程:面對最害怕的「獲得被愛」第一步

承認自己思念與想要一個人回來

  然後大家有沒有發現到,當魏謙開始整理起小遠房間後,就沒有小遠電話的奪命連環扣畫面了。

  一直不斷呈現的是簡訊當中弟弟表示:如果要他離開,也希望說清楚自己對於哥哥的感情是甚麼。

  所以這段整理過程,除了是呈現哥哥在整理自己對於弟弟感情是甚麼,甚至是用一種說服自己「他就是弟弟我(他)都不要不能不敢胡思亂想」,於是有了如果想回家就回來的訊息傳送,不然之前幾乎都是弟弟單方面的傳遞訊息,哥哥的無法回應。

raw-image

  而這時小遠做甚麼?

  弟弟的簡訊就是:我說了我想要的,但是你要我離開我可以接受。

  實際上後來兩個人都心知肚明哥哥怎麼可能捨得弟弟離開?所以這些「你要我離開我」簡訊是哪時候開始發送?就是魏謙開始整理小遠房間開始。由此可以窺探,其實大哥做甚麼都有人跟二哥說(告狀),而弟弟也漸漸策略改變的以進為退。

  我猜出國前的小遠本來想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讓哥哥陷入溫柔鄉當中,但是這樣的分開後也讓小遠冷靜下來,尤其後來哥哥態度不明的情況下,他根本不知道未來是否會讓哥哥繼續冷淡討厭自己?

  直到哥哥開始整理自己房間後,讓小遠放心下來哥哥對自己在意的態度不變,那麼要如何去讓哥哥更進一步覺察真正心意是甚麼?聰明的小遠怎麼可能不夠腹黑呢?

  因為只要知道了「這個知道自己心意的哥哥不會讓弟弟離開」那麼小遠就處於不敗之地。有誰可以容許自己伴侶有一個「愛著哥哥的無血緣弟弟」一直在家中呢?

  雖然讓弟弟茶裡茶氣的機會一點點都不會出現,甚至在出國前那位愛慕魏謙的女子都已經被哥哥拒絕了,但是轉換態度與策略,其實不需要過程,我覺得弟弟會想通是絕對可能的。

  因為在整理弟弟房間過程,某部分也是導演呈現小遠自己對於哥哥未來態度要如何定位的象徵。

  如同小遠無法少了哥哥一樣,長期的分開讓小遠想開了一件事情:只要能在這個人身旁,我是否可以擁有哥哥無所謂。

  當然這是策略上面的態度,實際上小遠了解他哥哥比他哥哥了解自己多很多吧?除了魏謙母親的事情外,我猜小遠有一定把握的知道這些並不會引起再大的困難了。

  最艱難的遠離已經度過,小遠有一輩子的時間與哥哥耗。


魏之遠的我們

  好的,當我打「魏之遠」的名字時,前面的「魏之」就會出現「未知」兩個字,忽然靈感一閃:所以說不一定劇名已經告訴你了答案了。

  如同樂哥所說「魏之遠是魏謙的小遠」,所以魏之(未知)的小遠與我(我們),劇名就是這樣取「未知的我們」這個名字的原因(大笑)?

  於是這個單元小標籤就是在於魏之遠定義之下的「我們」這件事情,就是第八集的全新詮釋。

  有人說小遠回國後改變了態度,也有人說小遠並不是改變態度只是解放了自己原來本性。

  這兩件事情都對也都不對。

  前面幾篇文章探討過小遠的改變也不是隨即的發現自己愛上哥哥的,至少在初中之前小遠只是黏著哥哥,但是還不自於覺察自己愛上哥哥,是上了大學有了性向的衝擊之後才發現到是愛著哥哥,然後才會開始有行動的轉換。

  魏之遠的性向一直都是魏謙這點一點都沒有變,改變的是小遠的對於「我們」(擁有哥哥)的範圍。當然出國前的弟弟腹黑程度,依然是可以從很多小細節察覺到小遠的細膩貼心。

  當小遠以為這樣可以隱藏起來的,可以使用弟弟身分去無懼的親近哥哥,是小遠的小心翼翼與自私外,還有也害怕身分的改變讓哥哥對自己的態度改變。

這是小遠使用弟弟的身分,貪婪親近愛慕之人的歡愉

raw-image

  只是中間發生的事情,才讓小遠瘋掉才會發現這麼撕裂的創傷。

  回國後的小遠散發的訊息是:

  • 我是弟弟,但是也是一個愛妳的男人
  • 我不再盜用弟弟身分,卻用情人的身體界線刻意親近你,假設你要我當弟弟,我就退到弟弟的位子

  這裡魏之遠身體距離的空白只是要讓魏謙清楚知道:你要我像以前一樣待你,除非你是我情人(笑)

  如果是弟弟當然水要先給客人啊!當然會跟三胖道謝讓他認清了很多事情,當然在發現妹妹跟三胖談戀愛時候,笑笑的不介入安慰自己哥哥。

這是小遠使用弟弟的身分,劃出情人與弟弟的空白距離

raw-image

  所以你說他是解放天性嗎?不太算是,他不變的是忠於本心,清楚知道想要的是甚麼,出國後小遠想清楚自己到底要讓哥哥明白甚麼:那些親暱的動作是因為我想要你當我的情人,所以在你搞不清楚我想要的之前,那我就當你弟弟。

  然而這些在魏謙的理解度是甚麼呢?他以為這是弟弟對於哥哥當年要自己出國的賭氣,所以故意不理會自己。

  於是才會第八集末端釣魚那邊的那句對話:

謙:你不要再把精神放在我的身上

遠:你怎麼還認為我只把精神(眼光)放在你的身上

  這句話的意思並不是小遠不再在意哥哥,而是他的眼光從哥哥身上轉到「圍繞到哥哥身旁的一切我都疼愛」。

  這種的轉換是:

我以前在意你對我的定位是甚麼,我想擁有你的一切,你身旁那個位子只能是我。

轉換成為

我現在在意你的一切,不管你身旁那個人是誰我都愛你無所謂

  這是一種態度上的改變,也讓小遠從被動變成主動,而且這是魏謙無法也無力改變的。

 只是這樣就好了嗎?當然無法,因為魏謙他自己這關就無法過去。

  因為小遠又沒有要求哥哥一定要回應,我喜歡我的,你過你的生活,我們可以不相干。然後在第八集最後小遠的這句直擊靈魂深處的詢問:

所以,魏謙,你是不要,還是不敢?

  小遠即使不清楚哥哥小時候的事情,但是此時此刻,他看到了哥哥內心的那個想要不敢要的小孩。


哥哥房間的全貌=關係重新詮釋的開端

  哥哥對於小寶三胖的態度,也是對於自己無法控制的改變憤怒。

  這裡忽然發現三胖與小跑這件事情會不會太突兀?為什麼之前一點徵兆都沒有發現到,小遠一回來哥哥就變得這麼敏感?

  因為小遠回來之前,哥哥的靈魂早就不見了一半,那有心情管這麼多事情(大笑),所一回來可以切水果,一回來馬上發現妹妹與好兄弟的戀情。

raw-image

  其實這兩個人會在一起,還真的是哥哥一手促成的,因為小遠離開後,哥哥的心思除了工作外,幾乎沒有再怎麼在意自己妹妹,也或許三胖太讓人信任了,所以也就放任自己去思念小遠。

  沒有想到小寶就這麼被兄弟啃了。

  所以魏謙這時候生氣未嘗不是因為小遠不再好好對待自己?弟弟妹妹一個個腦袋只有戀愛,這件事情讓他也是借題發揮。

raw-image

  所以小遠才會看得這麼歡樂,因為他看透了哥哥根本就是惱羞成怒。

  當然如果小遠沒有告白,沒有離開家中,也許一直很遲鈍的哥哥根本不會發現。也就是說魏謙會發現兄弟身上的「這是吻痕」,也是某部分這男人腦袋已經對於「戀愛」這件事情已經比以前敏感許多。

  所以才會有這段對話:

raw-image

  然後魏之遠第一次喊了哥哥名字:魏謙。

  從開始小遠要進來哥哥房間時候做了敲門的動作,卻被哥哥嘟嚷說「你以前進來都不敲門的」,到小遠坐下來跟哥哥談。

  這房間是哥哥的,而鏡頭裡面對話方式與肢體語言微妙距離也象徵著另一種身分轉換,當然兩個人的身體語言與互動已經不是哥哥弟弟那種上對下,而是一個喊著「魏謙」的男人與魏謙對話。

  原因之前很多時候的鏡頭都在小遠房間內,只有幾幕在哥哥換衣服的時候會在大哥房間,不然就是小遠纏上了哥哥的床鋪.....

  那時隨著小遠的目光中只有魏謙這個人,但是現在隨著小遠目光,我們看到是「房間內的魏謙」,當然我們第一次看到了魏謙的書桌旁邊的混亂與不習慣弟弟刻意拉開出來的距離。

  所以即使到這裡,魏謙還是搞不清楚弟弟到底要做甚麼,所以連餵稀飯,親近等等日常親近,都讓魏謙不知所措的,因為意識到親近自己的對方,是喜歡自己的一個男人。

raw-image

小結

  寫這兩集之中,經歷了可怕搶終映場次的搶票風暴。秒殺然後沒有搶到票,刷票無數次,每次看到有票卷出現又被搶走,實在非常心累。

raw-image

  後來有人洽我,我說我可以接受原價讓票,不接受黃牛票。對方是答應了,但是過程中一度讓我非常不高興……雖然最後是圓滿拿到票了,但是我猜是因為我很兇的說出對方沒有事先說清楚的一些狀況,對方有些無奈的再給我票。

  也許是想要借我的粉絲團做生意,但是……有些搞不清楚我的戰鬥力.…算了,反正事情圓滿落幕就好。我沒有去搞清楚對方到底是粉絲還是黃牛已經是留餘地了,不然就是我會來一個劇情大拷問之類的。

raw-image

  這次兩集內容其實還有一些可以寫,如小遠刻意覺察到哥哥回來與小寶的對話,但是可以放到總結之後再說了。還有如運鏡中,一些小符號的有趣之處,也可以在總篇述說。這次重點是「空白距離」,所以焦點只寫了這個。

《3G偵愛社》已經連載完結,轉為圖文創作與戲劇動漫評論等。另外有《黑暗曙光》等原創小說(原創與部分結尾需要付費),陸續寫腐析,另歡迎「大威大大」「莫絳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