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橋殘月派) 我的女友是女警 - 極短篇小說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每逢週二、週五發表的短篇文藝/科幻故事)


羅力在台中開了一家「特許加盟」的超商,店的後巷也是自己的物業範圍,有時索性臨時架床睡在後店的走廊。他對員工不但客氣有禮,還有點沒大沒小,替他工作實在輕鬆,他總愛跟員工說:「不要讓別的人知道我是老闆,手上沒事作的時候可以發呆,不要在我面前沒事作卻好像很忙的樣子,裝作工作賣力」。員工都很喜歡他。


他總愛在後巷出入。一天夜裡,有朋友從美國回來,約好了在某酒肉朋友的火鍋店打烊後一聚,他在超商店後倉拿了一枝陳年干邑白蘭地,從後巷出來,卻嚇了一跳。


一位女員警持鎗指著他:「請把酒瓶放在腳下,轉身雙手靠牆舉起!」


羅力一邊按指示,慢慢轉身雙手靠牆上邊說:「師姐,大概是誤會吧?」「誰是你師姐?」「噢!我忘了,香港人都尊稱漂亮的女警為師姐,她們文武全才。」「就算你是香港人也得遵守法律,我們剛接到有人報案,疑犯身穿黃黑紅三色外套搶了後街另一家超商,疑犯還剛越獄,十分危險。」


「唉,我是德國球迷,穿這顏色外套也犯法?」,另一男警也出現,「學姊,是否先把他帶回派出所?」「這樣作較為安全。」羅力也插上一口:「我可否把這瓶五萬元的路易十三先放好?」兩位警察耳語了一會,男警說:「我先替你保管吧。」


派出所所長在旁,一位員警替羅力筆錄,當羅力聲稱為該地址的超商東主,所長側耳而聽,又有其他人向所長報告了一些事。


所長吩咐筆錄員警先處理別的事,打發後再面對羅力:「羅力先生,我們的員警有否不禮貌對待你?」羅力想了一想:「沒有啊,他們不單很有禮貌,很專業。」「如果是這樣,我看大概有點誤會,不用筆錄了,剛接到已在你超商附近拘捕了真正的疑犯。你意下如何?」


「我想讚揚你們的女員警工作出色、專業,有這種的機制麼?」所長本來生怕羅力被無故拘留惹起不滿,聽口氣不但沒有抱怨,還反過來提出稱讚,當然顯得很高興:「表揚員警,當然有!」


「另外,我錯過了和朋友品嚐這瓶五萬元路易十三的雅緻,與你分享這美酒的喜悅好麼?」「我也很喜歡干邑.....但上班時間,滴酒不能沾。」

「沒關係,拿杯子來,倒一些,下班後再品嚐。」「這個.........」

「不用這個那個了,杯子給我吧。另外,想請教那位表現出色的女員警怎稱呼?」


兩天後,這位女員警下班時,羅力卻突然出現:「艾薇師姐,您好!」「已經說過了,誰是你的師姐?」「我也說過了,漂亮的女警都是師姐!請問可以請妳喝咖啡麼?」「先生,現在幾點,喝了咖啡怎睡得著?」沉默了一刻,艾薇問:「可以告訴我,你究竟跟所長說了甚麼嗎?」


「我正是為此而來,我在七期商辦大樓 27 樓的餐廳訂了位,邊吃邊談邊看夜景好嗎?」「不要,我們都有員警常到的餐廳。」羅力聳聳肩:「好吧,無論跟師姐到甚麼地方吃飯,都是愉快的事。」「誰是你的師姐?哼!」


一路上,艾薇急於問:「你究竟跟我們所長說了甚麼話?」「不要這麼緊張嘛,吃飽了,心情佳,再告訴妳好麼?」「為何不現在說?」「我就是知道有些事情,會讓女生睡不著覺,所以才來找妳呀。」「你怎麼知道我真的睡不著。」她瞪了羅力一眼:「你好像對女生很有經驗。你有老婆?」


羅力嘆了一口氣:「我也不知道,女友跟前生意夥伴私奔了,算不算經驗?」艾薇聽到這個回話,不知怎的,心裡好像有一絲開心,但算不上幸災樂禍,心想又碰到一個倒霉的男人。


「吃飽了,可以告訴我你跟所長說了甚麼話吧!」羅力摸了一下頭:「我說,他們不單很有禮貌,很專業。.....還有,我想讚揚你們的女員警工作出色、專業,所以問他有這種機制麼?」


艾薇還是追問:「就這麼多?」「不多不少。」艾薇笑了:「真多謝你,這剛巧是我考勤的時期,看來你幫了我不少忙。」「沒有啊,妳是應得的。」


艾薇故意的問:「為甚麼你表揚我?」「妳為甚麼總要死纏這個問題呢?」艾薇壓低了聲音:「你是否另有所圖?」羅力聳聳肩:「沒有啊!」艾薇還是咄咄逼人:「你喜歡我,才表揚我,才約我吃飯。」羅力笑一笑:「難怪我喜歡女警,妳們總是這麼自信,適度的矜持,有男兒坦蕩之風。」


艾蔽說:「繼續說,我愛聽。」羅力又嘆了一口氣:「我要遇上一百萬個人,才會碰到一個喜歡的女生,如果這個女生是當警察的,這個或然率不知道又要加大多少倍,妳真的很迷人,我第一眼看見妳就被妳迷住了。」「你們香港男生真的很會騙女生,嘴巴很甜。」羅力笑了:「我也認識很多這邊的男生呀,他們也很嘴甜舌滑。但我卻有另外的一種印象。」


艾薇好奇的問:「那是甚麼?」羅力說:「妳的行業最清楚,這邊的家暴很嚴重,但以我所知,在香港土生土長的男士,是不會對女生動粗的,大家都鄙視打女人的人,不會把他視為男人,因為我們潛移默化,都有優美的英式傳統。」


「你這樣說是為自己加分吧!」羅力說:「妳們的工作需要觀察力,我有沒有說謊,深信憑妳的經驗也足夠分辨。」艾薇好像在考慮些甚麼,羅力說:「跟妳說得越多,只覺得妳很聰慧,我真的被妳迷倒。」


艾薇沒有說話,但心裡很舒服。羅力又說:「給我機會接妳下班好麼?」艾薇說:「你是當真的?給我一個要答應你的理由!」「其實,我從未遇過這麼凶的女生。」艾薇瞪大了眼睛:「我怎樣凶?」


「妳用真鎗實彈指著我的頭啊!」艾薇笑了:「告訴我,那時你有甚麼感覺?」「妳真的要我說?」「快說。」「其實當時我真的有一個念頭。」艾薇瞪著羅力,想聽他說下去,羅力說:「這個師姐很漂亮,死在她手裡是一種福氣。」'


艾薇噗哧一聲笑出來:「你真的很會騙鬼。」羅力誠懇地說:「我是說真的,我的師姐,讓我接妳下班好麼?」其實羅力是一個充滿成熟味道,也是頗有吸引力的男生,嘴巴又這麼甜,艾薇瞟了他一眼:「那麼..........好吧!」


raw-image




83會員
427內容數
如果華人界中只有五個人可以舉出十大全球輕音樂團是誰,余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專於輕音樂介紹,時代進步,後轉寫一頁過小說,亦試圖以「文創實驗」形式去書寫長篇小說,意圖將長篇拆成每一篇都是獨立小品,無需知道前面的劇情,這種「文創」是方便斷斷續續觀看的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