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衣服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跳脫太大的話題讓夏朵一時反應不過。再次泛紅的臉變得有些慌張.....,不過墨雅沒有讓她開口回答的機會接著又說:「 我以後乾脆就回歸原始,不再穿衣服了!」

      墨雅作勢要掀開棉被下床的樣子。嚇得夏朵遮起了自己的眼睛直說:  

    「啊!別啊......你讓我想想嘛!」

    「妳就別介意我光溜溜下床......」墨雅頑皮地逗著夏朵說。

     「反正不是早被妳看光了!」

      「想起來了,......」 

       她仍一手摀住眼睛,一手指著床的方向說:

    「衣服就放在你床頭......」

      不出墨雅意料。他的鬼點子對夏朵馬上奏效!夏朵被他的話嚇得全忘了剛才所有的事了。他卻一副事不關己地安靜看著夏朵花容失色的臉上露出一抹自傲的笑,凝視著夏朵看。

      「快,快去穿上衣服。我到門外等你!」

       夏朵有意迴避地轉身,然後在打開門前叫著說:「出來曬曬太陽,我想這有益你傷勢的復原。」

       她背對打開的門慢慢向前走去。

      面對夏朵的出現。墨雅表面上本性地故做冷靜,其實心裡卻壓抑著欣喜若狂的情緒;他到現在還無法置信,早已讓自己心灰意冷倖存者的蹤影,竟然會這麼毫無徵兆地出現在他面前。

        最奇妙的是。這個人不只是拯救他的生命!而且還是讓他的未來,繼續仍能有所期待的......有緣人?

    「你是怎麼了,為什麼會不記得自己的名字?」夏朵無法克制心中的疑問,不好意思地對墨雅問道。

    「我只記得醒來後,什麼都不記得了。……」

兩人在山巒下的林蔭中談笑著。墨雅在這時候,也毫無隱瞞一併將這一段期間發生大大小小的事情,對夏朵簡單作了詳盡地描述。然後,兩人並肩坐在樹下一顆枯木的樹幹上,維持了幾分鐘的靜默,各自思慮著自我心中的憂慮之後。

     「對了,你」

     「妳

    兩人幾乎在同時間開口。然後又彼此謙讓方先行發問。

     「妳先說,……」墨雅堅定的眼神及口吻,讓夏朵不得不開口說出心中的話:    

     「我只是想問你的家人還好吧?」

    「這與我想對妳問的問題一模一樣。」墨雅笑著說。然後又未卜先知似地,等待夏朵早在預料中的答案。

    「他們早已經離我遠去了!」她不為所動地答覆。立即又向墨雅問道:「那你的 

家人呢?他們可安好?」

    「倘若,……我還記得他們的面孔,又如何會忘記自己的名字呢?」墨雅有點暗諷著夏朵的聯想力,打趣地說著。

    「說的也是!至少你得告訴我……往後該怎麼稱呼你吧!」夏朵對他的稱謂追根究底地問。然後她想到一個將就的方法。「若真沒有合適的名字,你可介意我就叫你  

『墨雅』?」

倘若

我疾疾前行的步伐

還能及時跟得上妳

也但願妳

從今以後莫再嫌棄我追隨著

妳一意孤行的眷戀

就算明日不復以往

而我依仍銘記於心的初衷

永遠不負一生一次

無由 無求地

往妳聲音而去的那時

勿忘那一刻我僅為見妳一眼的

祈求


 

    34會員
    207內容數
    從射手⚪甘於平凡的思維。一窺眼前一塊塊大小不一的方塊磚拼湊成不凡的時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