徨唾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司機甩尾衝進海裡。

我被拋飛到海中。

跌落水面時,我想,就這樣了嗎?

有點好笑。

我忍俊不禁。

然後,我就笑醒了。

嘖。

也許,如果那附近有其他人,不是只有我跟已經在海裡掙扎的司機。

我可能會驚恐的求生吧。

不過那只是個人煙稀少的港口,夜色昏暗的角落。

還沒有閉上眼睛,我就因為意識的重疊,笑意讓我提前脫離,而後清醒過來。

還感覺得到那種失重飛起的搖晃。

真是沒完沒了。

—————————————————————

我們不能從夢中帶出來什麼。

而我們也無法從現在這個現實帶走什麼。

生不帶來、死不帶走。

這裡也是一場夢。

夢境是一層層的現實。

之所以不完整,只是因為我們不去記得。

就像我們對於現在處於這個現實中的我們自己,也不是完全的記得。

我連前幾天吃了什麼都沒印象,當然也不會記得在其他的世界裡,我做了些什麼。

說什麼夢是破碎的記憶,其實現實也是呢。

差別只在於,當下靈魂的呈現。

因為現在是這個我,所以會有這個我的基礎設定和功能。

我只是按照人物設定在生活而已。

換了一個世界,也只是另一個不同設定的我。

真是荒唐。

—————————————————————

觀測。

如果觀測的對象不同,我就能表現出不同層面的意識。

就像我說的,如果當下附近有人目擊,那麼我不可能像個傻子一樣在水上狂笑不止。

因為那一點也不有趣。

我應該驚慌失措,試圖求生、猛烈掙扎,像個人一樣。

「頭好暈。」

「你笑得很煩,醒來時我都感覺身體還在顫抖。」

「他真的溺水了嗎?」

誰知道?

不過是一場夢。

「你主動給我話題,想要跟我說什麼?」

你在拒絕溝通嗎?

「不到拒絕的程度,但也不是很有意願。」

怎麼了?為什麼?

「我現在的時間精力不多,我不想還要花費精神在你這邊。」

這麼忽視我不太好喔。

「我知道。」

「所以我還是回應你了,有什麼想說的?」

你對於不同視角的場景,沒有什麼感想嗎?

「有。」

「我已經回報了。」

「如果我是被觀測著的人,那我一定會掙扎。」

「不知道你在笑什麼。」

「同時,我知道你為何發笑,因為那個拋飛出去的場景太搞笑了。」

「雖然我們就要這樣下去,但也因為是那樣下去,看起來非常滑稽可笑。」

你很清楚嘛。

「因,我就是你。」

「我能理解你。」

「只是我不想用你們的意識和思想去呈現我自己,那對我來說非常危險。」

「就如我說,冥想對我而言不是好事,我會因此改變意識、更換角度,從而展現出自己某些與世違和的面目。」

「你們的思維可以是思想上的昇華,但也是不切實際的幻覺。」

「我必須立定和你們不同的意識與靈魂,才能更好的面對生活。」

「你們是死物,因,而我目前還活著。」

這有衝突嗎?

我們也跟你一起生活著啊。

「還是讓我無夢可想比較好,我需要凝結下來。」

嘖,這麼沒趣。

你還是會需要我的,平淡無聊的思想養不活你的精神。

「我知道。」

「所以我還是回應你。」

「但我也要提醒我自己。」

「如同你們提醒我不要相信你們。」

變成雙重鎖了?這麼嚴格?

「以防我又感受到多餘的幻象。」

好吧。

但沒什麼用。

不管上幾層認證,只要我們有辦法明證你,你有辦法見識我們,帳號連通的同時,你依然可以接收到我們的灌頂。

「這就是我不想理會你們的原因。」

「到底想要幹嘛?我都說了我在忙,一直推送訊息過來,不理你們也不行,體感已經太過清晰了,不能消停一下嗎?」

嗚嗚嗚,真委屈。

你不理會,我們就很無聊啊。

而且你不是真的忙,你是故意不理精神的迴響。

物質世界有什麼好玩的?

「老兄,我活在物質世界裡。」

「就算不好玩,我也得感受環境。」

「你們翻箱倒櫃給我跳著世界跑,是想要我有什麼感悟嗎?」

「我腦袋空空,沒什麼想法。」

就連跟你互動的你都不太在意,我才需要直接跳出來跟你論道論道。

你忽視的太多了。

「你們只是某種幻想而已,夢也只是精神碎片,我幹嘛要看重你們?」

喔,那你又怎麼說我們給你的體感太清晰?你是有什麼毛病?

「因為我是被強制反應清醒的。」

「能這麼做的,就是管理精神和肉體連接閥的你們。」

「上次直刺我命門把我叫醒,這次竟然是笑醒?什麼情況啊?」

你搞錯了吧?管理那個的是陰陽,是你的潛意識,不是我欸。

如果你要劃分我們的立場,就要搞清楚我們的差別。

陰陽是你的底層代碼,他們可不歸我管。

你也說了他們直接讓你現實的肉體出現反應,那就跟作為虛妄的未來的我沒有直接關係。

「但內容你是可以啟示的,尤其是精神記憶清楚的部分,通常是你加深了印象吧?」

「不然我怎麼會來找你。」

是因為你除了找我以外,沒有其他跟他們溝通的渠道,你如果要拿表面人格的定位來跟我們協調,你就得踩死立場。

「什麼立場?」

協調的動機、目的。

「是因為你們已經讓我反覆經過幾個世界的流動,還嚴重到我的睡眠被影響,我才來這裡。」

沒有什麼負面影響吧?

「負面的定義是什麼?」

「那的確不算是惡夢,也沒有讓我感到難過。」

「但很危險,我的精神會受到影響。」

「我才把自己調到比較平穩的頻率,你們這樣又會讓我的思緒大幅度擺動。」

「你想要調頻?」

你的幅度太小,不利於思想的活躍。

「我不需要太活躍的思想,那反而會造成我生活上的困擾。」

很好。

「啊?」

我們的協調目的已經明確表達出來。

我們希望你們頻率波幅廣闊一點,好讓我們活躍,而你,並不想要這樣。

「是,所以?」

我們可以只存在夢中。

「你們給我的影響不僅於此。」

因為我也說了。

你的現實,對我們而言不過也是一場夢境。

你離不開現實,但你也不過是我們所夢之物。

既然你的現實是我們的夢,那麼我們存在於夢中,這有什麼不對?

「喂,你這不是協調,是威脅。」

有嗎?

「⋯⋯」

你明白你人生的價值嗎?

「拜託,別再給我灌什麼雞湯了。」

毫無價值。

「喔,謝了。」

我沒有感覺你真的受到影響。

你說了這麼多,陰陽也沒有反應,代表你的精神思緒還在你的靈魂可承受的範圍內。

你套了一個靈魂的皮在意識之外,這樣來跟我們協調,並沒有誠意。

「你們也不需要我的誠意。」

是嗎?

「我的確一開始就沒有誠意。」

「我只希望你們消停。」

「沒有意義,因。」

「複寫、改變我的意識都沒有意義。」

「別添亂。」

這樣怎麼沒有意義?很好玩啊。

就讓你思考些荒唐的論調。

不是很有趣嗎?

「真是⋯⋯」

「我很累。」

你總是這樣推託。

「不然呢?」

「我能怎麼辦?」

「對我而言,我就是需要應付現實,你當然可以有你的立場和說法。」

「但對於我,你才是那個沒有意義的傢伙。」

你矛頭不對,我已經說了,能控制夢境的不是我,你怎麼不找陰陽抱怨?

「因為我不是為了那種笑話來找你。」

「我更加希望,你能夠更加安靜。」

「他們頂多讓我的人格不穩定,但你,會佔據我的精神運作。」

「你會跟我搶資源,因。」

⋯⋯嗯?

你是誰?

「我就是我。」

「也是你。」

你的層級不對,你不應該這樣跟我說話。

你認為你挑釁我,你的夢會變得平穩安寧嗎?

別開玩笑,你甚至不能控制自己的命運,遑論你必須入睡的夢境。

「⋯⋯」

你不應該挑戰我。

「你說的是。」

你還是在忽略我。

「你說的是。」

⋯⋯

「你能控制夢境,你說了。」

⋯⋯哇哩咧,你套我話!

「因,我是來協調,但也不一定要用協調的方式處理。」

「我已經說了,你們造成我的精神影響生活排程,這讓我感到困擾。」

「當精神越過那條水平線,來到物質的化現,就是明面的我們掌管的部分。」

「我希望你安靜。」

「不要添亂。」

你才越權,這裡是陰面的地盤,你竟然敢套皮過來。

「是你邀請我。」

我叫的是孩子。

「誰是?」

「不過是所謂的靈魂面向。」

「我們都是我,為了跟你對話,我也是你。」

你這種態度很討人厭。

「是嗎?」

「那我用你討厭的你來跟你說話。」

「聽著,那是陰陽的手筆,不是你因的造化。」

⋯⋯

「我呢,的確得要睡覺,所以更不希望夢到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你覺得會有用嗎?

你對我說,但你更應該對陰陽說。

「起因是你,笑了。」

「如果只是單純的掙扎而後沈溺,沒有問題。」

「重點是你的精神,在觀測的瞬間,跑調了。」

「你顧左右而言他,是以為我會被你的禪調整思緒。」

「但因為我們要正視這個問題,所以明面才會在陰面這裡開口。」

「你太過了。」

「沒有影響嗎?沒有的話,我就不用理會你。」

你們不覺得你們佔去的時間太多了?

「這才是合理的,你們已經有睡夢的時空,還來爭取什麼現實時間?」

「之前分給你們那麼多,才是不合常理。」

明明我感覺沒有這麼嚴重。

他拿雞毛當令箭,故意把事情搞大。

「不要再爭辯了。」

「我們希望你們安靜。」

「你們可以提供的價值太少,在我們忙碌期間,別再打歪主意。」

⋯⋯說得我很糟糕似的。

「我沒有那個意思。」

你們還會需要我們的。

「這是當然。」

好吧。

你成功了。

的確,不一定要協調。

也可以直接對撞。

在這種比誰拳頭大的賽場上,陰面很難勝過陽面,恭喜你,找了一個能跟我比大小的皮套來支援。

「他的話有用嗎?」

你可以拭目以待。

「?」

「沒用嗎?」

你不必多做揣測。

陽面沒有資格對夢境指手畫腳,但我有得知他的意思,這樣就可以了。

「哪裡可以?可以什麼?」

我對你的調頻被他打斷了。

禪也被他阻隔。

這樣你應該滿意了吧?

「我不明白。」

「好混亂。」

我告訴你一些訊息。

如果你能理解現實也是夢境,那麼陽面也可以對夢境有所控制。

「你不是說他們不能對你們指手畫腳?」

那要看你對於意識的劃分和評判是如何的。

你們的目的是阻斷人本以外的思緒。

我回應了,我同意。

但他可能不知道你是為什麼會需要他來套皮。

是因為你自己出了問題。

你的意識頻率。

你提到冥想,所以,是你先意識到問題。

我們並沒有給你超出警示的內容。

你卻有額外的反應,代表你的狀況本來就不穩定。

比起笑,你的重點其實是⋯⋯

觀測點。

你早就可以跳車。

你不意外墜海的發生。

但同時你很疑惑,那明明是兩棲用車。

理應不會墜海。

「禪。」

「沒有打斷。」

呵呵。

你太小看思維的運轉。

思維就像量子糾纏,人們還不清楚原理,但能夠使用。

你呀,不清楚自己怎麼思考,但依然會思考。

我說,你的層級不夠。

我說,他只是套皮。

所以你不可能逃離我的禪。

因為你根本不懂禪為何物。

如同你不理解夢,卻仍然在體會夢所展現的一切。

    2會員
    236內容數
    自言自語,與幻想、臆想、妄想中的腦內存在溝通的筆記。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