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潮惡浪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五月十四日(星期二),英倫國王查理斯三世(King Charles III)在白金漢宮(Buckingham Palace)為他自二零二三年五月六日加冕以來,第一幅官方肖像作揭幕儀式,妻子卡米拉王后(Queen Camilla)也出席了活點。本來這是一個非常莊嚴又極具象徵意義的皇室盛事,因為它標誌著查理斯三世新時代的里程碑。可惜……第一幅官方肖像竟帶給人們一個不安的經驗。

raw-image
raw-image

據白金漢宮資料報道這一幅肖像畫高達六英尺,由英倫藝術家約納森.楊沃(Jonathan Yeo)歷時三年繪畫而成。二零二一年至二零二三年期間,楊沃與查理斯會面四次,並在倫敦的工作室內完成了這一幅肖像作品。皇室又稱畫像以奪目的紅色作為背景特色,畫中查理斯三世身穿威爾斯衛隊(Welsh Guards)制服,是他在一九七五年被任命為威爾斯衛隊上校的服飾。

雖然如此,這一幅肖像作品完全沒有展露任何皇室尊貴氣息,相反的卻充滿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撒旦(Satan)氛圍。國王的紅色制服上露出了一張嚴峻的臉,整個人像陷入與地獄無異的紅色背景裡,埋藏着一股難以言喻的黑暗。

raw-image

儘管畫像作者楊沃表示他參考了皇家肖像畫的傳統,盡力捕捉每一個皇室人物臉上的生活經歷,但為了反映二十一世紀君主制度的特色和表達深刻的人性。他通過作品向世人展示了角色已經轉變,查理斯肩膀上方的蝴蝶正好代表了他作為國王的蛻變。此外人們的公共生活亦進入了演變過程,尤其是查理斯三世成為國王的重要歷史時刻。

這一幅官方肖像將於五月十六日開始在倫敦(London)菲利‧普莫爾德畫廊(Philip Mold Gallery)展出一個月。 然後,送回在德雷珀大廳(Draper Hall)懸掛,這是倫敦的一座歷史建築物,曾經是國王亨利八世(King Henry VIII)所擁有。

然而藝術家以紅色來展示官方認可的皇室成員肖像,背後要傳達的弦外之音是不是太過明顯和張揚呢?!君不見近年西方正湧現一股紅色的撒旦流行文化,其中喜以血紅火焰的色彩作為崇拜撒旦的元素,這一種血腥的撒旦主義正在左翼分子中迅速傳播,吸引大量年青男女盲目地瘋狂追捧。

raw-image

事實上,皇室為什麼要捲入這一種邪惡文化,怕只有他們自己才最清楚。難道他們就是撒旦文化的追從者之一?無論如何,血色皇室成員肖像已成了全球笑話,不少人作出嘲諷,説肖像看起來就像在地獄裡,又有人問為什麼不能以一個更自然的風格來表達查理斯三世,卻以截然不同的手法去繪畫皇室成員,是不是借此反映皇室成員腐敗和墜落?還是歌頌皇室成員膜拜撒旦文化?

西方各國的文化敗落不是一件開玩笑的事情,它正慢慢禍延和蠶食我們下一代的思想。試問新生代從小就在這些糖衣毒藥中成長,以一種包容的態度去接受撒旦為多方文化下的一種產物。久而久之,全球便會再度陷入一個不會辨別是非黑白的世代。

叮噹不禁在問,究竟獨裁者的紅色操控與西方的血色洗腦有什麼分別?兩者都是控制人民思想和行為的卑劣手段。可悲的是,不明就裡的人,滿心歡喜以為自己離開了獨裁者控制的鬼地方,怎料,如今身處的西方國度竟被更大的惡者所掌控,嗚呼哀哉,何其悲涼?

作為生活在西方黑喑時代的蟻民,叮噹人微言輕,無權無勢去改變現況,充其量只可以多了解世情,保持一個清醒頭腦,以此分辨是非、黑白和曲直。其他的,就是不隨波逐流,好好地生活下去,見證一天紅潮消退,人民勝利的一刻,願共勉之!





歲月中的點點滴滴就是叮噹珍貴的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