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前核電再討論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雙魚之論】英文拷到 G / D 找中文翻譯

未來,評價蔡政府的電源政策,大概會說風力光電我們努力做了,答案是:各種能源的佔比必須具可行性的均衡

RE100指百分百再生能源,由氣候組織和碳揭露計畫共同組成,加入會員之企業須公開承諾於2050年前採用100%綠電。會員透過綠電投資自發自用購買再生能源憑證 (Renewable Energy Certificates, RECs)、簽訂綠電購售合約 (Power Purchase Agreement, PPA) 等手段,達成綠電使用目標。

台灣若廢核,要如何供應足夠穩定的綠電?什麼是綠電?什麼是乾淨能源?

作為蔡政府的經濟部長,在卸任前委婉的說「能源多元化或許是必要的」。


 

為賴清德重啟核電鋪路? 童子賢:讓核能成基載電力    聯合20240516

準總統賴清德即將在五二○就任,和碩董事長童子賢近日陸續發表重啟核能相關議題,甚至拋出核二重啟、核三延役,引進類似芬蘭OL3新型核電廠等多種主張,由於童子賢也是民進黨智庫副董事長,外界推測他是在為賴清德在上任前解決核能爭議鋪路,他表示:「這不是鋪路,未事先套招,是一種大家長期溝通含笑諒解的『氛圍』」。

童子賢接受本報專訪,他表明自己「不擁核」,因為所謂的「擁核」是類似法國、瑞士核電占比過半的擁護者,自己僅是主張不排碳的核能可以成為「能源黃金組合」重要基載電力

「新內閣很接地氣」

童子賢表示,他並不知道準總統賴清德會不會在五二○就職時提到核電議題,但在智庫開會,曾被智庫董事長賴清德點名發言,說明核電主張的背景,在場有產業背景的董事多是「含笑點頭」。他認為,無論是即將上任的賴清德或新內閣,「對產業界的渴望和需求,都很了解、很接地氣」。

童子賢重申,台灣使用核電有三個重要考慮,一是需要借助核能達成淨零碳排目標;二是核電使用土地很少,不像太陽能大量占用農地林地;三是台灣可以強化「能源韌性」,以因應人為(戰爭)風險。最後,他說科技進步下,核能是一種可控風險、汙染的應用技術,不必妖魔化核能。

童子賢解釋,二○五○年淨零轉型是全球目標,但相較歐盟國家可以互聯電網、互相買賣電力,台灣受制於海島型國家結構,電力須自給自足。而核能是良好基載電力,穩定、高效、價格合理,是產業亟需要的穩定供電。

「台灣低碳發電量倒退」

童子賢以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委員會(IPCC)的統計為例,說明每種發電都有排碳,差異只是有些排碳驚人(煤炭、天然氣),有些排碳只有微量(水力、核能)。他說,核電每度碳排十二克相對很低。近年,台灣因為執行廢核使核電廠不斷縮減,導致蔡政府發展綠電多年,整體低碳發電量卻在倒退,因為太陽能與風力增加太慢,低排碳的核電卻快速退場。

他舉例,在馬英九總統卸任前夕的二○一五年,台灣低碳發電尚有五十兆瓦小時,但到了蔡英文總統卸任前夕的二○二三年,八年來低碳發電倒退成四十七點六兆瓦小時

他憂心地說,台灣低碳發電比率嚴重落後,例如法國、瑞典有九成零碳排,義大利、日本、南韓皆有三成以上,台灣僅約百分之十六,在一百九十個受IPCC評比的國家間排名第一百三十五名,台灣在「不排碳發電」項目上算是全世界的放牛班。

「核能技術現在可控」

反核人士憂心核電妨礙健康,但童子賢大膽比喻「煤炭發電的空汙影響健康其實比核電影響健康更大,這是用肺發電的結果」。他認為,核能的技術在科學進步的現在是可控的,「核能技術持續進步之中,核廢料與化工材料、醫療廢棄物一樣,在現在的科技進步下都是可以解決的。」

童子賢多次公開說,在AI人工智慧與EV電動車、精密晶片帶動高效益的現代經濟結構,可以說「電力即國力」,因為這三個世界新經濟的主軸,都需要大量的電力。

他指出,「台電關掉核一、核二後,台電的財務就面對一場災難」,台電在二○二一年至二○二二年虧損五千四百六十億元,但反核人士常常談核四建廠要二千八百億元,而迴避不談捨棄核電後扭曲發電能源結構,台電一年就有鉅額虧損數千億

他說,反核人士避談綠能建設步步艱困(因為台灣地狹人稠),而台灣試圖以天然氣發電取代核能發電,成本高昂不說,能源韌性也不佳。他強調,台灣電力要追求高穩定、少空汙、低碳排、低價格,就勢必要加入核能的選項。他憂心忡忡地說,廢核會導致台灣缺乏危機時候的能源韌性。

 

經濟部長王美花:能源多元化或許是必要的    工商時報 20240515

經濟部長王美花接受本報專訪指出,RE100廠商在2030年之前急需綠電,台灣的再生能源勢必要快速開發,否則趕不上企業需求。她透露,經濟部希望邀集泛官股作為仲介者,賣綠電給中型企業,協助開發商解決購售電問題。針對核能爭議,王美花直言,大家可以理性坐下來討論各式各樣不同能源及國際淨零的需求,「能源多元化或許是必要的。」

至於離岸風電3-1及3-2期遭逢成本高漲的開發困境,王美花說,政府秉公平原則通案性解決業者問題。惟市場傳出有開發商擬更改3-2期標案內容,王美花定調表示,正在招標審查中的案件,任何變動都是犯大忌、不適宜的。

推薦閱讀

  • 最愛學習的部長 用招牌笑臉 解決一件件難題
  • 談放行台積電海外投資 先進製程技術 首發在台灣
  • 看亞太運籌中心規劃 可複製應材在台模式
  • 回《人物面對面》

520交棒之前,王美花針對綠電需求風電困境能源多元化等議題,侃侃而談。她指出,經濟部這幾年投入很大心力讓產業減排,國際上談論能源議題,除發展綠能、乾淨能源以外,還有節電。IEA(國際能源總署)點出,「節電是最好的電廠」,節電做越多,就不用去建電廠;IEA和G7也強調,再生能源一定要加速,不只2倍還要3倍,搭配再生能源不穩定特性,G7也說,配套的儲能系統要增加6倍。

王美花強調,台灣發展再生能源有困難,但一定要發展,RE100廠商有台積電、聯電、台達電、華碩等30家,他們的客戶都要求使用綠電,但綠電不包括核電,2030年先使用50%甚至80%,幾個月內增加至100%,目前綠電絕對不夠,還要快速增加,否則不符企業界需求。

至於和碩董事長童子賢日前主張核二、三廠延役,並發展進步型核能機組,王美花說,核電確實不排碳,但大家有不同主張,可以坐下來一起討論「各式各樣」不同能源,以及國際淨零的需求,「多元化能源或許是必要的。」大家可理性討論能源問題,但不要有這麼多政治口水。

離岸風電3-2期不宜變動

此外,離岸風電第三階段區塊開發面臨前所未有困境,王美花很自豪的說,與其他國家比較,台灣政府用很透明化、非常有效率方式,解決各項問題。這幾年遭逢疫情、俄烏戰爭、美國通膨和升息、供應鏈大亂等衝擊,離岸風電成本較疫情前大漲3~4成以上,其中,國產化只是一小部分因素,成本暴漲國際因素遠大於國內因素。

為避免國產化被當成藉口,王美花說,國內供應鏈報價不合理問題,經濟部介入協調,通案檢討解決國內成本上漲因素,且秉持公平、透明原則,與風電協會積極溝通。至於國產化政策,她說,風機在台愈來愈多,增加在地供應鏈對後續在台維運的支撐及效率實有必要,否則對國家安全不利,但遴選過程,讓國產化更有彈性、持續放寬,是政府的政策方向。

另,市場傳言部分業者擬針對審查中標案國產化補分,王美花則表示,風電3-2期已招標正在審查中,對招標中審查要件,絕對不適合變動,一旦變動會影響招標的公平性,開發商做的標案,是作為評分依據,不能送出來之後,評分依據再作修改,「這絕對是一個大忌」。她說,3-1期併網時程已發函展延一年;3-2期併網也會晚一年,政府用公平方式解決通案問題。

擬召集泛公股協助賣綠電

至於簽署CPPA陷入困境,包括資金問題,買電人(offtaker)疑慮等,王美花說,政府將鼓勵國營公司、國營銀行加入,經濟部最近有一個新構想,擬召集泛官股作為中介者,協助賣綠電給不同中型企業,風電量體那麼大,有的企業可能只需要一小部分綠電,若個別去洽商,開發商會很頭痛,政府想方設法在解決問題,讓綠電順利發展。

 

台電沒明講的事!趙少康曝4座核電廠潛力:地早圍起來了    中時 20240515

三三會理事長林伯豐提出淨零碳排、碳費徵收方案,包含核電佔比達30%、初期碳費不超過每噸100元、自主減量等計畫,為國家能源大計獻策。中廣前董事長趙少康今(15日)到東海大學演講時指出,核一廠現在是2部機組,但裡面的空地可以蓋4部!核二廠也是2部機組,空地可蓋4部,核三廠空地可以蓋6部,核四廠更可蓋6到8部機組。台電早就把地圍起來了,不需要另外去找地蓋新電廠。甚至有電費補助,居民反而支持延役。

趙少康提到,國民黨立委賴士葆日前請他跟多位能源專家到台大校友會館吃飯,提出建議,說將來提一個特別法案,因為現在規定核電廠要延役,在五年前就要提出來,提議把這個規定拿掉:只要延役,不管幾年以前,只要提出來都可以延役,只要學者專家看好、覺得沒問題就可以

「台電就抱怨了:你們這些年輕人都玩3C,還抱怨沒電?」趙少康指出,另一個抱怨是:你現在到任何地方去開電廠,大家都會反對!「對,但你知道嗎?核一廠現在是2部機組,他裡面的空地可以蓋幾部?可以蓋4部!核二廠裡面是2部機組對不對?他裡面的空地可以蓋多少?蓋4部!核三廠現在是2部機組對不對?他裡面空地可以蓋多少?6部!核四廠現在只蓋2部而且不能用對不對?他裡面的地可以蓋多少?6到8部!」

趙少康直言,台電早就把這些布置好了,「那時候我罵:你真壞!早就把地都圍起來?現在發覺,你不需要去找地啊,他地已經圍起來在這個地方了。另外你說,鄰居會反對對不對?真奇怪,這次選舉,我跑到屏東去,核三廠在屏東,居然他們的政見是說:核三廠要延役!」地方的村里長聯合起來建議說核三廠要延役,說我們好好的啊。為什麼?因為核電廠旁邊都有補償費,電通通免費!而且還給他們村里很多建設經費。

「這我也很驚訝!」趙少康強調,很多人說:那核廢料怎麼辦?「核廢料都埋在廠下面!全世界都是這樣做。」為什麼?因為核電廠夠大,外面都有圍牆圍起來,裡面的安全設施做得也蠻好的,所以現在是在核電廠下面,放在那個水池裡面,讓它冷卻;冷卻以後就移到外面的乾式貯存槽,讓裡面繼續放含量高的廢料。現在鈾燃料大概只用到3%、4%,將來能不能夠多提煉一點?這也是工程師們在努力的方向。

趙少康質疑,「美國也是這樣處理的,日本也是這樣處理的。所以會怎麼樣嗎?會引起什麼災害嗎?並沒有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