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隨筆|聽話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暴風張狂,逼群草低首

臣服。

「為什麼不聽我的話?」

「你只要聽我的話。」

「不要聽其他人的話。」

草的根尚淺,風過強

便連根被拔起、吹遠。


———————————————

我真的很厭惡有人逼著我聽話。

我在父母從小的「扭曲教育」下,個性很乖,所以公司很多不對徑的規定規則我都遵守。

例如公司禁止加班,所以我加班都要先去打卡,然後再繼續工作,或會提早到公司。

而主管叫我做的事我也幾乎都遵守。

而我在進公司短短兩個星期14天,就幾乎把所有我該負責的業務都接過來做,完全獨立作業。

只因我知道同事都在加班做該交接給我的工作、副理車禍嚴重受傷在家請長假。我想趕快上手,希望能幫上大家的忙。

這樣一個算是聽話和努力的人,一定也還是有無法自己做決定,然後同部門的同事也都無法做決定的時候。

電話打過去副理那邊,就是被不分青紅皂白地指責,指責我哪裡做不好,然後要照著他的話做,可是她不在工作現場,所以她也搞不清狀況,跟她解釋,她反而拿其他無相關的事情逼問我有沒有追蹤進度有沒有做好這些事。

然後一定要指責我一輪,把我壓得很低之後,再跟我說要聽她的話。

但她說的跟她前幾天說的又完全不同。又或是跟現場辦公室的需求不同。

結果就是還是只能聽她的。照她的做。

(我其實是想跟他討論怎麼做比較好而已,結果都是得照她的話做,沒得商量)

然後又發表災難性的發言,說她受傷請假,不要每件事都來問她(我一天八小時也才問2件事,其他二三十件事都是我問別人或自己做決定)

又發表災難性的發言,說我都不聽她的話,這樣讓她心很累,她請我可不可以聽話點(我大部分都是聽話的,不聽話的時候也不是有自己的想法故意不聽話,而是現場辦公室狀況逼迫的,她卻聽不進去只指責我錯)

這兩天被其他部門逼著去面對副理


煩死了。


我不懂為什麼自己這麼努力要把事情做好,也努力地要聽話當個好下屬,卻一而再地換來這種屈辱。

我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然後不要再管那該死的父母,我一定要懂得反抗,學習設立自我界線。


我昨天在公司氣到亂砸東西,已經很多年沒有這麼憤怒了,副理跟我第二任男友的個性真的好像好像好像

我知道她和第二任男友一樣,控制欲很強,自尊心很強,她想控制住一切,她最擅長的就是用各種情緒勒索把他人自尊心壓得很低,讓他人失去自信心,然後只能聽她的話,只能覺得她說的話是正確的,又會釋放善意說聽她的話就有糖吃。

標準的煤油燈效應執行者。


覺得好可怕,完全同情不起來。

    21會員
    206內容數
    意識流的自我書寫日記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