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瀲冥:第四章

2018/12/05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高估了自己的能耐,加上最近事情繁多,隔了好幾天才更新
最近搬好了家,可以漸漸穩定寫作 QuQ/
※※※※ 正 文 開 始 ※※※※
《第四章》歌聲
  方凝熙定睛望向女人魚,無法抗拒妖嬈的歌聲。
  女人魚的嗓音或遠或近,似斷非斷,恍若在腦中迴響著她欲語還休的嗓音。
  方凝熙拚命地想要拒絕,可那些歌音伴隨著潺潺流水灌入耳鼓,止也止不住,身體也不聽使喚地往河岸走去。
  她的理智告誡自己:「別去聽!快停下來。」可雙腳依然走動著。
  女人魚的眼尾勾出得意的弧度,而男人魚在一旁咯咯地笑著,等待獵物乖乖投懷送抱。
  人類自古以來多半是妖魔鬼怪的糧食,不僅僅是為了填飽肚子,更是提昇內力的最佳門路,眼前的人魚不外乎是要吃了方凝熙,落入他們手裡鐵定死路一條。
  為了自保,方凝熙逼不得已,只好出下策。她凝聚了靈力,手臂上的疼痛迅速地擴散至全身。
  方凝熙嘶吼了聲,肉體像是突破了人魚的術法,返回了控制,但是她捱不過痛楚,跪倒於地,旋即扼住靈力。
  女人魚收回了歌聲,表情驚訝地道:「竟然破了我的魅靈曲?」
  男人魚見狀,皺眉道:「看來是修習中人。」
  方凝熙揪住領口,大口喘著氣,這如同撕裂皮膚的燒痛,一天內體驗了好幾回,身體根本吃不消,無法與人魚抗衡,更何況是兩隻人魚?
  沒法子了,方凝熙又擬了一計……
  極糟的一計。
  男人魚看方凝熙痛苦不已,便笑出了聲,面前的女子雖是修習中人又如何?此刻的她正跪在地上掙揣,不足為懼。
  男人魚伸長了雙臂,張開長蹼的十指,迅速凝聚妖力與濕氣,細長的瞳孔暗藏殺機。
  女人魚掩著歡愉的嘴角,準備看場好戲。
  兩位人魚信心滿滿,毫無警戒之心。
  忽然,方凝熙大喊了聲:「住嘴!」
  像是震開了四周的濕氣,取而代之的是從地底裊裊而升的怨氣,如黑霧般圍繞在方凝熙的身旁。
  女人魚高聲道:「這傢伙是修習鬼道之人?」
  男人魚:「無礙,只是怨氣罷了!」
  男人魚不打算收手,將水氣匯聚在手掌之間,形成一股漩渦。
  方凝熙緩緩抬頭,覷向人魚。
  兩位人魚倒抽了一口氣,見方凝熙的瞳孔染紅地鮮麗,宛若血珠落進她的水眸之中,令人不寒而慄。
  方凝熙喘氣道:「別以為,利用聲音做媒介的只有妳。」
  語畢,方凝熙輕輕地哼出了一段小曲兒,那些汙穢之氣宛若被操控似的,幻成細長的鞭子,一陣俐落,打散了男人魚好不容易凝聚的妖法。
  那一瞬間,人魚竟沒法兒做出任何反應。
  直到打散的水珠噴濺在兩位人魚的面上,才雙雙回過神來,他們倆驚恐地盯著面前甩動的黑鞭。
  女人魚退開了段距離,慌亂道:「這女人可以操控怨氣?!」
  男人魚收回了手,故作鎮定道:「不妙,沒想到還有這種修魔者存在,我們不是對手,趕快離開這。」
  女人魚:「嘖,真可惜了。」
  人魚們知曉自己的能耐,根本不是鬼道的對手,於是識相地潛回了河中,離開此處。
  方凝熙鬆了口氣,她的計謀奏效了!
  在人間,沒有幾個生者能夠與鬼道抗衡。只要是活生生的存在,生於陽氣,不論是人或妖都無法輕易駕馭,更遑論是對抗了。
  陰陽兩極,怨氣本就是生者無法沾染之境界。嘗試犯禁之人,往往承受不住孤魂野鬼的怨念,使怨氣佔據神智,進而走火入魔,死於喪心。
  因此在鬼術得道者亦稱修魔者,鮮少生者想去走那邪門歪道。
  方凝熙之所以能夠駕馭怨氣,修習鬼道,源自於她的天賦。她的靈力能夠驅除體內的怨念與瘴氣,以至於不怕那些鬼魅之音所影響。
  可現在靈力被封,那些被她喚出來的怨念,直逼自己的精神之處。
  方凝熙早知道是下策,卻只能這麼做,方可全身而退。
  事情未了。
  無數的聲音彷彿化為藤蔓,沿著經絡系統,纏繞著四肢軀幹。
  「我好恨!」「為何我死了?」「我的手、我的手斷了啊!」「該死的混帳東西,給我出來!我要殺了你。」「娘親妳在哪?在哪!」「出來,我要報仇要血債血還……」
  ……
  「面對現實吧。」
  這些話,方凝熙聽多了。
  即便知道這全是亡者的遺言,卻沒辦法以神智告訴自己別去理會。她運行著微弱的靈力,去壓制蜂擁而起的冤言怨語,能除多少便是多少。
  河岸邊的黑霧逐漸消散,獨獨體內的怨氣絲毫沒有減弱,方凝熙只好再次提升靈力的程度。
  承受著黑印的燃燒之痛,與怨氣的百般桎梏下,如同死死地掐住呼吸,無法喘息。
  「面對現實吧。」「面對現實吧。」「面對現實吧。」「面對現實吧。」「面對現實吧。」「面對現實吧。」「面對現實吧……」
  同一道聲音在全身搖盪了數千遍,數萬遍。
  方凝熙似乎聽過這個嗓音,既熟悉卻疏遠,可她想不起是誰,更是沒辦法想。
  聲音越發猖狂,方凝熙的哀號也越漸急促。
  「面對現實吧……這便是妳……」
  她終於抵不過聲音的攻勢,心一橫,將丹田的靈力全數釋放,伴隨著劇烈的疼痛,在心頭大喊了聲:「住嘴!」
  黑印蓋過了一半的身子,也淹過了方凝熙的思緒,當場昏了過去。
  闔上眼前,方凝熙以為一切都完了。
 ※※※※ Dengetsu※用※分※隔※線※※※※
  總覺得夢到從前的事兒。
  自小,方家便把五歲的方凝熙送往芙蓉山修習仙術。名面上是體悟正道,實則是教授年幼的她如何運用與生俱來的能力。
  送別前一晚,她猶記得娘親咳著嗽,依然忍著不適,哼了平時入睡的歌曲。
  翌日,娘親並沒有來送行。
  方凝熙不解,為何方家人不要她?那時她怨過恨過自己的家人。一直到師傅告知真相,她才明白自己的存在是多麼的可怕。
  方凝熙的特殊靈力源自於自身的三把明火無法維持平衡。
  頭頂上的明火即為神,左右肩上的明火分別為氣與精,可方凝熙打從出生以來,神這把火總是特別為弱,使得陽氣受到波動,易招邪祟。
  娘親或許是懷了自己,陽氣不足,陰體氣虛,才會久病不治,所以方家才不得不把自己送離家族吧。
  十歲時,透過師傅的書信得知,娘親已經過身了。
  那晚,方凝熙試圖去想起娘親的好,可她只記得入睡曲的調子,娘親的面容卻是一派模糊。
  為了追悼娘親,也為了不忘記她的一切,這首曲子成了日後方凝熙施展鬼道的起頭曲。
※※※※ Dengetsu※用※分※隔※線※※※※
※※謝謝您閱讀完《第四章》,如果喜歡我的文章,可以將頁面往下拉,在文末按個喜歡或收藏!如果喜愛程度有達到統計的標準,我會加快文章更新來回饋給大家。謝謝你們的支持※※
♡繼續往下拉可以點擊喜歡、收藏♡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Dengetsu
Dengetsu
●得獎經歷 2014年4C數位創作競賽──動畫劇本組【優選】 2018原創耽美小說【第四名】【人氣第三名】 2018第一屆風起雲湧小說創作天地公開賽‧小說散文創作天地社團【第二名】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