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療癒系:專訪香港圖文作家茶里

2017/09/28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來自香港的茶里(Charlie)是一位圖文作家,在臉書上擁有超過20萬粉絲的她,曾在去年發表一篇以妥瑞氏症為主題的創作被許多網路媒體轉載,不只單篇貼文的按讚數直逼兩萬人次,分享數更高達 7,000 多次,是目前圖文創作領域中非常活躍的畫家。今年7月才剛推出最新創作書籍《原來怪人是這樣養成的》的茶里,同時也在方格子 vocus 開設訂閱專欄「茶里的生活微光」,趁著這次來台灣簽書巡迴的機會,方格子 vocus 特別邀請她,與我們聊聊自己的創作歷程。

有時候會忘記「怎麼做自己」

一開始我問茶里,在這個領域耕耘這麼久,有沒有自己很仰慕的圖文作家想推薦給讀者們?茶里馬上說:「有啊!台灣圖文作家裡面我最喜歡Sana了!她還幫我的新書寫推薦,真是我夢想中的事情!」在茶里還沒出名之前,就一直是台灣圖文作家「Sana殺哪~」的粉絲,茶里說,Sana的圖文也是簡單的生活分享,雖然Sana從來沒有接受過學院訓練,但是她都能在Sana的作品裡感受到細膩的情感。
作為粉絲,茶里時常在Sana的作品下留言,她說自己在Sana身上看見與粉絲相處的方法,自己也因此深受影響。「以前只是Sana粉絲的時候跟她留言,她都一定會回覆,就覺得她很用心在對待粉絲,我也在她身上學到這件事,就是重視跟粉絲的互動。」
攝影:陳昀秀
除了Sana之外,來自香港與台灣的「爵爵與貓叔」雙人組合也是茶里很喜歡的圖文作家。爵爵與貓叔最常以香港與台灣的文化差異為創作主題,內容幽默生動,讓茶里每每來到台灣旅行時,都會想起他們的作品。此外,爵爵與貓叔也不畏懼他人眼光,時常創作與香港時事、政治相關的主題,讓茶里心生佩服。「他們對社會不公的事情,很敢於畫圖發聲,像是香港政治也有、社會事件也有,這是讓我覺得他們勇敢、做自己的地方,也會想跟他們學習。」
說到爵爵與貓叔的「做自己」,我好奇地追問茶里,你也有不敢做自己的時候嗎?茶里苦笑了一下,說起自己一開始創作的累積,其實是先從巴哈姆特論壇開始,那裡相對自由許多,先在一個較為小眾的地方累積了第一批粉絲之後,才慢慢轉移至臉書。然而隨著名氣增加,茶里開始感覺到眾人的目光壓力,不自覺想要討好更多粉絲而畫畫,而不敢畫自己內心的想法。「粉絲變比較多之後我覺得有很多目光都在看著我,所以有些話題我不敢畫得太偏激,會顧慮到不同族群的人,所以畫畫風格就開始放不開了。」像是創作者的必經路途,有了從眾的疑慮,茶里開始進入自己創作的低潮期,想要放棄畫畫。
「我忘記畫畫的目的是什麼了,有陣子好像不是為了自己畫,是為了別人而畫,那段時間真的想放棄,每天在家裡不知道在幹什麼。突然有一天,我從第一篇作品慢慢地讀到最新的一篇,慢慢覺得,原來以前的我真的沒有想太多,想畫就畫,非常自在。看完之後突然有了動力,喜歡的事情就應該要這麼簡單、直接。看到這個分別以後,才想到自己應該要學習怎麼抓這個平衡點。」

格格不入的怪人

今年7月的新書《原來怪人是這樣養成的》,寫的是茶里從小到大的成長故事。為什麼要稱呼自己為「怪人」?茶里說自己小學時很活潑,但中學後開始變得內向、不愛說話,無論是朋友或不認識的同校同學都開始用「怪人」形容她。
「我從小就喜歡玩網路遊戲,那時候很流行,小學時,就會有很多話題可以跟同學討論。可是到了中學,環境不同了,跟我一樣喜歡玩遊戲、看漫畫的人變少,那時候女生們都在討論化妝、逛街、看電影,但這些我都不喜歡,我就是愛畫畫、看小說、看漫畫、玩電動遊戲。大家那時候都想要變成熟,就開始學大人的樣子,認為玩遊戲、看動漫是小孩的興趣,很幼稚。我就漸漸開始不說話了。」茶里說,當時生活中只剩下哥哥可以與她討論,因為如此,她漸漸將自己封閉起來,變得很不敢說話——這個「怪」讓她覺得自己與人群總是格格不入。
時間拉回到現在這一刻,茶里才剛結束兩場巡迴的簽書活動,從不敢說話、覺得自己無法相容於群體的她,現在卻可以面對一整個簽書會的粉絲、與之互動,茶里又是怎麼突破自己的?她說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大學的打工經驗。
因為朋友介紹,茶里讀大學時兼職賣咖啡機。「我一開始根本不敢講話,以爲站在那裡就會有客人來買,結果完全沒有人來。後來同事提醒我『欸你太安靜客人不會來啊!』慢慢看同事、前輩們怎麼做,學了許多說話的技巧。」茶里說,透過這份兼差,她不但重新打開心胸、與來自不同地方的人交談,甚至賣得越來越好,完全不用擔心業績的壓力!「我以前真的不敢跟別人講話,因為個性也沒有什麼朋友,只知道在家裡畫畫,沒機會接觸到不同的人。可是在賣咖啡機之後,我開始跟很多不同的人講話,慢慢克服這個缺點,現在才能這樣跟粉絲們現場互動。」

選在人氣最高的時候畫妥瑞症

去年因為一則介紹妥瑞症的圖文創作,茶里的作品上了許多網路媒體的轉載,因此增加了許多知名度。妥瑞症是一種遺傳性的疾病,患者會無法控制自己發出聲音、吼叫聲或是抽動,多數民眾因為不理解妥瑞症的不便,社會對他們多不友善。
「這篇圖文創作其實是計畫好的,我從發表的半年前就開始構思,要怎麼樣介紹妥瑞患者。」茶里說,她發現自己在臉書上的人氣越來越高,因此觀察自己的粉絲數到了一定的規模、趨於穩定時,就發表這篇介紹妥瑞症的圖文,希望可以幫助到更多人包容、理解妥瑞患者。
Photo source:茶里粉絲頁

有次茶里與她的男朋友一起坐公車,因為妥瑞症的關係,她男朋友的喊叫聲影響到前方正在講電話的人,那個人藉著電話與另一頭的陌生人開始用許多不雅的字咒罵茶里二人,茶里差一點要失去理智,想跟那位陌生人大吵起來。「當時我真的好生氣,很想抓著她跟她解釋,但我的男友拉住我了,說他從小到大都習慣,就拉著我下車了。下車之後我就想,就算跟這個人解釋,還是有更多人不知道,我從那天就決定,有一天我一定要在我人氣最高的時候,把妥瑞症畫出來,讓大家去分享,這樣比較有效果。」
茶里的方法奏效了,有許多粉絲看了這篇創作紛紛開始分享自己的經驗,以及過去對妥瑞患者的誤解。然而隨著這件事情的成功,有更多人開始私訊茶里希望她也幫忙介紹其他的病症,但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茶里說自己是因為長期與病患相處了兩年,又做了許多功課,才敢提起畫筆。
「我對其他疾病也不是真的那麼認識,如果圖文裡面有誤解,畫了一篇不正確的資訊,可能會更傷害這些患者,所以我不敢輕易畫。」茶里也期許自己未來如果有時間,可以有一個這樣的新企劃,諮詢專業醫生的意見、長期搜集資料後,整理、介紹這些不同的病症,幫助更多的人,但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能一朝一夕就能完成,茶里仍然希望粉絲們能體諒她在目前有限的時間內,無法完成眾多人的來訊請託。

在憂鬱裡找到成長的力量

除了妥瑞氏症的圖文創作之外,因為時常對家人、親情或情緒沮喪的主題有細膩描繪,茶里在網路上有著「療癒系」的稱號。面對這樣的讚美當然很開心,但茶里認為「療癒」這個稱號還不夠,她還希望可以帶給別人「力量」——茶里認為並不是只有正面的圖文才能給別人力量,有時候展現脆弱的一面,也是重生的開始。
「讀者其實很喜歡我系列人物裡面憂鬱仔這個角色,覺得他的憂鬱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但是我最近想要讓憂鬱仔不一樣,我想帶給讀者一個訊息,那就是:生活這麼辛苦,雖然不開心,但還是要努力生活。我覺得要在傷心裡學到東西,而不是傷心、療癒完就沒有了。脆弱的時候也是可以努力,這是憂鬱仔的成長,也是我自己的成長,我希望讀者也可以感覺到。」
訪談來到了尾聲,聊了小時候成長的回憶、創作的困境還有對自己的期許,最後我輕鬆地問了個通俗的題目,如果茶里某天要到荒島生活要帶什麼東西去?沒想到茶里立刻說,當然還是要帶紙跟筆啦,畫畫啊!
「到荒島一定很無聊,畫畫就可以讓我挨一整天了,而且這樣我就又有新題材可以畫了,畫鬼啊、畫自己想像中的怪獸啊,畫一些黑暗的題材,又突破了!」
說著說著茶里竟然興奮起來,果然是全心全意投入自己創作的人。這樣的茶里哪裡只是微光,而是熱情的不停閃耀著呢!

封面圖片來源:陳昀秀
撰文:陳昀秀
編輯:熊編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方格子 vocus 官方帳號,這裡將分享方格子的重要動態、品牌信念實踐與未來發展,讓閱讀及創作的美好在此發生。邀請你追蹤我,掌握最新動態。也歡迎追蹤下方的 vocus 官方社群!(vocus and friends NFTs 的即時消息、創作者交流,歡迎點選地球符號前往 vocus Discord)
方格子是個想要努力幫助創作者發光發熱的平台,因為有好作者持續創作好文章,讀者才能享受好的內容,方格子也才能日漸成長茁壯。因此,我們每天都在思考,要如何幫助方格子的作者,寫出更優質的內容,因此更受到讀者的青睞。 創作者的成功,就是方格子的成功;這就是我們創辦「方格子創作者成長學院」的初衷。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