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女伶陳若玗:好夥伴要能一起吃披薩

2019/05/22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爵士女伶陳若玗,是索尼唱片簽約藝人,也是史坦威名人堂藝術家。(索尼音樂提供)
 這期在Par表演藝術雜誌上寫了爵士樂手陳若玗,意外發現原來她是曉明女中學姐,即使是索尼全球發片的簽約藝人、史坦威名人堂藝術家,但她也曾自我懷疑,將自己封閉起來,終究還是來自嚴厲的自我要求。
 訪談中最有趣的是,聊到怎麼找到可以合作一輩子的夥伴,她說老師告訴她,在剛起步階段,最好找那些能和自己一起在路邊吃披薩(這是一種隱喻),一起成長的人,這樣未來即使大家變大師、各有忙碌行程了,也會有很多同甘苦的革命情感,勝過直接找一個又一個(和你無關的)大師合作,對大師而言,這大多是眾多演出中的一場,演出結束後,大師會回到他們一起吃披薩的夥伴身旁,與自己無關。
 不多說,我想,應該就跟五月天、S.H.E差不多吧,在什麼都沒有的時候,還能一起打拼的夥伴,最珍貴!
 完整文稿,可到雜誌閱讀喔。
--------
爵士音樂有其地緣成形與特殊民族特性融合的發展脈絡,能演奏好爵士樂的音樂家,大多是血液裡就流淌著天生的爵士樂感,能以爵士樂的方式呼吸、以爵士樂的節奏行走的好手,一如所有能唱好歌仔戲的名角,都是來自台灣這塊土地的滋養。然而,聆聽爵士音樂家陳若玗的專輯,若不特別明說,這是來自一位華人的錄音,恐怕也會覺得她就是在爵士樂的土壤中生長之人。
 但偏偏陳若玗從小在台灣出生成長,是對爵士樂下的苦功,使她在紐約闖出一片天,她被鋼琴大廠史坦威列入名人堂,被索尼唱片簽約,成為全球發片的音樂家,可在作品裡實踐對音樂的創意,走上一條人人稱羨的音樂道路。然而,她在幾年前,陷入一段人生低潮,一度封閉自我,甚至不和相伴以久的音樂夥伴聯絡,她說:「紐約給了我許多養分,但同時也讓我思考,自己還可以怎樣做得更好。」
 陳若玗自小接受完整的古典音樂訓練,主修雙簧管,副修鋼琴,在台中就讀光復國小、曉明女中音樂班,15歲到紐約茱莉亞音樂院念書,接受大城市多元文化的洗禮。原本對自己的設定是想作一名傑出的雙簧管演奏家,但某次偶然聽見爵士鋼琴家基斯.傑瑞(Keith Jarrett)的演奏,讓她一頭栽進爵士樂的世界,對爵士樂的情感不知從何而起,一往而深。
 「爵士音樂和古典音樂有著同樣的根源,我回想自己從小最喜歡的音樂,就是巴洛克時期的音樂,特別是巴哈的作品,我對古樂裡的數字低音,即興元素、賦格對位以及和聲感到著迷,Keith的演奏,喚醒了我對音樂最初的喜愛。」
 陳若玗說,受古典音樂訓練的人,大多以看譜演奏為主,較少能即興演奏,「當時我非常想了解,像Keith這樣的音樂家,為什麼沒有樂譜,也能表達內心想法,這實在是太吸引人了,從爵士音樂再回頭思考古典音樂,巴哈、莫札特、蕭邦、李斯特等人,不都是擁有即興演奏能力的音樂家嗎,那是一股原創的動力,引發我思考,假如我想作為一名好的表演者,一定要從中了解創作者發展的過程,才能有好的詮釋。」
 一頭栽入爵士樂的世界,從研究、演奏到發展自己的作品,陳若玗一路取得紐約大學爵士作曲碩士、哥倫比亞大學音樂教育博士學位,並與好友克里斯.多狄尼(Chris Tordini)、湯米.克隆(Tommy Crane)等人,組成爵士鋼琴三重奏,開始發行專輯、巡演。陳若玗的創作專輯包括《意亂情迷》、《殘缺的靈魂》、《陌生人》等,今年則是再度發行第四張專輯《野蠻的美麗》。
 「我的人生至今只待過兩座城市,一是台中,另一個就是紐約,紐約帶給我自由奔放的視野,但有時競爭壓力又教人喘不過氣。」即使已獲得國際矚目,陳若玗仍對自己有高標準要求,「我一度很害怕,別人對自己的評價,會是那種『能彈一點爵士樂的古典音樂人』,或是『古典音樂人,能彈一點爵士樂』,這對我而言,都不夠好,我期許自己能做到真正的融合,既保有古典音樂的底蘊,加上我在爵士樂所下的功夫、那些內化在我身上的爵士樂因子,所有的節奏、韻律等,都希望能呈現出來。」
 沉潛了5年,陳若玗磨出一張《野蠻的美麗》,她丟掉這些替自己設想的外在眼光,自信且大方地展現對爵士樂創作的想法,化入音樂,「野蠻的美麗,這個觸發是來自設計師亞歷山大.麥昆給我的靈感,他的作品呈現出女性的堅韌與美麗,給了我很大的刺激,沒錯,正是如此,我為什麼不能是一名在紐約演奏爵士樂的華人音樂家?有何不可。我就是這樣的我,我可以狂野,也可以優雅,我應該放下無謂的外在評價和眼光,展現我想呈現的狀態。」
 錄製《野蠻的美麗》,陳若玗一度久未聯繫的音樂好夥伴,默契依舊,陳若玗說,「因為我們是一起在路邊吃披薩、經歷許多事共同成長的朋友,雖然他們都各自有一片天,但回到音樂裡,我們還是很有默契,在即興音樂裡,可以快速理解彼此的小心思。」除了專輯,陳若玗在今年也將回台演奏,不過樂手不是那兩位和她一起「在路邊吃披薩」的朋友,「這次和我回台的樂手是貝斯手丹尼.贊克(Daniel Zanker)和鼓手丹尼.韋斯(Dan Weiss),他們同樣都很傑出,我原本的組合這次沒法回來,因為他們現在都太紅了,檔期不好調配。」對於一起打天下的夥伴,沒能一起回台,雖然可惜,但陳若玗相信音樂,相信夥伴,相信自己,放掉高張壓力,她泰然自若地笑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誰喜歡布拉姆斯
誰喜歡布拉姆斯
「我原本不知道我是否喜歡布拉姆斯,我也不知道您是否能來,」西蒙說,「請您相信,您喜歡不喜歡布拉姆斯,對我都無所謂。」—— 莎岡 《 你喜歡布拉姆斯嗎 》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Kinderszenen/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