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追龍II:賊王》合拍片中的香港、中國與逃犯條例

2019/06/19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香港電影曾於80、90年代稱霸亞洲甚至國際聞名,近年來隨著投資市場的轉移及人才外流與大環境變化等複雜因素的影響下日漸沒落,為求充足資金來源,中港合拍片漸漸成為主流,卻不時傳出因為顧忌中國投資方與內地市場及廣電總局的嚴格審查,有部分的港片內容必須調整的傳言,從香港金像獎的「十年風波」,更顯見中央政府對於香港創作自由的壓迫與鉗制,試圖透過合拍片、政府補貼、上映限制等市場機制來影響華語電影的發展。
然而,鉗制與壓迫未必真的能讓好電影電影消失,中國雖限制言論、創作、出版的自由仍有婁燁、賈樟柯、王小帥等屢獲國際影展肯定的大師導演,同時也有《大象席地而坐》這種衝撞體制、獨一無二的作品,許多電影人在嚴密的監控下,努力的想辦法去開出一朵朵攀附在蛇籠高牆上的花朵。我認為自由與壓迫是社會體制,與作品的好壞並無直接關聯,否則如此強調言論自由的台灣,怎麼沒能出現過一個如莫言那樣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肯定的作家。
不過,代表性的大師對於文化藝術而言並不足夠,在後現代之後的現在,我們對於文化的想像更重視多元的百花齊放,而限制了人民表達的自由,就嚴重的破壞了多元文化成長的土壤,中港合拍片也成為了問題,電影作品無法回應在地的社會精神、無法呈現出主流以外的價值、甚至與人民的生活經驗衝突。

合拍電影的優點來自於缺點 與上集毫無關聯能否稱為續集片?

《追龍II:賊王》就是一部這樣的電影,電影內的警匪橋段確實精彩,該有的緊張刺激,更勝今年初的《廉政風雲煙幕》與《P風暴》,而相較於上集《追龍》主角五億探長雷洛的風雲故事,續集的角色雖也是真實事件的人物,卻少了一點厚度。
沒錯,先強調這一集與上一集的人物是毫無關聯。老實說,我看到一半才發現電影沒有劉德華,實在有點失望,我覺得這部電影與其叫《追龍II:賊王》,不如直接叫《賊王》就好,「追龍」在廣東話的意思是一種毒品的術語,特別指以鋁箔紙吸食海洛英的那個動作,然而這部電影在講綁架,跟追龍不僅無關,在人物、故事上兩部片也是彼此完全獨立,我懷疑這還能稱為續集電影嗎?
梁家輝於電影中飾演反派龍志強,即真實人物張子強。
《追龍II:賊王》這部片子的主角張子強,是一位1996年犯下連環綁架案震驚香港的罪犯,他所綁架的對象都是當年的富豪且勒索高額贖金,又被稱為「大富豪」,其中又以綁架李嘉誠的長子李澤鉅最為人所知,當時香港首富李嘉誠給了他10.38億港幣的天價贖金,震驚國際。張子強的故事曾被拍成電影《賊王》、《驚天大賊王》等片,這兩部片的張子強都由任達華飾演。
任達華這次在《追龍II:賊王》則改飾演重案組警官李強,派遣了前拆彈小組的刑警何天(古天樂飾演)進到龍志強(即張子強,梁家輝飾演)的犯罪集團當臥底。任達華與梁家輝的演技當然不在話下,不過說老實話,我認為在這部電影裡面表現的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古天樂,他在電影裡面講幹話的橋段非常到位,拆彈過程的緊繃雖然已經是老梗,古天樂卻能在緊繃之餘,表現出機智、害怕、果敢、後悔等多層次的演技功力,比同片另一位家棟好太多了。
香港知名導演王晶親自擔任本片的導演、監製與編劇,而過去經常自己客串一角的他這次沒有在電影中出現。王晶已經算是香港影壇的大佬,雖然不像某幾位大哥一樣有明顯的政治立場,在2014年香港的「雨傘革命」期間王晶則表態反對學生運動在搗亂社會,也聲稱與支持學運的黃秋生等人絕交。
回到這部電影裡面來,最後龍志強被警方追捕穿越澳門與中國的關口,被中國的公安逮捕,這樣的情節表面上是符合當年張子強最後的下場,然而從電影的設定與取捨,我們仍可以非常明顯的看出電影裡中國與香港的立場關係。

中國公安對香港警察說:「你做得很好,接下來就交給我們了」

電影的一開始,李強就說要帶何天「北上」,原本何天已經退出重案組,然而因為北京中央政府對於治安的關切,當時香港回歸不久,因此李強與公安半強迫的要求何天加入,公安當然就是代表中國的公權力,何天則象徵香港。電影的中間公安都沒有任何的戲份,只是時不時出現他們在辦公室開會的畫面,然後鏡頭帶一下杜江正氣凜然的臉龐,他飾演的周隊長不苟言笑、辦事積極幾乎像是一個樣板的警察一樣,沒有占太多戲份但就是要刷存在感,和古天樂飾演的何天有很大的差異,可以看做是香港與中國的差別。
而電影的結尾時中國公安突然又變得很重要,特別有幾句台詞周隊長說,「把龍志強逼過了關口以後他就插翅難飛了。」、「何天你做得很好,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只差沒有說出中港警方同心協力合作破案如虎添翼這類政治宣傳,最後逮捕龍志強的中國公安,何天也就沒有立功。
這幾段設計耐人尋味,如果沒有把龍志強逼過關口就會逃跑的話,是代表港澳特區的治安警力很差?還是說中國的司法就是必定能把人定罪?這樣的狀況也正回應了近日引發200萬人的送中法案,當然如果送去中國的是綁架犯被定罪大多數人應該沒有意見,然而不管是誰被送進中國可能都是「插翅難飛」才是香港民眾擔心的地方,中國與香港的司法目前是彼此獨立,拆掉了這面牆當然有好有壞,就像《追龍II:賊王》演得這樣香港警察與公安可以合作破案,但難道香港的治安不足夠嗎?那為什麼不是改善香港治安,而是要把犯人送到中國去審判?送到中國之後若是無辜的民眾卻也「插翅難飛」的司法體制則相當令人擔憂,特別是近年來在香港已經有許多被失蹤的案例。
「接下來交給我們。」由中國公安對香港警察說,具有更深層的意義,他指的可能不只是龍志強的拘捕,而包含了對於香港治安的管理,他指的也可能不只是治安,還包含政體、文化、社會、經濟、教育等體制,接下來都要交給他們。你可能會說我藍色窗簾又在滑坡,但這些台詞真的非常刻意,讓我無法忽略背後可能的意圖,若直覺來想可能會覺得這是一部靠向中國政權的政治正確合拍片,然而有沒有可能,這樣一部過於明顯表現中港關係互動的歷史警匪片,其實是在反諷當下的現況,反諷中國(公安)讓人「插翅難飛」,而且他們過程中完全沒有經歷生死交關的險境,最後卻收割功勞,逮捕犯人?答案是什麼,就交給各位自行去想像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鹿刻Luke
鹿刻Luke
鹿見不評 拔筆相助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