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去school

2020/01/0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希望能減少進入校園的陣痛期,或者最好沒有一絲抵抗,所以,帶著妳到幼兒園裡熟悉環境,看能否習慣這裡的流滑梯、盪鞦韆、翹翹板,認識這裡的大人、老師,和其他小朋友的笑聲和嬉鬧,能夠讓妳覺得以後來這邊的時候,不是那麼的陌生,不是覺得自己離爸爸媽媽這麼遙遠。
從轉進巷口的大門開始,妳第一句話就是說:
「我不要去school」
「只是去playground」我試著跟妳說
「We go there just for Slide, ok?」
「嗯!」
還好,我心裡想著,妳還是願意去學校看看,如果那裡只有玩的話。來到校門口,下了車,在門口望進這不太熟悉但對妳卻一點也不陌生的地方,我感覺到妳的恐懼感又湧上了。
「我不要去school」緊抓著我肩膀上的衣服。
「We go there just for Slide, ok?」指著流滑梯、翹翹板。
「No children, no teacher, only the playground」
「嗯」手放開了。
這才安心的讓我帶進校門,我當然也是筆直的前進,不要朝著任何流滑梯以外的地方看,幼兒園方面呢?就交給媽媽往相反方向走進去打聲招呼。
來到溜滑梯前,不曉得是否回憶依然湧上妳的心頭,妳不若往常的拋下爸爸逕自走上樓梯,挑選妳想要的滑道,而是看了一下、繞了一圈,好像在想甚麼似的,最後才慢吞吞的決定挑個又彎又長的。
「把拔你先」
「哦哦」還是得讓我先試試有沒有危險。
我滑了,帶著我不太相稱的體型和動作,還有小心意義不被靜電觸碰的躡手,妳也才跟在我後面一起滑下來。而正在我預期著妳帶著往常的笑容再來一次時,妳看見了媽媽正在和園長聊天。
「我不要去school」
「媽咪只是在和老師聊天,沒有要去school」
「我要出去」跑過來抓緊褲管
妳不玩了,著急著想離開這個地方,害怕像之前一樣,那位可怕的大人會和媽媽聊著聊著就來把自己抱走。妳不玩了,想要趕緊離開這個地方,再不行動恐怕自己待會就會看著爸爸媽媽離開,自己一個人留在這裡。
「好」
我把妳抱起來,準備往摩托車的地方走去。
「我要找teacher」
阿?我心裡叫著。
「妳想要和老師說哈囉嗎?」
「嗯...」
就像在家裡時,妳總會拿著那一包很新的餐袋,開心著說妳要去學校囉,但總是在巷口說妳不想去一樣的矛盾。
我帶著妳去找園長,正在和媽媽說話的園長。但走近時,妳不說話了,只是如往常般的微微低著頭,帶有一點偷瞄的表情看著園長。大概是又想靠近但是又害怕這個大人吧。當初一個人被留在這裡時,妳是最接近她的,園長知道妳的個性,羞澀而敏感,不會對妳太熱情,但也溫柔的摸索此時此刻和妳之間最適當的距離。這個人既代表著友善,卻也代表著恐怖,對妳而言。
「我要出去」
忍耐到極限了,我猜。
指揮著爸爸朝著手指頭的方向走。來到門口,妳說想回家,想坐車了。我告訴妳媽媽還在和老師說話,我們要等媽媽。剛好學生也下課了,我帶著妳看看大哥哥姐姐們玩耍,妳很好奇的盯著,並問我哥哥在幹嘛?姐姐在幹嘛?
「他們在玩阿~」
「你看他們很開心的在聊天」
「噢,他們現在在賽跑,看誰跑得快」
「你看,那裡有哥哥姐姐在玩seesaw」
試著和你解釋這裡的日常,希望你多看看這裡的樣子,會發生的事情、會做的活動,讓妳盡量能夠熟悉這裡的一舉一動。
「噢,下課時間結束了,他們現在要進教室囉。」
廣場上一群人很有順序的清空了草地
「我要玩seesaw」
妳這小指揮官立刻又下達了指令。
我感覺到,在妳心裡裹了好幾層的保護罩似乎卸下了幾分,就帶著妳再一次跨入大門,去妳想玩的任何地方。接著又回到了流滑梯、盪鞦韆,直到媽媽也從園長那兒結束對話走過來一起陪妳。
我們並沒有接著逗留太久,但離開時,詢問妳要不要再和老師說掰掰?妳沒有拒絕,也很正常的對著園長道別。
2020.1.7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Erwin Tsai
Erwin Tsai
喜歡白日夢,從小到大,始終如一,人生30有幾也不曾改變。 或許沒吃過真正的苦頭,所以天真浪漫,但正一步一步把天真變為現實,享受過程和轉變不斷帶給我生活的成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