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遵循心中認為的正確之事 ── NS遊戲 歧路旅人 藥師線劇情概要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缺乏醫療體系的時代,身為藥師

  在尚未建立醫療體系的年代,人們必須依靠藥師調配的藥物,才能免於疾病、傷痛的威脅,生存在魔獸充斥、危機四伏的世界中。作為村裡僅有的兩名藥師,亞芬為村裡的居民們看診後,來到母親的墓前 ── 我與恩人的差距有稍微縮短了嗎?懷揣著這項疑問,日復一日的為村人看診,並精進自己的調配技術,亞芬心中仍舊抱持著迷惘。

  來到亞芬母親的墳前,同為藥師的朋友注意到亞芬的煩惱。雖然想確認亞芬的真實心意,然而當下卻有更急迫的事情發生,讓兩人無暇顧及他事。朋友的妹妹為了摘採藥草,瞞著哥哥跑到了村外的洞窟,卻遭到洞窟裡的魔蛇給咬噬。

  為了製作解藥,必須採集到魔蛇的蛇毒,朋友焦急地打算立即前往,卻遭到亞芬的阻止。為了讓朋友能照看在妹妹身邊,亞芬說服朋友,由自己代替前往洞窟,採集魔蛇的蛇毒。
此次主角以遊戲角色本名「亞芬」去寫,原因是故事裡太多藥師之間的交流,僅用藥師一詞描述主角,容易造成混淆,不易辨識。
  在仍舊昏迷不醒妹妹的床前,朋友想起過去 ── 當作為藥師的父親過世,自己擔心能不能獨自照顧妹妹時,亞芬卻安慰自己,他會追上腳步,和自己一同成為藥師。這番話鼓舞了自己,卻也同時讓自己總是不停地依賴著亞芬。

  採集完蛇毒,平安回到村裡的亞芬,將蛇毒交給朋友製作解藥。等待解藥完成的期間,亞芬在入夜的村裡散步,梳理自己的心情。朋友需要自己分擔沉重的藥師工作;村子裡的人們也需要他的看診,這些都讓自己必須壓抑踏上旅途,追上恩人腳步的自私心情。
遊戲文本有兩處不一致。劇情中是朋友一直依賴著妹妹;然而依文意及〈旅程記錄〉的概要,朋友一直依賴亞芬可能才是正確的。
  「因為有人受苦我才幫忙的,這不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嗎?」在妹妹的病情好轉後,朋友向亞芬答謝,亞芬不經意地說出當年恩人所說的話。幼時亞芬的一場重病,路過的旅行藥師不在乎任何財富地位,給予一家貧窮的亞芬同等的治療。恩人脫口而出的話語,讓亞芬至今仍追逐著當年的身影,並渴望同樣作為一名旅行藥師,遊歷世界各地,拯救需要幫助的人們。

  作為朋友,了解亞芬想要踏上旅途的心情,也知道他心中的顧慮。為了推亞芬一把,同時讓自己學會不再依靠亞芬的善良,「村里的事全部都交給我吧。」朋友的一句話,讓亞芬終於下定決心。兩人在亞芬母親的墓前,交換了彼此的背包代替餞別,亞芬也開始了自己的旅程。

作為藥師的職責

  作為旅行藥師抵達城市,亞芬從居民們口中得到情報,得知城市正流行著熱病。另一名來到城市的旅行藥師,正好調配藥物,醫治城市裡人們的病痛,因此受到城市居民及貴族們的感謝與愛戴。「藥師的職責就是保護人們不受病痛所擾。」旅行藥師的一番話,讓亞芬心有同感。

  然而隨著熱病的消失,城市卻開始流行新的疾病。貴族們相信旅行藥師先前的治療所積累的信譽,紛紛向旅行藥師購買高價的治療藥;同樣受到疾病侵擾的貧窮居民們,卻因為高昂的價格望而卻步。
  為了幫助同樣受疾病所苦的貧窮人們,亞芬自告奮勇、不求回報地為他們治療。在診斷的過程中,卻讓亞芬發現旅行藥師的陰謀 ── 在醫療體系尚未健全的時代,旅行藥師利用人們對疾病的無知,調配錯誤的藥劑,假裝治療人們的疾病,並在藥劑的症狀發作後,從中牟取暴利。

  察覺事情真相的亞芬,決定找出旅行藥師,追問事情的真相。「能夠信任的只有金錢而已。追求豪宅、錦衣、美酒......這些有什麼錯?」面對亞芬的質問,旅行藥師露出本性,並讓聘僱的保鑣襲擊亞芬。「妳儘管去追求啊。但不需要去欺騙他人。」做為藥師,追求物質的滿足並不讓亞芬感到憤怒。然而,將藥當作工具,利用人們的弱點去欺騙、牟取利益,都讓亞芬無法原諒。

  在擊敗旅行藥師及保鑣們後,亞芬利用藥草使旅行藥師陷入沉睡,並採集治療疾病的藥草。在為城市的人們調配完藥劑,亞芬不收取城市居民們分毫酬勞,隨即出發前往下一個城市。

救與不救?人命的抉擇

  在免費治療城市人們的病痛,並解決旅行藥師的事件後,亞芬逐漸萌生出身為藥師的自信。抵達新的城市,亞芬卻目擊到一名藥師對受了重傷的男子視而不見。對於藥師的行為感到憤怒的亞芬,卻因為需要照顧受傷的男子,因此將男子搬送到角落的倉庫中治療。

  在治療完男子的傷口後,亞芬前往酒館用餐,卻遇到了對傷患見死不救的藥師。因為藥師的不作為,讓亞芬視為冒牌藥師,並對他極其牴觸。然而當酒館中病人發生了自己無法應付的症狀,卻被藥師輕易地舒緩症狀,讓亞芬既驚訝,卻又無法服氣,並生起了對抗之心,因此在城內四處尋找其他的病患。
  在治療城市的居民時,亞芬從老婆婆口中得知受傷男子的身分,是一名殺過人的凶惡盜賊。離開老婆婆的家,亞芬再次與藥師重逢。「眼前出現傷患,無論對方是誰都要救 ── 這才是所謂的藥師吧。難道不是這樣嗎?」藥師將人命分為值得救和不值得救的想法,以及男子是凶惡罪犯的事實,都讓亞芬內心有些許動搖,因此向藥師質問所謂藥師的信念。藥師卻不願意再與亞芬多談,只讓亞芬去思考救人性命的意義為何,便隨即離去。

  在意著藥師離去前留下的話語,亞芬在男子面前問起他行兇的事情。男子說出自己作為盜賊行竊殺人的原因,故鄉仍有3個小孩,餓著肚子需要他照顧,自己卻因為丟失了傭兵的工作,不得已才犯下這些罪刑。相信著男子的話語,亞芬要求男子立下誓言,痊癒後會好好工作,並償還自己犯下的罪過。在男子發完誓後,亞芬便全力為男子進行治療。
  隔天早上,因治療花費心力而大睡一場的亞芬,醒來後卻不見男子的身影。前往城市的廣場,卻看見男子綁架少年作為人質,並要求少年的母親帶著贖金,送到城外的森林。

  亞芬從少年的母親口中,聽取詳細的消息。為了追回被擄走的少年,亞芬前往了男子指定的森林。當與男子再度重逢,亞芬看見的是遭到男子刺傷,倒在地上的少年。罔顧人命,只顧及自己的利益,就連家鄉有小孩需要自己照顧,也僅是為了騙取亞芬的同情,因此羅織出的謊言。為了承擔起治療好男子的責任,亞芬決定挺身而戰,救出受傷的少年。
  擊倒男子後,亞芬趕緊到受傷的少年身旁,進行緊急的治療措施。數日後,經過妥善的治療,少年終於恢復意識。儘管少年想要向恩人道謝,與母親問起亞芬的身影,得到的卻是母親對亞芬無聲的怨懟。

  另一邊,正當亞芬打算離開城市,又再度與藥師重逢。面對滿臉自責的亞芬,藥師緩緩說起自己的過往。曾經自己也如同亞芬一般,認為只要是人命,作為藥師就應該拯救 ── 直到自己為逃亡的罪犯治療,慘遭罪犯恩將仇報,殺害自己的妻子。「人生就是不斷地選擇取捨。藥師亦同......拯救與捨棄的選擇是很重要的。」藥師說完自己的遭遇後,隨即離去。然而,亞芬深埋於心中的迷惘卻沒有隨之消散,反而陷入更深的困惑之中。「難道自己一直深信的使命是錯誤的嗎?」然而這項疑問卻沒有人能夠解答,亞芬只能選擇繼續踏上旅程。

只要是人命,我都想要去拯救

  儘管內心懷揣著困惑,亞芬抵達新的城市後,仍舊善盡著藥師的職責,為城市的人們看病。正當城市受流行病傳染的患者眾多,讓亞芬苦於人力不足時,又與上一個城市認識的藥師再次相遇。知曉情形的藥師,兩人拼命地為病人們進行治療。

  「就算是無聊的謊話,一旦說習慣了,也會忘記自己的真心喔。」在酒館中,藥師向倚藉謊言麻痺自己的亞芬說道。該為誰做藥?以及自己是為何做藥?迷惘的亞芬向藥師提出疑問,然而藥師自己同樣也沒有答案。

  在兩人持續不斷地拜訪病患家中,亞芬漸漸察覺到藥師有些奇怪之處。直到在看診的路途再次碰面,藥師倒在自己面前,亞芬才察覺藥師身體早已被病痛侵襲,殘破不堪。
  亞芬對於藥師身上的疾病束手無策,為了挽救藥師的性命,亞芬於是追根究柢,打算向藥師問出一切可能與疾病有關的線索。面對亞芬的追問,藥師卻再度提其過去的往事 ── 自從自己的妻子死去後,為了讓崩潰的心靈得到救贖,藥師一直作為旅行藥師,治療旅途遭遇的病患。

  然而,再次與殺害妻子的兇手重逢,看見兇手與他的家庭歡樂的笑容,都讓藥師的復仇心無止盡的膨脹。於是藥師親手從他的親人手中,奪去兇手的性命。一如兇手對自己所做的事情一樣,藥師同樣從他的親人身上,奪去他們重要的事物。這項事實,讓藥師已不知道自己有什麼資格作為一名藥師,用沾染人命的雙手去救治病人。
  這一切都讓藥師失去人生的意義,只是猶如行屍走肉般,救治病患。儘管在途中感染上了不知名的疾病,藥師同樣蠻不在乎,任由病魔侵蝕身體,祈求著能夠早日得到解脫。如今,肉體再也無法支撐病魔的侵擾,藥師認為自己的性命早已沒有拯救的價值,因此拒絕亞芬的治療。

  聽完藥師的過去,讓亞芬更加陷入迷惘,自己能肩負起一個人的人生嗎?能治癒藥師內心的傷痛嗎?正當亞芬心緒沉重時,卻恰巧在背包中找到朋友寫給自己的信。「我很尊敬為了某個人可以奮不顧身的你。你只管堅定地朝著你所相信的道路前進。」受到朋友的鼓舞,亞芬終於不再迷惘。

  「我這個人做不到挑選生命這種事。只要是這雙手能救的,不管是誰的命我都要救......這就是所謂的藥師。是我所相信的道路!!」下定決心無論怎樣的生命都要拯救的亞芬,向藥師宣示一定會治好他。

  然而,面對前所未聞的症狀,亞芬仍舊毫無辦法。卻在此時,透過朋友的信,讓亞芬恰巧想起過往與朋友的閒談 ── 幼年的自己罹患的病症,與藥師現今的症狀相同。亞芬不斷回想起當年恩人救治自己時,自己止不住好奇心,向恩人問起的藥方。恰巧回想起藥方的亞芬,得知原料恰巧就在城鎮附近的森林後,於是前往尋找藥方的材料。
這一段是筆者最喜歡的片段,同時也挺無語的片段。太多的「巧合」,給過多牽強附會的解釋,導致筆者最終無法融入劇情當中。
  採集完藥方所需的材料後,亞芬回到藥師的身旁,並開始著手調配藥物。「既然你有著幫助他人的心意......那你就還有能夠拯救的人。」在治療途中,為了提起藥師的求生慾望,於是亞芬如此說道。然而,亞芬的一席話,卻讓藥師想起過去某位男人的身影。

  當藥師喪失妻子,失去生存的慾望時,做為一名旅行藥師的男人 ── 格拉墨.克洛斯佛德,出手救治了受傷的藥師。「因為有人受苦,所以我要幫他。......這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吧?」男子當時的話語,讓亞芬確信幼時救治自己的恩人,就是這名男子 ── 格拉墨。

  憧憬著恩人的身影,因此成為藥師的亞芬,繼承了藥師格拉墨救人不分對象的信念,並讓藥師在他身上看到過去格拉墨的身影,從中得到繼續活下去的想法。最終痊癒的藥師與亞芬告別,兩人抱持著不同卻能相互認同的信念,不再迷惘,踏上各自的旅途。

後記

  八名遊戲角色的故事已經全部撰寫完成,之後會再梳理全部角色故事的關係與伏筆,重新撰寫成一篇遊戲的隱藏結局;另外可能再撰寫另一篇更明確地,筆者針對遊戲系統與故事結合後,遊戲給予的感受和評價。雖然擔心梳理過程中會有所疏漏或錯誤,但會盡可能重溫劇情去減少這些問題。然而若過程中,讀者有發現整理錯誤,並願意給予指證的話,那真的非常感謝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939會員
128內容數
非專業遊戲評論、攻略的休閒玩家,因此文章都是遊玩後非常不客觀的心得記錄。目前佛系更新,不定時會寫一下劇情心得、遊戲攻略。寫不出什麼有深度的文章,但期許能用淺俗的文字,推薦有趣、有深度的作品。 如果有什麼想私下問或聊的,可以私訊我巴哈的帳號(不過我太常潛水,所以不一定會馬上看到訊息就是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