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白羊與蛾【澳洲-墨爾本】把每天都當人生最後一天那般去逛墨爾本吧

2020/07/30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如果你去墨爾本20天,你覺得哪裡是最不可能錯過的?」剛從墨爾本回來的白羊問。
『我以前沒待那麼久,」蛾想著,「但要說的話,應該是Flinders Street Railway Station吧。』
「對,完全正確,就是台北車站的概念對吧。」羊比手畫腳地說:「轉車會在這兒轉、聯邦廣場就在旁邊、要去河對面的維多利亞美術館也會經過。」
『人家那個車站是比台北車站好看一些些啦。』蛾聳聳肩。
「但蛾你知道嗎,我在墨爾本的倒數第二天才匆匆忙忙去了那個金碧輝煌的車站」
『那你到底花兩個星期在墨爾本幹啥?』『採集三葉蟲標本嗎?』——噢,蛾不是亂說的,澳洲還真的可以挖到三葉蟲。
「我去看澳網啊,從會外賽一路看兩星期到決賽。」「豈止一個爽字。」白羊好生神氣。
『看澳網總也不是住在球場裡吧。』蛾不解,『你住台北然後天天去新莊棒球場看球,晚上總會經過個台北車站換車,或是出去吃個南陽垃圾美食街吧。』
「我通常都吃館前路麥當勞,北車的話。」
「我當然天天經過Flinders Street,但就是因為你知道你天天都會經過,所以總是想著:我明天再好好來觀賞它。」
『我看你經過台北車站20年了,也沒有好好觀賞過台北車站吧。』蛾冷言。
「你自己都說了漂亮程度有差嘛。」
「你知道,那個金黃色火車站就是要搭藍天白雲才正點,於是我早上想說此刻拍過去逆光,等下午再來。下午人在球場看球,離開的時候又天黑了,只能想著明天再拍,明天比較早散場,應該就拍得到黃昏金光了。」
『20天,你躊躊躇躇個四天六天總該也拍到了吧。』蛾又翻了個白眼。
「其實我剛到墨爾本第一天就經過它附近了,只差一個街角,那天也是完美藍天的順光下午。」白羊回憶,「只是我想著,懶得走過去呀,下次就會搭電車經過了,車票免費,下車一下,十分鐘再上來,很容易的。」
『然後我猜,你接下來兩星期連一次下車的念頭都沒有。』
「念頭常常有,」「但今天背包太重、明天人太多、後天起床晚了要趕時間,」白羊也不像在辯解,「你知道的。」
『我想如果你只在墨爾本停留三天兩夜,你應該就會把第一個景點排在那裏了。』
「當然。」
「我相機裡大約有500張藍天白雲下的網球場,」「從中央球場到什麼第13號球場的各種角度照片我應該都有。」
『全世界有Flinders Street Railway Station藍天白雲照的人,全世界大概超過五百萬人,』『但會有墨爾本公園第13號球場藍天白雲照的人,可能只有一萬人。』
「這樣比較屌你不覺得嗎?」
『不覺得,』『你要PO個網紅打卡照人家都不知道那是哪。』『內湖網球中心嗎?』蛾不知道是第幾次吐槽。
「你看,我連這路邊什麼奇怪的鳥雕像都拍了個大藍天給它。」
『這到底是三小?』蛾Google了一下但仍不知其所然。
白羊顯然也沒Google過:「我也不知道,某種城市吉祥物之類的。」
『好,拍過13號球場的人只有一萬人,用這麼好的光線角度拍過這隻鳥的,』『應該只有一千人。』蛾精密地思考了可能的人數。
「越來越屌了我。」
「總之,最後我只剩下一天經過Flinders Street的機會,我非下車不可了,但那天從早上到下午都是大陰天。」「黃澄澄的車站,配上灰白色,慘。」
『但是,是誰規定一定非要拍到順光又藍天白雲的金黃色車站?』『我這輩子應該也沒認真挑一個完美的天空跟光線去拍過台北車站。』蛾這是實話。
「沒有人規定,」「但這樣PO在Instagram上,讚比較多。」
『過太爽的時候就會要求太多。』蛾不以為然,『然後越多的要求,更多的失望。』
「也許吧,如果我只有三天兩夜,能去現場看個半小時我就很感動了。」
『這不就是哲學達人最愛說的:把每一天都當成人生最後一天來過,生活才會精彩而充實嗎?』
「但你就是知道睡覺完還有明天啊,」「根本狗屁哲學。」
『只有真的最後一天那天,你才會真的當它是最後一天。』
「繞口令嘛這是。」白羊在心中念了兩次。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人生以不芭樂為目的,越芭樂的事越不想做。 但偶爾還是會聽聽五月天陳綺貞然後熱淚盈眶。
白羊:是山羊,不是綿羊。 蛾:是有翅膀的蛾,不是蜜蜂,也不是林鄭月娥。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