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26 Monet⁠⁠⁣⁠

2020/08/04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Jack Dawson from Titanic, 1997⁠⠀
⁣與讀者閒聊,問起大家最喜愛的電影是哪套。我怕老套俗氣,但老實說,第一時間出現在腦海的是 1997 年 James Cameron 的《鐵達尼號 Titanic》。俗氣因為它實在太商業太成功,太 widely-loved(在第 70 屆奧斯卡金像獎中獲得 14 項提名,11 項獎項;全球第一部電影票房達 10 億美元;12 年全球電影票房排行榜首紀錄保持者)。這部愛情電影經典得人人慣了說它庸俗可笑,但我是發自內心認為,Titanic 是我最愛的電影,沒有之一。⁠⠀ ⁠⠀⁣⁠⁣⁣⁣
這亦跟觀影經驗有關。《鐵達尼號》於 1997 年上映,是家人帶我第一部入戲院看的電影,意義重大。那年我五歲,在銀幕看見 Kate Winslet 的裸體,立即用手擋著眼睛在指縫偷看。最後 Jack 沉入大西洋那幕,我一路哭到回家。那時在讀幼稚園,那週末我在週記功課上畫了坐車回家的畫面,在我臉上畫了滴大眼淚,翌日惹得老師哈哈大笑。⁠⠀ ⁠⠀⁣⁠⁣⁣⁣
這部戲有種迷人魔力,這些年我重看過不下三十次。它是兒時回憶,是盪氣迴腸的愛情故事,是史詩災難的悲哀,是對社會階級不公,對人性美好與醜惡的細緻描繪,是二十三年後,依然 convincing 的特技效果。⁠⠀ ⁠⠀⁣⁠⁣⁣
小時候看這部電影,我只聚焦在 Jack 與 Rose 愛情的淒美。年歲與人生經歷會改變我們對電影的解讀。長大後我免不了重新審視,究竟這對苦命鴛鴦行徑是否合理,或只是年輕人荷爾蒙驅使的愚蠢衝動?我自問並不是位浪漫/感覺主義者,但無論第幾次,仍會為剛認識兩三日,就願意為對方犧牲性命,這樣瘋狂的愛情而動容。⁠⠀ ⁠⠀⁣⁠⁣⁣⁣
縱使電影就是讓人暫時 suspense disbelief 的產物,但要如此觸動人心,在情感上必須與觀眾製造連結,產生共鳴。雖然 Leonardo Dicarpio 這世上只有的小鮮肉顛峰顏值的確可能是成就這愛情故事的 8 成原因,但我們總不能因男主角太帥就說電影膚淺!There must be something else 來支撐這三日戀情,成為經典。今次重看,我刻意用心留意每一幕的意思,觀察角色塑造和劇情邏輯。⁠⠀ ⁠⠀⁣⁠⁣⁣⁣
兩人結緣,始於富家千金 Rose DeWitt Bukater 受不了當時上流社會對女人的期望,及母親和未婚夫對她如賣豬仔般的交易,控制和物化,進而跑到船尾企圖自殺。然後 Jack Dawson 以震驚全球七十億人口的俊俏容貌,像天使降臨人間般,及時拯救了她。⁠⠀ ⁠⠀⁣⁠⁣⁣⁣
撇除那驚世顏值不說,Jack 簡直是愛、自由與藝術的完美化身。他是個在街頭畫人像維生的藝術家,自小無親無故,隨處漂泊。生活雖然貧窮,但他勇敢聰明、博愛善良、寬大自信,樂於以熱情迎接生命,把沒錢的日子過得有滋有味。他擁抱自由,上到船會衝到船頭大叫「I’m the king of the world!」,勇於迎來生命每日不同的挑戰。年紀輕輕就看透生命本質,懂得愛己愛人,就算要自殺的不是 Rose 而是個三等艙的大嬸, 我相信 Jack 亦會毫不猶疑,拯救掙扎於自殺邊緣的任何人。比起一等艙的富有人家,Jack 的高尚品格(除偶爾偷下衣服),那擁抱自由與愛的精神,讓他成為真正的紳士貴族。⁠⠀ ⁠⠀⁣⁠⁣⁣⁣
而 Rose 亦不是省油的燈。她聰明有學識,出身於貴族卻不貪戀榮華富貴,想要奮力逃脫母親與未婚夫的魔爪。她熱愛藝術,懂得欣賞 Picasso 和 Monet 當時非常創新的畫作,對生活充滿期盼,渴望能四處自由冒險。She has "a fire inside her”,但身旁無人理會或明白,只有顧著追逐金錢名利、享受酒池肉林的一般社會人(symbolised by 那自我專橫的商人未婚夫 Cal)。被世俗價值觀綑綁著的她,只差一個啟發她的契機,就會勇往直前。而那契機就是 Jack。⁠⠀ ⁠⠀⁣⁠⁣⁣⁣
在這世上,只有 Jack 一眼就認出 Rose 收藏的是 Monet 的畫,只有他看穿 Rose「wouldn’t have jumped」,只有他不批判兼且明白 Rose 嫁入名門望族卻感到窒息的「rich girl problem」,只有他帶 Rose 去三等艙的「real party」體驗人生,只有他願意讓出船板給她躺上。 同時,亦只有 Rose 不介意其身世去欣賞 Jack 這個三等艙平民,在飯局上舉杯支持這位藝術家;只有她有如斯勇氣,兩度捨棄生存機會來拯救這個不值分文的窮小子。⁠⠀ ⁠⠀⁣⁠⁣⁣⁣
這兩人並非只因外表肉體吸引而一見鍾情,或純粹感激救命之恩,而是亂世中找到不論性格、價值觀和喜好都相似,投契非常的同類。兩人同樣聰明勇敢、博愛善良,彼此能分享對人生的熱情、對藝術的熱愛、對自由自在的人生之嚮往。They are not just lovers, but soulmates,是兩位藝術家以靈魂碰撞而擦出的強烈火花。他們互相啟發,互相成全,他倆代表了世上一切的美好。⁠⠀ ⁠⠀⁣⁠⁣⁣⁣
小時候我在哭這倆人不能天長地久。長大後哭的是,他倆代表的這種理想的自由和美好,縱使很難實現,是多麼的美麗強大。⁠⠀ ⁠⠀
Image of Jack Dawson from Titanic, 1997⁠⠀ ⁣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留戀於蒙法爾科內的流行樂徒
留戀於蒙法爾科內的流行樂徒
熟悉四肢節奏,卻難明海波掠動。 追尋光影、放逐情感、流離自我、忘記別緒。 囉嗦世界患得患失,聽說開朗的人都暗自憂鬱。 所以留戀於蒙法爾科內的流行樂徒, 借通俗歌影字人,醉難言千頭萬緒。 Facebook/instagram @leftinmonfalcone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