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釀影癡限定|從《記憶拼圖》到《全面啟動》:顛倒真實、虛假與諾蘭的十年蛻變

2020/08/13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在令人引頸期盼的諾蘭新作《TENET天能》上映前夕,複習了導演二十年前的《記憶拼圖》和十年前的《全面啟動》,或許因為當初看的《記憶拼圖》就是讓神作變平凡之作的 DVD 順敘版,加上事隔多年,劇情細節都記不清了,又重新體驗了一次初見這兩部片時的驚嘆。而且,難得連續觀看,對照之下更能發現在各自精彩的敘事手法背後,兩者有那麼多、那麼深層的相似互通;另一方面,諾蘭在十年前後透過電影給予的回應、傳達出的意念卻又不盡相同。
2000 年的《記憶拼圖》是諾蘭的第二部長片,早在那時,他就開始熱切地探問虛構與真實的邊界、自我存在與世界的關係。男主角藍納患有順向失憶症,他最清晰的記憶一直停留在妻子被姦殺倒地的那刻,此後發生的事,他都將在十分鐘內遺忘,只能依靠自己的筆記、刺青和拍立得相片理解身處的現實,拼湊線索找尋兇手為妻子復仇。不過,隨著敘事他將漸漸發現,在身邊協助他的娜塔麗和臥底警察泰迪、甚至他自己的筆跡,都似乎另有目的。
從獨立電影到科幻大片,2010 年的《全面啟動》建構起加倍龐大複雜的體系,探索記憶與夢境、意識與潛意識的交會和抗衡。男主角柯柏為了與兒女重逢而接下任務,要與盜夢團隊共同潛進小費雪的夢境裡植入意念,過程中他心魔般的已逝妻子茉兒成為最危險的變數。不過,撥開《全面啟動》層層疊疊的夢中夢,擺正《記憶拼圖》順序交錯的雙線,它們都有著簡潔相似的骨幹:男主角對愛妻的逝世充滿悔恨愧疚,活在虛實混亂的狀態中。
兩部電影絕大部分的時間裡,男主角都在自己或身邊親近之人所建構出的假象、記憶或夢境裡行動、傷痛、執著,大概因此,讓人感覺夢與記憶並不比現實更虛假,甚至更像真實。可是,若深究整場悲劇的源頭,卻會發現它們都來自妻子錯誤地顛倒了真實與虛假,從而衍生的絕望:藍納的妻子錯誤地以為藍納的失憶症是假裝的,絕望之際要求注射藥劑來測試藍納對她的愛;柯柏的妻子茉兒錯誤地以為現實世界不是真的,逼著柯柏跟她一起自殺。
而她們之所以會把真的當成假的,是因為先把假的當成真的,所謂「假作真時真亦假」。藍納在失憶後經常假裝自己能認得別人,而藍納之妻把這當真了,也把那句無憑據的「我相信藍納仍具備記憶的能力」當真了。茉兒過度沉浸她和柯柏在夢境底層構築的世界,把那裡當成了真實。於是,儘管是藍納為妻子注射了過量藥劑,是柯柏植入了「死亡是唯一出路」的想法給茉兒,他們都深深罪惡於自己害死了愛妻,然而她們的死亡,追根究柢是因為藍納之妻無法接受藍納得失憶症的現實,以及茉兒不願意回到並面對現實世界。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477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釀電影:專為影癡而生的媒體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4.6K會員
1.7K內容數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