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筆記| Oslo, August 31st_想枯萎的金屬花朵

2020/09/01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經典重映系列一 Withered metal flower

八月三十一,我在奧斯陸/導演 Joachim Trier/2011

Anders: It will get better.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laughing]
Anders: Except it won't, you know.
昨天是八月三十一(原網站發文時間),希望那天之後的Anders可以離開奧斯陸。

故事大綱

即將戒毒期滿的34歲青年(AndersAnders Danielsen Lie飾演),在夏末陽光普照的奧斯陸裡試圖想要重回生活正軌,他拜訪朋友、面試工作、參加派對,還嘗試聯絡前女友,卻發現自己還是徒勞無功,被過去記憶的夢魘所纏住;明明還很年輕,卻彷彿生命各方面都已走到了盡頭。
*以下內文包含劇情內容,請自行斟酌觀看

論藝術片

說到藝術電影,通常故事本身是非常簡單薄弱的,它不靠劇情,只靠影像與人物說故事。而其中,要看懂最重要的是掌握事件。
此片從自殺、找朋友談心事、家人的失望、面試工作、咖啡廳看社會、去前女友的生日派對、偷錢買毒、遇見女友一夜情對象、狂歡、打電話給不願接電話的女友、與陌生女孩親熱、去奧斯陸最有名的景點、獨自穿過樹林回家、彈鋼琴、最後吸毒。
從自殺開始到結局,沒有所謂英雄救貓咪,並非以往的三幕劇,而是在一幕裡,層層剖析地問: 戒毒後的人生怎麼辦? 如何處理這份與社會解離的感受?

回歸社會後的身份認同

Anders 不是沒有振作過,他真的去了戒毒所介紹的雜誌社工作面試,他曾經寫過很好的文章,也是有想法的人,但當面試官問起這空白的一年發生了什麼,Anders才發現自己根本還沒走出去。他誠實回答自己的吸毒過去,卻還是在面試官說下一句話之前逃跑。
說真的,如果他沒有離去,是可能錄取的。在這個事件中,我們知道了主角的問題在於自己,他只能靠自己跨過心裡的檻。

經典片段: Cafe Scene

在咖啡廳,最靠近這社會的地方,也是最能感受孤獨的場域。
Anders 一個人,聽著周遭人的談話,每個人都好像有意無意地說到和自己相關的事。從談論彈鋼琴(Anders在結尾也表現出自己會鋼琴)、有人說著大部分的人都有過低潮,但那個人太誇張、抱小孩的媽媽們談論著幼稚園、年輕女孩開玩笑說某男朝自己開槍的事、中年婦女坦露著丈夫突然在刷牙時說出某件難以啟齒的事,最後,Anders被一名女孩說著自己的人生願望清單給吸引,想玩滑翔翼、開直升機......老死、被愛。
在從頭到尾都很疏離的鏡頭語言中,此段的聲音轉場讓這份疏離感的真實度更上一個階層。

咖啡廳的聲音環繞且此起彼落,注意力隨著對話內容轉移到窗外,再從視線的窗外,轉向另一組對話的人。看著窗外,思緒不自覺和對話內容交錯,女孩說著願望清單時,思緒隨著話語一下在現實,一下飄移到窗外經過那穿著運動裝束的女性,去運動、去買菜、回家,彷彿願望清單裡,就是這麼平凡簡單的小事。最後Anders離開了,離開這些以前或許屬於他的平凡快樂。從咖啡廳的人群裡,走向外面世界的人群,一切似乎都沒變,他還是一個人,背對著世界。

鏡頭語言

回憶裡,奧斯陸的建築墜落
城市大遠景、滿滿的走路,一身漆黑地,走在幾乎所有人都背對著他的城市、觀察正常又快樂生活的路人、不時穿插移動著的空景。一切都像說著Anders與奧斯陸的疏離與緬懷著已經離他而去的奧斯陸。還有最明顯也最令人痛心的Anders大特寫,除了也很多的側面和背面,看著堅毅臉龐上脆弱的微笑,就覺得快被壓垮。
記得上次看到這樣的脆弱笑容,是熊仔上黃大謙的頻道。饒舌歌手被安慰到:
「有些人太感性地去思考這些哲學問題、人生的問題,他會變得很脆弱。」
然後熊仔也像劇中主角一樣,可以坦承地說:對啊,我現在很脆弱。

主題曲 Dying Hipster- Torgny

如《藍色情深》配合情緒流動的樂章,若整個故事只有壓抑與悲傷,也會受不了。
而這首歌用著最溫柔的語調,釋放了疏離與悲傷。它的效果器讓我想起《大象席地而坐》裡,花倫樂隊的每首配樂,充滿屬於城市的悠遠和蒼涼。
Anders在人群裡睡去

人在落入谷底與黑暗的時候

無論多強壯,人都有可能迷失,那段時間裡找不到出口,在原地打轉。Anders 帶我們經歷所有可能的情緒。
夜裡甦醒
例如忘記怎麼笑、身邊的所有小事都是觸發點、憎恨自己的脆弱、徘徊在振作與放棄之間、遠離所有再度傷害的可能、與人保持距離、躲到水裡、自爆自棄、重蹈覆轍、遺忘、消失。想不起活著的原因。
遼闊的草原裡,只剩下自己
不知為何地聯想到《The good place》這樣的哲學喜劇,惡魔Michael曾開玩笑地說:
"Every human is a little bit sad all the time."
幸運的是,我們至少還可以選擇死亡

結局

常常一部片的結尾令人印象深刻,我就會想,為什麼不是別的?
在片頭,Anders拿著大石頭,想沉入湖底,死亡的意象明顯卻動搖。但最後,他不是再次想溺斃自己,而是用另一種堅定又緩慢的方式,不是身體,而是心靈的緩慢死亡。
Anders鋼琴彈到一半就停止了,這時他彷彿被召喚,回頭看向離觀眾很近的地方,他下定決心起身走向它,是的,是我們最不希望他做的那件事,但這就是他的決定。
我很喜歡這部片,因為它誠實到脆弱,脆弱到冰冷,冰冷到凍結,像一株想枯萎的金屬花朵。
還溫柔地說: 走不出來也是一種答案。
奧斯陸,我的家,我的快樂,我的悲傷,我能離開嗎?

《藍色情深》的結局主角走出去了,在這裡,他選擇不打開那扇門。
劇照來源 IMDb/故事大綱來源 Wikipedia
短篇小說 | 旅行故事 | 電影筆記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追蹤並關注最新文章✍
此篇為《經典重映系列一》,更多故事在 liveforsleep.com
感謝你的閱讀,可以幫我按我5下Like,支持更多高品質的分享與創作:)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在故事裡遊蕩💛 Vintage style, magical story. 短篇小說|旅遊故事|電影筆記
時代洪流下,高品質的作品太容易被埋沒,身為學院派電影人,希望能把那些充滿「美」的經典電影被更多人看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