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歐洲超級足球聯賽:爭奪資源的世界大戰正式展開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長期關注世界足球的球迷朋友一定很清楚,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的轉播權利金讓每支參與球隊季末最少也有一億英鎊的入帳,不僅讓英超每支球隊都吸引全球足球員、教練、分析與管理人材,更吸引到許多投資者想買下球隊,希望能分一杯羹。
快節奏、肉搏碰撞頻繁與各種無法預測的變數,使得「英超無弱旅」,不時出現小蝦米擊敗大鯨魚的經典戲碼,不斷吸引全球體育球迷目光,龐大資金的長期投入讓這個聯賽的爭冠競爭者,從曼聯與兵工廠兩隊對決、變成四大豪門與現在的六大豪門,每支隊伍都有爭冠實力,場場精彩萬分。

全球化浪潮吸引全球人才集中
創造最具競爭力與影響力的職業聯賽

加上英超球隊又受到歐盟的免簽優惠,能夠以較低的成本網羅歐洲選手,網羅順序是西語為主的南美與許多法語區的非洲選手次之,最後才是語言文化有極大不同的亞洲選手。
但考量亞洲時區的賽程安排,台灣時間晚上八點、十點、十二點準時看英超的佈局策略,都讓英超聯賽1992年成立之際成功抓住了全球化的浪潮,順利起飛,吸引了各地好手前來挑戰,例如效力於托特納姆熱刺的韓國國腳孫興愍,在韓國甚至亞洲都有相當高的名聲與地位,在他之前效力曼聯的前輩朴智星,都激勵了也提攜很多韓國人前仆後繼地往西方國家大膽邁進,一卡皮箱就衝歐洲到處測試,這些選手的表現也改變很多人對韓國選手的看法,因此說英超是世界影響力第一的足球職業聯賽,其實一點也不為過。
韓國國腳孫興慜

去中心化濟弱扶傾,創造更大市場

這種英超第一、各地人才流失的現象,也與國際足總FIFA 的發展宗旨相違背,開始有了「去中心化」的念頭—— 希望協助其他足球發展中國家,透過洲際型賽事如歐洲冠軍聯賽的小組賽,能讓一級強隊有和東歐各國有比賽交流機會,讓足球弱勢能有一些票房收視等各種收入,有種濟弱扶傾與社會企業責任的味道在這當中,這一部分雖然人們總認為歐足聯與國際足總立場總不一致,但 FIFA 的全球足球發展總監、前兵工廠總教練 Wenger 則曾表示FIFA會極力不讓歐洲超級聯賽這件事情發生,今天接受訪問時也直指這是針對英超的具體行動。
這種「去中心化」,更包括歐洲國家聯賽,以及洲際型賽事裡,各國聯盟前幾強的球隊相互較量的歐洲冠軍聯賽(最高級)、次強球隊較量的歐洲聯賽(次一級)、以及未來想新成立的第三強的第三級別跨國型職業賽事,國際足總與歐足聯都是在在強調:發揮足球的良善,用足球賽事協助地方發展,創造社會流動不再只有讀書這條途徑,足球也是一個選項。

豪門球隊從主角變配角,從冠軍變邪惡反派

幫助更多人改善他的生活,離開貧困社會流動等等,這怎麼想都很大同世界,但這些英超以外的傳統強隊,以皇家馬德里為首的球隊開始不滿,畢竟歐洲冠軍數量也是最多,球迷數量皇家馬德里也是遍佈全球,當然眼紅英超的權利金!時常被揶揄西甲只有皇馬與巴薩兩支球隊,意大利30年前更是世界足球頂級的舞台,這些球隊當然也想打破英超的長期壟斷,自然會想我們該如何重新分配這麼龐大的轉播權利金收入,好讓自己獲得更多利益。
另外,這些「敦親睦鄰」強弱過於懸殊的賽事實在太多太雜,從西歐飛東歐,抽到亞瑟拜然還是俄羅斯,增加球隊的交通等各項成本與傷勢風險等實在太多太多,豪門球隊不斷催促歐足聯要改變賽制,過程也獲得了許多英超球隊的認同,這時六大豪門的組成已從過去的英國本土的控股公司,變成了中東與俄羅斯油王(曼城、切爾西)、美國富商(曼聯、利物浦、阿森納)的私人資產,即便這些球隊一直都有想成立這個歐洲超級聯賽的想法,也不斷有遞上一些提案給歐足聯,卻也都遭到駁回。
二來「魔球」當道,越來越多的小球隊用各種科學化方式來去找出不同方法來擊敗大球隊,一贏瞬間天下捧到翻,豪門球隊長期耕耘瞬間變成抬轎的,挖角這些球隊的要角萬一幫助不了自己,資金上壯大這些小球隊,劫富濟貧感覺不錯,但這對豪門球隊的擁有者、特別是那些「老闆」來說,豈有此理!
電影魔球在統計的部分雖是創舉,回合制的情況讓統計數據相對直觀,但你可知道同樣的量化在足球領域,這種空間統計的分析方式不僅五花八門,各家球隊甚至買下數據分析公司,用不同的分析模型,來找出擊敗對手的「勝利方程式」?

原本良性溝通,被疫情逼到直接硬來

歐洲的五大聯賽(英超、西甲、意甲、德甲、法甲)根據KPMG 的報告指出,2020年直接損失45億英鎊,損失最多的當然都是規模越大的豪門球隊,一次激起這些球團老闆想改變的鬥志,加速催生這具有破壞性創新的歐洲超級聯賽的誕生。
19/20年賽季因為武漢肺炎影響,導致三個月的閉門比賽,這些歐超聯的成員(除了未公開資料的利物浦)一共損失了12億英鎊(資料來源:SwissRamble)
在足球世界,俱樂部希望有更多錢與資源天經地義,但球迷也希望每場比賽是有意義的,不是打一堆消化賽事,如果能夠縮減這種不必要的賽事,也讓俱樂部賺更多的錢,雙贏局面皆大歡喜,但偏偏歐足聯在歐洲冠軍聯賽的賽制調整沒有往這個方向發展後,歐洲超級聯賽的成員球隊等不及了,加上摩根大通的50億美元的投資,15支創始球隊可以先瓜分35億歐元,直接先領 2.33億歐元,白花花放在你面前,和打到歐洲冠軍聯賽冠軍才有個兩千萬左右的獎金收入相比,加上財務受疫情有現金流的困難,怎麼想也都是商業上的合理行為。
歐足聯主席 Aleksander Čeferin
這也是為何歐足聯主席 Aleksander Čeferin 會不斷在記者會強調這是一場全面性的戰爭,完全只基於金錢、沒有社會公益與永續發展的作為,一定要封殺這些參加賽事的球員們將來在世界盃與歐錦賽的參賽資格。雖然好的記者會根本不應該這麼情緒性發言,但他孩子的教父(乾爹)Andrea Agnelli 正是義甲尤文圖斯的主席、也是出走的球隊成員之一,這種信任感完全崩壞下,也不難理解他為何在記者會說出這是場戰爭的情緒性說詞。但皇馬主席 Perez 也不甘示弱的回應一但封殺,我們就辦「我們的世界盃」,也不難看出這是一群豪門老闆坐在一起,討論如何要脅歐洲足聯(UEFA)去做一個如何優先捍衛他們利益的聯賽,而且是透過比賽規則,避免開放的賽制、升降級等出現很多變數,以封閉型的賽制來保障他們的參賽與收入,畢竟歐洲以外的地區、甚至英格蘭以外的歐洲,沒人不想要搶下英超龐大的資金收入,只是接下來血流成河的搶球星搶賽事執法人員等的大戰,也即將展開。
擋人財路如殺人父母,切爾西、利物浦、熱刺、阿森納根本不是在前面的名次,但萊斯特城、西漢姆本季異軍突起,逼得六大豪門靠著「豪門底蘊」,參加了這個歐洲超級聯賽,好確保他們的銀彈充沛,不會因為成績而有降級危險,但論合理性,是不是過去奪得歐洲冠軍的阿斯頓維拉、諾丁漢森林,其實還更有參加歐超的競賽資格呢?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5會員
47內容數
人類歷史最公平與多元的競技運動在那 105公尺x 68公尺 的場地上不斷反覆激盪, 十一人對十一人的空間佈局,足球這項君子的流氓運動, 規則也就只是把球踢進球門裡這麼簡單, 但他的複雜程度,至今沒有一項運動能及, 我是阿橘徐有辰,用我的觀點來與您分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