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的人,愛上另一個我!】 第二十二話

2021/06/07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第二十二話 Dating Plan Stage 2
擁抱,是打破人與人之間隔膜的方法之一,不論是親人間、朋友間或哪怕是新相識的人,適度的擁抱能喚起心中的一片真誠,營造出融洽的相處氣氛。男與女的擁抱,更是愛人關係的指定親匿動作,二人一意共譜戀曲,兩心相通相知。
陸志偉張開雙臂,等待王小妹的驗證,古時有滴血驗明證親之法,如今有擁抱核實愛人身份,可說是新鮮有趣。王小妹柳眉輕揚,毫不猶豫投入了陸志偉的懷抱,緊緊的摟著他,場中的活力話劇團眾人,目瞪口呆地看著兩人抱在一起,揉眼也來不及。
王小妹全情投入地以五觀去驗證這一軀體,鼻中嗅著他的體味,耳在聽他的呼吸,手在感受他溫暖的背肌,面頰貼著他的肩膀,那一塊,是曾經能讓她安靜抒懷的淨土,當年只要依偎著他的肩膀,便感覺到無比的幸福與快樂。
陸志偉任由王小妹肆無忌憚地去驗證,這一刻,他的身體是屬於May May的,他沒有任何理由抗拒她,他更希望能通過她的驗證,打上合格的蓋章。陸志偉雙手輕輕的搭著王小妹的香肩,心中泛起的柔情,呼應著他腦海的回憶,那暖和的感覺,便是愛。他心想: "原來人類所追求的愛,是這一種難以言喻的窩心滋味。"
王小妹在陸志偉的懷內,宛如一只小鳥回到了雛長時的巢穴裡,熟悉的綠蔭、闊別多時的溫馨、久違了的陽光、曾經充滿歡樂的樹梢,一一在五觀的感應下重溫了一遍,眼前的,絕對是陸志偉無疑。
王小妹眼角滲出了一滴重遊故地,滿足而愉悅之淚。淚珠沿面頰流過淺笑中嘴角,在下頷停留了一會後,滲進了陸志偉的衣領內,那一刻,她清楚知道,終於是時候讓自己由夢境中醒來了。
王小妹輕輕推開了陸志偉,她這十年來,她從沒有這般清醒過,她的沉溺已經得到了解脫。因為她在陸志偉的懷內,感覺到自已也長大了,王小妹再不是當年的莘莘學子,她雖然懷念著這一個人,卻不再需要初戀。
陸志偉的5G眼鏡傳來了福特的通話: "Luke少? 沒事嗎? 剛才在媽閣廟附近失去了你的蹤影。" 初次來澳門時,是祖兒為他改的英文名。
陸志偉按下通話鍵,低聲道: "沒事,等等我!" 低頭以唇片輕輕地在王小妹頭額上親了一下,柔聲道: "跟我來吧!"
載紅美等看著兩人離開,腦海還是糾結在眼前的陸志偉,他是什麼人? 為何May May沒賞他一把掌。
陸志偉與王小妹來到南灣湖畔的木長椅上,聖誕節的晨光,伴和著乾爽的海風,撫拂得百年的榕樹也在沙沙唱吟,像在歡迎這一對小情人,來探訪他這一個留守在海旁的老人家。湖波粼粼,旅遊塔的倒影比長在地上的更美麗,發出了閃亮的光芒。一排白鷺鳥群低空掠過,無憂地落在堤石上,一面清理著羽毛,一邊等待不留神的魚兒游近。
陸志偉遞上了一封由Wink少親手寫的信:
" May May, 我是阿偉。
當妳看見這一封信時,我應該已在往美國的路途上,工作可能只是一個藉口,事實上我沒有勇氣再面對妳。在醫院時妳賞了我一把掌,或許已經原諒了我,但當我再次遇見妳時,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深惡痛絕,站在妳面前,是一個罪人,我沒法寛恕自己的過去。
十年間你我各自經營自己的人生,不管是精彩豐盛,還是黯然失色,我們曾經的初戀,是我,阿偉的青春最美妙的回憶,衷心謝謝妳的愛。我離開後,也嚐到了分離的滋味,可惜的是我錯失了妳的愛,不懂得珍惜。
經歷了家庭的悲劇,阿偉已經不是當年的小伙子,在混濁的金錢世界打滾過後,名利沾污了我的心靈,再不配當妳的所愛,純潔的結晶不應存有雜質,否則永遠無法映照出無瑕的光輝,妳心中阿偉這角色,我已沒法再去當這主角,因為我很清楚儘管再給我一次機會,演出也不會再精彩。主角,應該是站在你面前的陸志偉,他才是妳等待的人,請妳給他一次機會。
請不要懷疑眼前的人,他真的是陸志偉,是能令妳開心快樂的陸志偉,我不能解釋為何他會出
現,但他確實是擁有我們曾經的記憶,我再請求,請給他一次機會吧!
永遠的陸同學,阿偉! "
王小妹凝視了信紙一會,慢慢的摺起信紙,小心地套回信封內,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閉上了雙眼。當年的那一個陸志偉,如煙似霧的在愛海內消散中,由清晰轉為黯淡,由黯淡完全褪出了思海,她正在進行忘記的儀式,忘記一個佔據了她唯一的席位,如果他不退出,便容不下另一個。
再將開眼睛時,眼前帶點傻氣的陸志偉,怔怔地看著自己。
"有什麼好看?" 她根本不知道要說什麼,隨意的說句話令自己舒服一點。
"沒有...沒有....沒有好看。" 陸志偉又能說什麼呢?
"沒什麼好看? 真的沒什麼好看嗎? " 王小妹也不曉得自己在惱什麼。
"不...不...很好看!"
"有什麼好看?" 王小妹有點故意找碴來著。
陸志偉微微一笑,"有好看的!" 拿出手提電話,按下撥出,向另一邊道: "開始吧!"
陸志偉收起電話,站了起來後,半跪了下來,向王小妹道: "May May,可以給我一次機會嗎? 我一定會好好的珍惜妳,不會再錯過。"
倏地,在旅遊塔的上空,射出了一道立體的巨型彩色雷射光圖案: " I LOVE U, MAY MAY!",雷射光映照在河面上,立體生動,蔚為奇觀。另外,在旅遊塔裙樓的大屏幕上,閃出了"陸志偉愛王小妹"的宣言,更配上了動畫煙光,構成了一幅既浪漫又震撼的畫面。
王小妹被眼前的一刻所震懾,一時間手足無措。驀地,身後傳來久違了的人力車鈴聲 "叮噹叮噹"。
一名車伕笑面盈盈的駛近,只見人力車上載的不是人客,是一滿車的鮮紅色玫瑰花,車蓬內艷紅如火,滿滿的一車也不知有多少朵,香氣迎風飄溢,人力車慢慢的駛至長椅後。鮮花攻勢,只要配合適宜,從來也不會有差錯的。
車伕知機的退開,陸志偉在巨型立體的光影下,提起勇氣,捉著王小妹輕微顫動的右手,道: "做我的女朋友好嗎?"
遠處街角外的活力話劇團成員,看見了此陣丈,心弦也被扣著,好一會兒也說不出話來,只聽見載紅美喃喃自語道: "旅遊塔什麼時候攪了這新玩意? 老娘生日的那天,也要家中那飯桶照板煮碗的來一次。"
========================================================
平安夜傍晚,白金號。
Wink少手中執著筆時,久久不能寫出第一個字,心中百感交集,這是一封能改變所有人命運的信,也是他活到現在為止最重要的一封信。信中的用詞真情流露,是他罕有的感性表白,但他背後的考慮,一點也不感性。
當Wink少把寫好的信放入信封後,他把一口25年的蘇格蘭威士忌留在口腔中,讓舌頭各部位的味蕾嚐透了陳年苦澀的口感後,才一點一點的滲入喉嚨,在想: "我過去幾年的荒唐任性,根本沒資格再愛她一次,自己知知己的事,我也是一個沒法走回頭路的人。希望May May能接受小陸的愛,否則...小陸他....只有一死。亦只有May May才可以救小陸,因為這一生我只欠一個人,就是May May。唉,May May,希望妳明白我的苦衷,為了小陸,為了自己。"
" 只有她才可以使我Wink少出賣老板。若果要小陸活下去,亦只有讓我愛過的人,愛上另一個我。" 說著把杯中酒喝光了。
"倘若May May不接受小陸的愛,對於我Wink少來說也沒有了牽掛,即使祖兒知道了也沒辦法,這是博士的決定,也是老板的決定! 我Wink少能有今天的成就,全賴老板的支持,他的主意是不可違逆的。" 嘴吧貼著酒杯地想。
"老板會放過小陸嗎? 小陸可以不用死嗎? 唉,想想也頭疼。算起來還有一年半,如果小陸跟May May是真心相愛,我怎可能忍心拆散他們,我Wink少再爛,也不可能要令May May再傷心多一次,再者,我真的能把小陸親手送回莫斯科嗎?" 大啖地灌了一口威士忌。
"不送回去又如何? 老板不單單有錢,還有通天的本事,能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密室來做實驗,等閒的富豪如何辦到? 若非有軍方的支持,根本不可能辦到的。"
" 老板是一個不容許出錯的人,亦不可能接受被背叛,我真的有法子救小陸嗎? 唉, Wink少,這次真的糊塗透頂,自找麻煩。但無論如何,May May為了我痛苦了十年,白白浪費了大好青春,難道為她做點事也不應該嗎? 是我這個爛人使她這般痛苦的。" 再灌了一口威士忌。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的自酌了半支威士忌。Wink少也不知有多久沒醉過了。
"為什麼喝這麼多酒? 想借酒行凶嗎?" 祖兒披著睡袍,坐到沙發的對面去。落妝後的素顏,半濕潤的秀髮,另有一種天然迷人的氣質。
Wink少紅撲撲的俊臉苦笑一聲,開玩笑道: "妳手上不是有根電棒嗎? 怎敢碰妳!"
"你知道就好!" 祖兒隨意的拿起威士忌酒瓶嗅了一嗅,伸一伸舌頭,抵受不了那股濃烈的酒氣。
"怎麼了,想改變主意,不讓小陸見王小妹嗎?"
Wink少搖了搖頭: "我是出爾反爾的人嗎? 他們見面是實驗的一部份,理所當然。"
"王小妹會猜到小陸是複製人嗎?"
"....不會的,哪怕猜到又如何了?" Wink少橫卧在沙發上,看來也喝夠了。
"我們的計畫不是要保密嗎?" 祖兒道
" 小陸不會承認的,因為承認了對他沒好處。"
祖兒好像有點明白,亦好像不太明白。
"希望他們能快活地活下去...就讓我自己一個....!" Wink少說畢,酒意上湧,沉沉的睡去。明天醒來,才懂得後悔浪費了寶貴的一晚平安夜。
陸志偉在船上早已按戀愛教程,訂好了第二階段Dating Plan的示愛準備,共花了十萬大元。一切辦妥後,如小孩子去旅行般興奮莫明,收好了Wink少的信,祖兒再三叮囑後,逕自到澳門找福特去。這次是他第一次單獨出門,但心情卻一點都不孤單,因為是可以去找王小妹去,登了岸後,早已把Wink少及祖兒拋諸腦後。
另一方面,祖兒也明白是為了實驗的真實性,也必須放任他到社會自行適應,如果一切順利,一年後多便可總結出,歷史性的複製人計畫是真正的成功。直至此刻,她還不曉得博士和Wink少早有協定,小陸最終必須回到實驗室的裝置中,這是複製人一號,陸志偉的預定結局,他早己是沒有運命的人。
唯一可能被逆轉的關鍵,只有被王小妹愛上。
第二十二話 完
預告: 第二十三話 Friday's Threat
    hanaakai
    hanaakai
    小士自稱創作騎士,格言是: "可以錯過了歲月,不可以埋葬了青春"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